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止性侵犯是每个左翼进步分子的责任


#1

制止性侵犯是每个左翼进步分子的责任

作者:陕青

2019年1月20日

最近,左翼内部一件沉寂多年的性侵犯事件被公之于众。根据女权积极分子大兔的报道,工友之家工作人员贾志伟利用职务之便,“教育”之机,对“至少九个”工友之家的女性志愿者实施了诸如“强抱”、“强吻”、“脱衣服” 、“摸下体”等等性侵犯行为。贾志伟的这些行为,对被侵犯的女性造成了极其严重的伤害,一些受害者甚至曾想通过“割腕自杀”来寻求解脱。

然而,工友之家的负责人对此番恶劣事件却采取了集体主义绑架、荡妇羞辱、威胁公布受害人隐私的处理方式(见《回应工友之家及详述贾志伟性侵性骚扰女志愿者事件》)。同时,工友之家在辞退贾志伟、定性性骚扰行为(工友之家在1月16日前仅将此定义为“不当行为”)和处置手段(只是“道歉”)等诸多问题上拖延日久、含混其辞。显然,截至今日(1月20日),工友之家并未认识到这件由其工作人员犯下的,在其组织内部发生的性侵犯事件的严重性,只是在受害者和女权人士的不懈推动下,一次又一次被迫作出反应。从受害者提起投诉到工友之家作出正式声明,已经经过了175天。

作为常年服务工人的知名进步组织,工友之家发生性侵犯事件本身及其处理方式,都说明了工友之家部分成员已经相当腐化堕落。本是一个为工人阶级服务的机构,面对对怀抱理想的志愿者直接的人身侵犯,首先想到的不是迅速公之于众,清理门户,改过自新,寻求法律和其他手段给受害人一个交代,而是警告受害人不要“将机构置于受害者的对立面”, “全力捍卫”机构,并抵制“任何针对机构不合适的言论和行为”,还大言不惭地妄称“已经尽力”。事实上,是工友之家自己的恶劣行径,将自己置于受害人和整个人民群众的“对立面”;工友之家“全力捍卫”的,是自己工作人员无耻的“言论和行为”;工友之家“尽力”所为的,只不过是继续威胁受害人,给她们旧伤之上再添新伤罢了。

此事经由大兔发布以来,已经五日有余,左翼内部对此呼应寥寥,大有事不关己之态。任何一名左翼进步人士都应明白,没有女性的解放就没有人类的进步,女权主义运动是一切进步运动的天然同盟。任何有良知的人都知道,以“精神导师”之名进行性侵,是对受害人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摧残,与邪教催眠术别无二致,不齿于一切道德,不容于天地良心。

长期以来,左翼对维护女性权益,支持女性解放的伟大事业情感上是支持的,但是我们的关心和行动却是零散的,不系统的,我们对于进步女权主义的普及教育是远远不够的。这次工友之家“灯下黑”一般的事件再次提醒我们,就算在左翼内部,就算是对于女性权益的基本问题上,也有藏污纳垢的暗沟。自由派把女性解放问题视为“私权利”问题,借以抵挡外部干涉,故可在“私人领域”的独立王国中为所欲为;部分左翼人士将此问题视为“机构”内部的“家丑”,以纪律和集体主义之名掩盖对组织成员基本权利的侵害。上述两种思路本质上是一致的,都是将女性解放问题封在壳里,沉入江底,永不见天日,皆以降低其在家庭和小宗派内作威作福的统治成本。而对于真诚的进步分子而言,世上没有打不碎的乌龟壳,关乎女性解放的问题,向来都是公开的政治问题。中国未来女性解放的方向,就是要把手伸到家庭里、伸到工作场所里、伸到“集体”里,打碎他们不可一世的私人领域、师道尊严、机构声望和虚构的“伟大事业”,扫除一切资本主义和前资本主义对女性的压迫。

