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判邓小平在工交战线上的修正主义谬论

文革史料

#1

原载《红旗》杂志一九七六年第五期,原标题为《批判工交战线的修正主义谬论》。

作者:钟实

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已经取得了伟大的胜利。但是斗争并没有结束。从政治、经济、思想等方面,批判邓小平的修正主义路线,还是一个需要继续抓紧的战斗任务。以主力军的姿态战斗在斗争最前列的工人阶级,正在各级党委的领导下,坚持抓革命,促生产的方针,以毛主席的一系列重要指示为武器,深入批判邓小平的修正主义的纲领和路线,批判他在经济战线散布的一整套修正主义谬论。这是把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进行到底的一个重要方面。

邓小平是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他推行修正主义的纲领和路线,带头大刮右倾翻案风,不仅在上层建筑各个领域散布了大量的奇谈怪论,而且在经济战线同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大唱反调。他打着“一切为了现代化”的幌子,直接插手工交战线,大会讲,小会吹,还亲自授意炮制了一个所谓发展工业的条例,大肆兜售修正主义黑货,妄图把社会主义的工业变成他复辟资本主义的基础。他的这一套,虽然颇有欺骗性,但是,却欺骗不了经过文化大革命和批林批孔运动锻炼的工人阶级。邓小平的修正主义黑货一出笼,就受到了广大工人群众和干部的抵制与批判。在许多工厂企业,工人们提出“同修正主义路线对着干”的革命口号,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把他的那一套顶了回去。毛主席代表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亲自发动和领导了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更加鼓舞了工人群众的革命斗志。英雄的工人阶级和革命人民,在斗争中更加看清了邓小平修正主义路线的反动实质。

工交战线的主要危险是什么?

邓小平搞复辟倒退,鼓吹“三项指示为纲”,极力否认工交战线的主要矛盾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反对以阶级斗争为纲。在他看来,当前主要危险是什么“不敢说抓生产”;还说什么“设备完好率差”,“不讲质量”,“技术是落后的”,等等,是“带有普遍性”的问题,公开否定党的基本路线对工交战线的统帅作用,妄图以此来改变工业发展的社会主义方向。

什么是工交战线带普遍性的问题?工交战线的主要危险是什么?这个问题毛主席早就作了回答。一九四九年以来,毛主席一贯强调“国内主要矛盾是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这也是工交战线的主要矛盾。由于这个矛盾的存在和发展,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工交战线的普遍性问题,仍然是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问题,是领导权掌握在马克思主义者、工人群众手里还是掌握在党内资产阶级、走资派手里的问题。主要危险是修正主义,是资本主义复辟。毛主席在党的九届一中全会上分析文化大革命的必要性时指出:“看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不搞是不行的,我们这个基础不稳固。据我观察,不讲全体,也不讲绝大多数,恐怕是相当大的一个多数的工厂里头,领导权不在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不在工人群众手里。过去领导工厂的,不是没有好人。有好人,党委书记、副书记、委员,都有好人,支部书记有好人。但是,他是跟着过去刘少奇那种路线走,无非是搞什么物质刺激,利润挂帅,不提倡无产阶级政治,搞什么奖金,等等。”“但是,工厂里确有坏人。”“就是说明革命没有完”。在工交战线,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斗争,不到阶级消灭之日是不会完结的。老的资产阶级分子还存在,未改造好的知识分子还存在,贪污盗窃、投机倒把时有发生,由于资产阶级法权的存在,还在产生新的资产阶级分子。修正主义的办企业路线,什么利润挂帅,物质刺激,奖金等等,还有市场,走资派还在走的情况还会长期存在。这难道不是大家都看得见的事实吗?邓小平否认工交战线的阶级斗争,正是为了掩盖他代表党内外资产阶级向无产阶级进行斗争,掩盖他推行修正主义路线,走资本主义道路。这就从反面教育我们,千万不要忘记阶级和阶级斗争。

