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斯:布鲁诺•鲍威尔和原始基督教


#1

导读:《布鲁诺·鲍威尔和原始基督教》一文写于1882年4月下半月。1882年4月13日布·鲍威尔的逝世是恩格斯撰写本文的直接原因。恩格斯在文中从历史唯物主义立场出发,肯定了布·鲍威尔对研究基督教历史起源问题所作的贡献,分析了基督教发展成为世界宗教的经济、政治和思想文化方面的原因,批判了资产阶级官方神学家在基督教历史研究领域散布的唯心主义观点。恩格斯早在1841—1842年在柏林服役期间就对基督教历史问题发生了兴趣,此后的数十年内他仍不断进行研究(参看恩格斯1894年7月28日给卡·考茨基的信)。恩格斯在本篇文章中,第一次公开阐述了自己多年的研究成果。后来,他在《启示录(1883年)和《论原始基督教的历史》(1894年)这两篇文章中对本文的观点又作了进一步的阐发。

4月13日,有一位人物在柏林逝世。他过去曾经作为哲学家和神学家起过一定的作用,但多年来,几乎已销声匿迹,只是偶尔作为“文坛怪人”还吸引着公众的注意。官方的神学家们,其中也有勒南,剽窃了他的著作,因此一致绝口不提他的名字。可是,他比所有这些人更有价值,而且在一个我们社会主义者也关切的问题上,即在基督教历史起源问题上,他比所有这些人做了更多的工作。

趁他去世的机会,我们简单谈谈这个问题的目前情况和鲍威尔对解决这个问题的贡献。

从中世纪的自由思想者到18世纪的启蒙学者中间,一直流行着这样一种观点,即认为一切宗教,包括基督教在内,都是骗子的捏造。但是,自从黑格尔向哲学提出了说明世界历史中的理性发展的任务[1]之后,上述观点便再也不能令人满意了。

事情很清楚,自发的宗教,如黑人对物神的膜拜或雅利安人共有的原始宗教,在它们产生的时候,并没有欺骗的成分,但在以后的发展中,僧侣的欺诈很快就成为不可避免的了。至于人为的宗教,虽然充满着虔诚的狂热,但在其创立的时候,便少不了欺骗和伪造历史,而基督教,正如鲍威尔在考证新约时所指出的,也一开始就在这方面做出了可观的成绩。但这只是指出了一般现象,并没有说明这里所要谈的具体情况。

对于一种征服罗马世界帝国、统治文明人类的绝大多数达 1800年之久的宗教,简单地说它是骗子凑集而成的无稽之谈,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只有根据宗教借以产生和取得统治地位的历史条件,去说明它的起源和发展,才能解决问题。对基督教更是这样。这里要解决的问题是:为什么罗马帝国的民众,在一切宗教中特别爱好这种还是由奴隶和被压迫者所宣扬的无稽之谈,以致野心勃勃的君士坦丁最后竟认为接受这种荒诞无稽的宗教,是自己一跃而为罗马世界独裁者的最好手段?

在解答这个问题方面,布鲁诺·鲍威尔的贡献比任何人都大得多。维耳克单纯从语言方面考证了的福音书的时间顺序和相互依存关系[2],鲍威尔又根据它们的内容无可辩驳地加以证实了,尽管1849年以后反动时代的那些半信神的神学家竭力反对这样做。按照施特劳斯含糊的神话论[3],人人都可以任意地把福音书的记述完全当做历史的记述,鲍威尔彻底揭露了这种理论的非科学性。既然福音书的全部内容中几乎绝对没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证实的历史事实,以致连耶稣基督在历史上是否实有其人也可以认为是成问题的,鲍威尔就扫清了解决下述问题的基地:在基督教中被联结成了一种体系的那些观念和思想,是从哪里来的,而且是怎样取得世界统治地位的?