进步思想不是邪教,进步组织也不应成为纵容包庇乃至维护性侵行为的窝点,制止性侵犯是每个左翼进步分子的责任。我们有义务劝诫贾志伟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劝诫工友之家整顿队伍。如果贾志伟不听劝戒,仍然怙恶不悛,工友之家仍然包庇纵容,我们应用一切手段迫其就范,对其行为一挖到底。对于几位受害女性,我们应当予以情感、法律和其他方面的支持和保护,鼓励她们为自己的权利发声,也鼓励全中国女性为自己的解放战斗。

中国的女性解放运动曾在五十年前引领世界潮流,今日中国的女性解放应从整肃左翼队伍做起。


#2

这是陕青网友给红色中国网的投稿。文章所反映的观点是陕青网友个人的观点。


#3

进步组织内部出现腐化分子是令人痛心的,看看国际共运史吧,都是教训。
民主集中制是党的组织原则,也应该是一切有志于无产阶级解放的一切组织、团体的组织原则。


#4

拿这个圈子捞取名利也就算了,还拿这个来解决自己下半身的需求。真的是有点二


#5

大家好,我是陕青,是这篇文章的作者。感谢远航一号把我的文章转载过来,也感谢马列之声的朋友们提供这样一个空间。我了解到,1月17日,工友之家发表了一封致歉声明,态度较好,但是仍是仅限于“道歉”,我认为这是不够的,对付性侵犯,需要有更严厉的手段。希望工友之家能协助受害人将侵犯者绳之以法。


#6

可恶!


#7

可恨


#8

令我震惊。左翼进步组织内部竟出现如此堕落的腐败分子。我们应该积极维护女同志权益,并且让“被性侵不丢人,性侵者才是遭人唾弃的”成为社会发自内心认同的共识,批判“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样落后的思想。我想这种潜在的思想阻碍了女同志积极维权。


#9

从已经揭发的情况看,贾某不是普通的性骚扰,而是已经分别对至少一人犯有强奸罪、对多人犯有强制猥亵侮辱罪

遗憾的是,从内部沟通情况看,受害者和女权方面似乎都有到此为止之意

红色中国网提议,在左右派积极分子中,开展反对性别压迫的运动,相应者寥寥。不知本论坛上各网友对此有何设想?


#10

我也觉得,这种事情一揪到底,有何可怕呢?许多左翼人士为何对这个既意义重大,又相对容易的目标视而不见?


#11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是懦夫思想,认为被性侵是受害者的责任。他们要么是因为反性侵运动减少了他们的可能“猎物”,要么是因为自己得不到所谓“性资源”而对全体女性耿耿于怀。


#12

反對性別壓迫是階級鬥爭的一部分,如果認為性侵是可以姑息的話那無產階級的聯合就是笑話了,任何團體內的性侵犯都能安然無恙的話,那麼就得不到女性成員的真心支持。
另外資產階級可以利用父權讓家庭中的女性做更多的家務勞動,從而讓自己付出更少的社會資本,這點也是要反對的。


#13

对于组织内的腐化变质的坏分子,不管功劳多高,资历多老。都要严厉制裁,功劳越大,资历越老,地位越高,犯这种错误对组织的伤害越大。


#14

坚决和这种伪君子作斗争!我们这些人不就是因为看不惯这世上的种种不公平不合理的事才学习马列主义,才走到一起的嘛!这种人在资本主义社会,人们尚且不容他,更何况我们!


#15

腐化分子必须毫不留情地处理。不光要毫不留情地处理,还要大事声张地处理!


#16

同意, 革命的队伍里,不需要这样的腐化人渣。


#17

证据充分,就应法办,不可姑息,不知道他们给出什么样的的理由到此为止呢


#18

请问,到底该怎么制裁呢?难不成要借特色的刀?


#19

据说是怕受害人“二次伤害”

连“强奸罪”都不让提 只说“性侵犯”


#20

这不是政治问题

刑事案 封建社会老百姓遇到冤屈不也得找衙门

当然 还有个办法就是实行群众正义,比如受害人集体包围贾某实行肉体制裁

或者左派组织“行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