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外媒看1976年10月后的阶级斗争

改革开放

#1

一、据合众国际社伦敦1977年10月30日电:星期日电讯报星期日称,在华国锋主席的整肃毛泽东遗孀的拥护者中,处决浪潮正横扫中国,今年的处决总数当以千计。

该报驻北京记者维德的消息称,最近云南省已处决数十人,其中且有妇女。
该消息引述黑龙江省高级官员之言称,昔日受江青及四人帮保护的份子,已经处死。
又谓近日中国全国外国游客,获睹各城市的处决通告,几已司空见惯。
游客称,在云南省会昆明的名单中,许多名字,是被控有反革命活动,或组成反革命团体。
消息又称,从外国分析家所得的证据推想,今年中国全国处决的总数一定会达数千。

据路透社北京1977年10月31日电:在云南昆明市,人民法院的通告透露,至少有23人由于政治罪行而被处决。
直至今日,除了昆明外,全国另12个城市都有处决反革命份子的事件。
今年三月,在四人帮权力基地的上海,曾经处决26人,另外有27人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
(香港《展望》杂志75-77年连载)

中共党政领袖最近曾屡次号召消灭四人帮的毒素。副主席兼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早在8月份就曾经表示,必须将批斗四人帮的运动进行到底。
(香港《展望》杂志1977年11月16日号)

二、【广州处决政治异议分子何春树】

据1978年3月5日《晶报》刊出法新社北京4日电:此间今日获悉:有一名政治异己分子,因向外国散播“反动宣传”,上月在南方城市广州被处决。

目击人士在广州街头看到两张海报式布告:宣布此宗死刑。
该布告暑期2月18日,以广东省最高法院名义签发。布告称,被告何春树(音)被判决后立即枪决。
何某45岁,被控编印一本“反革命”小册子,在广州派发,并寄到外国去。
据该布告称:那小册子共20万字,被寄往美国、苏联、在北京的一些外国大使馆和领事馆,及香港的一些报纸。
据布告称:被告“不承认罪状”,“激起人民愤怒”,以致判他死刑。
布告没有吐露小册子的内容,亦未说明是否已寄到外国。被告的个人背景未被提及,亦未言及是否有同谋。
此次死刑事件前不久,另一个省的省会杭州亦执行了多次死刑。在一月底,杭州破获了十三个“反革命组织”。它们的八名领导人已被处决。据公告称,其中一些是武装组织。
公告宣称,他们“对华国锋领导的中央委员会深怀不满”。
据有关方面称,这些政治味很浓的指责,是来自过去“四人帮”施加极大影响的城市。
据知,上一次广东执行死刑是1977年3月。广东与香港相连,常有外国客到访。
(香港《展望》杂志1978年4月1日号)

三、【武汉处决四人帮】

武汉消息,1977年11月28日下午,中共湖北省委,省革委会召开全省揭批控诉四人帮及其湖北的黑干将罪行的广播大会。大会控诉四人帮在湖北省的四人黑干将,他们是在湖北的帮派体系挂帅人物、前台总指挥、狗头军师和善于投机钻营反革命两面派。

大会有武汉部队司令员杨得志,第一政治委员王平,中共湖北省委第二书记、省革委会第一副主任陈丕显,省委书记张玉华、顾大椿等党军政领导干部出席。群众六万人参加。武汉部队副政委兼湖北省委书记张玉华主持。省委书记顾大椿在大会上“代表省委宣布:经省委报请华主席、党中央批准,对四人帮在湖北的这四个黑干将的处理决定。”

王平在讲话中首先表示处理“四人帮”的决定就是枪毙他们。处决这四个黑干将将“大快人心,大快军心,好得很!”“我们武汉部队全体指战员坚决支持”。

(香港《展望》杂志1978年1月16日号)

四、【北京消息:四人帮公审游街(1978)】

全国许多大城市,都举行“四人帮”公审大会,公审后游街,非常热闹。
通常经过公审游街的分子,都带着一顶高帽子,帽子上写着:“四人帮罪犯xxx”,有的帽子上还绘上一些丑化“四人帮”的几笔漫画;有的还在颈底下有一个述说其罪行的牌子。
犯人被绑着走在街上,也有的被绑在敞篷汽车上,前后左右由公安干部团团围住。
中共当局说,“四人帮”是比地主恶霸更坏的阶级敌人。
(香港《展望》杂志1978年1月1日号)

五、【杭州处决17名“极端不满华国锋领导的党中央”的政治集团成员】

据法新社二月二十六日北京电,据杭州市公安局张贴的告示,杭州十三个“反革命政治集团”已被解散,它们的八名头目已被处决。

该告示说,这些反革命集团共有32名成员。被处决的8人,其姓名均用红墨水划上交叉,这表示他们被处刑后立即处决。其他的“反革命分子”均被判处重刑。

被处决者中,年纪最大为52岁,5名由21至28岁,1名38岁,最后一名31岁。

其中一个集团,成员大部分不足30岁。它被指控“以政治纲领组织反革命活动”,并企图散发“宣传品,破坏社会主义制度”。

这份张贴在杭州数区的告示说,这个集团的成员“极端不满华国锋主席领导的党中央”。 它指出,该集团的头目出身于“反革命家庭”。

另一个集团除被控私藏武器,并以武力迫使人民供应粮食。

观察家指出,这一连串新的处决行动是在中共当局认为“四人帮”势力特别强大的城市中进行。

去年三月,9名犯有差不多相同罪行的犯人在杭州被处决,可是,目前这一次却是首次明确地表示, 他们是武装的政治反对者,而且是在“四人帮”被贬,其附从亦在全国运动中被整肃16个月后发生的。

(香港《展望》杂志1978年3月16日号)

六、【‘四人帮’在福建打游击】

权威人士消息,四人帮在福建占据了一部分过去内战时代的游击区据点,大放谣言。扬言北京的中共中央已被修正主义篡夺,要立组党中央,自称工农解放军,人数不详,大批人民解放军奉命深入山区、海岛和渔村扫荡,福建各地军队调动频繁。
(香港《展望》杂志1977年1月1日号)

【福建游击区的“四人帮”歌谣】

工农兵,
联合起来向前进,
向前进,
反对翻案右倾!
工农兵!
联合起来向前进,
打倒邓小平!
我们团结,
我们前进,
打倒邓小平!
我们团结,
我们前进,
打倒邓小平!
打倒邓大平!
打倒华大平!
打倒叶大平!
(香港《展望》杂志1977年2月16日号。)

【福建“四人帮”游击的标语】

福州消息,有人透露在福建有“四人帮”武装游击区,并发现游击区有以下一些标语:
打倒新兴走资派!
打倒大走资派!
和党内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斗争到底!
誓死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把走资当权派拉下马!
(香港《展望》杂志1977年4月1日号。)

【福建四人帮战讯】


福建的工农解放军(四人帮武装)发表战讯说,甘心为资产阶级送死的敌人,在福建,至少有五个高级反动军事头头为工农解放军击毙。


工农解放军号召学校毛主席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号召“工农不打工农”,“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国工农解放军联合起来,打倒反动的法西斯政权”。

(香港《展望》杂志1977年12月1日号)


#3

看得我心如肉绞:f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