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回顾——我们的言论纪录


#1

为本刊走到出版50期的里程碑感到骄傲

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请联络cwi.china@gmail.com



《社会主义者》杂志编辑部

本刊近年每年出版6期,至今能够出版50期,对于我们这个尚算年轻的社会主义组织来说,是一项巨大的成就。特别是我们的读者大多在严厉报禁的中国。

《社会主义者》杂志自2009年1月面世,明年将踏入第10个年头!本刊最初只有简体版,仅在中国大陆地下出版。2010年,我们开始在香港得到更多支持者,因此能出版繁体版。两年后,我们的出版扩展至台湾。

到了今天,我们每期出版四个版本(中国、香港、台湾、英文版)。我们通过这份杂志组织和宣传群众斗争,包括工人、难民、女性和性小众等等。我们为支援过大大小小的斗争,帮助他们发声而感到自豪,包括今年中国历史性的佳士工人斗争、2013年香港码头罢工、2015年台湾南山人寿工会抗争。

《社会主义者》杂志致力报导最重要的群众运动,揭示工人和年轻人所面临的种种问题,同时也为反资、反专制的斗争提供分析与纲领。

本文汇集我们过去发表过的一些重要观点。《社会主义者》杂志一直在跟进中港台政治事件,解释这些事件的特征和发展方向,并指出需要做什么,由此发展阶级斗争的愿景。

引用托洛茨基的话说,我们预见了局势的进展,所以当一个事件发生时我们不会感到吃惊。


工人斗争

2010年,广东的日资汽车厂爆发大型罢工,工人要求加薪30-40%,并要求组建独立工人。政府向资方施压,要求它做出重大让步。同时政府也表示会对官方工会做出有限的“改革”,允许进行象征性的选举,但这丝毫没有改变官方工会的本质。

《社会主义者》第7期,2010年9月: 工人应该争取“依法”选举自己的代表的权利,并努力通过这一进程提出其他的诉求。不过,要取得成功,就必须要有非正式的、独立于政府的组织。尽管官方工会正在试图改头换面,但它仍然是一个敌视工人的不民主组织,其任务是破坏阶级斗争、将工人的视野限制单个工作场所里,从而使之无法在工厂之间和城市之间建立联系。

中国劳工论坛,2013年5月7日: 2013年香港码头工人罢工40天,得到了公众的巨大支持。但是罢工的结果令许多工人感到失望,三分之一的罢工者失去了工作。

职工盟领导人和许多支援团体及学生对于结果都过于乐观,忽视了可否赢得更多、用什么策略可以赢得更多的问题。

在罢工初期,职工盟领导层低估了资方反抗的强硬程度,并相信单靠公众支持与同情就能赢得战役。尤其是只有未过半数的工人参与罢工,宁愿高估敌人也不要低估敌人。

除了游行示威(当然这很重要)以外,重点应该放在不可替代的传统工人斗争的行动上,例如组织纠察队、堵塞要道,以及呼吁其他工人参与罢工,或者拒绝做罢工工人的工作等。假如这些都有计划地进行的话,这场罢工肯定会更有牙力。

2018年,深圳佳士工人重新掀起中国工人争取独立工会的斗争。在佳士斗争爆发之前,我们的杂志已就独立工会的问题与毛派红色中国网进行了一场辩论。

《社会主义者》第48期,2018年7月: 独立工会的口号不是托派和马克思主义者发明的,而是工人根据自己的亲身经验提出的。许许多多工人都看到,官方工会是阻碍他们抗争的另一道障碍。这些所谓的工会实际上是资产阶级和政府的“第二支警察队伍”。


反对民族主义和战争

2012年,日本政府将钓鱼岛“国有化”,导致中日在东海进入军事紧张局势。中国各地数爆发了数万人的反日游行。这些游行受到中共的默许和操控,因为中共希望借助钓鱼岛争端煽动民族主义情绪,以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社会主义者必须坚定反对任何资产阶级政府的军国主义宣传,捍卫工人阶级的国际主义立场。

《社会主义者》第18期,2012年10月: 这些抗议同样反映了更大问题:社会中不断增长的不满和挫折感。但是中国当局利用这种情绪,将其表述成沙文主义和军国主义的语言,目的在于推动自己成为超级大国的目标和支撑国内对政权的支持……社会主义者反对这一地区各国政府推进军事化。他们烧钱装备武器并将海军升级的同时,各地的劳动人民却欠缺可负担的房屋、有保障的工作、有质素和可负担的教育和医疗。


经济:危机的警号

过往中国的所谓“经济奇迹”已经消失,经济增长已经严重放缓,金融风险正在上升。为防经济陷入衰退,独裁政府积累了前所未有的债务水平。2015年股灾正是严重危机正在来临的警号。

《社会主义者》第2 1 期, 2013年5月: 2011年投资占GDP的比重达到50%,去年亦继续增长,比起危机前已经很高的41%的水平更高,是前所未见的高水平。正如前总理温家宝曾经说这是“不可持续的”。

很多言论指要通过消费增长令经济得以平衡。同样也有很多人讨论自由化,即亲资本主义经济改革(不是他们不愿进行的政治改革)。

不管新领导人想走什么路,中国政权结构内部机制和当前低工资经济模式阻碍变革。这表示任何新的“改革”只会被拖延,不断反反复复。独裁政权在顶层出现分裂,未来会在这些问题上爆发新的派别内斗。

