小语 | 所谓工人的“民族性”

民族主义

#1

2016-09-24 马克思 马列之声

中国梦?美国梦?谁的梦?

马克思在评弗里德里希·李斯特的著作《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 中写道:

工人的民族性不是法国的、不是英国的、不是德国的民族性,而是劳动、自由的奴隶制、自我售卖。他的政府不是法国的、不是英国的、不是德国的政府,而是资本。他的领空不是法国的、不是德国的、不是英国的领空,而是工厂的天空。他的领土不是法国的、不是英国的、不是德国的领土,而是地下若干英尺。
……
不管单个资产者同其他资产者进行多么激烈的斗争,资产者作为阶级是有共同利益的;这种共同性,正象它在国内是针对无产阶级的一样,在国外是针对其他国家的资产者的。这就是资产者所谓的他的民族性。

:从来就没有什么抽象的“民族”和“国家”,在阶级社会,民族内部总是分裂为阶级。在同一民族内部首先存在着的,是各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在现实社会经济与政治生活中,无视阶级而奢谈“民族共同体”往往是要在事实面前碰的头破血流的。

资产阶级往往实用地将“民族”设想为由资本家所构成,因此“民族”构成的民族-国家也就成了“他们的”国家。民族主义是资产阶级用以表达自己利益的一种思想形式,他们企图利用民族主义将自己扮演成整个民族和整个国家的代言人。马克思主义是民族主义的死敌。

伴随中国社会数十年的转轨历程,中国社会阶级经历了又一次巨大的断裂与重组,所谓中华民族,俨然分为无产者的民族和有产者的民族两个民族了。贯穿于这一历史进程的诡异在于,数量庞大的工人阶级作为“中国奇迹”的幕后功臣登上历史舞台,但同时他们的阶级意识与阶级认同却陷入了静默和瓦解。

“新时期”以来,在国家安排下,共产主义与阶级视角被视为是“社会不稳定因素”“过时的陈旧理论”,得以排挤出公众视线;相应地,马克思主义教育正在为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的宣传所取代。另一个诡异是,中国政府不断在其官方宣传中强调自己的“特色”、“理论、道路、制度自信”的同时,却又乐意把西方视为“改革”和“现代化”的样板,继续坚决地推行着被冠之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之名掩盖下的私有化与自由化的社会经济改革,不断“同国际接轨”。在这世界上,确实找不到第二个国家,如中国一般,官方的政治宣传同现实步骤之间能形成如此鲜明的对比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