鲍威尔毕生从事这个问题的研究。他的最卓越的研究成果是:他指出公元40年还以高龄活着的亚历山大里亚的犹太人斐洛是基督教的真正父亲,而罗马的斯多亚派的塞涅卡可以说是基督教的叔父。在斐洛名下流传到现在的许多著作,实际上是讽喻体的理性主义的犹太传说和希腊哲学特别是斯多亚派哲学的混合物。西方观点和东方观点的这种调和,已经包含着本质上是基督教的全部观念——人的原罪、逻各斯(这个词是神所有的并且本身就是神,它是神与人之间的中介)、不是通过供奉牺牲而是通过把自己的心灵奉献给神来进行忏悔,最后还有以下的本质特点,即新的宗教哲学倒转了从前的世界秩序,它在穷人、受苦受难的人、奴隶和被排斥的人中寻找信徒,蔑视有钱人、有势力的人和有特权的人,因而也就有蔑视一切尘世享乐和禁止肉欲的规定。

另一方面,奥古斯都就已注意到,不仅要使神人,而且要使所谓贞洁的受孕也成为国家规定的格式。他不仅要求对凯撒和自己敬奉如神,而且还要求宣扬,他奥古斯都 ·凯撒神人(Divus)不是他父亲这个凡人的儿子,而是他母亲从阿波罗神那里受孕生下来的。但愿这位阿波罗神不是海涅所歌咏的那位阿波罗神的本家吧!

由此可见,整个基督教的基本轮廓已经形成,只是还缺少一块拱顶石:人格化的逻各斯体现为一定的人物,他为了拯救有罪的人类而在十字架上作出赎罪的牺牲。

至于这块拱顶石在历史上是怎样砌到斯多亚—斐洛学说里去的,我们找不到真正可靠的史料。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块拱顶石不是由哲学家,即斐洛的学生或斯多亚派砌上的。宗教是由那些本身感到宗教的需要,并且懂得群众对宗教的需要的人创立的,而那些组成学派的哲学家通常不是这样。相反,在总解体的时期(例如现在还是这样),我们看到哲学和宗教教义都以粗俗的形式被庸俗化,并且得到广泛传播。如果说希腊古典哲学的最终形式(尤其是伊壁鸠鲁学派)发展为无神论的唯物主义,那么希腊的庸俗哲学则发展为一神论和灵魂不死说。犹太教也是这样,它在同外族人和半犹太人的混合和交往中理性主义地庸俗化了,忽视了法定的仪式,把过去犹太人独有的民族神雅赫维[4]变为唯一的真神——天地的创造主,并且接受了原先同犹太教格格不入的灵魂不死说。这样,一神论的庸俗哲学就和庸俗宗教相遇了,后者为前者提供了现成的唯一的神。这就为犹太人准备了基地,使他们在吸收同样庸俗化了的斐洛派的观念以后,能够创立基督教,而且基督教一经创立,也就能够为希腊人和罗马人所接受。基督教起源于通俗化了的斐洛派的观念,而不是直接产生于斐洛的著作,可以证明这一点的是:新约几乎完全忽略了斐洛著作的主要部分,即忽略了旧约记述的那种讽喻式的哲理解释。这是鲍威尔没有充分注意到的一个方面。

基督教的最初形态究竟是什么样子,读一读所谓约翰启示录[5]就可以有一个概念。粗野的混乱的狂热,教义还处在萌芽时期,所谓基督教道德只有禁止肉欲这一条,相反,幻想和预言却很多。教义和伦理学是在较晚时期形成的,那时福音书和所谓使徒书信322已经写成。其中不客气地利用了斯多亚派哲学,特别是塞涅卡哲学——至少在训诫方面是这样。鲍威尔已经证明,使徒书信常常一字不差地抄袭塞涅卡。[6]实际上,这件事情正统的基督徒也已经看到了,不过他们硬说塞涅卡抄袭了当时还没有编写成的新约。教义一方面是在同正在形成的关于耶稣的福音传说的联系中,另一方面是在犹太裔基督徒和非犹太裔基督徒之间的斗争中发展起来的。

