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学习笔记

原创

#1

作为一名马克思主义的初学者,除了阅读外,尝试下笔运用原理写出自己的文字也是非常重要的,这能够有效的检验自己的学习成果。

这几遍笔记已经在贴吧上发过了,但我还是想在论坛上再发一下,主要原因就是希望大家能够提出意见,批评指正,有些时候,受调节所限,单靠自己寻找自己写过的文章里的理论错误确实有些困难,而他人对我文章的批判则会成为进步的捷径,因此,我觉定将文章发出来,尽管这些文章写的不怎么样,但我想总归应该不算是垃圾。

长期更新(过段时间由于学业的原因可能停更一段时间)希望大家批评指正,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论妇女解放

——读《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所做的思考

在家庭中,妇女与其丈夫的关系,实质上是由二者在家庭生产中的地位即家庭经济地位和女性与男性在社会分工中所处的位置决定的。

在资本主义社会的早期,之所以会出现类似马克思所说的“资产阶级的公妻制”以及妇女实际上成为资产阶级的玩物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大多数妇女不为家庭提供任何收入,且妇女在物质资料生产的社会分工中处于极其不重要的地位,而男性在经济上占据绝对的主导优势,妇女的吃、穿、住、行大多都要由男性供给。在这种情况下,妇女受制于男性也是十分自然的了。

而现在的在两性平等等方面有着长足进步的家庭关系,早在十九世纪的wc阶级身上就可见一斑。由于机器的推广导致从事生产活动所需的劳动技能水平降低,生产领域出现了两方面变化。首先,工人的工资降低了,机器的不断改进成了资本家对付工人的工具,工人想凭借一个人的工资养活家庭变得越来越困难。其次,为雇佣女工开辟了道路,由于妇女的劳动力更加低廉,这一现象立刻出现并普遍化。在这两种现象的推动下,wc阶级妇女在社会和家庭中的地位同时提高了,从而推动了两性平等化。

然而,现在有些女权运动却走向了错误的方向,他们寄希望于通过改变妇女的法律地位而非改变妇女的经济地位解决问题,完全无视了经济基础。将一些妇女的经济权利已经得到相当程度保障的地区所进行的进一步争取妇女更多权利的运动直接移植到妇女根本还没有什么经济权利的地方,是非常可笑的,一不小心成了非蠢即坏中的蠢。怎么?ziben主义也标榜自由平等,法律更是白纸黑字明明白白,但实际结果呢?wc阶级的权利真的得到保障了?这些试图用尚未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来对抗建立在现有经济基础上的上层建筑,必然不会成功。

有人感到不满,责问到“现在即便是不工作的妇女也比一百年前工作的妇女地位更高,这不是法律的保障是什么?”错了,这还是受到了经济基础的基础性影响。这些人试图将家庭与社会割裂开来,脱离社会来考察家庭。前文我已经说过,妇女的地位由家庭中的经济地位和社会分工共同决定。现在妇女地位的提高,是建立在妇女在整个社会分工中即生产关系中地位的提高。因为,当妇女群体在社会中的地位提高后,立法等一系列上层建筑的变革就有了基础,同时反映经济基础的人们的观念也会随之改变。

所以,我们要坚持妇女解放的正确方向,首先就是要正确男女平等的经济地位,在此为出发点才能进一步前进。脱离经济基础的要求大多都会落为空想,这点已经在ziben主义的minzhu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在这里应当举一下中国妇女解放的过程作为例子。当鸦片战争后,西方思想开始传入,妇女解放的思想就随之而来了,但直到辛亥革命前妇女解放运动却一直没有大的进步,尽管有一些所谓的法案,但却难以落实,为什么?原因就是妇女在社会生产中的分工基本没有变化,妇女的解放缺乏经济基础。辛亥革命后,民族资本主义迎来了春天,但中国的工人数量仍然有限,根本轮不到妇女进厂,所以尽管封建专制制度被炸毁了,妇女解放仍没有实质性的前进,达官贵人纳妾等现象十分普遍。直到新中国成立,特别是人民公社化后,广大妇女的劳动在人口占主体的农村地区越来越重要,特别是工分制的实行,更使妇女的劳动果实得到进一步确认,由此,妇女的解放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飞快发展。

(这篇文章贴吧里一位同志做了有益的补充,在征得其同意后我会找时间补发一下那些内容。)

《共产主义ABC》随笔

读这本著作,应主要把握以下几点:

1运动是绝对的。世界永远处于运动变化发展之中,世界是过程的集合,现存的一起必然灭亡。要立足实际看问题。

(在本书中,作者生动的描写了将要到来的社会主义社会的图景,但是对共产主义社会却没有做太过细致的描述。这首先是因为社会主义社会对于当时来说已经是可以预料的了,详尽的描述已经可以设想的社会主义制度有利于学习者进一步理解关于wcjj专政的理论。同时,没有详尽描写共产主义社会也说明了作者的严谨,因为当时的条件显然还不够详尽的推测出整个共产主义社会的图景,这同时也告诉我们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尚未建立起共产主义的经济基础之前,不应随便揣测整个共产主义社会的详细图景。作者另一出色的地方在于明确指出了wcjj专政也不过是一个过程,一个向无阶级社会过渡的过程,从而超越了古往今来的一切统治阶级——那些人总是试图强调自己的统治将会是永远的。)