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工厂企业是无产阶级向资产阶级进行阶级斗争的阵地,决不能把工厂看成单纯的经济组织,搞唯生产力论。毛主席说:“团结起来,为了一个目标,就是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要落实到每个工厂、农村、机关、学校。”只有巩固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专政,不断完善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才能多快好省地发展社会主义生产,才能使工厂企业成为反修防修的坚强的战斗堡垒。工厂企业忘记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这个目标,离开阶级斗争去孤立地抓生产,就不但不可能为社会主义发展生产,还会成为滋生资产阶级、资本主义的土壤。那样发展下去,工厂的社会主义所有制就会变成资本主义的所有制,工人阶级就会重新沦为雇佣奴隶。工人们说得好:唯生产力论,唯的是资本主义,论的是修正主义。邓小平鼓吹要“敢说抓生产”,并不是要真正搞好社会主义生产,而是要引导人们放弃工厂企业这个阶级斗争的阵地,放弃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专政,以便他顺顺当当地复辟资本主义。

社会主义的工厂企业,当然要努力完成和超额完成生产计划,要不断解决设备维修、技术革新、产品质量等方面的问题。但是,这些问题的解决,同样不能离开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斗争。毛主席说:“阶级斗争是纲,其余都是目”。只有以阶级斗争为纲,深入开展对修正主义、资本主义的批判,不断解决执行什么路线,走什么道路的问题,社会主义的生产,才有正确方向,才有强大动力;包括设备、技术、质量在内的一切有关生产方面的问题,才能真正得到正确的解决;才能多快好省地走我们自己工业发展的道路,迅速建成一个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实现社会主义的工业现代化。邓小平反对以阶级斗争为纲,还是搞“不管白猫黑猫”那一套,不管马克思主义还是帝国主义,结果必然走资本主义道路,破坏社会主义生产。他所说的“现代化”,是实现有利于资产阶级的资本主义的现代化,是要使我国沦为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的经济附庸。这是我们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坚决不能答应的。

为何重弹利润挂帅、物质刺激的老调?

批判利润挂帅、物质刺激那一套修正主义黑货,这是工交战线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进行阶级斗争的一个重要方面。文化大革命以来,广大工人群众没有放松对这些黑货的批判,这使邓小平大为恼火,他攻击批判利润挂帅是“片面反对抓利润”,说什么“不是说利润挂帅嘛,在这个问题上挂点帅没关系,要不国家靠什么?”并且公然反对批判物质刺激,毫不掩饰他搞修正主义的主张。

我们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为什么要办工业、办经济事业?工厂为什么而生产,工人为什么而做工?是为了利润,为了金钱,还是为了革命,为了人民?这是需要辩论清楚的。毛主席说:“发展经济,保障供给,是我们的经济工作和财政工作的总方针。”(《抗日时期的经济问题和财政问题》)我们开矿山,炼钢铁,造机器,发展一切轻、重工业的生产,不是为了别的,正是为了保障供给,满足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需要,满足人民群众进行生产和生活的需要,“备战、备荒、为人民”。这同巩固工农联盟,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和在将来实现共产主义这个远大目标是联系在一起的。为革命,为人民,这是社会主义生产同资本主义生产相区别的根本标志。资本家所以开工厂,办企业,根本目的就在于榨取高额利润。马克思说:“资产阶级社会的使命就是赚钱”,(《政治经济学批判》,《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3卷第148页)“生产剩余价值,赚钱发财,是这个生产方式的绝对规律”。(《资本论》第1卷第680页)一切为了赚钱,怎么有利,就怎么干,唯利是图,不择手段。这是资本主义生产的基本特征。邓小平鼓吹利润挂帅、物质刺激,抹杀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的根本区别,再一次暴露了他那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和世界观。

