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老年左翼的歧途


#1

把十几年的争论总结一下。

毛泽东时代的青年,如果76年是20岁的话现在就是60岁了,中年人过去也曾是青年,而现在的青年再过十几年二十年就会成为中年,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就变老了,都构成了历史的一部分。

这么多年过去,中老年左翼留下了什么?恐怕只留下一个烂摊子。

先把中老年左翼这个自发的松散组织看作一个微缩的“国家”,来部分说明毛泽东时代的一些问题。

事前要排除少数几位同志。人在青少年时代要度过几个逆反心理期,多数早就厌恶了各种说教而力争自己的发言权,发表自己对社会的各种观点并希望别人接受,希望自己的价值或地位得到承认。而社会又只在乎名、利、权,这些是左翼很难得到的。多数正是因为得不到,或不能满足,才带着这种追求转为左翼。那几位同志在学习马克思主义和写作方面曾多次给我帮助,这个过程中他们很照顾我的自尊,针对我的缺点尽量把话说得很委婉。他们对待同志的这个优点我至今也没学会,说话的时候常常不考虑别人的情绪。但排除他们并不是因为帮助过我,而是他们比较地支持社会主义,这种立场是绝大多数人不具备的。而且也从未看见他们说过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

还要排除几位同志,他们走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虽然有时被表面现象迷惑,但那种认真的态度就已经说明问题了。世上无难事,怕就怕认真。

说的是99%。基本上所有左翼论坛,改良的革命的,都在宣扬修正主义理论。大讲阶级斗争而不懂阶级,举着社会主义旗号却反对无产阶级专政。不仅仅论坛的创办者、管理员那么做,广大左翼网友也在那么做,而论坛管理员就是从网友中挑选的。

1975年春桥同志引用毛主席的话说相当多数的企业的领导权不在马克思主义者手中。这个原因看看左翼论坛的现状就可以明白。领导权不在马克思主义者手中,为什么不能换人呢?换上来的也要走资本主义道路,基本上无人可选。

对一些重要问题——虽然这些问题在许多人眼里算不上重要,但对培养人的政治方面的能力却不能不说重要——常年争吵不休,每隔一段时间就吵一次,每次过后双方体验着各自的不服气或胜利,却不能想一想为什么不能统一,不能想一想问题到底出在哪里。盼望着革命形势早点到来,却不想想即使到来,就这种混乱状况会给革命带去什么。

这次争论南街村,双方围绕着所谓的社会主义因素大动干戈,不知道毛泽东时代即使是全民所有制企业也有个形式和内容的问题,就像历史上没有过毛泽东时代似的。当然,双方需要的只是毛泽东时代的所有制形式,自然不会考虑其内容。

再如越战老兵,前些年也吵过几次。一些人认为,兵属专政机器,复辟有功,自己不是兵,所以大兵活该,自己很自豪。反方认为,即便如此也要争取,都周期性地激动。论坛上是争取不来的,也不去实验。

恩格斯在研究德国革命和反革命的时候分析过军队的军官和军队的士兵成分,研究他们和他们所属的那些阶层,而那些阶层又有什么特点。但在中国却不能研究。

恐怖手段。有次爆炸案,几个论坛管理员竟然都跟着起哄。拿着毛主席的糟得很好得很表演自己具有正确的阶级立场,拿着马克思恩格斯讲的有些话表演自己热爱群众,却不知道马克思恩格斯很反对这种手段。

我们这解放前有人被解放军战士误杀(责任不全在战士),一家人终生厌恶社会主义和共产党。如果革命家当年还没觉悟就被某青年当作路人甲杀死(那位青年系着红领巾攻击政府部门,拒绝伤害群众),他们的家属会对社会主义有好感吗?连人之常情都考虑不到,怎么能懂阶级呢?