2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阶级性是国家的根本属性。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在第二部分的论述中,作者在描画整个资本主义的上层建筑时非常注意联系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基础,用详尽的数据与事实揭示了整个资本主义国家机器与资产阶级利益的联系,旗帜鲜明的指出了一切改良都不能代替革命,因为这永远无法改变决定资本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同时重点解读了为什么说帝国主义是腐朽的行将就木的资本主义(例如占财政支出一半的军费开支,不得不赋予承认生产社会性质的辛迪加和托拉斯)同时也与之针锋相对的提出了wcjj专政的的情况下应当采取的制度与法律。)

3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不在适应生产力发展的需要。

(关于资本主义制度的矛盾——社会化大生产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一方面直接导致了广大wcjj的生活悲惨,将整个社会撕裂成了两个直接对立,矛盾永远无法调和的两个阶级。同时阻碍了大量的劳动产品向生产资料与生活资料转化,从而已经不再适应生产力发展的需要。)

4wcjj专政是暂时的,但是同时又是必不可少的,幻想越过wcjj专政阶段将导致资本主义的fubi。

(在阶级斗争最尖锐的阶段,为了反对fd势力的反攻,wcjj必须拿起国家的武器来镇压一切退步势力,“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为了最终的胜利必然有所牺牲,再次强调了对wcjj专政问题的理解和接受是成为mks主义者的先决条件之一。同时,不仅要提防资产阶级物质上的反攻——这不怎么可怕——而一定要以三倍的小心提防资本主义文化对先锋队对广大人民的渗透,否则······)

表象与本质的思考

做政治题时,遇到一句话:

现象反映事物的本质。

马哲所讲的反映,狭义的反映是“客观事物作用于人脑而产生的模写,映像,也就是人对事物的认识”强调人对事物的认识,这里显然不正确,或者说,“现象”根本不能成为“反映”的主语。

广义的反映,即反应,强调的是一事物对他事物的作用发生的变化,强调“刺激——反应”这里显然也不对。

这句话显然是错误的。

应该这么说,现象表现事物的本质。

这里所说的事物当然是客观实在的,现象就是其本质的外化表现。现在来思考一下是否所有现象都能表现本质。

假象能吗?能,按照假象的定义“否定方面来表现事物本质”那么假象表现出来的不过是本质的另一个方面,假象可以表现本质。

现象与本质的联系,应当建立在联系的基础上,如果有联系,现象应必然表现本质。

我向上扔一个苹果,苹果向上运动,与向上运动这个现象相联系的是惯性,但它同时也是万有引力但否定表现形式,即假象。万有引力在这里也与现象有联系,表现出的表现是苹果上升速度不断减慢。如果我们忽略假象与本质的联系,那就会得出没有引力的谬论,如果无法正确把握联系,就无法正确认识表象与本质的联系,就无法把握事物的本质。

表象是事物本质的外化,那么本质必然先于表象,有现象一定有本质。现象与本质之间的联系应当是我们认识问题的关键。但正确把握联系只是认识事物本质的一个方面,因为没有一个现象能完全表现事物的本质,而将假象当成一般的表象则会导致谬误。客观事物是处在一刻不停的运动变化中的,其本质往往不是一瞬间通过一个现象暴露出来的,同时,人们认识工具的水平也限制了人们对联系的把握——古人显然无法观察原子——因此,认识事物的本质应当是一个漫长的,辩证否定的过程。

而认为现象无法表现本质,则是否定了现象与本质的必然联系,或者错误的把握了联系,他们的错误应当可以归结为——通过事物a的现象考察事物b的本质。

无法透过现象看本质的,大约可归结为两种情况:

1客观实践条件的限制

2错误的把握联系

这两个现象都可以归结为对联系的把握不够。

运用马哲原理对实践与认识真理性问题的思考尝试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归根结底,在最终意义上,是正确的,但我们不能忽视意识的能动作用与从实践到认识的曲折过程。我们要正确把握实践与真理性认识的联系。

实践又不是单个的,孤立的人的实践,实践必然立足于特定的社会条件之上,因而实践有着客观的一面。但社会总是在不停运动变化发展的,不同时期的社会也是不一样的,因而实践也总有着历史的一面,或者说,有历史的局限。同时,实践又是人这一主体有目的的活动,实践的目的性又觉得了它无法摆脱对人意识的依赖,人的意识作为客观存在的主观映像,也必然受到多种条件的限制,这进一步印证了实践的社会历史性,同时也反映了实践的主观性。

人的认识是反复的无限的,单个的个人不可能把握整个客观物质世界,单纯思辩的认识总要受到认识条件与认识水平的限制存在疏漏。但这决不是说头脑中的思索并不必要,并不是说有了一个认识要立马付诸实践让实践来检验。通过学习和思索来检验认识的真理性也是非常重要的。同时,由实践到真理性认识的过程也是漫长的,其间可能出现一系列假象,若把假象当成表象,我们就会得到错误的认识。