《社会主义者》第33期,2015年7月: 北京正处于两面的危险,一方面是不可控制的泡沫,另一方面是市场崩溃(市场崩溃会蔓延至更广泛的经济层面),因此政府的行动就如一个反复踩油又煞掣的司机。


习近平上台

2013年中共三中全会,习近平就任中共总书记。上台不久,他就开始采取更加严酷的威权统治。我们当时向最先进的工人和青年解释了未来会发生什么。

《社会主义者》第2 4期,2013年12月: 中央集权也增加了社会爆炸性冲突的危险——这是在所有波拿巴政权统治下的规律——工人阶级、农村贫困人口和被压迫的少数民族运动的新动向与统治精英和当局间的对抗正变得日益紧张。

中共专制当局将权力日益集中到个人手中也是出现深刻危机的征兆,这也反映在日益积聚的社会局势的爆炸性冲突中。当局领导层因为政权崩溃的幽灵作祟,并受到步履蹒跚的经济带来的压力,而希望出现一位强人能将他们从这场危机中拯救出来。就像这次三中全会提出的其他政策转变,他们的这一决定最后可能会成为自抽耳光。


台湾太阳花运动

2014年是历史性的一年。在中国的“周边地区”,台湾和香港先后爆发数十万人的反政府抗议。在太阳花运动期间,《社会主义者》杂志在台北售出1442份,创下最高纪录。

《社会主义者》第26期,2014年5月: 占领是全世界常见的抗争手段,是一场抗争必须的,它可以成为群众运动的召集点,就如今次台湾的运动。但只靠占领的话,是永远不够的。它必须作为下一个阶段的踏脚石,例如将行动升级至罢工罢课。

这证实了我们一直所说的,学生可以在发动抗争中扮演很好的角色,但他们永远不能完成抗争,尤其是当抗争只停留在学运的层面,而这却是占领学生领袖所希望的。这令社会主义者更容易地解释,工人阶级是抗争中最重要的力量,这也是为何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工人政党……

在2014年的今天,民进党的经济政策比以往执政的时候更右倾。在许多问题上,党的立场是几乎和国民党相同的,而且往往他们在立法院的反对姿态仅仅是在技术层面上的问题。

台湾的政局被躲在台湾民族主义或亲中的民族主义后面争权逐利的资产阶级政党所垄断,但都共同支持着实际上反工人的政策。


雨伞革命

长达79天的雨伞运动是香港民主斗争的重要转折点。运动被迫在没有成果的情况下撤退,我们必须总结出关键的教训。《社会主义者》杂志从斗争的第一线得出的结论,直到今天依然非常重要。

《社会主义者》第29期,2014年10月: 要确保新一轮的抗争成功,并巩固占领的话,我们一定要克服在雨伞革命所面对到的最大困难:基层组织与民选领导。我们必须由下而上建立这个领导层,取代现时几个自我钦点的“小圈子”领袖,他们口头上代表“占领”发言,实际上却叫人撤离!

解决出路在每个占据地点建立行动委员会,以协调动员工作及组建自卫队,类似的民主组织也要在学校和工作场所中成立,推动罢课罢工。这些委员会为需要决定运动策略,并透过公开民主的讨论作出合适的政治回应。运动民主必须全面民主,才能击败政府。
这场斗争必须扩散到中国大陆,支持中国血汗工厂工人的非法斗争,反抗国家机器的镇压。这是唯一一个能击败中共独裁者的战略。共产党本身就是一道看似不可逾越的“高墙”,阻碍香港乃至中国走向民主。


社会主义女权主义

《社会主义者》杂志一直在捍卫女性权力,密切关注中国和全世界的新兴基层女权运动。

《社会主义者》第2期,2009年4月: 资本主义反革命复辟、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侵袭、以及国际范围内工人运动的衰退;环顾四周,就如被海水逐渐侵蚀的冰山一样;所有工人争取得来和曾经拥有过的社会保障和政治权利正在日益丧失一样,女性解放运动所争取的女性点滴权利与平等也正被瓦解与消弱。资本主义乃至封建主义的生产关系下,女性被奴役、从属化和商品化的现像在中国大地上卷土重来。

《社会主义者》第3 6期,2016年2月: 中共的独裁政权已再无法隐藏于“社会主义”和“人人平等”的口号底下,只好重新推行父权的传统“儒家”意识形态,来巩固自己的专制统治。

一些由中国政府资助的机构以“儒家”思想推出不同课程,向妇女灌输“如何做一个好女人”的。表面上向女性提供如何处理家庭问题的咨询,但实际上教导女性当她们遇到家暴时,不需举报或报警,而是需要学习如何接受丈夫的暴力行为,因为“他打你是他爱妳的表现”。

《社会主义者》第5期,2010年3月: 社会主义者希望能重建”三八妇女节”,使之成为国际范围内为争取妇女权利而进行的斗争。这不应该成为由联合国和各国政府主导的进行陈词滥调的宣传日。而应该成为促进、组织和加强妇女解放与斗争的日子,同时也可以通过这一节日揭露资本主义制度建立在阶级压迫和性别压迫的基础上的丑恶嘴脸。

捐款支持《社会主义者》杂志!

如果你认同我们的主张, 请捐款支持我们, 帮助我们将《社会主义者》杂志做得更加出色:

内地读者可以PAYPAL 形式捐款支持我们,此功能在:

https://chinaworker.info/cn/donate_cn/

如果你想以不同的方式汇款,可以电邮cwi.china@gmail.com 联络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