他们从来也不想一想,刘少奇在解放战争时期的土改运动中大搞极左政策给革命带去那么大破坏,为什么还能得到许多干部群众的支持。不想一想刘少奇们在大跃进时期大搞极左的时候,为什么拥护极左政策的干部群众更多。

许多人敌视无产阶级专政却说自己是马列毛主义者、社会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派。沽名钓誉,甚至有的人发展到极端,看到马克思恩格斯对群众不好的评价就说马克思恩格斯不尊重群众,不懂客观规律却先占据了道义制高点。前几年有个大神看到斯大林一句讽刺流氓无产者的话就说斯大林在对待群众的态度上比列宁差了一截。他都不愿意看看毛主席列宁是不是也不尊重群众。革命导师们都不尊重群众,而这些敌视无产阶级专政的伟大革命家才尊重群众。

不懂阶级不是能力问题——虽然也没什么能力——而是阶级立场问题。凡是符合他们利益的,他们就从导师那里抄来一些话;凡是违背他们利益的,就是把导师的话摆在面前也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他们只是借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个外衣,向社会诉说着自己的需求,发泄自己的愤怒。

他们大谈哲学,却总用孤立、静止的观点看待阶级。看不到在革命的不同阶段工农阶级面临的条件、历史任务和表现,看不到不同的革命阶段上阶级关系出现的重大变化,更看不到是哪些因素引起了种种变化,只会背导师讲过的一些结论,坐在小屋子里根据自己的需要肢解、歪曲导师的认识。

他们的思想有多僵化,他们的阶级就有多僵化。阶级不再反映人类社会的客观规律,阶级屈服于伟大革命家们的意志,并在这个过程中体现革命家们的尊贵价值。

他们大谈历史唯物主义,却从不具体分析毛泽东时代各阶级的实践,反而费极大的时间津津乐道于各种宫廷内幕,时间不宝贵吗?

极其幼稚。例如几次争吵中看到有几个人对他们的论敌说,你敢骂邓小平吗?怎么不见你骂邓小平?政府的走狗,哈哈哈…例如很在乎辩论的输赢,在乎所谓的面子,命都不怕丢还怕丢面子…

关键的一点,共产主义口号是假的,反对社会主义是真的。这就是青年人的前辈们。青年同志要避免走上这个歧途很艰难。前车之鉴后事之师。


【捷尔任斯基帖子合集】关于阶级、唯物史观、无产阶级专政与复辟等
#2

“人在青少年时代要度过几个逆反心理期,多数早就厌恶了各种说教而力争自己的发言权,发表自己对社会的各种观点并希望别人接受,希望自己的价值或地位得到承认。而社会又只在乎名、利、权,这些是左翼很难得到的。多数正是因为得不到,或不能满足,才带着这种追求转为左翼。”
好吧,这段话讲的便是个人的状况,一个逆反叛逆的青年。一个不能够被称之为真正的“社会主义者”,只能够做你们盟友的人。
自己以后还是要认真学习啊!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够真正意义上成为你们之中的一员。
学习了,同志!


#3

至少在左翼论坛,还不存在真正的“社会主义者”。中老年左翼中只有极少数比较支持社会主义,其他的没希望了,这是前几代人给你们留下的烂摊子,责任不在你们,但只能靠青少年同志来填补这个空白。


#4

那么在现在,我们在各自的领域,采取当初右派的做法,打着红旗反红旗支持极右,支持发动帝国主义战争,让群众深刻地体会到资产阶级当政的痛苦,这样的方案有可行性吗?


#5

这种加速主义的论调已经被批驳过了。


#6

我们是要治病救人。不是要先把人往火坑里推,再装出一副拯救者的样子拉他回来。
请先踏实阅读推荐书单中的书籍,再多看看论坛中的精品文章,之后再考虑要不要说出这种可笑的论调。


#7

这种想法有点类似于:先彻底地将革命无产阶级从物质和精神上肢解,将它们推入火坑,最好是烧得皮毛都不剩,让无产阶级的一切现有的反抗、斗争和集合的努力都遭到“最彻底的失败”,所谓“ 让群众深刻地体会到资产阶级当政的痛苦”,然后,然后,一群自称“革命家”的投机政客就可以乘虚而入了,从天上降落人间,将自己制定好的革命福音恩赐给“人民”,带领大家从事一场所谓“革命”。这样一来,被“革命家”们要求胜利的那个阶级,却是一个早已一蹶不振、在战争中遭到元气大伤的阶级,“革命家”们等于是要从无到有,靠自己的嘴巴创造这样一个阶级的革命,创造这个阶级胜利的条件。然而这是不可能的。

