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评双鸭山煤矿工人罢工事件

原创

#1

转发自vom公众号
(2016-03-14)



:中国转轨三十多年来,伴随着巨大的社会阵痛与阶级的再分化,而这些事实至今依然排斥于主流话语之外,并被刻意掩盖。如同近期的又又(shuang)甲鸟(ya)山事件一样。在这片土地上,劳动跪下去,资本站立起来了,工人阶级再度被推向劳动力市场成为可以随意买卖的商品。即便是在被自由主义者抨击为“特权”的国企里,劳动者的境遇未必就好多少。

“减员增效”让几千万为国家作过巨大贡献的国企职工下岗“从头再来”, “郎顾之争”揭开国有资产流失的惊天黑幕,“通钢事件”以血的代价让人们见识了新中国工人根深蒂固的“国企情结”。在转轨三十多年来,涉及无数工人命运的“改革”却一直是党国的官僚精英在“顶层设计”,却鲜闻来自“作为共和国的领导阶级”的工人阶级发声。在传统国有经济中工人地位都这种境况,那更别提私企里面的工人了。



国有并不必然地、直接地等于公有。恩格斯指出:“ 生产力的国家所有不是冲突的解决,但是它包含着解决冲突的形式上的手段,解决冲突的线索 。”所有制是一种经济关系,如果没有工人民主,不确保劳动者对生产资料的共同所有权,所谓国有不过是政府所有。 “ 工业工人只有当他们把资产阶级的资本,即为生产所必需的原料、机器和工具以及生活资料变成社会财产,即变成自己的,由他们集体享用的财产时,他们才能解放自己。 ”而在这种异化了的国有中,工人事实上依然是处于被雇佣地位,和公有将是天壤之别。只是在国有制中直接的暴力压迫似乎少了些,但工人们的权利依然匮乏,工资依然很低。中国的各级政府可以不通过各级人大批准直接变卖国有资产、逼迫职工下岗就是工人无地位明证。

又又(shuang)甲鸟(ya)山事件并非偶然,背后是长期鲸吞国有资产、特权fu败和脱离阶级基础、资本横行的造就。有民众写打油诗来描述又又(shuang)甲鸟(ya)山市目前的社会现实,“黑龙江的又又(shuang)甲鸟(ya)山,镇长书记开霸道,村长主任卖学校,官员家产上百万,百姓刚刚吃饱饭,官员随便卖块地,轻松贪wu几十万,国家资源全卖光,百姓活的心发慌, 国家补贴到地方,全在官员兜里装,领导关系搞的好,有钱也可办低保,轻松贪wu几千万”。

恩格斯曾经就指出建立在生产资料与劳动者分离基础上的某种“社会虚幻形式代表”的国有制没有超出雇佣劳动关系的范畴:“ 现代国家,不管它的形式如何,本质上都是资本主义的机器,资本家的国家,理想的总资本家。它愈是把更多的生产力据为己有,就愈是成为真正的总资本家,愈是剥削更多的公民。工人仍然是雇佣劳动者,无产者。资本关系并没有被消灭,反而被推到了顶点。 ”20世纪的社会主义国家里大体都存在国有经济法律上的所有权(全民)与事实上的经济所有权(政府)错位的情况,政府的代理人能够比资本家的代理人捞取到更多特权。背后反映的是工人阶级主体地位的缺失。

落实宪法上对工人阶级领导地位的许诺,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解决出路,恐怕还是得像列宁指出的那样:“ 对我们来说,重要的就是普遍吸收所有的劳动者来管理国家。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是,社会主义不是少数人,不是一个党所能实施的。只有千百万人学会亲自做这件事的时候,他们才能实施社会主义。 ”所有权上必须保证劳动者对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和支配,建立工人民主和监督,让国有变为通往公有的桥梁而不是变种的私有制,真正让无产阶级当家做主。



生机勃勃的社会主义不是靠上面的一纸命令建造的,而是源于无产阶级群众自身。当然,在精英们主导改革的今天,国企的命运很可能只能听天由命了。


公众号原创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