让我们来举一个例子,拔苗助长。

将禾苗拔起,从物理意义上来说,它长高了。这个认识的形成只需要有时间和空间的简单概念,但我们都知道它是错误的。如果这位农民有一些基础的生物学知识,他就会知道,禾苗需要通过根部从土中汲取营养,这样禾苗才会向着他所期望的生长——即最终的收获——成长,而他所做的事情却杀死了禾苗。在这里,禾苗的确看起来长高了,但是不久就会死亡,从这个长高中能得出“拔苗能够助长”,这个认识。我们都能看出这绝不是真理性的,甚至会笑出声,但如果深思一下的话,只要事情非常复杂,我们都可能犯这样的错误。真理是客观的,不存在今天是真理明天又不是真理的认识。

这体现了:1广泛的学习与基于已有的真理性的认识的意识活动能够使我们不通过实践来检验认识并推动认识向真理发展——拔苗不能助长这一认识只要通过学习就可以得知(当然,从根本上说生物学成果源于实践,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个认识的终极来源也是实践)。2实践对认识真理性的检验有着局限性,这首先因为实践有着主观性与社会历史性,而且由于事物的广大与发展的无限性,真理的暴露和展现将会是一个过程,事物越复杂,过程越漫长,我们不能被假象迷惑,要通过学习理论的武器透过现象看本质,错误的实践(例如拔苗助长)将带来我们不期望的结果。


#2

“现象反映事物的本质。”
这句话是否错误,我认为可以讨论一下。
楼主说:“狭义的反映是“客观事物作用于人脑而产生的模写,映像,也就是人对事物的认识”强调人对事物的认识”,还举出了“反应”的例子,所以认为上面那句话不对。

不过,“反映”的意思是不是指代人思想对外界的反映呢?我认为不尽然,反映是不预设主语的。

反映【①反照 ,比喻把客观事物的实质表现出来:这部小说~了现实的生活和斗争。 ②把情况、意见等告诉上级或有关部门:把情况~到县里ㄧ他~的意见值得重视。 ③指有机体接受和回答客观事物影响的活动过程。】

比如我们常说的,“一定的文化(当作观念形态的文化)是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的反映”,这里面反映的主语是文化,而不是人。再如“'左’倾路线则反映了中国小资产阶级民主派的思想。”,主语也不是人。

另外,楼主说:“广义的反映,即反应”,反映和反应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它们的意思不一样,并不是广义和狭义的关系。差其一字,异之千里。

因此我觉得,【现象反映事物的本质。】这句话,如果要说问题,大约是可以挑出来的,严谨地说:“现象能够反映事物的本质”,这种反映不是明明白白暴露在那里的,而是要经过人的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认识活动才能使本质显示出来的。但如果说“反映”二字错误,我认为有失偏颇了。


#3

我使用的反映的定义,来自于马克思主义哲学词典,我认为哲学应该是严谨的,所以并没有翻阅普通的词典,上面明确指出“反映 客观事物作用于人脑而产生的模写,映像,也就是人对事物的认识,从广义上讲,反映即反映(下略)”因此“反映”与“反应”我的依据都是手中的哲学词典。

哲学意义上的反映,与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反映并不完全相同,这篇文章姑且也算是哲学研究的尝试,在哲学的学习中一向反对似是而非,追求严禁,因此从我现有的材料来说,我得出的结论就是这句话的错误。

至于“一定的文化是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的反映”这里的反映可以在《现代汉语词典》中的反映一词的第二项“比喻把客观事物的实质表现出来”这样来说自然是没有错误,但是相同的意思在哲学词典里并没有,也许我可能有点教条,但我保留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句话错误的意见。

最后,感谢同志您阅读我的文章并提出意见。


#4

是的,哲学是应当严谨的。这种严谨应当以客观的情况为准绳,而不是以某一种教条为标准。

首先我想应该肯定的是同志你查阅资料书籍的习惯,这是不错的。不过,任何书籍都有它的适用范围,并且也由于它是人所编写的,有时候就可能出现一些错误。
这个词典中所解释的“反映”,假若放在认识论中,大约算是正确的,但若其对于广义的“反映”解释为“反应”,我认为它不正确。哪怕是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反应和反映两个词也是不发生混用的。

我查到的资料是:“反映:客观事物通过感觉器官作用于大脑形成映象或客观事物在人脑中的模写。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反映,指概括了物质普遍存在的反映特性。”,而所谓现象反映本质,即说的是这种广义的反映了。

那一本参考资料,认为广义的反映=反应的话,我认为它的可信度需要鉴别了,希望楼主多对书上的内容进行思考。推荐阅读《反对本本主义》一文。


#5

我查阅的书籍资料来自于马克思主义哲学吧资料盘内,因此我对其内容和质量都比较信任。我又翻阅了一下最近正在阅读的教材,确实看到了一些类似于现代汉语词典上的“反映”使用方法,但“反映”既然与事物的本质有关,而有认识事物本质的能力的主体仅有人,所以这句话确实难以说完全正确,这是同志您也承认的,不过的确,我也承认这确实已经属于过分抠字眼的教条主义,所以我现在承认在这个问题上我确实犯了教条主义错误,感谢同志您的批评指正,同时感谢您推荐阅读书目。

