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在“苏联解体”问题上的一种个人决定论倾向的批判

原创

#1

2016年12月25日

编者按:今天是12月25日,正值苏联解体25周年。马列之声整理了这篇关于苏联解体事件中戈尔巴乔夫个人作用讨论的对话。有一种观点认为:戈尔巴乔夫是苏联解体的罪魁祸首,他一开始就抱着摧毁社会主义制度的愿望一手谋划了这一阴谋;如果没有戈尔巴乔夫,苏联就不会解体。一切都是戈尔巴乔夫的错,苏共是无辜的清白的。这种论断看似很合理,但其实在历史分析上是肤浅贫乏的,并没有触及到苏联解体问题的实质。


写在前面的话:
这段对话改编自马克思主义哲学吧的一次讨论。匿名Q本人所持基本观点立场为:苏联解体的原因只需要找到戈尔巴乔夫叛徒个人头上就足够了,戈尔巴乔夫谋划并导演了苏联解体,而不应当检讨到苏联制度上。苏联制度是完美的、神圣的、伟大的。根据“匿名Q”的说法:戈尔巴乔夫靠“反腐”伪装上台,欺骗了英明的苏共和善良的苏联人民,接着撤换了80%以上的州市书记,撤换了一批军队领导人,全部以自己的亲信取而代之,在意识形态领域推行系列清算历史的做法,搞乱了人们的思想,终于如愿以偿实现了瓦解苏联的秘密计划。总而言之,在我们的这位“匿名Q”看来,问题就是这么简单——戈叛徒个人才是苏联解体的元凶,一切推动解体的行动都是戈安排好了的,除此以外,任何其他的原因都是他不承认的。

Q:到底是戈尔巴乔夫改革导致苏联解体还是官僚导致苏联解体??戈尔巴乔夫改革我看了看基本就是颠覆共产党,否定苏联,还搞多党制,我认为这就是解体的原因。

A:戈尔巴乔夫自己就是变质了的官僚特权阶层代表。传统体制已经不能满足蜕变了的官僚集团继续捞取更大利益了,所以他们干脆撕掉这层皮,名正言顺地将原本“非法”侵占的东西合法化看看俄罗斯新富权贵们都在苏联时代担任了什么职务就知道了。
你对“解体”的理解是肤浅的。照你这种逻辑,我们还可以说解体原因是民族问题,因为没有民族独立诉求,就没有苏联各加盟共和国的分离,也就谈不上“解体”。是的,苏联保存了,它没有解体,但奇怪了——一个业已蜕变的国家继续保存还有什么意义?或者说,它的保存或者灭亡,竟然是以某个个别人物意志为转移的(例如你的戈氏),你这么扯是不是重弹了历史唯心主义的论调?唯物史观要求把主观原因最终上升到客观层次,你反其道而行之。

稍微了解点苏联演变历史就知道,戈氏的看似激进的改革并不激进,它是60年代赫鲁晓夫开启的“潮流”的继续,对列宁十月革命的清算就是从清算斯大林引出来的。戈氏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背后是一个集团,苏共自己把他推上了总书记职位,这恰好证明其领导人体制是有问题的。


Q:但是你这样否定戈尔巴乔夫的历史作用是不对的。难道戈尔巴乔夫不应该受到谴责、不需要对苏联解体负责吗?

A:我们否认的并不是戈尔巴乔夫作为一个举足轻重的历史人物在苏联解体过程中所发挥的一定的作用——这是显然的,他是时任苏共中央总书记,他无法撇开与苏联解体这一事件的关系。但是,并不是所有联系都是本质性联系。

Q:特色说苏联体制僵化,特色这样说是不是指鹿为马?特色有什么资格对苏联指手画脚的?好讨厌特色。
戈尔巴乔夫上台不是因为前两个苏联领导人都很快病逝了吗?然后选了个年轻的,可是戈尔巴乔夫改革真的是颠覆苏共统治啊,那些官僚也没想过解体啊,要不咋不在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契尔年科时候瓜分啊?戈尔巴乔夫不是官僚代表,他明显是亲西方的啊,认为美国一切都是好的,照着西方体制改,最终把社会主义制度改没了,然后解体了,官僚趁解体捞钱。

A:任何重大历史变动的源头,根本不能从这个领导人或那个领导人的个人意志中去寻找,如果不深入一定历史时代的社会经济的事实中,不深入酝酿和最终进行这一历史变动的深厚社会土壤中,不善于从各类看似偶然的背后却埋有必然的事件中去把握历史的“红线”的话,那么就不能得出正确的解答。你的错误恰恰在于:你看到了直接原因却忘记了根本原因,你看到了领导人的作用却忘记了领导人若无人响应也将一事无成;你愤怒地谴责戈尔巴乔夫,但却忘了戈尔巴乔夫同时也是苏联体制的产儿,是这一体制的利益的代表,并且是体制助他青云直上,提供了他开展行动所需的一切条件。

我们不应当把思维仅仅止步于我们肉眼能看到的范围,而应当进一步考察:按照你的逻辑,既然某种制度能轻而易举让一个“叛徒”爬上最高位置,并凭一己之力(你就是这么说的)颠覆一个国家,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该追问这个制度本身的问题呢?既然戈尔巴乔夫能自由地撤换若干高层干部,却竟然没受到任何约束和监督,那么令“总书记”享有如此独断权力的苏联政治体制难道是合理的吗?如果把戈尔巴乔夫比作罪犯,那么犯罪的土壤和空间究竟是谁提供的呢?