利润挂帅、物质刺激,讲的是金钱、物质,实质上是一种资产阶级的政治,是资产阶级用以腐蚀我们的干部、群众,破坏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腐蚀剂。在社会主义的工厂企业推行这一套,怎么能说“没关系”呢?社会主义经济是计划经济,是有计划按比例发展的,一个工厂,生产什么,不生产什么,生产多少,这些都要服从一定的计划,都要有利于人民的利益。如果每个工厂都搞利润挂帅,利大大干,利小小干,无利不干,那不就会冲击和破坏社会主义计划经济、造成生产的无政府状态吗?为了追逐利润,企业之间就会以邻为壑,就会把社会主义的协作关系,变成资本主义的竞争关系。搞利润挂帅,片面追求产值、利润,求拜于“赵公元帅”,搞什么奖金等等,用物质去刺激人们的积极性,必然要腐蚀干部、群众的思想,破坏工人队伍的团结,把人们引上斤斤计较个人得失,争名夺利的邪路上去,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成雇佣关系、金钱关系。由此可见,搞利润挂帅、物质刺激,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就会受到破坏,资产阶级法权就会恶性膨胀,发展下去,就必然导致资本主义所有制的复辟。在这方面,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就是一面镜子,从中可以照见邓小平的险恶用心。

为了革命和建设的需要,社会主义企业也需要计算成本,实行经济核算,也应当按照国家的要求完成一定的盈利计划。这是人所共知的。文化大革命以来,这些并没有取消。社会主义企业的盈利是社会主义积累的主要来源。我们从来重视经济核算,重视积累,反对不计成本,忽视积累,铺张浪费的错误思想。邓小平把批判利润挂帅、物质刺激,攻击为“片面反对抓利润”,这完全是故意制造混乱,别有用心。文化大革命以来,正是由于批判这套修正主义货色,调动了广大工人群众的积极性,认真贯彻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执行国家计划,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积累了越来越多的资金。目前,有少数的企业为了扩大工农业再生产和满足人民生活的需要,暂时盈利不多,有的暂时还有亏损,这是在计划允许之内的,正是体现了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优越性。至于有些本来可以不亏损的企业,所以出现某些亏损的现象,根本原因正是由于那里领导班子的思想政治路线没有端正,阶级斗争抓得不力,资产阶级、修正主义的东西在企业里作怪,群众的积极性没有充分发挥出来。它正好说明还需要继续批判修正主义路线,批判利润挂帅、物质刺激那一套黑货。毛主席说:“思想工作和政治工作是完成经济工作和技术工作的保证,它们是为经济基础服务的。思想和政治又是统帅、是灵魂。只要我们的思想工作和政治工作稍为一放松,经济工作和技术工作就一定会走到邪路上去。”在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发展生产不靠利润挂帅,不靠物质刺激。我们靠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靠无产阶级政治挂帅,靠以阶级斗争为纲,靠强大的政治思想工作。这是办好社会主义企业的根本。依靠工人阶级还是依靠资产阶级?

以阶级斗争为纲办工业,“必须全心全意地依靠工人阶级”,充分发挥广大群众的社会主义积极性,大搞群众运动。这是毛主席的一贯思想,也是被实践所证明了的一条真理。与此相反,邓小平却胡说什么“依靠工农兵是相对的”,反对依靠工人阶级。他一方面重新贩卖管、卡、压,条条专政那一套,扼杀广大群众的社会主义积极性;一方面又大肆鼓吹专家治厂、洋奴哲学,拜倒在国内外资产阶级“权威”的脚下,俨然象一个资产阶级的大买办。

对工人群众是相信还是不相信,是依靠还是不依靠,这是两个阶级、两条路线斗争的一个重要问题。毛主席指出: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最有远见,大公无私,最富于革命的彻底性”。(《论人民民主专政》)不相信和依靠工人群众,工交战线的革命和建设都不可能搞好。工人阶级是在同资产阶级、资本主义的斗争中诞生和成长起来的。它对资本主义最痛恨,对社会主义最热爱,走社会主义道路最坚决。只有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发动工人群众参加领导、参加管理,议政治、抓大事,对企业领导实行革命监督,才能贯彻执行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按照工人阶级先锋队的思想面貌改造企业,使领导权真正掌握在马克思主义者和工人群众手里,加强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专政。工人阶级也要在斗争中不断改造自己,提高对工人阶级历史使命的认识,就是改造自己的一个方面。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工厂企业的一个重大变化,就是进一步确立了工人阶级的主人翁地位。许多工厂企业的党组织,依靠工人群众管理企业,打破了列宁批判过的那种“似乎只有所谓‘上层阶级’,只有富人或者受过富有阶级教育的人,才能管理国家,才能管理社会主义社会的有组织的建设”(《怎样组织竞赛?》,《列宁选集》第3卷第395页)的资产阶级偏见,充分显示了工人阶级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的伟大作用。这是对邓小平修正主义谬论的有力批驳。

