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语 | 资本奴役下的绝望反抗

原创

#1

2018-03-19

总有人说《资本论》太抽象,难读。其实,在《资本论》(尤其是第一卷)中也有一些易懂的历史部分,例如第十三章《相对剩余价值生产中》中的“工人与机器之间的斗争”。如果你对于当代中国的社会状况有所了解,相信你能很快理解其中的内容并联想到最近发生的一系列社会事件不过是它在今天的变种罢了。

这一部分曾讲到:

17世纪,反对所谓Bandmühle(也叫做Schnurmühle或Mühlenstuhl)即一种织带子和花边的机器的工人暴动几乎席卷了整个欧洲。17世纪30年代,一个荷兰人在伦敦附近开办的一家风力锯木场毁于平民的暴行。18世纪初在英国,水力锯木机好不容易才战胜了议会支持的民众反抗。1758年,埃弗雷里制成了第一台水力剪毛机,但是它被10万名失业者焚毁了。5万名一向以梳毛为生的工人向议会请愿,反对阿克莱的梳毛机和梳棉机。19世纪最初15年,英国工场手工业区发生的对机器的大规模破坏(特别是由于蒸汽织机的应用),即所谓鲁德运动,为西德茅斯、卡斯尔雷等反雅各宾派政府采取最反动的暴力行动提供了借口。

注(194):织带机是在德国发明的。意大利神甫朗切洛蒂在1636年于威尼斯出版的一本书中说道:“大约50年以前〈朗切洛蒂的书写于1629年〉;,但泽人安东·弥勒在该城市看到一台非常精巧的机器,它能同时织4—6条花边;但因为市议会害怕这项发明会使大批工人沦为乞丐,所以压制了这项发明,并让人将发明人秘密勒死或溺死。1621年,在莱顿第一次采用了这种机器。先是花边工人的暴动迫使市政局禁止使用这种机器;荷兰国会在1623、1639等年份曾颁布几道法令限制使用它;最后,1661年12月5日的法令准许在一定条件下使用它。博克斯霍恩(《政治原理》1663年版)谈到在莱顿采用织带机时说道:“大约20年前,这个城市有人发明了一种织机,使用这种织机,在同样时间内,一个人能够比较轻松地织出比过去几个人所织的还要多的东西。这就引起了织工的骚动和控告,最后市政局禁止使用这种织机。”1676年,这种机器在科隆被禁止使用,同一时候它输入英国,也引起了工人的骚动。1685年2月19日,德皇颁布敕令,禁止在全德国使用这种机器。在汉堡,根据市政局的命令,它被当众焚毁。1719年2月9日,查理六世重申1685年的敕令,而萨克森选帝侯国到1765年才准许公开使用它。

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工人的劳动力与机器一样成为了商品。随着机器的不断发展,劳动力变得越来越廉价甚至一文不值。 由于机器不断占领新的生产领域,机器的“短暂的”影响也就成为长期的了。可见,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使劳动条件和劳动产品具有的与工人相独立和相异化的形态,随着机器的发展而发展成为完全的对立。 对于工人来说,这就意味着失业、贫困、饥饿乃至死亡。这种奴隶制度造成的绝望氛围使得工人们开始以破坏机器的粗暴方式反抗资本的统治。尽管他们还没有意识到,造成自己不幸的一切并不是机器,而是背后的资本。

如今有人在大会上引用前人的话说:“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然而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占统治地位的当代中国,领导一切的实际上是资本,就连党本身也越来越成为成了资本领导下的统治工具(尽管党内的一些人还在幻想自己成功驾驭住了资本)。自然,在最近接连出事的教育行业中,原先的人民教师也变成了受资本使唤的雇佣劳动者。“中产阶级”的职业虚名与现实生活的反差使教育工人的内心日益压抑。一边是与原先的幻想远不相称的工资和竞争下失业的危机感,另一边是不懂世事的吵闹儿童,再加上几千年封建思想的影响,越来越烦躁的雇佣工们对自己的劳动对象——受教育儿童实施暴力也就没有什么大惊小怪了。他们与当年的工人前辈一样,实际上是在发泄对于自身牲口地位的不满和对于资本奴役制度的变相反抗罢了(尽管他们自己可能不屑于工人这个词)。

当然,那些资本统治下的媒体打手们是不会去揭露罪魁祸首的。为了维护资本主义千年王国的永恒,他们只会用“教师素质低下”“监管不力”之类的空话来搪塞世人,甚至动用各种手段封杀一切敢于说几句真话的人。资本主义统治下的言论自由,从来就只是富人收买舆论的自由而已。

本文由 Boko.X.写于2017.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