你的这种想法,其实是流行在左圈内的“越穷越革命”的空想观点/伦理社会主义的翻版,而且很可能将进一步发展为迷恋突击和“一夜革命”的无政府主义。这等于是将革命看作是一个主观过程了,所谓“意识的体验”过程,所谓“群众感到自己痛苦”的过程。

其实,中国无产阶级之所以现在还不能行动起来,是决不只有意识、感觉,即“能否觉得自己痛苦”的原因的。中国工人,除了极度麻痹的部分和少数“工人贵族”,正常工人都能感受到现状的痛苦。他们不是缺乏痛苦的感受,而是缺乏对于痛苦的认识,缺乏反抗痛苦的条件和意志。空有感觉和愿望,并不能导致胜利。没有组织、纪律和无产阶级的觉悟,越来越大的联合,没有一个革命的无产阶级政党,没有正确的路线和策略,空有愿望不论如何也是不能胜利的。

而这些造成革命阶级胜利的更为重要的东西,这些政治经验和政治力量,并不是一次“大灾变”或者战争的产物,而是在此前的更为重要的长期斗争中,先锋队组织与阶级部队通过一次次日常斗争去共同结出的果实。


列宁同志《革命军队和革命政府》的经验
2018年的时候,经济危机的迹象已经是非常明显了
#8

看着像是又一个读《左派幼稚病》读傻了的人。

人家列宁说,站在群众外面大喊打倒和推翻,是没什么用的,要站在群众里面、带着群众一起去瓦解和反对。而到了你这里,就变成了站在群众里面,不是推动群众一起去瓦解和反对……而是……而是跟群众同流合污、沆瀣一气。凡是布尔什维克在群众中坚持和捍卫了原则的地方,你都在群众中跟着群众一起亲密无间的打滚,直到滚进机会主义的泥潭不可自拔为止。

案例一:黄色工会。群众对黄色工会有信仰,站在外面空谈反对是没用的,要打入进去,从里面瓦解和反对它。但到你这里,估计就是群众对黄色工会有信仰,所以要鼓动工人都去支持和参加黄色工会,以便他们吃了苦头以后再跟你走。

案例二:议会。一样,群众希望于议会,所以你就鼓吹大家都去参加和支持议会,而不是打入进去利用议会和选举、就地揭穿议会。

案例三:帝国主义战争。同理,群众希望于战争、参加战争,站在参战群众外面大喊反战也没什么用,所以要打入军队、在参战群众里面去揭露和反对帝国主义大战。但到了你这里,就成了鼓动大家都去参战,等碰个头破血流、奄奄一息之后,就轮到你这位神兵天降、莅临指导了。