在这系列问题面前,你的上述结论是根本无法予以回答的。你不知道,你现在用语言枪毙掉一个苏联叛徒戈尔巴乔夫,却永远消灭不了苏联产生戈尔巴乔夫的社会土壤,这一土壤就是苏联特权集团的利益和苏联民众对执政党日甚一日的失望。

Q:苏联人民什么时候抛弃苏共了?1991年三月举行全民公投,70%以上的人赞成保留苏联。人民反对的不是苏共本身,而是那些蜕化变质分子!

A:你的反驳本身就有问题。一面嚷着【苏联人没有抛弃苏共】,而第二句却拿【是否保留联盟的投票】当做“论据”。苏共=苏联?保留联盟同支持苏共继续呆在执政党地位上有必然联系?苏共等于苏维埃联盟?

苏联民众什么时候没有抛弃苏共了?苏共垮台、在新选举中被打败,被抄家被没收党产的时候,你亲爱的“无限热爱苏共的苏联人民”在哪儿?八一九的时候,咋你的民众都纷纷跑去支援“民主派”啊?

看看下面的数据吧:80年代末,苏联社科院就曾经作过一个“苏联g产党究竟代表谁”的调查,结果是:认为苏共代表劳动人民的只占7%,代表工人的只占4%,代表全体党员的只占11%,而认为代表官僚、干部、机关工作人员的达85%。

到1990年年底,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和格鲁吉亚等共和国的共产党已经沦为在野党,莫斯科、列宁格勒等大城市的市长职务也落到反对派手中。1991年年初的民意调查表明,苏联政府的支持率仅有13%,不支持率达73%,苏共的支持率仅有14%。

1990年春天,波罗的海沿岸的三国宣布独立。苏联最高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命令苏军镇压,三个国家200多万民众抱着耶稣圣像站在国境线上阻挡苏军前进。而他们的对面是50万武装到牙齿的苏联军队和2000多辆坦克,但是此时苏军内部对苏共也发生了动摇,苏军停留在了国境线上。

1989年,苏联反对组织达到了6万个以上。仅仅19×9年一年,他们就组织了5000次以上的大型集会,参加人数超过1600万。到了1990年,这一情况继续恶化,仅仅是1990年的头 3个月中,反对集会就达到了2000次以上,参加者超过了800万。

1991年8月25日之后,苏共迅速土崩瓦解,陷入被动挨打的境地,政权交替之“顺利”出乎人的意料。在“八一九”事件中,很少有群众支持苏共,相反却有不少人站到“民主派”一边去了。解散苏共没有遇到任何抵抗,人民群众没有起来保卫共产党,党的各级组织也没有抵制,甚至中央委员会仅仅要求召开最后一次会议“宣布解散”也未获批准。后来,重新成立的共产党组织也声称“并不想使前共产党复活”,因为它已经“名誉扫地”。

人家叶利钦还当过最高苏维埃主席,但他却不是苏共党员。谁告诉你苏维埃里面必须全是苏共的人了?“民主派”当年的口号就是恢复苏维埃、打倒苏共。1990年5月29日,叶利钦以57.4%的得票战胜俄共推荐的候选人,当选为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主席。

Q:苏联不是很重视劳动者吗?还有社会主义劳动英雄勋章

A:很重视吗 挂个名那算不上重视。工人能够参与国家管理吗 他们的领导人怎么产生的?官僚从上而下的任命算哪门子“重视”?

民众和苏联工人阶级抛弃苏共,是苏联民众遭到苏共冷落和长期压制的正当反应。普通的苏联公民,当然没有义务去捍卫一个不把一般劳动者当一回事的政权。在这种政权下,劳动者仅仅享有名号的荣耀,而整个国家管理事务、社会生产的运行和决策,则早被层层职业官僚把控,与一般人是根本没有关系的。这种情况下,人们有什么必要要去捍卫这样一个虚伪的政权呢?

小结
“蒲鲁东先生看不到现代种种社会体制是历史的产物,既不懂得它们的起源,也不懂得它们的发展,所以他只能对它们作教条式的批判。”(马克思致安年柯夫,1846年12月28日)

20世纪社会主义实践成就、经验都值得汲取,但不要停留在过去的阶段,这个阶段的社会主义依然是不够格的、幼稚、残缺的社会主义,存在诸多非科学社会主义的因素。

我们的态度不应当是粉饰这些因素,遮蔽其阴暗,也不应当是为了否定中国现行道路而一味抬高过去的道路,而是通过检讨它和反思它来为它本身的自我调整和改革提供可能。

简单地躺在过去的成就和体制上,几乎出于一种逆反心态因为今天中国否定了计划经济就要从苏联那寻找计划经济的完美形态,这实在不是什么实事求是的态度。也得不出什么深刻的见解。这种姿态中得到重复的,不过是政治宣传而已——当然,那是另外一套政治宣传。


#2

你的帖子已经被社区标记并被临时隐藏。


#3

苏联本是一个多民族的社会主义国家的联盟。只有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这样的多民族国家联盟才能建立起来并且得到巩固和发展。正如斯大林指出的:苏联“看到了资产阶级国家建立多民族国家的失败经验。它看到了旧奥匈帝国瓦解的经验”。但是,苏维埃多民族国家“能够经得住所有一切考验”,因为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了各族人民在统一的联盟国家体系中真正兄弟合作的关系”。现在苏修叛徒集团已经颠覆了社会主义制度,实行资产阶级专政,以民族压迫代替了民族平等,以资产阶级的“弱肉强食”代替了各民族之间的互助友爱。既然原来那个联盟的无产阶级基础、社会主义基础已经被抛弃了,那末,难道这个新式资产阶级统治下的庞大的多民族的所谓“联盟”,就不会有象昔日奥匈帝国那样总有一天要宣告瓦解的危机吗?
——《列宁主义,还是社会帝国主义?》(197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