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语 | 古代在何种意义上比现代更为“崇高”?

原创

#1

小语 | 古代在何种意义上比现代更为“崇高”?

转自马列之声公众号
2017-03-12



在《经济学手稿(1857-1858年)》中,马克思在对资本主义生产以前的各种生产形式进行探讨后,接着对资本主义生产的目的进行了批评:

古代的观点和现代世界相比,就显得 崇高 得多, 根据古代的观点,人, 不管是处在怎样狭隘的民族的、宗教的、政治的规定上, 毕竟始终表现为生产的目的, 在现代世界,生产表现为人的目的 ,而财富则表现为生产的目的。事实上,如果抛掉狭隘的资产阶级形式,那么,财富岂不正是在普遍交换中造成的个人的需要、才能、享用、生产力等等的普遍性吗?财富岂不正是人对自然力——既是通常所谓的“自然”力,又是人本身的自然力——统治的充分发展吗?财富岂不正是人的创造天赋的绝对发挥吗?这种发挥,除了先前的历史发展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前提,而先前的历史发展使这种全面的发展,即不以旧有的尺度来衡量的人类全部力量的全面发展成为目的本身。在这里,人不是在某一种规定性上再生产自己,而是生产出他的全面性;不是力求停留在某种已经变成的东西上,而是处在变易的绝对运动之中。


马克思在这里所讲的古代世界是指公社制的生产关系,包括“亚细亚的所有制形式”、“古代的所有制形式”、“日尔曼的所有制形式”。公社的所有制是劳动的个人对其劳动的自然条件的原始所有制。

而这种原始所有制区别于现代资本主义所有制的地方就在于:它是原始生产条件(如土地)同劳动者二者的统一,劳动者享有对于自己的劳动成果的权利;而资本主义却是以劳动者同劳动的客观条件即生产资料分离为前提的——而这正是资本主义剥削的条件。在古代,“劳动者把自己劳动的客观条件看作自己的财产;这就是劳动同劳动的物质前提的天然统一。”

古代人不以创造财富为目的,而以生产使用价值为目的;固然古代人也创造了财富,但财富在他们那里只是“物”——供人享用的“物”,而不是“价值”。物作为物,是由人来支配的。当财富只是物的时候,是人支配物,是人统治物;当财富表现为价值的时候——须知,价值所凝结的乃一定的人与人之间商品生产交换的特殊社会关系——人与物的关系便会发生根本的改变:是物统治着人而不是人统治物。这正是发生在资本主义社会的现象:资本主义生产以交换价值为目的而不以使用价值为目的,在资产阶级观念中,生产是目的,人是手段,为生产而生产,为此作为死劳动的资本就要求对活劳动越来越大的占有。

正是基于此,马克思认为在生产的目的上,古代显得比现代要“崇高”,故在紧接着下一段原文中,马克思指出:

在资产阶级经济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生产时期中,人的内在本质的这种充分发挥,表现为完全的空虚,这种普遍的物化过程,表现为全面的异化,而一切既定的片面目的的废弃,则表现为为了某种纯粹外在的目的而牺牲自己的目的本身。因此,一方面,稚气的古代世界显得较为崇高。另一方面,古代世界在人们力图寻求闭锁的形态、形式以及寻求既定的限制的一切方面,确实较为崇高。古代世界提供了从局限的观点来看的满足,而现代则不给予满足;凡是现代以自我满足而出现的地方,它就是 鄙俗 的。


但是,与今天因为资本主义的现代苦难便鼓吹倒退回小生产的某些人不同,马克思同样看到了古代生产方式的局限——这种以个人和家庭为单位的小生产方式、个人劳动的私有制注定是要随着历史发展而丧失其基础并归于灭亡的。作为建筑于资本主义时代社会化生产和联系之上历史产物的社会主义,不是简单地倒退回这种古代小生产的所有制,而应当在生产资料的全社会共同所有基础上重新实现共同体内劳动和所有权的直接统一。

对于那些不惜拆毁社会化的生产力(这种力量已经为历史所造成)、鼓吹恢复小生产者私有制如”小农经济“的人,我们用马克思的下面这段话来作为对他们的回复,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全面发展的个人——他们的社会关系作为他们自己的关系,也是服从于他们自己的共同的控制的——不是自然的产物,而是历史的产物。要使这种个性成为可能,能力的发展就要达到一定的程度和全面性, 这正是以建立在交换价值基础上的生存为前提的, 这种生产在产生出个人同自己和同别人的 普遍异化 的同时,也产生出个人关系和个人能力的 普遍性全面性在发展的早期阶段。单个人显得比较全面, 那正是因为他还没有造成自己丰富的关系 ,并且还没有使这种关系作为独立于他自身之外的社会权利和社会关系同他自己相对立。 留恋那种原始的丰富,是可笑的 ,相信必须停留在那种完全的空虚之中,也是可笑的。资产阶级的观点从来没有超出这种浪漫主义观点的对立,因此, 这种浪漫主义观点将作为合理的对立面伴随资产阶级的观点一同升入天堂。


公众号原创文集
(转载)穿Prada的时尚女奴隶
#2

这篇文章是排版的反面典范。
不加强制空行,紧成这样
引用部分也不用引用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