赞同策划组同志的意见,我不过从幼稚病方面再补充一下罢了。


#9

为什么要鼓动参战?为什么说要让群众感受到痛苦?因为这样群众们才会清楚的感受到资产阶级政府的残忍无情。不把动脉放在獠牙下面,草食动物是不会肾上腺素分泌拼死挣扎的,他们会被分化削弱,那些长了角的的会被捉起来屠杀示众,那些温顺的会继续舔舐着沾着鲜血的草皮瑟瑟发抖。
在帝国战争的过程中,虽然在物质方面,群众的生命和财产饱受损失,但同时帝国在稳定剥削的几十年间累计下来的资料也会受到削弱,这是其一;其二,资产阶级会放弃平时的打散维稳策略,将无产阶级动员起来为他们参战,而且是全方面的动员。全方面的动员带来的是全行业都受到影响,无论月薪多少的工人都会在物质生活方面感受到消费降级和生活资料难以得到的痛苦,这是至关重要的;其三,在和平时期左翼先锋队有什么力量使得自己能够在维稳的政策下,全行业地全方面地动员起来无产阶级反抗剥削?有什么力量能够使群众不受资产阶级的招安的影响卖掉左翼先锋队吃人血馒头?从鸿毛药酒案的跨省追捕中,我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纵使全社会的舆论站在那位医生这边,省级政府和该省大资本组成的专政机器也是不可撼动的。那位医生确实是重获自由了,可那是受尽折磨甚至得了PTSD之后。从18年上半年20多起工人抗议活动中,我们也可以看到站出来反抗的大多数是低端行业的无产阶级工人,在同样的和平时期,他们所受到的痛苦和高端行业所受到的痛苦大不相同。在和平时期,左翼先锋队/工人阶级面对的是一个完整强大的对内专政机器,各行业的无产阶级所受到的痛苦并不相同,低端制造业工人早6晚9,低端服务业工人站着一天,而那些程序员们,酒店机场旅行社的服务人员们,呢?他们的行业并没有感受到那样的痛苦,有些行业还有着相对的议价能力,他们行业的工人省吃俭用可以积累下远超过低端行业工人的生活资料,早些年甚至还可以通过房市股市的杠杆达到财务自由,可诸位同志可曾听过低端行业的工人实现了财务自由的?高端行业的无产阶级的痛苦可能是好不好,但绝不是低端行业无产阶级所受到的有没有那样的痛苦,诸位同志可以看到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分化,难道看不出无产阶级内部的分化吗?在和平时期,普通群众并不向左翼的同志们这样相信无产阶级专政。因为价值观不相同其他行业的工人也不会对其他行业受尽剥削起来反抗的工人同僚们地流血斗争感同身受的。
人类历史上,战争从来都是一场大熔炉,能够最大限度地统一无产阶级在和平时期一百年都无法撼动的杂乱分张的价值观。能够最大限度地激发群众地主观创造力。
同时,我也并不想在那个时候当一把饶勒斯,卢森堡,李卜克内西,列宁,毛泽东,卡斯特罗。并不是我有那种野心。而是那种时候的物质条件就会客观地在人民群众中催生新的革命导师。我想阐述的观点是人民想要改变,革命才会到来,人民若是只想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换来自己的安稳,那么革命就不会到来。


#10

绝不赞同。
列宁当年为什么要反对第二国际护国主义、沙文主义?请先搞清楚这个问题。
另,工人只是没有组织起来,工人绝不是满足于现在这个生活状态。多少工人买不起房、结不起婚、生不起孩子、连死都死不起,基层工人的情绪总体上是对这个社会极不满意的。全体工人都没法维持自身劳动力再生产,更不要说什么积攒剩余价值了,那是小资产阶级才可能办到的事情,你所说的内部分化,实际上并不是分化,仅仅只是大量小资产阶级破产或沦为无产阶级的时候所带来的一些非无产思想而已。


#11

让群众们感受痛苦并不是主要目的,让资产阶级专政机器把一盘散沙的无产阶级动员起来,这样的组织效率要远大于左翼在群众内部的所谓打成一片再引领反抗的效率;再加上全行业的无产阶级,而不仅仅是低端/可替代性强/议价能力弱的行业的产业工人,感受到了并不为自己的利益而受尽剥削的痛苦,人民才会期望改变,人民群众期望改变才会带来左翼思想的蓬勃发展,而非相反。在和平时期专政机器的维稳政策面前,左翼力量弱得可怜。维权工人们的斗争面临的是流血,监禁,消息被封杀,永远不会触动并未设身处地地感受了那种痛苦的其他群众。

文化大革命为什么失败了?因为群众们不相信左翼了,群众们不站在左翼的这边了,群众们想要自由主义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才在群众们的背叛下失败了,如果欧洲发生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算是失败也绝不会同中国一样失败的这样惨烈,事实就是文革被终结之后中国左翼再也没有力量动员无产阶级为他们的利益做斗争了。为什么?这难道是因为中国左派不会斗争不够坚强吗?我觉得是因为失去了群众作为根基变成了无源之水罢了。

造成革命阶级胜利的重中之重不仅仅是长期的斗争这种纵向线性的斗争,更重要的是横向全行业都去斗争,哪怕全行业地斗争只有战争的那4年,那也要比和平时期低端行业工人的流血斗争40年要强得多。


#12

并不是支持护国主义,饶勒斯的鲜血还流在咖啡馆的地面上呢;也不是支持沙文主义,沙文主义带来的是被经济殖民的国家的无产阶级深刻的痛苦,比如20世纪沙皇俄国对中国东北的血腥无耻的侵略,甚至会加强该国资产阶级的力量,比如工业制造,化学生产行业的资本力量的强大。

工人为什么没有被组织起来?那是因为工人们的思想大不相同,在一些行业的工人还能够忍受,他们的痛苦是我得到的不好这种程度的痛苦,而在另一些行业的工人所受到的确实我得不到这种程度的痛苦。这是决然不同的。