再次感谢您阅读我的文章并提出意见。


#6

书籍的错误有时候也是在所难免的,为了尽量减少因为书籍错误对我们造成的误导,我们可以多找一些参考资料,所谓兼听则明。
并且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应当敢于质疑,出版社的书也不是“权威”,错了就可以指出来。
关于名词解释,论坛也有一个贴子,推荐给你进行参考 :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名词解释

上面说的那些,关于一个名词的问题不是主要的。楼主能在高中就通过自己的研究学习得出这些认识,是不容易的和值得肯定鼓励的。相信楼主一定是有自己的思考,才能在今天这样的环境下对马克思主义有初步的掌握。希望楼主可以更进一步,努力学习马列主义。 向你致以同志的问候。


#7

段落之间请空行


#8

关于妇女问题的补充,感谢贴吧“煎鱼少保”同志(以下用A代替)(本人在下文用B代替)

A:观点正确,但不得不提的是,自上个世纪起,欧美国家的女权运动就正是由于男女同工不同酬,同为劳工阶级的女性要求同工同酬,如“铆钉工人罗西”这个比较出名的宣传画(虽然这幅画的含义有很多,但我们取女权这层的含义)就反应出这点,及至现在男女平等的基础是经济的独立这一说法已经成为真正的女权主义者(田园女权等不是真正的)的一个共识,所以你文中的“现在有些女权运动却走向了错误的方向,他们寄希望于通过改变妇女的法律地位而非改变妇女的经济地位解决问题”也许不怎么符合事实,现在平等的问题主要是女性的经济机会的差异,这一差异在《2018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达到了41.9%,女性无法得到或很难得到同男性相同的经济机会,就算女性能创造更多的经济,企业也更愿意任用男性,而在你提到的工分制中,能赚取更多的工分的工作是否更偏向于男性呢?这个问题的答案我就不知道了,但我想应该是的因为男性在人们的普遍观念中能做更多的活、创造更多的价值,这其实就是一种经济机会的不公,私以为属于一种几千年的偏见,但说实话破除文化远比破除制度困难许多许多,“四旧”经过轰轰烈烈的wg后依旧能死灰复燃,而比四旧拥有更长历史的这种文化什么时候能被根除,我想除了生产力层面外,生产关系层面的考量与奋斗也至关重要,那么法律在其中所起的作用也是不可小觑的,最起码的,保障女性的经济机会,实际上这也是现在一些女权的斗争焦点所在,总之呢,女性的解放是很复杂的工程,并非一朝一夕,一招一式就能解决的,只是表达个人观点,还有上边写错了,应该是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大晚上不清醒了。

其实总之呢,现在的问题是关于女性的上层建筑的变革要远远落后于关于女性的经济基础的变革,所以lz的文章观点正确,但私以为这种观点所阐述的问题已然不是现在的主要问题了

B:感谢同志补充说明,这篇文章只是我阅读家私国后有感而发,水平有限,难免有疏漏之处,我更多的是想练习一下我用基本原理分析问题的能力。

至于文中提到的错误方向,在我看到的现象来说,我认为印度或许有这个错误倾向。而我虽然确实不怎么提及法律,但我其实更想强调经济基础的决定作用。最后,再次感谢同志指正,我确实有些忽略文化方面。

A:我个人忘记这是lz的学习笔记而不是文章了,大晚上回复脑子有点不清醒,回复得有些唐突,忘lz不要介意哈。最后说的是楼主的观念我是十分认可的,这篇学习笔记也好顶赞。

B:感谢,您对印度的女权运动怎么看?

A:我对印度女权了解不多,因为印度的情况属实有点复杂,印度女权不光有世俗势力如你讲的经济方面的束缚,还有宗教势力的束缚,它不光有宪法还有宗教法律,其他国家的女性好比只有一层锁链的话,像印度这样的国家的女性身上的锁链多的数不胜数,网上有句话叫印度女权与印度未来之间差了很多个毛zd,我觉得比较形象的指出解决办法了,需要靠很大的破才能真正的大立

B:感谢,其实我所指的错误方向其实就是我了解的印度,感觉那里有些忽视经济基础


#9

新年新文,一刻也不要停止学习。

观《领风者》有感

多的不说,咱们就来思考一句台词:

“同一?思维和存在的同一?好伟大的辩证法!”(此处的辩证法是黑格尔的辩证法)
这是剧中的卡尔-马克思说的。

那么,写台词的人是怎么理解的?

我们都知道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是一切哲学都要考虑的基本问题,它有两个方面,一是二者何者是本源的问题,二是思维能否正确认识存在的问题。思维和存在的同一,强调的是思维能够正确认识存在,可是问题来了,这和辩证法有什么关系?好像…啥也没有。
辩证法主张用联系,发展,矛盾的观点看问题,强调“世界是过程的集合”,是世界观又是方法论。这些我们都很熟悉,但是辩证法一定代表着可知论吗?说过“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的庄子该诉苦了,作为道家学派的代表人物,学过高中历史的人都知道庄子的思想蕴含着朴素的辩证法。且不提老子的思想也已经包含着不可知论的苗头了。可怜有着朴素辩证法的道家一下子就被踢出了辩证法之列,就因为否认了思维和存在的同一性!可怜啊!

