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未来社会主义社会文艺政策的设(空)想

文艺评论
原创

#1

破区某友人在阅读吧内某贴的第10楼的楼中楼后对10层层主主张持相反的态度,其认为应当写些东西,于是就有了以下文章。请各位朋友同志随意地提出建议、见解。我相信,每一个批评或每一个不同意见都能有其独特的作用。
主笔:破区某友人
文字润色:本森喵

有些朋友忽略了一个问题----当我们讨论社会主义社会的文艺政策时,很多人没有考虑到的是中国存在的这样一个具体实际。中国在思想文化领域最大的具体实际就是:作为一个资本主义国家,中国未能做到真正的资本主义思想自由(或者说伪多元主义),仍然顽固地保留着种种封建主义的残留和对“异端”的强烈反感、坚决打压。“我们苦于资本主义的发展,而又苦于资本主义的不发展。”当局在文化领域从不会像欧美国家那样采用“娱乐至死”的方针来糊弄、麻痹民众,反而是以普鲁士式的镇压、书报检查令为主,而这实际上是当局为了维持其统治稳定而有意为之。看样子,很多朋友受这一套影响不小。但是,拿威权资本主义国家对付欧美资本主义国家意识形态渗透的那一套来应对社会主义社会的问题,我认为是缘木求鱼的做法。

两千年的封建社会历史(不提是哪种封建社会)使得中国封建残余根深蒂固,其中实际上影响最大的往往是小农意识,也就是对行政权力的盲目态度,而这是波拿巴主义的温床。我们今天很多朋友还是深受这种小农意识残余的影响,这不仅体现在我们的生活和娱乐当中,更表现在许多朋友、同志希望沿用波拿巴主义式的方法论来建设、保卫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文化领域,这也许是普遍的问题,因而是值得注意的问题。

显然,如果单纯依靠行政权力强行压制、制止各种与主导意识形态不合的思想的这种方法真的行之有效,那么为何真正对于当今文化管制持完全积极评价的人往往并不占多数呢?这从反面证明了这种方法是显然走不通的。历史证明了现实,现实证明了历史,“单纯运用行政权力强迫群众”这种落后的手段,民众不买账,同时也不符合先锋队的群众路线。在落后的国家、地区爆发的革命,如果革命者接着使用波拿巴主义那套方法论,那么革命距离死亡就不远了,因为这意味着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残余在文艺领域的复活,而文艺领域,是意识形态的直接体现。不好好思考这一点,我们以后的行动,也会一样失败。应该从历史中吸取教训,同样的错误绝不能犯第二次。

我们都知道,虽然社会主义国家的领袖人物诸如列、斯、毛在社会主义文化发展方面都有贡献、造诣,但是执行者,尤其是基层的执行者奉行的波拿巴主义威权手段,使得上个时代的文艺政策背上了本不该有的万古骂名,并引起了为数不少的对社会主义社会的误解,这一点值得我们反思。

单就历史而言,在文艺领域,甚至所有思想方面的斗争的残酷度,20世纪的社会主义国家远大于欧美资本主义国家,以至于那些小资右派们这样嘲讽20世纪共产主义运动思想领域斗争:“我们(在苏联因思想不符合无产阶级意识形态被粗暴处决的人士)都是没了命,他们(受到美国白色恐怖迫害的人士)可(只)是丢了工作啊!”虽然这个说法有失偏颇,即把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的不发达地区,如南越、民主化之前的韩国、皮诺切特统治下的智利等排除在外,但是有一点值得注意,在这个阶段,发达资本主义世界的文艺领域斗争策略进行的更加高明、更加隐蔽,影响力更强,而过去社会主义国家的文艺领域专政相对更加粗糙、更加明显,因而容易授人把柄。

不过请不要误会,这边不支持陈独秀那样的两段论,我们应该做的是在打破资本主义思想垄断的同时,完成社会主义甚至共产主义思想解放,这边在这里递上几条思路,仅供参考:

  1. 把先锋队的指引和人民领导结合起来,走切实的群众路线。先锋队在初期发挥的作用应该是坚决的、积极的引导。在宣传过去优秀无产阶级文艺作品时,也应该遴选无产阶级理论家与实践家们的理论和经验,并将之总结出来以便介绍给新的无产阶级文艺工作者们。但是作为无产阶级中最先进的一部分,先锋队要明确自己的一切工作都是为了提高劳动人民的水平,或者说,使无产阶级逐步摆脱在文艺方面的历史包袱,进而使之普遍革命化、普遍先进化,尽管这同时也表现为先锋队作用的减弱,但先锋队应该自发自愿地去推动这种发展、这种否定的否定。
    作品以质取胜是社会主义文艺作品战胜其它落后、腐朽的思想作品的关键之一。要通过发展社会生产,普及文艺创作和展示的物质资料(乐器等),提高人民水平,换言之,让文艺真正变成大众文艺,让每个劳动者都能亲自参与到艺术创作中去;通过教育、娱乐等形式逐步施加影响,使无产阶级的每一个体都能高度地掌握共产主义理论和实践素养、渊博的科学知识、对于社会现实的深刻了解和高度的文化艺术素养。而在这个过程中,人民真正的理解、支持,积极的参与以及在具体实践中的批评和指正,都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文艺事业发展的非常必要的。

