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张云帆事件的评论

原创

#1

2018年1月15日

2018年1月,广州八名左翼青年因举办读书会、宣传马列毛、与工友联谊而遭到当局逮捕,在狱中经历了非法监禁和迫害。部分成员取保候审后发表自白书。此事迅速引起舆论关注。我们为此发表了数篇文字予以声援,多次被删。公众号在2018年2月3日遭受屏蔽消息一周的处罚。下面是保存下来的评论资料。




【我们关于此事件的编者按合集】:

“特色社会主义”一天天腐烂下去,人民一天天觉醒起来,中国新一代的共产主义者正在成长,他们开始以实际行动、用一点点的光和热扫除黑暗——革命的学说被掌握在维稳者手中、旨在批判一切的事业拒绝一切批判的现状,已经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去年春曾听闻有人调侃道南边的大人们神经紧张到听到马克思三字就拍死的地步,没想到年底就通过张云帆的事情证实了此话并非虚言。据说,那些大人们就因为这个名牌大学毕业生在一次大学读书会谈论政事而拘捕了他,欲加之罪也很随意地从最初的“非法经营”一直变到后面的“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对于此事,鲁迅在《捣鬼心传》的一段话颇为应景:

“治国平天下之法,在告诉大家以有法,而不可明白切实的说出何法来。因为一说出,即有言,一有言,便可与行相对照,所以不如示之以不测。不测的威棱使人萎伤,不测的妙法使人希望——饥荒时生病,打仗时做诗,虽若与治国平天下不相干,但在莫明其妙中,却能令人疑为跟着自有治国平天下的妙法在——然而其‘弊’也,却还是照例的也能在模胡中疑心到所谓妙法,其实不过是毫无方法而已。”

某些人整天吹嘘的“法治”,难不成依的就是这种“妙法”?

个体虽然微不足道,但团结就是力量。新年之初,让我们一起传递火炬,共同发声,为云帆等同志声援!坚决抗议当局打压进步力量的政治反动行径!胜利属于人民!

——2018.1.16公众号推送“来稿 | 毛泽东是怎样对待群众“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致小谷围派出所的警官们”按


2017年11月,北大毕业生张云帆参与广东工业大学多名热心社会公益、关注底层社会问题的青年学子自发举办的读书会,在会上遭遇警方强行闯入,以莫须有的“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抓走数人;12月刑拘期满后,这批青年在没有经过任何司法程序的情况下再遭秘密关押。该事件迅速引发了国内外舆论关注,2017年12月,由北大校友牵头的知识界人士发起联署公开信批评此举,要求警方释放张云帆,获得各地群众热烈响应。在舆论压力之下,近日,读书会的参与者之一张云帆在经历了长期的非法关押之后终于取保候审,但其他几位青年却依旧被赫然列入追捕名单。1月15日张云帆不畏强权,发表了“对人民的自白书”,对番禺警方发起了坚决控诉,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待捕”青年的命运,将被掩盖数月之久的事实真相第一次暴露在世人面前。随后,该事件受害者之一孙婷婷也发表了《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一文,回顾自己在狱中所遭到的迫害,为青年无罪辩护。目前事态持续发酵,然而,人们始终没有见到任何官方机构或其喉舌出来对此事进行任何解释,一如既往,封锁、充耳不闻、打压依然是惯例。网络流传的几乎所有针对此事的声援和评论均被删除或屏蔽。

我们必须说,张云帆等青年的遭遇在今日中国有着极具代表性的意义,它是“中国梦”在道义和制度上破产的明证。认真读读张云帆和孙婷婷等人留给我们的自白吧——在某个标榜社会主义的国家,若一个人想要践行社会主义理想、关心劳苦大众,那么等待他的只是铁窗的关押和头顶上的警棍而已!这个事件中我们窥见的不仅是整个社会的扭曲、黑暗,同时也是正义和所谓“法治”的彻底沦落。

——2018.1.17公众号推送郑永明的自述编者按


本篇为列宁在1919年3月共产国际第一次代表大会上所做的报告节选。在这篇文章里,列宁批判了社会民主主义者对于“不偏不倚”的国家民主的迷信,揭露了资本主义国家“政治自由”的伪善以及藏在这种伪善背后的阶级压迫实质。这对于我们理解近期的热点新闻——张君等8位进步青年遭到官府打压的事件有所帮助。一边是舆论汹汹,一边是照旧封号、删文和封锁消息。此时此刻,更需要大家团结起来,积极扩散,誓死力争。

不论从哪方面看,这次事件都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它既是这个社会在道义和制度上破产的明证,又将成为动员和教育新时代的进步青年们的“典范教材”。张君事件在一批共同自称“马克思主义者”的人群内部划出了一道真正的分水岭: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积极声援和抗争,而伪马克思主义(上至官府,下到国家聘用的那些平日满嘴“马恩列”“资本逻辑批判”的各色“马克思主义理论专家”们)的伪善面孔在这座照妖镜面前暴露无遗。

我们曾连续发布两篇文章评论此事,并附上事件材料,结果接连遭系统屏蔽,致使关键词回复无法阅读。不过,我们绝不会就此放弃声援。

——2018.1.21公众号推送“列宁:关于资产阶级民主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提纲和报告(节选)”编者按


#2

话说当局这手段让我想到了韩国的电影《辩护人》里对读书会的成员问行逼供的桥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