关于基督教取得胜利和世界统治地位的原因,鲍威尔也提供了非常珍贵的材料。[7]但是在这里,这位德国哲学家的唯心主义妨碍了他,使他不能作明晰的观察和精确的说明。往往在紧要关头,不得不用空话来代替事实。所以,我们与其逐条研讨鲍威尔的见解,倒不如谈谈我们自己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这种看法的根据,不仅有鲍威尔的著作,而且还有我们自己的独立研究。

罗马的占领,在所有被征服的国家,首先直接破坏了过去的政治秩序,其次也间接破坏了旧有的社会生活条件。其办法是:第一,以罗马公民与非公民或国家臣民之间的简单区别,代替了从前的等级划分(奴隶制度除外);第二,这是主要的,以罗马国家的名义进行压榨。如果说在帝国内部,为了国家的利益,对行省总督的贪财欲望还尽量加以限制,那么在这些国家代之而来的,是为了充实国库而课收的日益加重和日益烦苛的赋税,这样一种压榨行为起了可怕的破坏作用;最后,第三,到处都由罗马法官根据罗马法进行判决,这样一来,凡是与罗马法制不相符合的本地社会制度都被宣布无效。这三种办法必然产生惊人的荡平一切的作用,特别是运用于各国居民达几百年之久的时候更是如此。这些居民中间的最强有力的部分,不是在被征服前、被征服时、甚至往往在被征服后的斗争中被消灭,便是沦为奴隶。各行省的社会关系愈益接近意大利首都的社会关系。居民逐渐分裂为三个由极复杂的成分和民族凑合起来的阶级:富人,其中不少是被释放的奴隶(见佩特罗尼乌斯的作品 )、大地主、高利贷者、或大地主兼高利贷者——如基督教的叔父塞涅卡;没有财产的自由民,他们在罗马靠国家吃喝玩乐,在各行省只能自找生路;最后是广大的群众——奴隶。前两个阶级对于国家即对于皇帝,几乎同奴隶对于奴隶主一样没有权利。特别从提比里乌斯到尼禄这一时期,判处有钱的罗马人死刑以没收他们的财产,是一种常见的现象。政府的物质支柱是军队,它很像雇佣军,而不像古罗马的农民军队;政府的精神支柱是这样一种普遍信念:现状是摆脱不了的;建立在军事统治上的帝政(不是指这个或那个皇帝)是无法改变的必然性。至于这种信念究竟基于哪些纯粹的物质事实,这里就不加以分析了。

同普遍的无权地位和对改善现状的可能表示绝望的情况相适应的,是普遍的意志消沉和精神颓废。剩下的少数具有贵族气派和贵族思想的古罗马人,不是被消灭,便是死亡了。他们当中最后的一个人是塔西佗。其余的人巴不得能够完全避开社会生活;他们沉溺于聚财和斗富、诽谤和倾轧之中。没有财产的自由民,在罗马由国家供养,在各行省则境况困苦。他们必须劳动,而且还要对付奴隶劳动的竞争。不过这些人只住在城市。除他们以外,在各行省还有农民,即自由的土地占有者(有些地方也许还同公有制有联系),或大地主的债务奴仆(如在高卢)。这一阶级最少被社会变革所触及。它反对宗教变革的时间也最久[8]。最后是奴隶,他们没有权利,没有主见,不可能解放自己,如斯巴达克失败所证明的那样;可是他们当中大部分原是自由民或是被释放的奴隶的后裔。所以他们必然对自己的生活状况怀有极为强烈的(虽然表面上并不显露的)怨恨。

