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产阶级文艺是同党内外资产阶级进行战斗的有力武器

文革史料

#1

原载一九七六年五月二十三日《解放军报》。

作者:沈文冰 申枫

毛主席的光辉著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三十四周年了。我们联系现实阶级斗争重温这篇光辉著作,倍感亲切,倍受鼓舞。在那次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座谈会上,毛主席在讲话中明确地指出:“我们今天开会,就是要使文艺很好地成为整个革命机器的一个组成部分,作为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有力的武器,帮助人民同心同德地和敌人作斗争。”这就充分地阐明:革命文艺是为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向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进行斗争服务的。这一颠扑不破的真理,随着岁月的推进,愈来愈显现出灿烂的光芒。

当前,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一场批判邓小平、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正在各条战线包括文艺战线深入展开。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为了改变党的基本路线,复辟资本主义,炮制了“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妄图取消阶级斗争这个纲。与此同时,邓小平极力鼓吹“阶级斗争熄灭论”,说什么“阶级斗争哪能天天讲”。他的杏黄旗一举,文艺界的右倾翻案风甚嚣尘上:什么“生活中并不是到处都有阶级斗争”呀,强调写阶级斗争“就有点绝对化”呀,等等,蓄意抹煞文艺在阶级斗争中的重要作用。对于这些公然与毛主席革命文艺思想相对抗的修正主义谬论,我们一定要彻底批判。

(一)

文艺创作为什么必须反映现实生活中的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这是需要首先弄清的问题。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论告诉我们:文学艺术属于上层建筑的范畴,是反映社会存在的一种观念形态。毛主席在《讲话》中指出:“作为观念形态的文艺作品,都是一定的社会生活在人类头脑中的反映的产物。”阶级斗争是客观存在,是社会发展的动力。因此,文艺决不可能反映什么与阶级斗争绝缘的东西,决不可能不带一种政治倾向,“文艺是从属于政治的,但又反转来给予伟大的影响于政治”。

历史的发展表明:人类进入了阶级社会,文学艺术就深深地打上了阶级的烙印。这主要表现在统治阶级总是运用上层建筑包括文艺的力量,宣传自己的阶级主张,压制其它阶级的政治、思想观点,保证本阶级在政治、思想、文化上的优势,以维护其经济利益和政治统治。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所鼓吹的脱离阶级斗争的文艺,在阶级社会里是根本不存在的。

我们的无产阶级文艺必须反映阶级斗争,成为向资产阶级作斗争的武器,也是为社会主义革命的性质所决定了的。社会主义革命,是人类历史上最深刻、最彻底的革命。它要以生产资料的公有制代替生产资料的私有制,用无产阶级专政代替资产阶级专政,用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并在长期的阶级斗争中“造成使资产阶级既不能存在,也不能再产生的条件”(《列宁选集》第三卷第四九八页),最后消灭阶级,实现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斗争现实告诉我们,我国在完成了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以后,阶级矛盾仍然存在,阶级斗争并没有结束。旧的资产阶级还存在,大量的小资产阶级和未改造好的知识分子还存在,小生产的影响、贪污腐化、投机倒把几乎到处都有;党内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不断兴风作浪,刘少奇、林彪等反党集团的出现,邓小平大搞翻案复辟活动,在天安门广场制造反革命政治事件,多么令人惊心动魄。这一切都说明社会主义社会充满了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这就要求无产阶级文艺必须以阶级斗争为纲。

历史上的一切剥削阶级,从它们的反动立场出发,都极力否认、掩盖文艺的阶级性质,标榜本阶级的文艺是什么“纯艺术”、“非政治”的文艺。毛主席在《讲话》中,严正批驳了这种虚伪的谬论,指出“在现在世界上,一切文化或文学艺术都是属于一定的阶级,属于一定的政治路线的。为艺术的艺术,超阶级的艺术,和政治并行或互相独立的艺术,实际上是不存在的。”与一切剥削阶级相反,无产阶级公开申明:无产阶级文艺是为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服务的,其目的就是要推翻资本主义的政治制度和经济基础。如果不是自觉地为战胜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而斗争,无产阶级文艺也就丧失了生命力。