为什么上一次中国的无产阶级先锋队要把当时占中国人口大部分的农民阶级分成富农,中农,下农,贫农?那是因为他们的革命意志不同,有些人革命意志并不坚强,无法全程都跟在左翼先锋队的身后为了大家的利益去战斗到底。那么这一次中国无产阶级先锋队如果想要在如今城市化的中国把群众动员起来,那就要把工人阶级分成议价能力强/弱,可替代性强/弱等等,才能够客观地认识到动员起来无产阶级的力量。而最能够让他们的价值观统一起来的正是帝国主义战争,这种全行业的动员。

有的左翼反对战争,这是好的,可是没有战争的大熔炉的锻炼怎么会有一只能够依靠的住的革命力量?


#13

你说群众,群众,要有群众,要有群众的期望,要有群众的支持,云云,我都没意见。关键是,是不是这样的期望和觉悟只能靠你的“ 打着红旗反红旗支持极右,支持发动帝国主义战争,让群众深刻地体会到资产阶级当政的痛苦”来获取?而且你就要为了这种粗陋、庸俗的“越痛苦越革命论”否定掉无产阶级开展当下斗争的必要性?

这样一来,你的左翼还是什么左翼呢?构成它的特殊规定性和特殊主张、特殊行动、特殊政治态度的东西都没有了,他们干脆和右派混到一块去,安静地等着某天神奇的“大灾变”到来,闷声发大财就好了。我在楼上的评论就着重批评了你这种计划的空想性质。你不是把革命看作一个由无产阶级的行动的自身发展造成的客观过程,而是一个纯粹期望、意识转变就能决定性完成的“一跃”,这是不对的。

说实话,这不仅是一厢情愿,而且简直就是胡说八道。你还不如直接告诉你的群众:我们“共产主义者”之所以是“共产主义者”,就在于在我们觉得你们还不觉悟的时候站出来——不是为了帮助你们,而是打算先充当右派的帮凶,挑起战争,制造恐怖,把你们先推进地狱再说。最后看着痛苦的群众,“共产主义者”们乐呵呵地嘲笑道:只有这样,你们才会觉悟!!

这是不是太扯了?哪里有这么蠢的共产主义者?

你上面这些话,自相矛盾也比比皆是。

一方面说:“让资产阶级专政机器把一盘散沙的无产阶级动员起来”,一方面又称“在和平时期专政机器的维稳政策面前,左翼力量弱得可怜。维权工人们的斗争面临的是流血,监禁,消息被封杀,永远不会触动并未设身处地地感受了那种痛苦的其他群众”——所以,你寄希望于更加猛烈更加肆无忌惮的屠杀和镇压来“唤醒群众”,进而动员群众。可是,你明明开头承认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是无产阶级动员的大敌,后面又滑稽地鼓吹“敌人屠杀和镇压的加强”将是“无产阶级动员”的救星。这真的是很滑稽的结论了。回去了解下20年代中共大革命失败后全国遍地的白色恐怖吧,了解下那个时期的中国工人在你鼓吹的“必将造成群众觉醒”的专政的迫害下是如何消沉和溃败吧!不要再瞎推瞎想了,多看看历史。


#14

现在的中国不是过去的中国,看历史要得到教训和经验,也看到现在的客观条件啊。

[quote=“马列之声策划组, post:13, topic:600, full:true”]
回去了解下20年代中共大革命失败后全国遍地的白色恐怖吧
[/quote]那个时候帝国主义战争早就结束了,欧洲左翼力量自身难保,中国左翼又有着机会主义,失败主义的影响,放弃武装斗争,寄希望于议会斗争,甚至寄希望于投降出卖同志这才失败的啊。

[quote=“马列之声策划组, post:13, topic:600”]
你明明开头承认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是无产阶级动员的 大敌
[/quote]这是说在和平年代专政机器哪怕是最低程度的维稳左翼也招架不住,这有个客观背景就是和平年代。在和平年代左翼面临的是完整的国家机器,就像一个相对健康的人类的免疫系统在扑灭病毒一样,所以才说专政机器是无产阶级动员难以跨过的敌人。