高中必修四说的挺明白,唯物主义可以和形而上学或辩证法结合,唯心主义也可以和形而上学或辩证法结合。同样是辩证法,老子是不可知论黑格尔是可知论。要知道。上面所述的概念是相对独立的,并没有绝对的派生关系,说句实话,我一个除了高中政治必修四完全没接触过马哲的同学听了这句话都笑出了声。管中窥豹,窥一斑即可见全貌。

人性永恒论批判(2.0)

所谓“人性永恒论”,就是指“人性永远自私,永恒不变”。资产阶级的哲学家以及一些小布尔乔亚在此基础上得出了“按需分配不可能实现”“共产主义缺乏社会基础”一类的神论,又因为我们处在建立在生产资料私有制之上的人类社会,因此对无法跳出当代的社会基础用历史的眼光去看待社会的人来说,这种说法极具欺骗性。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大部分在有文字记载的历史的经济基础都是生产资料私有制,因此,人们产生了“人类一直如此‘自私’”的错觉。

在此基础上,这些“大哲学家”“社会科学家”又抛出了“求生是一切生物的本能”等观点来补充自己结论 建立了一个看似坚不可摧的堡垒,使得不少不明真相的群众对此望而生畏。
那么,让我们来看看这些“坚不可摧”的“绝对真理”吧!

生存,动物本能?那么我们怎么解释那些无畏的,为了种族的生存显出生命的蚂蚁和蜜蜂呢?什么?这些动物太低级?那大猩猩呢?已经有研究表明这些人类的近亲有时会为了种族的延续献出生命!它们毕竟不是人类?可是古代也有不少“舍生取义”的人,又想说这是少数?是什么“道德模范”?可是光从史书上我们就能看到人们在饥荒面前会将活下去的机会让给下一代。或者,你们又想说“一切动物都有让种族延续的意识”吗?既然这样,如果“劳动成了人们生存和发展的第一需要”,那“各尽所能,按需分配”为啥不可能呢?

让我们再回到人类历史吧,姑且不提那恩格斯闻名天下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了,里面关于原始公社的描述已经将“人性永恒”脸打的啪啪响了(自私论者总是容易忽视原始公社),就让我们看看中国的典籍吧。《礼记》中记载的“大同社会”“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而且《史记》《春秋》等典籍也都相互印证了这个原始公社的存在,这在史学上叫“互证”。

决定人性的是社会存在!

人是什么?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人性不过是现有的社会关系下通常人的出于使自己生活的更好或者获得更多肯定的人的思维方式,是由社会关系决定的,而生产关系又是社会关系的主体,生产关系本身又是由生产力决定的。这样,一切都很明朗了,自原始公社崩溃以来,无论是奴隶制,封建制,资本主义制度,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建立在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基础之上的,生产资料私有制决定了占有生产资料的人将拥有不劳而获的权力,决定了不劳而获的权力永远存在,既然这样,为了摆脱令人发指的体力劳动,为了过上比他人更好的生活,人们想尽办法占有生产资料的动机就永远存在,而这种动机与人们渴望获得更好生活的心理结合在一起,就成了某些人口中的“自私”。在资本主义社会中,举日常生活中的一个小例子,人们总想时不时多占些小便宜,其实,就是想节约货币,而货币,不仅可以是生存资料,也有可能是资本的一种形式,当你手中的货币多到足以支持大规模的雇佣劳动时,你就实现了阶级跨越(可惜,事实总是没有这么美好,精zi大部分只能一辈子当他们瞧不起的wcjj)。在社会主义社会,由于社会福利的发展和个人占有生产资料被禁止,大规模的囤积货币(当然,货币的本质是一般等价物,是商品,而必须有市场才能叫商品,可是我们姑且还叫他货币吧)变得毫无意义,你既没有用它们占有生产资料进而占有他人无酬劳动的权利,而且由于福利的发展,借贷的动机也逐渐消失了,这时候,就算货币存在,囤积它们也变得无任何意义,多余的货币真的成了“无用金属与纸片”,更别提在按劳分配的社会条件下,获得大量的货币本身就不可能,一个人的劳动总是难以同一大群人的相比。而等到了共产主义社会,首先是每个人都得到了充分的发展,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的对立已经消失,狭隘机械的分工也已经被打破,到了这个时候,“自私”更没什么必要了,“自私”不再能够个人带来任何好处,它首先不能使人生活的更好,同时,那时人又没有什么让人厌恶的工作需要摆脱的,到那时,自私还有什么意义呢?既然没有了意义,那么“自私”的人有什么理由去干这些没啥好处的事情呢?当然,有些人还会说,人类总是好逸恶劳,我再说一次,当令人厌恶的分工被消灭了,工作与劳动的性质就变了——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你会偷懒吗?


