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马克思关于巴黎公社的发言记录


#1

导读: 原文是英文,首次刊载于1871年4月29日《东邮报》第135期,当时发表时未提作者姓名,第一次用俄文发表于《巴黎公社时期的第一国际》1941年版。1871年4月25日总委员会召开会议,马克思在会上做了关于巴黎公社的发言,他在发言中分析了巴黎的局势,论述了公社的措施。本篇是当时的发言记录。

摘自1871年5月23日总委员会会议记录

公民马克思解释说,他由于生病而没有能完成他承担起草的宣言,但他希望在下星期二之前起草完毕。至于巴黎的斗争,他说,恐怕快要结束了;但是即使公社被打败,斗争也只是推迟而已。公社的原则是永存的,是消灭不了的;这些原则将一再凸显出来,直到工人阶级获得解放。普鲁士人正在帮助镇压巴黎公社,他们正给梯也尔充当宪兵。搞垮公社的阴谋是由俾斯麦、梯也尔、法夫尔共同炮制的;俾斯麦在法兰克福就说过,梯也尔和法夫尔请求他参与此事。结果表明,他确实是愿意尽一切可能帮助他们,只是没有用德国士兵的生命去冒险,——这并不是因为他不愿意用人命去换取什么东西,而是因为他希望法国更加削弱,以便他能够勒索得更多。他允许梯也尔拥有比协定[1]规定的更多兵员,但是只允许数量有限的粮食运进巴黎。这只不过是历史重演。上层阶级总是联合起来压制工人阶级。在11世纪,法兰西骑士和诺曼骑士之间发生了战争,当时农民举行了起义。骑士们马上就忘掉自己的纠纷而联合起来镇压农民运动。为了说明普鲁士人是怎样充当警察的,可以举出一件事实:在普鲁士人所占领的鲁昂,有500人遭到逮捕,借口就是他们是国际会员。国际是让人害怕的。若贝尔伯爵——一具干巴的木乃伊,一位1834年的大臣,一个以支持对新闻出版采取严厉措施而闻名的人物——前几天在法国国民议会发表演说时曾说,在恢复秩序以后,政府的首要任务应该是追查国际的活动并加以取缔。

 载于1871年5月27日《东邮报》第139期

马克思恩格斯著作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