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马恩列如何看待落后民族?

辟谣

#1

近期,某几个反马跳蚤小丑又来为我们提供笑料了。他们的手段并不新鲜,沿袭的还是【断章取义+歪曲解释+借题发挥、脑补=马克思错了!】这条老路,捡起《苏联故事》地摊烂货为“证据”,用道听途说拼凑马克思,然后装模作样批判一番。他们曲解《强迫移民》一文中的一句The classes and the races, too weak to master the new conditions of life, must give way.,借此试图将“种族清洗、灭绝”的罪名归于马克思主义名下。小丑们宣称:“按照马列主义的原则,先进阶级、民族可以用暴力手段对落后民族进行改造”,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在此,我们集结了一批资料抽爆这种无稽之谈。






什么,马恩列要用暴力手段强迫落后民族接受“革命”??原话打脸














注意:以下文字资料均运用超星浏览器文字转化而成,故存在一些错别字。注意甄别

恩格斯指出:“1848年的革命,立即唤醒一切被压迫民族起来要求独立和自己管理自己事务的权利。”也就是说,那些长期遭受封建专制统治的被压迫民族在1848年革命号角的奏鸣中,终于清醒地认识到自己要摆脱民族剥削和压迫,实现民族的独立和解放,就必须通过革命。于是,在1848年大革命的推动下,长期遭受俄、普、奥等封建帝国统治和剥削的意大利、匈牙利、捷克、南方斯拉夫人开始了民族民主革命。正如恩格斯所说:“1848年革命的目的,到处(法国除外)都是既要满足自由要求又要满足民族要求。”但是,如何对待这些被压迫民族的解放运动,是支持还是反对?这是摆在世人面前需要急于回答的问题。马克思、恩格斯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锐利思想武器,从国际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出发,根据各个民族运动的具体表现,把当时的民族、民族运动区分为革命的民族、民族运动和反革命的民族、民族运动。对此,恩格斯在《匈牙利的斗争》一文中指出:“在这种混乱局面中很快就有了头绪。斗争者分成了两大阵营:德国人、波兰人和马扎尔人站在革命方面,其他民族,即除了波兰人以外的一切斯拉夫人、罗马尼亚人和特兰西瓦尼亚地区的萨克森人,则站在反革命方面。”
(一)马克思、恩格斯划分两种民族运动的基本依据
第一,根据各民族对待以沙俄为中心的“神圣同盟”的态度。1815年维也纳会议后,沙俄、奥地利和普鲁士三国君主在巴黎结成了反动的“神圣同盟”。沙俄作为“神圣同盟”的核心,既是欧洲封建专制制度的总后台,也是国际反动势力的堡垒和支柱,以它为首的“神圣同盟”与各国的反动势力沆瀣一气,对欧洲的进步势力和革命运动进行血腥的镇压和迫害。因此,谁若站在以沙俄为中心的“神圣同盟”的立场上,谁就成为反动势力的帮凶,成为革命事业的叛徒和人民的罪人,即便这个民族作为被压迫民族而进行民族独立运动,就像恩格斯指责的:“斯拉夫人虽然很想扮演自由战士的角色,实际上却总是(除了波兰的一部分民主派之外)站在专制主义和反动势力的一边。在德国、匈牙利是这样,甚至在土耳其某些地方也是这样。他们是人民事业的叛徒,是奥地利政府的各种阴谋的赞助者和主要支持者,在所有革命的民族的心目中,他们是罪人。”(因此说,对待以沙俄为中心的“神圣同盟”的态度是划分两种民族运动的首要的标志和主要的分水岭。凡是站在沙俄为中心的“神圣同盟”一边的,就是反革命的民族和民族运动,如南方斯拉夫人、罗马尼亚人和特兰西瓦尼亚地区的萨克森人等;凡是反对以沙俄为中心的“神圣同盟”的,就是革命的民族和民族运动,如意大利人、德国人¨匈牙利人的民族运动等。
第二,是否反对本国的封建专制制度,封建专制制度导致的封建割据,使国家处于四分五裂之中,严重阻碍着资本主义的发展,成为社会进步的绊脚石。如果在资本主义工业大发展的时代,还要维护封建专制制度,那么无疑就是开历史的倒车。尽管如此,仍然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向人类文明发起挑战,主张复古,回到原始农业中。南方斯拉夫人就是持此种谬论,发起了荒唐的、反历史的运动,他们“公然想使文明的西方从属于野蛮的东方,城市从属于乡村,商业、工业和文化从属于斯拉夫农奴的原始农业。”②因此说,凡是维护反动的封建专制制度,一心想开历史的倒车,这样的民族和民族运动,就是反.革命的民族和民族运动,如南方斯拉夫人、捷克人等;对于这种逆历史潮流而动的民族和民族运动,恩格斯严正指出:“这些垂死的民族,如捷克人、克伦地亚人、达尔马戚亚人等等,都力图利用1848年的普遍混乱恢复他们在公元八百年时的政治statusquo[状况]状况。过去一千年的历史应该已经告诉他们,这样开倒车是不行的。”③反之,凡是反对本国的封建专制制度,争取民族的独立和统一,促进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发展的民族和民族运动,就是顺应了历史发展的方向,符合社会发展的规律,这样的民族和民族运动就是革命的民族和革命的民族运动。
① 《马克思恩格斯论民族问题》第232页,民族出版社,1987年版。② 同①,第227页。③ 同①,第231页。