#10

读《批判梁漱溟的fd思想》有感

——文出自《毛选》第五卷

毛zd同志在此文中对待fd分子的态度是值得我们回味的。

首先,他毫不含糊,能够抓住问题的主要方面,敢于将梁先生的思想(这里的“梁先生的思想”仅是指其人在治国与坚持中央路线方面,不包括其学术方面)定义为fd思想,而不是去庸俗的一分为二,非要从垃圾堆里找金子。而且,毛并不是简单的将其打倒,而是摆事实,讲道理,对其进行逐一批驳,力求以理服人。有人问了:我们对待所有fd分子都是如此吗?非也!再往下看,毛还坚决支持梁先生再当政协委员,为什么?因为还有不少人信他,那我们就有继续同他辩论的需要,要通过辩论让更多人醒悟过来,让广大人民看清其真面目。如果简单的将其打倒,不做什么解释,难免有群众继续受骗,所以要同他辩论,把问题弄清楚。至于那些纯粹自己闲的毫无群众基础的反动分子,当然不一定要肉体上消灭,但是让他们停止倾倒垃圾还是很有必要的。

同时,这篇文章也有相当的史料价值,不是总有人说毛时代压抑自由吗?这就侧面反映了毛时代对持不同zheng见者的包容。毛喜欢摆事实将道理,这个传统应该发扬,我们也应该学毛说一句“请看事实”。

另外,在领导权问题上,毛也旗帜鲜明的表明了立场:工人阶级是领导,工农联盟为基础。(“我们是坚持wcjj对一起问题的领导权”“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的联盟是基础,是最重要的”)关于领导权问题的明确,避免了在这个问题上的纠缠与幻想,有力的批驳了梁先生的“无色政府”(即超阶级国家)。但同时,毛也承认有“工人阶级根资本家,大学教授,高级技术人员,起义将军,宗教首领,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的同盟”避免了“左”倾错误,做到了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与两点论和重点论的同一。同时又顺手给了大谈建国初就开始对非党人士“po害”的人一记耳光。想知道真实的毛时代?“请看事实”不要总是听信道听途说。

(本文中对梁先生的批判仅限于其在政治上的一些思想,本人承认对梁先生了解不多,不知其学术成就到达何种水准,因此本文中对其使用同毛一样的“先生”以示尊敬)


#11

在这里就别用缩写啥的了吧,没有意义而且看着费劲


#12

了解,找时间会改一下,但是现在学业较为繁忙,一时半会可能没法全改完,见谅。


#13

关于革命

(这篇文章写于我阅读《国家与革命》之前,同时现在我也做了一些补充说明)

(本篇文章夹杂大量私货,慎读,慎读,欢迎纠错)

革命是指被剥削阶级通过暴力摧毁旧的社会制度的过程。(定义来源于《现代汉语词典》)
但是革命不一定都能彻底摧毁旧有的社会制度,革命的结果有两种,变革生产关系和调整生产关系,在上层建筑的表现分别为建立新的国家机器(或是进入国家消亡的阶段)和继承巩固旧有的国家机器。现在我要重点考察后一种革命。

以中国古代的大量农民革命为例,我们来考察一下这种革命的大体过程。这种革命爆发的根源往往不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中的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矛盾,中国古代的数次农民革命都没有动摇封建土地所有制,这里的主要矛盾应该是分配矛盾——即农民在生产过程中得到的报酬已经连维持农民的生活都不够了,已经不足以维持农民阶级的再生产了,为了生存,农民必须想办法调整分配关系,诚然,分配属于生产关系的一部分,但生产资料所有制才是生产关系的主体,所以,同变革生产关系的革命相比,它在一开始就有着不彻底性,单单分配问题的调整无法使整个生产关系变革,最多只能算是一种为了缓和矛盾进行的调整,矛盾没有被解决,社会自然难以前进。在这种情况下,虽然爆发了反对剥削阶级的革命,但是由于生产力的限制,这种革命往往难以提出科学的纲领,难以在革命取得成绩后建立新制度。

以中国古代农民革命为例。

这种革命在一开始无疑是反封建的,是农民阶级与地主阶级之间的矛盾。但当农民阶级建立政权后,问题就出现了,刚建立政权但农民即无方法,也无生产力做基础,他们不知道摧毁封建土地所有制要代之以什么制度,也往往没有足够的生产力作为生产关系变革的基础。于是,一部分农民成了新地主,革命战争到此结束,剩下的战争变为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而封建土地所有制没有实质上的任何改变,农民依然被剥削。

而在这个过程中,旧有的国家机器并没有被打碎,只是成为了统治阶级争夺的目标。而当新的统治者胜利后,他往往会总结他的前辈失败的经验,进而加固这个国家机器。这样,当战争结束时,得到的结果只不过是不变的生产关系和更加强大的国家机器,社会并没有实质的前进。同时,由于国家机器比以前的更加强大,牢固,可靠,也给后来的以变革生产关系为目的的革命埋下了隐患,他们要面对的是一个久经考验的对手,这个对手在无数次的失败中吸取了教训,不单在物质上进行更加严格的管控,更在精神上进行更加牢固的控制(例如封建思想阻碍近代资产阶级革命)。