  2. “宽宏大量”的政治方针。肃清资产阶级思想是一个非常长久甚至贯穿整个社会主义时代的事情,不能指望一次解决,更不能指望通过单纯粗暴的压制、人身消灭来解决。在政治和法律层面,我们要做到充分保障劳动人民每一个体都有“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的四大自由,在不威胁无产阶级专政本身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表达、采访、通讯自由。
    同时,即使有人作品因其中有问题而被批驳、批判,我们也要保障作者可以发表他的看法、说明他的认识,从而更好地了解其应在哪方面接受改造。这样在社会和情理上营造出一种平等、公正的氛围,让劳动群众都能形成平心静气地参与讨论而非借题发挥进行派系斗争的习惯,这对于整个社会的思想改造而言更加有效。我不建议在法律和政策中对于作品展示做出任何硬性规定,这不是说不做规定,而是不做强制规定。“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文艺作品实质上是一种思想影响舆论的媒介,因而要尽量运用舆论的办法解决,而无产阶级先进分子的任务,就是推动并确保社会舆论整体的革命化,而且通过舆论来针对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文艺作品的这一过程本身就是使舆论整体革命化的手段。当然,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我们必须保有运用强力手段的权力,但是要尽量慎用,同时要向劳动人民讲清楚运用强力手段前因后果。随着传媒的不断发展,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3. “大水漫灌”的淹没战术。在较长的时间中,在无产阶级整体还不能完全自如掌握文艺进而形成在文艺领域的完全专政的时候,先锋队应多组织无产阶级文艺工作者(这批人显然也应当是无产阶级先进分子,同时不应当脱离生产)创造大量的反映无产阶级生产生活和宣扬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文艺作品,并且通过各种媒介广泛传播。这些作品涉及面要尽量广泛,要从古至今,从天涯到海角,从田间地头到高楼大厦,尽量做到涵盖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同时要采用多种不同的形式,采用劳动人民喜闻乐见的表达方法,使人民群众爱看、喜欢看。进而在数量上用代表无产阶级意识形态的文艺作品压倒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文艺作品。

  4. “偷梁换柱”的替代战术。对于原本与革命的思想相抵触的文艺作品,无论是外来的,还是本土的,是先前的,还是现在产生的,如果在这个作品中反映了资本主义或者封建主义的思想,那么无产阶级应当在合适的前提下组织对相同题材的再创作,在这个过程中,通过改编的方式合理地抵消这些不利因素,并在同时用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填补之,使得这些题材为革命所用。

  5. “针锋相对”和“置若罔闻”灵活结合的宣传策略。宣传机构要在宣传方面对于资产阶级文艺作品进行详细的介绍、并表达鲜明的态度。在我们的宣传机构对待无论是过去的还是新的反映了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文艺作品时,可以采取这两种态度中某一种或者两者结合。要视它们具体的传播范围和速度,以及它们的传播将带来的危害,来决定究竟采取哪一种措施。前者的具体办法有发表评论、社论,或者强制性地在这些作品前面印刷、放映批判其思想内核的内容。在有害的作品面前,先要把它为什么有害、怎么有害讲明白、讲清楚,进而继续引导劳动人民对它们进行进一步地分析和批判。这是对危害较大的作品和行为进行的,这样做需要耐心与时间。对于危害不严重的,我们的宣传机构可以采用冷处理的方针——至少其热度应该远小于对于符合革命的三观的作品的宣传热度。

  6. “实事求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学术策略。辩证唯物主义告诉我们,一切事物都是复杂的,矛盾无时不有、无处不在。反动的作品,也有积极的因素;再“根正苗红”的创造,也可能有腐朽落后的一面,关键在于其主导因素是反动的还是革命的。我们在对于作品作学术层面的分析和解读时,切莫鼓励意气用事,对于作品不分青红皂白,颠倒是非、牵强附会的乱批,应该坚决反对并且严格纠正。我们要善于从各种作品中发现积极因素,无论是方法论层面的还是其它。
    不能因为作品整体的消极而无视部分的积极,而要耐心地对其整体与局部进行剖析,明晰构成作品精神内核的各个方面,明确其主导内容,进而有针对性、有重点地做批判。只有这样,才能将辩证唯物主义贯彻到文艺领域中去,才能以真正科学的态度对待文艺。

