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无害的神像”


#1

这里是变成火焰的雪。第一次在论坛提问,还请各位不吝赐教。
列宁在他著名的《国家与革命》中说:“马克思的学说在今天的遭遇,正如历史上被压迫阶级在解放斗争中的革命思想家和领袖的学说常有的遭遇一样。当伟大的革命家在世时,压迫阶级总是不断迫害他们,以最恶毒的敌意、最疯狂的仇恨、最放肆的造谣和诽谤对待他们的学说。在他们逝世以后,便试图把他们变为无害的神像,可以说是把他们偶像化,赋予他们的名字某种荣誉,以便“安慰”和愚弄被压迫阶级,同时却阉割革命学说的内容,磨去它的革命锋芒,把它庸俗化。现在资产阶级和工人运动中的机会主义者在对马克思主义作这种“加工”的事情上正一致起来。他们忘记、抹杀和歪曲这个学说的革命方面,革命灵魂。他们把资产阶级可以接受或者觉得资产阶级可以接受的东西放在第一位来加以颂扬。”
根据列宁的这段话,我一直认为,要去揭露特色的虚伪面目,首先要把在大多数人心中的这尊无害的神像打倒。就像是毛主席,在普罗大众眼中,他可能只是个功绩卓著的开国者。而我们要做的,就是重新找到他那被掩盖住的革命理论,让它进入公众视野。
但是,在几次与他人(遇见的多为反共分子、自由派)的争论中,我却发现:当我试图用列宁和毛主席的理论去说服他们时,他们却表达了对革命理论乃至革命导师本人的蔑视,甚至加以侮辱。我在想,是不是说,大多数人内心中并没有这样一座神像。相应的,他们同样厌恶特色的宣传,抱怨着特色的统治,只不过反对的理由可能是无比反动的。让革命导师维持庸俗化的现状尚且不同意,还原其面目只会让这些人露出獠牙。既然如此,还有没有必要去摧毁这尊“无害的神像”?


#2

你不可能用语言击败一个主观唯心的人。试着去与稍稍有客观思维能力的人交谈,等着革命形势的大棒敲打他们。


#3

他们企图把革命家塑造成无害的神像。

在各路宣传中是如此,比如一些特色小将们可能尊敬马克思、毛主席,这种尊重就多是把导师当作神像来对待。

而对于那些自由派一类,他们反共,不光反真共,而且带共字样的他们也反,在他们那里则基本没有神像一说。


#4

在自由派眼里,和共产主义稍微挨点边的都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对于这种人,你何必花大力气去说服他们?


#5

反共分子和自由派应当视为资产阶级及其走狗的一部分,而且是自为的一部分。当然不会去信奉什么神像。


#6

我觉得可能和特色败坏马克思主义的名声有关


#7

看原著懂得联想是很好的习惯,不过有时候“想多了”也不好。列宁这段话意思比较简单,是在批判修正主义者举着马克思牌号背离马克思。在与修正主义者作战的时候,这段语录意义较大;而在今天,它的意义则很有限了。因为特色不是“修正主义”而直接就是资本主义了。对待毛泽东,特色理论的要害也不是“神化”,而是直接否定和蔑视,用邓小平理论与它对抗。这从官方默许的对于毛泽东和前三十年的抹黑和攻击就可以看出来;今天几乎也没有哪句毛泽东的理论还在继续被领导人念叨。所以楼主的主意其仍然算不上对症下药,而是想当然成分居多,随意搬运语录乱套的成分居多。

你后面举的搬出革命理论也说服不了右派的例子,证明了这套方法根本不适合群众宣传,被这几十年全盘改变了的社会关系和文化环境所塑造、成篇累牍的党史国史造假耳濡目染培养出来的普通人,如果他们不事先成为社会主义的同情者,就决不会理解什么“革命理论”的意义。今天的多数群众,按左右划分来说其实都是右派,保守派,不自觉的自由派,特色主义的追随者。逼乎什么地方喜欢把晚年毛泽东的理论称为“屠龙术”就是一例,但这个梗也不会越出他们的圈子,一般人才不管你屠龙不屠龙。

正道是借助现实阶级斗争进行社会主义宣传和马克思主义教育,先从三观上扭转长期以来习惯和社会给予他们的偏见和毒化。至于其他的,只是无数手段而已。你说的这个神像问题,对一些年纪大的、对毛泽东的共产党有一定感情的人可能有用,对其他人就不行了。一来就和他们大谈特谈“1966年中共党内存在着关于中国社会主义的两股对立路线”,不容易被买账。

“毛泽东代表的是真社会主义路线”这不错,但是人家为什么拥护社会主义呢……这里还存在着很多待于论证和说明的东西。与其跟着逼乎喊“屠龙术”666的废话,不如先拿毛时代的各类被今日宣传完全掩盖和扭曲了的“建设成就”来对照对照,揭露下后三十年改开的阵痛和苦难,先用两个时期的对比来说服人。在对改开后的历史进行神化、对毛时代进行污蔑方面,对群众造成的毒害远远大于所谓“对毛泽东进行无害化”处理。


#8

中国群众多数没有自觉的政治意识,有自觉政治意识的多半是自由派和右派。这些人从根本上不认可社会主义,又有什么理由会有兴趣听你解释’真实的毛泽东/真实的社会主义‘呢?就好比,假如一个新纳粹跑到马列之声来开始大扯’希特勒背叛了法西斯主义,我们应该重新发掘斯特拉瑟的旗帜‘云云,谁愿意听他说下去?


#9

因为现在这个时代是资本主义兴盛的时代,纵然它现在比上个世纪影响力有缩减,但是相比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它依然是这个世界大部分国家主流的政治经济体制,所以对大部分人来说,资本主义才代表世界的主流,而社会主义国家,从实际上来说,现在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纵然是自称社会主义的国家,其本身的经济和政治制度已经无限开始往资本主义制度靠拢,这更加深了人民群众对资本主义制度是正确的印象。所以要破除资本主义等于正确的制度的观念,首先就得让资本主义国家存在一个大规模破产的既定事实才能够打破人们对于资本主义制度的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