这种革命的共同点

1不变革生产关系

2大体分为两个阶段,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战争阶段与统治阶级内战阶段

2国家机器没被打碎而被强化,并最终化为更彻底革命的阻力。


#14

嗯!同志在这里需要指出几点:老子的基本思想是,自然界和人类的生活都遵循着一定的途径——道演进(是不受任何超自然力量的干预的)道的规律便是世界上一切都在运动与变化,万物在变化的过程中,必然转化为自己的对立面。而在这种无限的变化过程中,新生的东西从来都战胜旧的东西。而且他认为人不应当干预事物发展的自然过程。但是要注意的是 —老子号召人们走向了消极,并教导人们不要前进,恢复原始的生活方式。诸如这般的历史局限性,但他不仅在全部中国哲学和文化的历史上起了重大的作用,而且他用自然的道与“天命”对立。臆测出了作为现实本身的实质的世界普遍规律的存在。老子后继者杨朱—否定了超自然力量的存在,并且反对祖先崇拜。他提出了个性自由的思想“为我”—一切都是为了人。老子与杨朱的唯物主义学说,严重的打击了各种唯物主义的死敌,儒家的孔子,孟子,以及唯心的解释老子关于道的学说的庄子等。像庄子之类人物,在特色教材上可是学习的重点啊,只见庄子却不见杨朱。


#15

关于人性不变论,鲁迅先生也有相关的论述,发在这里可以作些补充:

“ 人性是永久不变的么?

类人猿,类猿人,原人,古人,今人,未来的人,……

如果生物真会进化,人性就不能永久不变。不说类猿人,就是原人的脾气,我们大约就很难猜得着的,则我们的脾气,恐怕未来的人也未必会明白。要写永久不变的人性,实在难哪。

譬如出汗罢,我想,似乎于古有之,于今也有,将来一定暂时也还有,该可以算得较为“永久不变的人性”了。然而“弱不禁风”的小姐出的是香汗,“蠢笨如牛”的工人出的是臭汗。不知道倘要做长留世上的文字,要充长留世上的文学家,是描写香汗好呢,还是描写臭汗好?这问题倘不先行解决,则在将来文学史上的位置,委实是“岌岌乎殆哉”。” 《文学和出汗》


#16

在《批判梁漱溟的反动思想》这篇文中,毛主席提到了一个很典型的现象:出了这么多的“农民代表”,究竟是代表谁呢?是不是代表农民的呢?我看不象,农民看也不象。他们是代表地主阶级的,是帮地主阶级忙的。

许多反动派都在革命中失势后便试图伪装起来,将自己打扮成劳动人民的“代表”,而实际上他们的真实立场又总是不以他们意志为转移地暴露出来。我们应当注意区别鉴定所谓“代表”究竟代表了谁?

今天许多右派分子试图代表人民,甚至于把镇压反革命、反右运动等攻击他们的运动称为反对人民的运动,浑水摸鱼、颠倒是非是他们的把戏。我们一定不要忘记无产阶级立场和阶级分析的方法,也不能把阶级斗争看简单了。

毛主席还说:“同他辩论是有益处的,不要以为是小题大作,不值得辩论。跟他辩论可以把问题搞清楚。”

许多辩论是有益的,它帮助我们发现我们思想的漏洞,帮助我们在斗争中锻炼成长,我们应当同一些反对思想进行适当的辩论,纠正自己的错误、批判反动思想。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不能做温室中的花朵,要在风浪中前进。当然,对反动分子的专政不能丢,一些反动派以言论自由为口号,要求无产阶级取消专政,这是我们所不允许的。


#17

感谢同志阅读我的文章并补充说明,我对老子的了解确实有限,这里我似乎犯了空谈的错误。再次感谢同志的补充说明。


#18

感谢同志阅读我的文章并做补充说明,我个人感觉在这里毛泽东同志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已经有了非常明显的体现,所以在阅读这篇文章时我更多的是从阶级斗争的角度去考虑,有些忽略了关于混入革命队伍的反革命分子,有些将阶级斗争简单化,感谢同志的补充。


#19

拿好批判的武器

所谓批判,是指对错误的思想,言论或行为做系统的分析,加以否定。导师有言“要对现存的一切进行无情的批判”。批判的思想可谓是马克思最有战斗力的部分,它无情的揭示出了一切旧事物已经难以适应时代的部分,通过辩论与事实让越来越多的工人看清资本主义的本质,凝聚革命的力量。从《对批判的批判所做的批判》到《哥达纲领批判》《反杜林论》,再到《国家与革命》中对第二国际修正主义的批判,批判的思想与批评的武器贯彻整个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历程,下面,我将试作分析为何马克思主义主张对“现存的一切进行无情的批判”以及我们如何进行批判。