[quote=“马列之声策划组, post:13, topic:600”]
后面又滑稽地鼓吹“敌人屠杀和镇压的加强”将是“无产阶级动员”的 救星
[/quote]这里则是说战争时期资产阶级愚蠢的对无产阶级的动员会让无产阶级空前团结起来,动员起来的士兵们也是我们争取的对象,而在这个时期,无论是战斗力还是革命意志,都要比和平时期强大的多,所以才说会正向促进左翼的力量。

我所说的一切其客观背景都是基于现在,21世纪的特色中国,现在的中国不经历一场帝国主义战争,被自由主义和资产阶级联手蒙骗和收买的无产阶级必然不会全面觉醒,站在左翼的这一边;不经历一场帝国主义战争,现在的专制政府也不会让维稳力量收束手脚,给左翼动员的空间;不经历一场帝国主义战争,现在的专制政府不然不会让人民获得武装。没有组织,没有武装,没有全方面全行业的觉醒,这样的工人/左翼运动给进步力量带来的才是流血和损失。不考虑客观环境,寄希望于在和平时期专制政府维稳督查力量的缝隙组织工人反抗简直是在谋杀同志。


#15

按你这逻辑左翼应该跪舔一切极右翼法西斯独裁者,毕竟给群众带来的痛苦最大嘛!


#16

你的全部能耐也就在于尽情重复这一傻子都知道的“决然不同”的事实,把它当作你的聪明炫耀,并且又像傻子一样,大放什么“造成同等程度的痛苦”“价值观统一起来”一类的厥词了。

意识决定论者告诉我们,有了意识就有了一切。可是某个意识决定论者并没有看到:你要的这种依靠灾难和反革命的猖狂来强行“统一”工人的认识和态度的出路,是根本靠不住的。现代无产阶级本来就分为不同的行业和劳动部门,而调节其中的也是各自不同的劳动状况和剩余价值率,这是由资本主义生产的规律决定的。而与这种规律对应的,也只能是不同行业的相对不同的处境,相对不同的工人意识。

再说,你拿什么来保证“在同样的压迫状况”下,每一个行业每一个工人,他们自己都会毫无差别地立即对资产阶级政府采取敌对态度呢?请问你这个空论家拿什么来当做抵押,许诺说:一旦有了暴虐的压迫,工人中间那些落后分子、那些长期萦绕其中的悲观情绪、短视麻木、利己心态、市民习气、明哲保身式的自由主义,就都将全部消失呢?你凭什么断言在残暴的压迫下就不会产生新的工人犬儒分子和甘于现状的投降派呢??请问,谁给你的底气来这里瞎说一气?

你要的那种什么“全行业”“各领域”的工人都遭到同样程度的压迫,遭到同样程度的剥削,感受到同样程度的痛苦,进而进行什么“同等、同时的反抗”,才是根本不可能的东西。因为资本主义生产的特点恰恰就在于在不同部门之间制造工人的自相竞争,不同行业永远存在不同的具体的资本压迫的场景,存在不同的“痛苦程度”,这不是说某某产业必定比某某行业更痛苦,而是说这种剥削状况的差异始终存在,并且不断变化。所以,你怎么能胡扯什么“制造不同行业的工人的同等程度的痛苦”呢?显然,你对马克思主义早就揭示的资本主义经济规律一窍不通。

和你的这种一窍不通对应的,是你竟然把“资产阶级专政的压迫”当作是“动员无产阶级”的依据。然而,稍有常识的人都清楚,造成无产阶级的团结和斗争的依据,可不是什么政府,不是专制政府的坦克和大炮,而是他们在资本主义的劳动、生活过程中首先最鲜明地感到的那种与资本家利益的对抗。政府和法令不能创造一个社会,而经济关系和生产方式却名副其实地制造出了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对立。工人的组织,工会和同盟,无不起源于这一经济的对抗。所以我在楼上才说,问题完全不在于缺乏痛苦,“正常工人都能感受到现状的痛苦。他们不是缺乏痛苦的感受,而是缺乏对于痛苦的认识,缺乏反抗痛苦的条件和意志”。把无产阶级斗争的消沉,把中国社会主义的发展缓慢,归结成中国统治阶级不够暴虐,这是十分荒谬的。