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工人群众,有无限的创造力,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主力军。列宁说:“生气勃勃的创造性的社会主义是由人民群众自己创立的。”(《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会议》,《列宁全集》第26卷第269页)我们要走自己工业发展的道路,加速实现社会主义的工业现代化,靠什么呢?一不靠对外扩张、掠夺的霸权主义,二不靠向外国资产阶级乞求的洋奴哲学,而是在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指引下,依靠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帝国主义曾经封锁我们,苏修叛徒集团曾经卡我们的脖子,正是由于我们依靠群众,发动群众,批判了洋奴哲学、爬行主义,激发了人民群众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奋发图强的革命精神,才战胜了前进道路上的一切艰难险阻,取得今天这样的伟大胜利。全心全意地依靠工人阶级,大搞群众运动,革命就热气腾腾,生产就多快好省。文化大革命以来,一些历来使洋人生畏的“禁区”,被工人阶级的实践打开了;一些“专家”、“权威”认为办不到的事情,工人们却办到了,而且办得很好。这些无可争辩的事实再一次证明了“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这一颠扑不破的真理。

邓小平宣扬依靠工人阶级是“相对的”,这是刘少奇鼓吹的“群众落后论”的翻版。按照他的谬论,依靠工人阶级是有条件的,今天可以依靠,明天可以不依靠;对他有用时就依靠,对他不利时就不依靠。这种所谓的“相对依靠”,实质是不依靠,反对依靠。这是由他的资产阶级反动立场和世界观所决定的。邓小平反对依靠工人阶级,他究竟要依靠谁呢?让我们从他的反动言行中找答案吧!邓小平重新工作之后,不是到处访“隐士”请“逸民”,叫嚷要把那些“横下一条心”、“不要怕第二次被打倒”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扶上台吗?这就说明,他要依靠的是党内资产阶级;邓小平不是鼓吹要把同他们利益一致的“有水平,有知识”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提到领导岗位”上来吗?这就说明,他要依靠的是少数资产阶级“专家”、“权威”;邓小平不是拜倒在“洋人”脚下,把“洋专家”、“洋设备”奉若神明吗?不是极力宣扬洋奴哲学、爬行主义吗?这就说明,他要依靠的是外国资产阶级。从四月上旬天安门广场发生的反革命政治事件来看,拥护邓小平的就是一小撮敌视无产阶级专政的阶级敌人,新产生的资产阶级分子,包括流氓、地痞在内的社会渣滓,这也是他的依靠对象。邓小平站在资产阶级一边,反对依靠工人阶级,正好说明他代表了党内外资产阶级的利益,是反革命复辟势力的总后台。由此看来,邓小平是搞社会主义还是搞资本主义,要把工业搞到哪个方向、哪条道路上去,这不是最清楚不过的吗?

“整顿”的意图何在?

邓小平在工交战线推行修正主义路线,打的一个幌子是“发展生产”,采取的一个措施是全面“整顿”。现在,我们来看看,他到底要“整顿”什么,要把工业“整”到哪里去?他搞的这一套,到底是有利于生产还是既破坏社会主义革命又破坏社会主义生产?

邓小平把文化大革命以来的工交战线描绘成一团漆黑,说什么工业方面“问题不少”,“相当多”,“必要的规章制度没有了”,“积重难返”。总之,在他看来,似乎一切都搞“乱”了。他叫嚷说,应当引起“严重注意”,要“拚老命”,“敢于整顿”,把它“扭转”过来。邓小平的言行告诉我们,他那个“整顿”就是翻文化大革命的案,搞复辟倒退。