总之,站在过去的经验与教训所构成的历史的巨人之肩膀上,我们这一代共产主义者应该更加有头脑,有智慧,以在文艺事业上创造前所未有的高峰,直到最后的胜利。


#2

支持北森海波同志,对于那种只想用行政手段以销毁文本的方式消灭剥削阶级的文学是行不通的,这是不相信群众能有辨析落后腐朽文化的能力的怀疑。
对于极端反动的应当予以绝对的专政,无可厚非。但对于一般得毒草作品可以通过加强宣传教育来进行排除,或者进行改造。
(当然北森海波同志说得比我全面,哈哈。)


#3

有点意思 顶一个


#4

这不是我提出的,而是破区的一名朋友提出的,我是单纯负责润色而已。


#5

事实上,那位朋友想的比你激进的多,他拒绝看书,并且提出革命胜利后要靠行政手段禁止二次元和电子游戏,控制言论,封杀书籍,修建网络长城,处死不配合的资本家等等,在被批评之后拒大家的意见,并且已经陷入了没有武器就不能革命胜利当中,已经在思考自己要不要当个小粉红,说不定还能当老爷。


#6

激进的保守,保守主义的“激进化”。换言之,什么是形左实右,这就是形左实右。


#7

不出所料,10楼那个家伙已经走到我们的反面。他已在其他地方疯狂诋毁马哲学吧了。

我认为,现在构想未来社会的文艺政策会过早了点。如今无产阶级文艺可以说是处于最低潮的状态。现阶段,我们短时期内很可能还要借助于现代主义在工人中进行一定的传播。比较不乐观的是我们难以重新拾起“革命现实主义”或“革命浪漫主义”这两样早已被人们淡忘的武器。

关于这点,我做个补充:要想知道一项文艺政策是否“宽宏大量”,最主要体现在其对过去的创作手法的管控力度。在社会主义社会的前期,应当允许现代主义一定的生存空间,尔后再慢慢对现代主义进行改造,将其改造为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因此一开始就把现代主义禁绝也绝不是好的主意。我们参考过去苏联对现代主义的文艺改造过程也可以看出这点。

主导因素是什么?如果按我的理解,这个主导因素应当是无产阶级文艺创作的根本,即毛主席所强调的:

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

然而这样还不够,很多“毒草”也是声称为人民的,那么如何正确进行文艺批评,认清这些“毒草”的真面目呢?

文艺界的主要的斗争方法之一,是文艺批评。……文艺批评有两个标准,一个是政治标准,一个是艺术标准。……任何阶级社会中的任何阶级,总是以政治标准放在第一位,以艺术标准放在第二位的

因此,评定是否为“毒草”,应当从这个政治标准下手。对于艺术标准(即各类型的创作手法以及作品自身具体的内容),则应该像上文那样说的“宽宏大量”。但这个宽宏大量只是一个过渡性质的改造过程,无产阶级文艺最终还是要走向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

这里做个小补充。按照毛泽东文艺思想所明辨的,人类社会生活是“文学艺术唯一的源泉”。那么这个相同题材是什么?应当就是古今中外的文艺作品。毛主席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也强调:古代和外国的文艺作品不是源而是流

因此,只要明辨了“源”和“流”,在这原则基础之上进行“相同题材的再创作”,就不容易出现偏颇。

现阶段由于消费主义在各个文化领域的盛行,未来的宣传机构的第一要务,就是要全面肃清文化领域的消费主义,把那些刻意制造消费热点、在各个领域炒作明星的行为一扫而尽。唯有如此才能把舆论阵地从资产阶级的手中夺过来,也才能为文艺斗争或者说自由的文艺批评提供一个更良好的空间。需要注意的是,在对待消费主义文化的态度上就容不得宽宏大量的政策了,必须第一时刻全面肃清掉。

还有一些值得补充的地方,不过由于时间关系,先写到这吧。


#8

啊,这样啊,那这篇仍然很有价值呢


#9

我个人对于同志你的补充表示非常赞同,尤其是“为什么人”这一段的补充。


#10

我认为文艺政策是一个方面,但这个应当作为次要的考虑对象。所谓文艺无非是属于上层建筑的一部分,来源于经济基础。固然退缩到纯上层建筑的意识形态会伺机抓住可能的经济基础进行复辟,但如果不能首先切断滋生私有制度文艺的经济土壤,反动毒草只会春风吹又生。