你还搬用你的无政府主义公式,造谣说什么“富农,中农,下农,贫农”划分在于你的“革命意志”,真是不懂历史常识的胡说八道。这可是直接按照农民是否占有土地及其占有量、以及收入如何,即按照经济生产关系来作出的阶级成分划分啊!哪里和你吹嘘的革命意志有什么关系呢?看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看中国阶级关系的分析,看过去土地革命战争时代的文献,中共搞的那一系列农村阶级成分调查,就一清二楚了。也只有你这种不学无术的傻子,才会吹什么阶级由“意志”决定的谬论。

要我们马克思主义者说,你的那套“专政压迫论”“行业分化意识论”才是根本站不住脚的,现实到处都能提供这样的反驳:几乎每一个资本主义行业都同时划分出了工人中的先进成分和落后成分,而造成工人内部这种差异的,可不是什么能否“感受到痛苦”这类滑稽的选择题,而是很大程度上与他们的个人觉悟、长期所处的劳动环境、行业和地区的阶级对抗程度有关。

能决定无产阶级的大规模行动的,任何时候都只可能是这种基于经济利益的最切身的阶级对抗,以及在这些对抗过程中,无产阶级通过革命的阶级斗争已经取得的那些阶级组织、政治力量,已经增长起来的那些觉悟和见识。不是战争,不是反革命的严厉镇压,而是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才是社会主义的保证。否则,你也拿不出什么保证来证明说,法西斯主义(极度暴虐的资产阶级专政)统治下的工人就一定比“自由主义”社会的工人“更能感到痛苦”,德国和意大利的法西斯统治恰好为此提供了反例。

帝国主义战争又如何呢?就一定会按你说的一样促进“革命意志”吗?19世纪的美国南北战争如何解释(自然这不是帝国主义战争,但显然有资本主义内战的性质)?经过两次世界大战,美国工人更加强大,更能和资产阶级叫板了吗?你大概以为你就是这个世界的主人,你怎么说,怎么想,别人就怎么做吧。同样是遭受了所谓“专政的痛苦”,英国和法国的工人可没有像你的“痛苦决定革命”的神奇公式预言的一样,揭竿而起。而解放纳粹德国的,也是苏联和英美的军队,而不是你所想象出来的、“被战争刺激和觉悟”的“不可遏制”的“人民”。因为在当时,虽然已经尝到本土战争苦头,但仍然普遍沉溺希特勒的民族主义胡说、“爱国主义”发作,同时工人的组织早已被瓦解多年的德国人民,是决无能力进行革命的。

你还装模作样,得瑟地拍胸脯用“帝国主义战争”来当作无产阶级的“革命意志”的保障,跟我们鼓吹战争,真是滑稽。1900年至今,全球发生的帝国主义战争也不少了吧,里面又有多少工人充当了帝国主义的炮灰呢?你要的工人觉醒,工人革命出现了吗?你要举出十月革命?个例吧。个例可是什么也证明不了呢。杂耍你的公式,你是什么也解释不了的。

可见,决定无产阶级斗争,特别是决定社会主义革命爆发的,根本不是你那套“能否感受到痛苦”的庸俗生物主义说辞。

要我说,吹嘘战争,鼓吹战争越快越好,越大越好,甚至还打算亲自撸起袖子帮助政客们按下核按钮的,美其名曰“帮助不觉悟的群众觉悟”——根本不是什么马克思主义者,连左派都算不上,自娱自乐的无政府主义小学生而已,徒增笑耳。

你要欢迎帝国主义战争,而我们马克思主义者却要坚决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坚决走反战主义路线,反对各国无产者为了统治阶级利益而做无谓的自相残杀,在可能的时候全力争取和平,揭露统治者的战争阴谋,同时坚决不移地巩固和发展工人阶级的战斗组织,捍卫在和平时期业已取得的运动成果,以便能在战争不可避免地爆发后,又能较为有效地利用客观形势去争取阶级斗争的更大胜利。然而,这种争取,也完全是在战前已经做了充足的阶级部队政治教育和组织工作后的争取,与你们无政府主义者幻想的,毫无准备的、撞瞎猫式的、一两次根本不可能的“全行业罢工”“全体工人的上街”是根本不同的。


#17

你不是神,决定不了战争打不打。
在还没打的时候,无产阶级必须坚决地反对战争。等到战争开打以后,无产阶级不但要反对战争,还要积极的利用这一机会提高自己的力量。
如果你自己就能决定战争打不打,那就更应该不去打;
如果你决定不了,那么无论什么时候,无产阶级在资本主义社会都必须坚决的反对战争!