青觉著,马克思主义民族观的形成与发展,民族出版社,2004年06月第1版,第39页




【亚洲民族解放运动与马克思主义民族观】

欧洲的反动势力在残酷地剥削和压迫欧洲的被压迫民族、镇压本国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同时,也把侵略的魔掌伸向了古老的东方。欧洲的殖民主义者对亚洲的野蛮侵略、剥削和压迫,同样激起了东方民族的奋起抗争,一场反帝反封建的民族解放运动的革命风暴在亚洲大地上酝酿形成。马克思、恩格斯以高度的革命责任感和无产阶级解放的事业心,对亚洲的民族解放运动给予了深切的关注,详细考察了这些国家的历史和现状,揭露了欧洲殖民主义强国侵略、掠夺的本性,热情颂扬了东方民族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争精神,对他们的民族解放运动给予了理论上的指导和舆论上的支持,并对亚洲的民族解放运动寄予深切的希望。马克思、恩格斯对亚洲民族解放运动的系统研究,大大丰富了马克思主义民族观的内涵。
一、马克思、恩格斯对西方殖民主义野蛮侵略亚洲的深刻揭露
马克思指出:“当我们把自己的目光从资产阶级文明的故乡转向殖民地的时候,资产阶级文明的极端伪善和它的野蛮本性就赤裸裸地呈现在我们面前,因为它在故乡还装出一副很有体面的样子,而一到殖民地它就丝毫不加掩饰了。”①西方殖民主义国家打着传播文明的旗号,对中国、印度等亚洲落后国家进行了野蛮的侵略和掠夺。中国是一个美丽、富饶、古老而又文明的国家,西方殖民主义者对她早已是垂涎三尺。18世纪以来,由于清王朝的腐朽、专制,中国渐趋衰弱。西方殖民主义者于是乘虚而人,直接用坚船利炮打开了中国的大门,从此开始在中国肆无忌惮地掠夺能源和原料,为其工业产品开辟市场,推行其惨无人道的殖民主义政策。不仅如此,他们还干起了丧尽天良、灭绝人性的鸦片贸易,每天向中国市场抛进数十万箱鸦片,导致中国白银外流,国库空虚。这不仅严重破坏了中国的财政收支和货币流通,使社会经济面临崩溃,而且还严重摧残着中华民族的肉体和精神。针对西方殖民主义者口是心非的海盗行为,马克思愤怒地指出:“非法的鸦片贸易年年靠摧残人命和败坏道德来充实英国国库。”(1)为此他还专门引用英国历史学家蒙哥马利·马丁的话说:“同鸦片贸易比较起来,奴隶贸易是仁慈的”②,因为奴隶贩子还不得不保存奴隶的生命,而鸦片贸易则严重摧残人的生命。英国殖民主义者为了维护这种罪恶的鸦片贸易,进一步掠夺中国的财富、资源,侵略中国的领土,竟恶人先告状,以荒唐的借口为理由,先后发动了两次鸦片战争。马克思断然指出: “中国人针对着英国人提出的每一件控诉,至少可以提出九十九件控诉。”e事实确实如此,英国殖民主义者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罄竹难书。马克思、恩格斯还特别揭露了沙俄对中国进行趁火打劫的卑劣行径。第一次鸦片战争,“使俄国得以签订一个允许俄国沿黑龙江航行并在两国接壤地区自由经商的条约”,第二次鸦片战争,又“帮助俄国获得了鞑靼海峡和贝加尔湖之间最富庶的地域”。④沙俄通过强迫中国签订各种不平等条约,从中国共侵占去144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事实证明,俄国当时不花一文钱,不出动一兵一卒,却比任何西方殖民国家得到了更多的好处。
英国殖民主义者对印度也实施了残酷的压迫和掠夺。为了欺骗世界人民,他们打着传播“文明、自由、帮助”的旗号,在印度建立了东印度公司,作为向印度进行殖民主义侵略以及向中国走私鸦片的跳板。把英国的工业品源源不断地运到印度来,以工业品低廉的价格,打碎了印度的手织机,毁掉了它的手纺车。为了从印度获得更多的财富,维持其长期对印度的统治地位,还在印度修建铁路,建造蒸汽轮船,这就把印度全境农业和手工业的结合彻底摧毁了。他们控制了印度的财政部门、军事部门,但对公共工程部门这一与东方农业休戚相关的部门却不管不问,任由农田水利等公用设施荒废下去,致使许多良田变成了不毛之地。
①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14页,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② 同①,第23页。③ 同①,第Ⅱ4页。④ 同①,第34页。
①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74页,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