同上述情况相适应,我们可以看到,那个时代的意识形态家也是如此。哲学家们不是单纯赚钱谋生的教书匠,便是穷奢极欲的有钱人所雇用的小丑。有些甚至就是奴隶。塞涅卡先生表明,如果他们处境顺利,他们会变成什么样子。这位讲道德谈克制的斯多亚派 ,是尼禄宫廷中的头号阴谋家,不可能不阿谀奉承。他让尼禄赏赐金钱、田庄、花园、宫室。当他宣扬写进福音书中的贫困的拉撒路时,他实际上正是这个寓言里的富人。只是当尼禄要他命的时候,他才请皇帝收回一切赏赐,说他的哲学已使他感到满足。只有像柏西阿斯这样极个别的哲学家,至少还挥动讽刺的鞭子,鞭笞那些蜕化的同时代人。至于另一类意识形态家,即法学家,则对新秩序赞赏不已,因为一切等级差别的取消,使他们得以全面制定他们心爱的私法,因而他们就为皇帝制定了空前卑鄙的国家法。

罗马帝国在消灭各民族政治和社会独特性的同时,也消灭了他们独特的宗教。古代一切宗教都是自发的部落宗教和后来的民族宗教,它们从各民族的社会条件和政治条件中产生,并和这些条件紧紧连在一起。宗教的这种基础一旦遭到破坏,沿袭的社会形式、传统的政治设施和民族独立一旦遭到毁灭,那么从属于此的宗教自然也就会崩溃。本民族神可以容许异民族神和自己并立(这在古代是通常现象),但不能容许他们居于自己之上。东方的祭神仪式移植到罗马,只损害罗马宗教,但不能阻止东方宗教的衰落。民族神一旦不能保卫本民族的独立和自主,就会自取灭亡。情况到处都是这样(农民,特别是山地农民除外)。庸俗哲学的启蒙作用(我简直想说是伏尔泰主义)在罗马和希腊所做到的事情,在各行省由于罗马帝国的奴役,以及由于那些从前以享有自由而自豪的战士被绝望的臣民和自私的无赖所取代,同样也做到了。

这就是当时的物质和精神状况。现状不堪忍受,未来也许更加可怕。没有任何出路。悲观绝望,或从最猥鄙的感官享乐中寻求解脱——至少有可能让自己这样做的那些人是如此,可是这只是极少数人。其余的人就只好俯首帖耳地服从于不可避免的命运。

但是,在各阶级中必然有一些人,他们既然对物质上的得救感到绝望,就去追寻灵魂得救来代替,即追寻思想上的安慰,以免陷入彻底绝望的境地。这样的安慰既不是斯多亚学派 ,也不是伊壁鸠鲁学派所能提供的,因为第一,这两个学派是不以普通人的思想为对象的哲学体系;第二,这两个学派的门徒的生活方式,把他们的学说弄得声名狼藉。安慰不是要代替那失去了的哲学,而是要代替那失去了的宗教,它必须以宗教形式出现,当时甚至直到17世纪,一切能够打动群众的东西莫不如此。

几乎用不着说明,在追求这种思想上的安慰,设法从外在世界遁入内在世界的人中,大多数必然是奴隶

正是在这经济、政治、智力和道德的总解体时期,出现了基督教。它和以前的一切宗教发生了尖锐的对立。

在以前的一切宗教中,仪式是主要的事情。只有参加祭祀和巡礼,在东方还须遵守十分烦琐的饮食和洁净方面的清规,才能证明自己的教籍。罗马和希腊在后一方面是宽容的,而在东方则盛行着一套宗教戒律,这在不小程度上促使它终于崩溃。属于两种不同宗教的人(埃及人、波斯人、犹太人、迦勒底人等等)不能共同饮食,不能共同进行日常活动,几乎不能交谈。人与人之间的这种隔绝状态,是古代东方衰落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基督教没有造成隔绝的仪式,甚至没有古典世界的祭祀和巡礼。这样一来,由于它否定一切民族宗教及其共有仪式,毫无差别地对待一切民族,它本身就成了第一个可行的世界宗教。犹太教由于有新的万能的神,原也有成为世界宗教的趋势。但是以色列子女在信徒和行割礼的人中,依然保持着贵族身份。连基督教也必须先打破关于犹太裔基督徒的优越地位的观念(这种观念在所谓约翰启示录中仍很流行),才能变成真正的世界宗教。另一方面,伊斯兰教由于保持着它的特殊东方仪式,它的传播范围就局限在东方以及被征服的和由阿拉伯贝都因人新垦殖的北非。在这些地方它能够成为主要的宗教,而在西方却不能。