在《讲话》的指引下,在文艺革命的疾风暴雨中诞生的革命样板戏,是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的强大思想武器。样板戏遵循党的基本路线,以阶级斗争为纲,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表现了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重大题材,塑造了李玉和、杨子荣、洪常青、郭建光、严伟才、柯湘、方海珍、江水英、赵永刚等一批在阶级斗争的风口浪尖上战斗成长的英雄人物。这些英雄人物的英雄行为,鼓舞着人民向阶级敌人冲锋陷阵;他们崇高的共产主义思想,教育着人民向一切剥削阶级的意识形态宣战。样板戏有力地揭示了无产阶级必胜,资产阶级必亡,社会主义必胜,资本主义必亡的历史必然规律,“使人民群众惊醒起来,感奋起来,推动人民群众走向团结和斗争”。这恰好有力地击中了邓小平复辟资本主义的要害,因此他对革命样板戏恨得要命,大肆攻击污蔑。这也充分暴露了邓平顽固地维护资产阶级的利益,坚持与无产阶级为敌的反动立场。

(二)

文艺要不要反映阶级斗争,这是无产阶级文艺和修正主义文艺长期斗争的一个焦点。当前,在文艺领域里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是同肯定或否定党的基本路线的斗争紧密相连的。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还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毛主席为我们指出的社会主义时期阶级斗争的客观规律,是照耀我们各项工作胜利前进的灯塔,也是我们文艺创作必须遵循的方向。然而,长期以来,刘少奇、林彪反党集团,却极力否认社会主义社会存在着阶级和阶级矛盾,鼓吹什么“我国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谁战胜谁的问题,现在已经解决”,“阶级斗争已经基本结束”等等,以此来同党的基本路线相对抗。在文艺上,刘少奇胡说“看了戏,能得到休息,使人高兴,就很好”。林彪则要把无产阶级文艺变成“养人文学”、“咖啡文学”。“四条汉子”从资产阶级和现代修正主义那里,搬来一大堆破烂:什么“全民文艺论”、“有益无害论”、“时代精神汇合论”、“反火药味论”、“离经叛道论”等等,无非都是“阶级斗争熄灭论”的翻版,都是同《讲话》唱反调,为修正主义政治路线制造舆论的。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同样反对文艺反映阶级斗争,对反映阶级斗争的革命样板戏“就是不看”,并咒骂描写文化大革命中广大人民群众同走资派作斗争的文艺作品是“极左”。他的这一套,不正是和刘少奇、林彪一脉相承吗!

鼓吹”阶级斗争熄灭论”,否定在文艺作品中反映阶级斗争,从来就是资产阶级反对无产阶级,修正主义反对马列主义的一种手段,是掩盖其复辟野心所施放的烟幕弹。建国初期,刘少奇一伙先后抛出《清宫秘史》和《武训传》两部宣扬卖国主义和投降主义的反动影片。一九五七年前后,刘少奇一伙疯狂推行修正主义文艺黑线,向无产阶级大举进攻,诬蔑文艺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是“庸俗化”、“清规戒律”.等等。六十年代初期,国内外阶级敌人掀起了反华大合唱,刘少奇以及“四条汉子”则公开地、系统地提出了所凋“广泛服务”的“全民文艺论”,否定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否定阶级斗争。一九六四年,林彪又搞了一套不伦不类的资产阶级文艺理论,什么写“好人好事”呀,什么“四边”、“四比”呀,等等,竭力贩卖“无冲突论”的黑货。那时文艺领域里毒草丛生、群魔乱舞、,资本主义泛滥、修正主义猖獗的丑恶景象,我们不是记忆犹新吗?

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批黑线,铲毒草,扫群魔,使得革命人民扬眉吐气,阶级敌人丢魂丧胆。工农兵登上文艺舞台,夺回了这块资产阶级的世袭领地,从此结束了在文艺领域中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专政。但是,搞掉这条黑线之后,还会有将来的黑线,还得再斗争。联想起一九七四年初的文艺黑线回潮和去年夏秋之际在文艺界刮起的右倾翻案风,更加深刻地证明了这一点。邓小平胡说什么“阶级斗争哪能天天讲”,有人跟着说文艺作品反映阶级斗争“有点绝对化”等等,不就是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故伎重演吗!今年四月初,一小撮阶级敌人在天安门广场制造反革命政治亊件,除了打人、放火、抢劫,也利用了文艺的手段。他们张贴“扬眉剑出鞘”之类的反革命诗词,丧心病狂地把矛头指向伟大领袖毛主席和党中央,妄图推出邓小平当中国的纳吉。党内外资产阶级把复辟资本主义的希望寄托于邓小平,他就是天安门广场反革命事件的罪魁祸首。反革命分子的黑诗词,正反映了邓小平的黑心肠。这一切充分说明,文艺战线上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斗争,正未有穷期,我们必须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而不停地进击,连续地作战。

(三)