(接上)的赞扬。马克思借用乔·坎伯尔的话来赞扬印度人民的才能、智慧和创新精神,认为“广大的印度人民群众具有巨大的工业毅力,很善于积累资本,有清晰的数学头脑,有长于计算和从事精确科学的非凡才能。”①印度1857年爆发反抗英国殖民主义统治的民族大起义时,马克思兴奋地为其鼓与呼,认为“印度事件十分可喜”②,属于进步的正义的民族运动。虽然起义失败了,但马克思、恩格斯仍然对印度人民的前途充满了信心,相信印度人民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在多少是遥远的未来,这个巨大而诱人的国家将复兴起来”。③

【三、马克思、恩格斯阐明了亚洲革命和欧洲革命的辩证关系】

欧洲殖民主义者对亚洲人民的野蛮侵略和剥削,引起了东方民族的普遍反抗。在欧洲的无产阶级革命处于低潮时,亚洲的民族革命运动能否再次点燃欧洲的革命烈焰呢?马克思通过对世界工业、商业和金融变化情况的深人分析和系统研究,发现英国对中国发动的每一次侵略都酝酿着新的经济危机,而中国人民反抗外国侵略者的斗争也将加速欧洲经济危机的爆发。因此他认为,中国与欧洲、与世界的命运密切相关,“欧洲各国人民下一次的起义,他们下一阶段争取共和自由和争取比较廉洁的政体的斗争,在更大的程度上恐怕要取决于天朝帝国(欧洲的直接的对立面)目前所发生的事件,而不是取决于现时的其他任何政治原因,甚至不是取决于俄国的威胁及其后果——可能发生的全欧洲的战争”。(iJ这是马克思得出的新结论,也是马克思敏锐发现的世界历史的重大课题。所以,当欧洲革命遭到反动阶级的镇压而走向低潮的时候,马克思为东方掀起的革命风暴而欢欣鼓舞。他兴奋地说:“当世界其他一切地方好像静止的时候,中国和桌子开始跳起舞来,以激励别人。”⑤为此,他在《中国革命和欧洲革命》一文中指出:英国人的入侵,引起中国革命的爆发,中国革命又会促进英国乃至整个欧洲的革命运动,这完全符合革命发展的辩证法。所以“可以大胆预言,中国革命将把火星抛到现代工业体系的即将爆炸的地雷上,使酝酿已久的普遍危机爆发,这个普遍危机一旦扩展到国外,直接随之而来的将是欧洲大陆的政治革命。”在马克思在这里,最早提出了殖民地民族解放运动与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革命之间是相互联系、相互推动、不可分割的关系,以及东方人民的革命斗争会有力地推动西方革命的观点。马克思这个重要思想后来为列宁所继承,发展成为一切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共同完成推翻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制度的伟大历史任务的思想。
同样,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印度1857–1859年的民族起义和中国的太平天国运动一样,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危机,从而孕育着欧洲新的革命火种,,印度的民族解放起义,使英国向印度的商品出口几乎完全停止,并牵制削弱了英国的军事力量,这不仅支援了中国、波斯等民族反抗殖民主义侵略的解放运动,而且削弱了英国在国内的统治力量,为英国无产阶级革命创造了条件。正是在此意义上,马克思、恩格斯把印度的民族起义称作欧洲无产阶级革命的“最好的同盟军”③,认为它是在一定条件下促成欧洲革命的因素之一。