马克思主义哲学,即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哲学,建立在唯物主义与辩证法的基础之上,唯物主义主张物质决定意识,而辩证法则用联系,发展和矛盾的观点看问题,主张物质世界处在永恒的变化发展之中“世界是过程的集合”。既然物质世界是变化的,那么从物质中派生出的意识也是变化的。反映在人类社会中,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生产力决定的物质资料的生产是人类社会赖以存在和发展的基础,不同的生产力又适应于不同的生产关系,而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了社会的经济基础,在此之上,人们为了维护经济基础保障生产正常运行建立起了政治,法律等各方面的制度,形成了上层建筑。由于人类社会属于物质世界,总是处在不断的变化发展之中,因而生产力也在不断发生变化,并总体上向前发展。然而,建立在生产力之上的生产关系却有着相对稳定性。一定的生产关系一经形成,就会保持相当的稳定。比如,在一个王朝的末代,生产力肯定是不然王朝的盛世时期,但是只要这是个中国古代的封建王朝,那它一定是以土地私有制为基础的封建经济。可随着生产力的逐步发展,先进的生产力最终会突变相当稳定的生产关系的束缚,推动生产关系的前进,生产关系的变革意味着经济基础的变革,经济基础的变革必然推动上层建筑的变革。同时,当社会物质条件发生变化,社会意识也要改变。然而,正如生产关系一样,上层建筑和社会意识也有着相对稳定性,因此,代表先进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势力必须想进一切办法突破旧有的上层建筑与社会意识的束缚。表现在思想文化领域,就成了批判。批判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否定现有的上层建筑与社会意识,推动并迫使他们适应生产力,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发展的需要,最终达到推动社会进步的目的。

马克思主义的批判的进步之处在于,它贯彻了唯物辩证法的辩证否定与历史唯物主义的思想,它首先承认过去的一切曾有着合理性,同时对于过去的一切进行扬弃,既否定又肯定既克服又保留。在批判的同时汲取其中的合理因素,来推动事物的运动,变化和发展。

总之,批判的目的在于推动社会的变革,在于推动思想文化的进步。批判的武器固然无法代替武器的批判,但是批判的武器往往能为武器的批判开辟道路,指明方向。为此,抓住批判的武器便很有必要,批判的武器,是我们打击对抗旧社会最有力的武器之一。

我们要如何进行批判呢?(夹带大量私货)首先一定要紧跟批判的对象,不能像某些人一样编造一个臆想的稻草人进行胡乱的攻击,那根本不叫批判。同时,批判不是辩论,不要过度纠结于批判对象逻辑上或者类似的思维上的错误,要重点把握对方内容中已经不适应社会存在的部分和谬误性认识。更重要的是,批判的过程中一定要坚持辩证否定的观点,不能全盘否定批判的对象,但是同时,我们一定要记住,我们批判的对象大多数本质上都是反动的,其积极合理的因素往往已经非常有限了,除了坚持辩证否定更要坚持两点论和重点论的统一,一定要看到既然它已经成为了批判的对象,那么,它反动的一面往往占了主体。最后,在批判的过程中,不要过分纠结于细节与表面现象,比如,要批判资本主义的文化,就不要过分纠结于某一本书或某一部动漫,要从整体入手,因为资本主义的文化作品千千万万,任谁也没有精力全都批判一遍,要抓住其中的通性,并深入其本质。但是,对一些影响力特别大的典型作品批判也是有必要的,为此,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也应该坚持矛盾的普遍性与特殊性辩证统一。

同志们,一定要拿好批判的武器,对现存的一切进行无情的批判!


#20

在一个封建王朝的末代,它的生产关系的基础必然还是封建主义的,但它和这个王朝在开始或鼎盛时期相比,总有些许的不同。拿明朝来说,其后期有了资本主义的萌芽(对这个观点现在有不同声音,但我这里暂取此观点为例),它的生产关系就和明初有着不同。

在资本主义的早期的生产关系和今天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固然都是资本主义的,但它们也有不同。

举这些例子是想说明,“生产关系的相对稳定性”不代表不变化,而仍然会有量变的因素存在并缓慢积累着。到了某个时刻的质变只是量变到了一定程度的结果,而非无来由的突变。

有一些庸俗的人说“存在即合理”来为现存的事物辩护,甚至自称为辨证。可我们要说,某一事物在某一时间的存在是有它出现的合理性的(不然它不会在那个时候存在),但这不代表它取得了永久的合理性。它在某一时刻的存在符合当时的条件,也暗含了它会在失去一定条件随之消失。

马克思曾经在《资本论》的跋中对上面一段的原理做过极其精辟的论述:辩证法在对现存事物的肯定的理解中同时包含对现存事物的否定的理解,即对现存事物的必然灭亡的理解;辩证法对每一种既成的形式都是从不断的运动中,因而也是从它的暂时性方面去理解;辩证法不崇拜任何东西,按其本质来说,它是批判的和革命的。

楼主所说“不能像某些人一样编造一个臆想的稻草人进行胡乱的攻击”的现象,是许多人所惯用的:“ 把显然愚蠢的思想加到论敌身上 , 然后加以驳斥, 这是不大聪明的 人使用的”(列宁语)

关于整体和典型,我觉得有时候不好一下子把整体抓起来,完全离开具体的作品去说资本主义文化,在概括能力欠缺时可能显得空泛。寻找一些有代表力的典型,从个体中引到整体来批,有具体的例子佐证,或许可以有力量些。


一些文字错误,希望楼主在发表的时候注意一下(好的办法是自己先看一遍)。

生产力肯定是不然(如)王朝的盛世时期 /最终会突变(破)相当稳定的生产关系的束缚/ 想进(尽)一切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