我们批判毒草时固然能轻松地、高屋建瓴般地指出其问题,什么英雄史观啦,唯心主义啦,救世主情怀啦。但是关键要分析为什么群众爱看,才能针对性地进行彻底消灭。其实,不是所有反动毒草群众都爱看,什么四书五经、曲艺这些脱离现实的东西,群众早就不买账了。即便是现在大家爱看的东西,也存在群体间的分野,比如年轻人喜欢动漫、日剧美剧,父母们喜欢抗日神剧、家庭伦理剧。我们要分析他们为什么爱看,才能对症下药。有些人说,看不就是为个爽吗?分析那么多干什么?那为什么会爽呢?难道别人看着爽的你也会爽吗?爽不爽,是有物质基础的。

其实,看文艺作品,通俗点说就是缺啥补啥,找代入感。想一人干翻一车人、拯救世界做英雄的中二青年们喜欢热血王道漫,生活缺爱渴望女人的单身狗喜欢后宫漫,职场打拼精疲力竭的社畜爱看职场相关,家庭关系人际关系复杂的中老年群体爱看家庭伦理剧。你要是硬让父母看热血漫,让中二少年看喜羊羊,恐怕他们只会比文艺专政机关反应更激烈。

那么如何对症下药呢?很简单,比如爱看热血王道的,一拳干飞一个城市的,那种超人哲学唯心主义,根源在于以个体为主的小生产,换句话说,主要群体是小资和学生。他们自己打拼自己的,自然有很强的“自我崇拜”,幻想自己有一天也能爆种。解决方法就是多参加集体劳动和工作,了解自己的力量的渺小。比如我要是看所谓“热血神作”《我的英雄学院》时,只觉得好假好空虚。对了,这类文艺主人公总喜欢设定成普通人,和观众出身差不多。为什么?就是为了让观众代入。

比如我们说动漫,看动漫的很多人被称为或自嘲为“死宅”,与此相反的就是“现充”。其实群众们自嘲发明出来的词汇早就提示了我们经济上的解决之道。“放假了,为什么我要在这里看动画里的纸片人出去露营呢?”“啊,原来是因为我没钱。”随着社会主义让人们的财务更自由,教育上让人们更全面发展,这些“廉价的慰藉品”性质的文艺早晚会被人们遗忘。

上述想法只是个人不成熟的一点意见,也请同志们多指教。


#11

破区某友人在阅读吧内[某贴](http://dq.tieba.com/p/6006255290)……

建议改链 https://tieba.baidu.com/p/6006255290,因为后者有 https。


#12

能否讲讲“文化领域的消费主义”更具体的表现形式?


#13

在文艺路线的掌握方面,我们和资本家们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可能在未来的社会主义中仍需要在一段时间中使用文艺上的“新经济政策”。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14

我觉得像是通过购买周边产品来体现所谓的对作品的支持这一点就已经很消费主义了,我现在还记得十年之前喊得口号就是买周边要买三份,做不同用处,其实就是很典型的消费主义口号了


#15

就是楼上举例的。把各类文艺作品当成是商品,无底线地贬损其艺术价值而进行贩卖。比如现在的“青春文学”、流行文化、快餐文化、娱乐圈舆论、各种鸡汤和成功学的盛行都属于此类。在消费主义主导下,古典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几乎没有生存空间,连现代主义也出现了变质和消亡,也就更别提无产阶级的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能够发展起来了。这种环境对无产阶级文艺事业有百害无一利,所以得加以肃清。


#16

关于把现代主义改造成革命的现实主义,我是十分赞成的。不过有关现代主义,还是想问个问题:如何看待那些声称信仰马克思主义的现代主义艺术家例如毕加索和康定斯基这样的人?
关于以文艺批评作为斗争手段,对我的启发很大。支持全面肃清消费主义。


#17

属于新社会里还要继续接受改造的同盟者。要敦促这些有意向无产阶级靠拢的文艺工作者深入接触工人阶级,尽可能摆脱城市小资产阶级的习气,把工作对象宣传对象由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转移到无产阶级上来。随着与工人接触的深入,慢慢改掉自身原先的现代主义创作方法,转向“除了细节的真实外,还要真实地再现典型环境中的典型性格”的现实主义。


#18

在10楼的那个家伙干了什么?他当真转入对立了?说的应该是那个骚扰帖子吧。


#20

亮剑原作者似乎曾在解放军服役过相当一段时间,也许这可以折射出当代解放军新老兵关系、上下级关系的现状。另外亮剑小说就一普通的“伤痕文学”,基本就是批评文革那一套,感觉是作者写着玩的。而电视剧就基本是个军事战争片而已,我认为实际上的负面宣传效果有限,倒是那兔战狼这类的危害比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