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极力反对在文艺创作中反映阶级斗争,有其深刻的阶级根源和思想根源。由于他信奉反动的唯心史观,在他看来,几千年来的文明史不是阶级斗争史;社会发展的直接动力不是阶级斗争,而主要是生产力,是生产工具、生产技术等等。那么,生产力的发展靠什么呢?生产工具、生产技术靠谁掌握呢?他避而不谈了。正如毛主席指出的:“他这个人是不抓阶级斗争的,历来不提这个纲。还是‘白猫、黑猫’啊,不管是帝国主义还是马克思主义。”文艺战线历来是两个阶级、两种思想斗争的前哨阵地,所以,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在政治上搞阶级斗争熄灭论,搞唯生产力论,在文艺上必然要取消阶级斗争,反对无产阶级政治挂帅,反对描写先进阶级、先进事物的伟大作用。他们所喜欢、所提倡的必然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是《姊妹易嫁》之类封、资、修的破烂货。

在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中,毛主席指出:“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邓小平就是一个还在走的走资派,是党内外资产阶级的总代表,是资产阶级和一切反动势力同无产阶级进行较量的挂帅人物。历史证明,他压根儿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而是资产阶级民主派,社会主义革命的反对派。他顽固地维护资产阶级的利益,要搞修正主义,要翻案复辟,怎么能容许在文艺创作中反映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斗争呢?怎么能容许向走资派造反的作品存在呢?《春苗》是在革命样板戏的带动下拍摄成功的一部优秀影片。它以阶级斗争为纲,真实地再现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斗争生活,热情歌颂了社会主义的新生事物,直接描写了广大群众同走资派的阶级斗争,给了革命人民以极大教育和鼓舞。而邓小平却咬牙切齿,大骂“极左”。为什么?因为他是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是无产阶级革命的重点对象。无怪乎他心惊胆战,怕得要死。邓小平越是害怕,我们就越是要和他对着干,坚决用文艺武器同走资派斗到底。大力创作同走资派作斗争的作品,这是无产阶级文艺面临的一项十分光荣而重大的战斗任务。

邓小平极力反对在文艺作品中写阶级斗争,是真的不要阶级斗争吗?拆穿一看,不对了!正如毛主席所指出的“刘少奇说阶级斗争熄灭论,他自己就不是熄灭,他要保护他那一堆叛徒、死党。林彪要打倒无产阶级,搞政变。熄灭了吗?”毛主席今年年初又说过:“不斗争就不能进步。”“八亿人口,不斗行吗?!”其实,邓小平反对的是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斗争,要的是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斗争,是修正主义文艺黑线重新对无产阶级实行专政。他刚一重新上台,就疯狂摇起“整顿”的旗号,在文艺界扇起一股黑风。他颠倒黑白,胡说革命样板戏是“一花独放”,“阻碍了文艺发展”,因此要“整顿”;他攻击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锻炼和成长起来的文艺队伍“水平低”,“演不了戏”,更要“整顿”。总之,凡是不符合资产阶级口胃的,统统都要“整顿”掉。他们除了一“整”之外,还有一“捧”,吹捧“十七年”修正主义文艺黑线,吹捧和革命样板戏唱对台戏或者歪曲工农兵形象的作品,并且亲自出马,为其撑腰。就从这一“整”一“捧”之中,邓小平反对在文艺创作中反映阶级斗争的奥妙何在,不是显而易见了吗!

邓小平向无产阶级反攻倒算,其气焰之嚣张,手段之恶毒,实在是惊人的。这充分地表明,党内走资派搞起复辟活动来,确实比党外的资产阶级还厉害。因为他们混在无产阶级专政机构内部,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把对资产阶级专政的工具变为对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他们披着马列主义的外衣,打着各种旗号,借以欺世惑众,推行修正主义路线。所以说,党内走资派危险性最大。今天,无产阶级文艺要发挥强大的战斗力,要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作出贡献,必须把斗争的锋芒指向党内的资产阶级,指向走资派。要千方百计、满腔热情地塑造好同走资派英勇战斗的工农兵英雄人物。

斗争的实践一再告诉我们,在文艺作品中努力反映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斗争,特别是同走资派的斗争,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服务,是历史发展规律所决定的,是无产阶级文艺党性原则的集中体现。我们一定要认真学习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和一系列重要指示,认真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要认清资产阶级就在党内,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主要危险是修正主义,革命的对象是资产阶级,重点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一定要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学习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创作出更多的无愧于我们伟大时代的文艺作品,特别要大力写好表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作品,写好工农兵英雄人物同党内走资派进行英勇斗争的作品,这是时代赋予我们的伟大使命。让我们以实际行动,深入批判邓小平,回击文艺界的右倾翻案风,把无产阶级文艺革命进行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