文化大革命把什么东西搞“乱”了,这是大家都清楚得很的。文化大革命摧毁了刘少奇、林彪两个资产阶级司令部,批判了修正主义路线,对上层建筑、生产关系中的资本主义的东西进行了一次猛烈的冲击。利润挂帅,物质刺激,洋奴哲学那套不香了,“一长挂帅,四总当家”,管、卡、压,条条专政那套不灵了。这不正是乱了资产阶级、修正主义吗?这种革命有什么不好呢?在毛主席关于斗、批、改指示的指引下,经过建立三结合的革命委员会,大批判,清理阶级队伍,整党,精简机构、改革不合理的规章制度、下放科室人员这几个阶段,工厂企业的面貌发生了显著变化。合理的规章制度在斗争中不断完善起来。干部、群众阶级斗争、路线斗争的觉悟大为提高;工人群众参加对企业的领导和管理;干部、技术人员参加劳动;工人群众之间打破了狭隘的分工界限,“一盘棋大家走,‘龙江’水全厂流”,协作精神大发扬。“鞍钢宪法”得到进一步落实。一大批有利于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的新生事物生长起来。工业学大庆的群众运动更加深入发展。对工业战线在上层建筑、生产关系方面发生的这种有利于社会主义的变革,工人阶级和广大群众无不拍手称快。而邓小平却斥之以“乱”,行之以“扭”。这同当年孔老二在奴隶制崩溃时期大叫“礼崩乐坏”,要“克己复礼”,是何等相似啊!

邓小平说,在文化大革命前根据刘少奇修正主义办企业路线炮制出来的那些条条框框“还是好的,还可以用”,这就一语道破天机,原来他所说的“必要的规章制度”,就是这一套货色。这些东西是好是坏,同它进行过反复较量的工人阶级是最清楚不过的。文化大革命中,修正主义路线受到了广大群众的批判,邓小平自己也作了“检讨”,承认错了。而风过之后,他又要把这一套搬出来,而且果然搬出来了,他授意炮制的《关于加快工业发展的若干问题》,完全承袭了刘少奇修正主义路线的衣钵,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就充分地暴露了他那个“整顿”的反动实质。他讲的“整顿”,只不过是砍杀新事物的大棒,是复辟旧事物的代名词。他要整掉的是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他要继承的是修正主义的传统;他要整掉的是已经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整掉上层建筑和生产关系方面那些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的新生事物,他要恢复和扩大的是资本主义、修正主义的东西;他要整掉的是“鞍钢宪法”,要恢复的是“马钢宪法”。邓小平说,“整顿”的关键是“领导班子问题”,要从上到下地建立起“强有力的,敢字当头的,有能力的”领导班子,这就是说要把那些敢于搞修正主义,并且“有经验”、“有能力”搞修正主义的人扶上台来,以便他从上到下地推行修正主义路线,搞翻案复辟。

邓小平为了使他的“整顿”“名正言顺”,还找了一个借口,说是“生产能力都没有发挥出来”,似乎是为发展生产而“整顿”,这是骗不了人的。正反两方面的经验证明,只有革命,才能解放生产力,才能促进生产的发展。要更好地发挥工业的生产能力,就要坚持抓革命,促生产的方针,不断地解决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之间的矛盾。社会主义时期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又相适应又相矛盾的情况,在工交战线同样存在。在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指引下,坚持无产阶级政治挂帅,按照社会主义原则,正确处理这些方面的矛盾,从各个方面限制资产阶级法权,改革一切不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改革生产关系方面同生产力不相适应的部分,才能不断使生产能力得到充分发挥。文化大革命前,邓小平伙同刘少奇在工交战线推行修正主义路线,顽固地要维护和扩大上层建筑和生产关系方面同旧社会差不多的那些东西,结果是干扰破坏了毛主席革命路线的贯彻,严重阻碍了我国社会主义工业的发展。文化大革命中,工人阶级和革命人民,批判刘少奇、林彪的修正主义路线,冲击了上层建筑和生产关系方面的旧东西,促进了整个工业生产和建设的突飞猛进的发展。随着反击右倾翻案风斗争的深入发展,工交战线的广大工人、干部、革命知识分子,抓革命,促生产的积极性更加高涨,工业生产正在大步前进。这一切都是对邓小平的反动谬论的有力回击。邓小平极力反对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方面的改革,这就暴露了他破坏社会主义革命,破坏社会主义生产,妄图复辟资本主义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