(接上)民主义者还要向印度广大劳动人民征收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如不按期缴纳,动辄刀刮鞭笞。英国殖民主义者对印度人民敲骨吸髓式的剥削和掠夺,使印度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他们带来的不是文明、自由、帮助,而是无穷无尽的痛苦和灾难。为此,马克思愤怒地指出: “印度斯坦却不是东方的意大利,而是东方的爱尔兰”, “刁;列颠人给印度斯坦带来的灾难,与印度斯坦过去的一切灾难比较起来,毫无疑问在本质上属于另一种,在程度上不知要深重多少倍。”①二、马克思、恩格斯高度评价亚洲人民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争
“历史的发展,好像是首先要麻醉这个国家的人民,然后才有可能把他们从历来的麻木状态中唤醒似的。”②西方殖民主义者用坚船利炮打开了中国的大门,企图用鸦片这种麻醉剂使中国人民长期处于麻木状态。然而,西方的枪炮唤醒了中国这头睡狮,鸦片这种麻醉剂让中华民族清醒过来。从19世纪40年代开始,中国人民开始了反抗殖民主义侵略者的革命斗争。恩格斯高度评价中国人民的革命斗争,认为“这是保卫社稷和家园的战争,这是保存中华民族的人民战争”。③民族的危机也加剧了中国人民同腐朽的清王朝之间的矛盾,连绵不断的起义,汇合成伟大的太平天国运动。中国人民觉醒了,对封建王朝的畏惧和迷信打破了,对打着“文明、自由、解放”幌子的西方侵略者的面目认清了,他们开始走出闭关隔绝的状态,与世界各国人民一起前进。恩格斯对太平天国运动的深入发展感到欢欣鼓舞,对中华民族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运动充满了必胜的信心。他预见到,这个伟大而古老的国家必将获得彻底解放,而中国的解放又必然促进整个亚洲的新觉醒,“过不了多少年,我们就会看到世界上最古老的帝国作垂死的挣扎,同时我们也会看到整个亚洲新纪元的曙光。”④
对印度的民族解放运动,马克思、恩格斯也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和热情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62、63页,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同①,第2页。同①,第20页。同①,第21—22页:




【被压迫民族的解放运动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一部分】
民族问题从属于阶级问题,不消灭阶级压迫和剥削,就难以消灭民族压迫和剥削。这是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民族问题与阶级问题关系的基本观点。在帝国主义时代,列宁从民族与殖民地的特点出发,提出了被压迫民族的解放运动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一部分的思想。
(一)理论依据
帝国主义时代把民族划分为压迫民族和被压迫民族的根本特点,决定了帝国主义不仅是世界无产阶级的敌人,而且也是全世界被压迫民族的敌人。因此,无产阶级与秘i压迫民族应该团结起来,组成反对帝国主义的统一战线,把斗争的矛头指向帝国主义。为此,列宁告诫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民族:“社会革命只能在各先进国无产阶级为反对资产阶级而进行的国内战争已经同不发达的、落后的和被压迫的民族所掀起的一系列民主革命运动(其中包括民族解放运动)联合起来的时代中进行。”
“历史的辩证法是这样的:弱小民族是反帝斗争中的一个独立因素,是帮助反帝的真正力量即社会主义无产阶级登上舞台的一种酵母、霉菌。”②也就是说,被压迫民族的民族解放运动是反帝斗争中的一支重要生力军,是推动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走上高潮的催化剂。为此,无产阶级在反对帝国主义的革命运动中,应当善于利用被压迫民族的解放斗争来加剧和扩大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危机,动摇帝国主义的后方,削弱帝国主义的力量,从而为实现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彻底胜利创造条件。
综上所述,列宁认为,在帝国主义时代,民族解放运动已经成为打击帝国主义的重要力量,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一部分。当民族解放运动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生矛盾时,从部分应该服从整体的原则出发,民族解放运动当然应该服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正如列宁所说:“我们在承认这种权利的同时,认为支持民族独立的要求应该服从无产阶级斗争的利益。”③其原因就在于,“民主运动的个别要求,包括自决在内,并不是什么绝对的东西,而是世界一般民主主义(现在是一般社会主义)运动中的一小部分。在个别的具体情况下,部分可能和总体相矛盾,那时就必须抛弃这一部分。”勺也就是说,民族解放运动属于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范畴,其政治基础自然是资产阶级民主主义,但是在帝国主义时代,民主主义已成为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一部分。民族解放运动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自由资本主义时代,它是世界一般民主主义运动的一部分,在帝国主义时代,它是世界一般社会主义运动的一部分。
(二)个案分析——亚洲是世界革命风暴的新泉源
19世纪末20世纪初,亚洲被瓜分完毕,除日本走上帝国主义道路、成为殖民国家外,其他国家均沦为帝国主义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帝国主义干涉亚洲各国的内政外交,控制各国的经济命脉,并同亚洲各国的封建势力相勾结,残酷压迫和剥削各国劳动人民,这就导致各国的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日趋尖锐、激化。与此同时,伴随着民族资本主义的产生和发展,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作为新兴的阶级也形成了。亚洲各国民族与民主意识的产生和加强,使亚洲各被压迫民族争取独立和解放的斗争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1905—19t1年波斯爆发的资产阶级革命、1908—1909年的土耳其资产阶级革命以及1911—1913年的中国辛亥革命,标志着亚洲被压迫民族已经觉醒了。
列宁对亚洲被压迫民族的解放运动满怀信心,认为亚洲的民族解放运动将大大推进世界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运动,成为世界革命风暴的新泉源。他说:“世界资本主义和1905年的俄国运动彻底唤醒了亚洲。几万万被压迫的、沉睡在中世纪停滞状态的人民觉醒过来了,他们要求新的生活,要求为争取人的起码权利、为争取民主而斗争。”①亚洲各国人民的觉醒已经表明,“极大的世界风暴的新泉源已在亚洲涌现出来了……我们现在正处在这些风暴盛行及其‘反转来影响’欧洲的时代。”②亚洲之所以能够成为世界革命风暴的泉源,是因为亚洲出现了推动历史前进的新的因素、新的特征,即新兴的无产阶级成长壮大:了,民族资产阶级还能与人民群众一起举起反帝反封建的旗帜。亚洲的民族资产阶级虽然还很软弱、动摇,但他们领导了亚洲的革命风暴,在创建新亚洲的过程中起了先锋作用。他们提出的政治纲领虽然还很不彻底,但它毕竟举起了民族民主革命的旗帜,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人民群众的愿望和要求,成为人民群众进行斗争的思想武器和奋斗目标。因此,对于欧洲的无产阶级来说,“八亿人民的亚洲投入了为实现与欧洲相同的理想的斗争,从这个事实中所应吸取的不是失望,而是勇气。”③在这种情况下,欧洲无产阶级应该充分利用亚洲的革命风暴,团结被压迫民族的广大人民群众,在东西两条战线上同时向帝国主义发起进攻,直至取得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最终胜利。“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无产阶级的胜利,他们一定能把欧洲各国人民和亚洲各国人民都解放出来。”
1.《列宁选集》第2卷,第4Q页,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同①,第439页。同①,第440页。同①,第450页。


有没有人尝试把马克思主义和纳粹主义结合的?
【目录】马克思主义哲学吧转帖汇总(18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