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关于社会主义时期群众划分的一些思考

原创

#1

个人认为,应该把社会主义时期的群众(主要指党政机关以外的无产阶级和贫下中农)分为左、中、右来分析。
左翼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积极拥护者。文革时期是造反派队伍的中坚力量。九大前后,一部分作为“新鲜血液”吸收入党。在文革后期仍然坚持斗争,在揭批查运动遭到大规模镇压。这些群众的数量不是很多(揭批查时全国镇压的数量可能为数百万人),但力量不弱。
右翼是积极追随走资派的那一批群众,主要是文革时期坚定的保皇派。他们是走资派的坚实基础,在军队势力强大的时期参与过对造反派的镇压,也是1976.4.5的反革命暴乱的主要参与者。文革结束以后被部分吸收进入政府机关。(讽刺的是,在清理三种人运动中也遭受清洗)
剩下来的是中间部分,也是群众的大多数。在社会主义革命顺利的时期对社会主义有热情(例如在大跃进时期劳动积极性很高,在文革初期参与造反),在社会主义遭到挫折时则会明显动摇(例如大跃进失败以后悲观失望情绪,文革后期对无产阶级专政的消极冷淡态度)。这一些群众是无产阶级革命派和资产阶级主要的争取对象。从历史经验来看,由于经济基础领域资产阶级法权的广泛存在和上层建筑领域旧社会残余的广泛存在,这些群众更倾向于右翼,这也就是为什么需要一个无产阶级政党对社会各领域进行全面领导的原因。

以前一些讨论中犯的错误:
1.低估了左翼的力量。尽管左翼是很少的一部分先进群众,但对当时的历史进程有很大影响。
2.没有充分区分动摇的中间派和右派,把大部分人(消极的人)和那些积极反对革命的人混在了一起。


#2

谈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力量划分,不能抽象地谈左中右,而应该站在社会主义国家的特定经济基础(旧的资产阶级所有制已被炸毁但仍有大量物质和精神残余,新的公有制确立时间短,且相关制度不稳固)及其发展上,推演至上层建筑中相应人群的政治立场上。看不到不同派别产生的经济基础就很难分析和把握社会主义国家内部的运动。


#3

一楼的几段话只是我一时的想法,确实还没有把问题全讲清楚。
小资产阶级的残余可以部分地解释,一些手工业者和农民在社会主义改造以后并没有完全接受这个制度。
前十七年盛行的物质刺激制度也可以一定程度上解释,接受走资派物质刺激的人更偏向于保皇,被走资派欺压的比较严重的更偏向于造反。
还有的就是出身较差的人或者过去在政治上被打压的人想要提高自己的政治地位而造反,当然这一些人往往带有投机性,他们是“极左”的根源之一。
很多工人和贫下中农在建国以后的一段时间内大大提高了自己的地位,对共产党充满了感激之情。但这些人本身的斗争能力和自觉性可能是比较弱的,在认同共产党的同时没有充分看到共产党变质的可能,因此也有保守的倾向。
不过以上这几条似乎还很不充分,待补充。


#4

我想提一下工会问题,我记得列宁说过,工会是工人通过实践掌握行使民主权力的教育场所,这是建成无产阶级专政的重要方法(非原话,意思是这样)。但是从我所了解来说,苏中两国工会都没有起到这种作用。


#5

工人能不能有管理国家的权利本身就是阶级斗争的结果,你谈的似乎是“果”而不是“因”。

”苏中两国工会都没有起到这种作用”
若说完全没有作用也不确切吧,无论是苏联还是中国,工人群众都有一定的管理权,只是这种权常常被走资派或资产阶级专家给夺去,或是被有“包办替代”思想的厂长/党委代行。


#6

因果是互相影响的(强行辩证法)。


#7

:joy:从辩证法的角度来说因果确实能互相转化,这倒是我忘记了。


#8

我认为马列主义者应该逐步抛弃“左中右”这种既不严谨、又很繁琐的划分标准,代之以具体明确的、以阶级斗争观点为基础的的评价和表述。
“左中右”是个一维坐标系,定义(对于什么问题,哪一方面?)、原点(划分标准)、方向都没有达成共识,用这个一维的坐标系来表达复杂的政治观点,会造成一些概念上的混乱。
单单就某个问题,是能够根据群众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和所采取的行动,来用“左中右”来划分他们。但一个问题上的“左派”,可能就是另一个问题上的“右派”,那要用“左中右”表述这个人的政治观点,恐怕是:“在a上左,在b上右,c上……,总的来说是左的”,简直不要太麻烦


#10

你没回复上他,另外你应该赞同划分要从对实际问题的立场出发吧?感觉你们俩针对的问题有差异


#11

我非常不同意你的观点。
如果看过《毛泽东选集》,就知道左、中、右这些概念是普遍应用的,而且根本不存在什么“不严谨”、“繁琐“的问题。
我们从来就是把人群分为左、中、右,或叫进步、中间、落后,不自今日始,一些人健忘罢了。
————《事情正在起变化》


#12

补上了。
这个问题真的没多少好说的,“左、中、右”的意思和“进步、中间、落后”是一样的,会有哪个“马列主义者”认为后面那三个概念不应该被使用吗?


#13

你说的对,左右概念的使用不阻碍我们从具体问题去分析,即使像楼上所说,从阶级斗争的角度,也有现金和落后之分。我猜测他对“左”的反感来自于无原则的左圈


#14

毛泽东的左中右可不是信口拈来,他也是在列举分析不同人群的经济基础后才得出他们的政治态度,进而依立场态度不同划成左中右的。而不是一上来就越过经济或谈一些表象,然后直接就左中右了。


#15

应该理解毛主席的认识论。

原来人在实践过程中,开始只是看到过程中各个事物的现象方面,看到各个事物的片面,看到各个事物之间的外部联系。

社会实践的继续,使人们在实践中引起感觉和印象的东西反复了多次,于是在人们的脑子里生起了一个认识过程中的突变(即飞跃),产生了概念。概念这种东西已经不是事物的现象,不是事物的各个片面,不是它们的外部联系,而是抓着了事物的本质,事物的全体,事物的内部联系了。
——《实践论》

看这一段历史,首先是看到群众分为左、中、右这个现象,然后才能深入认识群众分化的深层原因。
过去我们论坛分析文革时期的群众运动时泛泛而谈的“群众”如何的多,深入分析群众的少。我这里只是提出一个把群众分开分析的思路,而不是要给出一个已经完全解释了当时发生的历史事件的理论。


#16

在做了一些基本条件的限定和不足危害的模糊分析的前提下,可以简单地根据人群对某一问题或某一类问题的具体态度划分为左中右。这种情况还是允许的。

当然进一步追寻到这些派别的社会基础也是下一步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