#18

你这套东西不新鲜。无政府主义者早就鼓吹过的工团主义的那套老调了。归结起来就是,否认日常斗争,否认政治斗争,否认对无产阶级革命做长期、艰苦的准备,否认在革命和日常斗争中间存在着若干联系和过渡的中间环节,你以为你否认了这些环节,它们就不存在了。

你在另一个贴里似乎想拿十月革命的例子为你撑腰,但是你知道在这之前,列宁布尔什维克为这一刻奋斗了多少年,经历了多少次来自队伍分裂、各种错误倾向和政府的镇压的考验吗?你知道为了这场革命,列宁冒着“卖国贼”的罪名还赶回国内吗?你知道十月革命前夕,遍布俄国的各地党组织是如何开足马力做起政治工作,争取工人士兵的吗?你根本看不到这一切,你就以为不需要任何准备,不需要任何事前的努力,等危机来临,就万事大吉了。你就这样一无所知,自己瞎想瞎说,脑中制造革命。这种低级空论,还是洗洗睡吧。

群众不仅可以是革命的,在一些情况下也可能是作出在历史上看来是反动的选择,结果最后适得其反。

从哲学观点上讲,你这种错误全然就是偷换掉革命的客观基础和客观环节的结果。别的不说,你哪怕收敛下你的空想,看看有人发的1918年德国革命的案例也行。当然这篇文章是从“思想批判”“政治路线”来反省的,而我之前则从时代背景、工人运动的改良主义化的角度,对这一失败作出过补充(参见 《从伯恩施坦问题看张一兵、孙伯鍨等人的捉急姿势水平》——但1918年德国革命的教训,明显表明了,那种以为一次战争、统治阶级的灾难就可以保证革命胜利的想法,是多么地幼稚。

无政府主义者多少年来,一直向人们鼓吹说,通过一次各行各业的工人全面罢工(偶尔也吹嘘是各国工人一起的),就能迫使资产阶级投降。你的所谓“战争破产促进人民觉醒”论也不超过这一水平。就像上面的同志指出的,没了此前长期的工人政治组织和教育,没有一个执行正确的路线的阶级先锋队,没有此前在日常斗争中进行长期的革命力量的积蓄(哪怕是不公开的和力量较小的),就不要做梦幻想到时候轮到你来登台,一呼百应了。到时候从战争的炼狱中侥幸存活下来的无产者,究竟是已经是做好足够的觉悟和准备、争取阶级解放的战士,还是一群只是希望尽快恢复和平、已经身心疲惫、与小资产者的诉求别无二致的奴隶,这完全取决于各种政治力量的作为了。你幻想的革命也不过是空中革命,脑中革命,纸上革命而已。

无政府主义者们的总罢工方案,恩格斯早就批判过了:

这一方案的空想性质之一,就在于它实际陷入了两难:此类总罢工莫不以工人阶级的战斗组织的高度发展为前提,它需要几乎遍布社会全行业,让绝大多数工人听从它的号令,它需要事先的协调、准备和资金储备;可是,要是工人阶级在资本主义统治下就能拥有这一切条件,那么还搞什么总罢工呢?早就举行革命了。

可见,你所鼓吹的总罢工,实际是根本不切实际的,不可能出现的。

而至于在这堆空论支配下,毫无政治斗争经验、毫无准备的无政府主义者如何惨败,你看看原文就知道了。


#19

好笨好可爱。懂点常识,设想现在就有一个极端右翼分子常年鼓动战争、鼓动民族仇恨和种族仇恨、鼓动帝国争霸吧……如果群众真的普遍觉醒了,群众第一个记得的就是你这个如月明理,就是你这个家伙一直挑唆、鼓动,就是你这个家伙一直充当右翼的走狗。你还侈谈什么领导群众、促进革命?你已经身败名裂、在政治上成为一条死狗了。真是,常识问题。


#20

神爱世人,必将先给其绝望,夺走他的所有,再给予他希望……
是这种神棍论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