其次,基督教拨动的琴弦,必然会在无数人的心胸中唤起共鸣。人们抱怨时代的败坏、普遍的物质匮乏和道德沦丧。对于这一切抱怨,基督教的罪孽意识回答道:事情就是这样,并且只能是这样,世界的堕落,罪在于你,在于你们大家,在于你和你们自己内心的堕落!哪里会有人说这是不对的呢?罪在我[Mea culpa]!承认每个人在总的不幸中都有一份罪孽,这是无可非议的,这种承认也成了基督教同时宣布的灵魂得救的前提。并且,这种灵魂得救被安排得使每个旧宗教团体的成员都易于理解。一切旧宗教都熟悉献祭赎罪这一观念,它能使被亵渎的神怒气冰释。那么,一位中间调停人牺牲自己永远赎清人类罪孽的观念,怎么会不容易获得地盘呢?这样,由于基督教把人们的普遍堕落罪在自己这一普遍流行的感觉,明白地表现为每个人的罪孽意识;同时,由于基督教通过它的创始人的牺牲,为普遍渴求的摆脱堕落世界而获取内心得救即心灵上的安慰提供了人人容易理解的形式,它就再一次证实自己能够成为世界宗教——而且是适合于现世的宗教。

结果是:当时在荒漠中,成千上万的预言家和宣教者提出了无数革新宗教的东西,但只有基督教的创始人获得了成功。不仅在巴勒斯坦,而且在整个东方,曾麇集着这样一些宗教创始人,他们之间进行着一种可以说是达尔文式的精神上的生存斗争。主要由于上述各种原因,基督教取得了胜利。而基督教怎样在教派的相互斗争中,在同异教世界的斗争中,通过自然选择逐渐形成为世界宗教,这已由最初三个世纪的教会史详细作了说明。

  • 弗·恩格斯

弗·恩格斯写于1882年4月下半月

载于1882年5月4和11日《社会民主党人报》第19和20号

原文是德文

中文根据《马克思恩格斯全集》

历史考证版第1部分第25卷并参考《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德文版第19卷翻译

注释:

[1] 黑格尔《历史哲学讲演录》1840年柏林第2版第11—15页。——编者注

[2] 参看克·哥·维耳克《最初的福音书作者或对头三个福音书的亲近关系的诠释性考证研究》1830年德累斯顿—莱比锡版。——编者注

[3] 参看大·施特劳斯《耶稣传》(校勘本)1835—1836年蒂宾根版第1—2卷。——编者注

[4] 埃瓦尔德已经证明321,犹太人在注有元音和发音符号的手稿中,在雅赫维(Jahweh)这个忌讳说出的名字的辅音底下,写上了这个名字的代称阿特乃(Adonai)一词中的元音。后来的人就把它读成耶和华(Jehovah)。可见,这个词不是某位神的名字,而只是一个重大的语法错误,因为在希伯来语中根本就不可能有这个词。

[5] 《新约全书·约翰启示录》。——编者注

[6] 参看布·鲍威尔《基督和君主们。基督教起源于罗马的希腊文化》一书中的《新约中的塞涅卡》一章(1877年柏林版第47—61页)。——编者注

[7] 参看布·鲍威尔《斐洛、施特劳斯、勒南和原始基督教》1874年柏林版;《基督和君主们。基督教起源于罗马的希腊文化》1877年柏林版。——编者注

[8] 按照法耳梅赖耶尔的说法,直到9世纪,迈纳(伯罗奔尼撒)的农民还在向宙斯供奉牺牲。


马克思恩格斯著作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