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印度全国大罢工:莫迪,你错过了两个亿


#1

作者:何小新

本帖转自激流网

愤怒的锤子,进击的巨人

印度又一次刷新了世界劳工运动的历史!

据印度新德里电视台报道,为抗议莫迪政府提出的公共部门企业私有化、拟修订《工会法》等一系列“反劳工”政策,印度全国总工会于1月8日发起全国大罢工,10个印度全国性行业工会组织参与。罢工活动为期两天,参加人数破纪录的增加到了2亿人,约占印度总人口的1/7,相当于俄英两国人口的总和(相当于中国内地单身人口的总和——作者不合时宜地按)。罢工参与者要求提高最低工资和养老金、加强社会保障和失业救助等。

20190111101714_50194

印度全国总工会领导人表示,工人参与罢工的积极性非常之高,表明了对政府政策的愤怒和不满,罢工得到了几乎所有主要的政府机构职员以及银行、保险、电信和其他服务部门雇员的支持。罢工在哈里亚纳邦、恰蒂斯加尔邦、旁遮普邦、拉贾斯坦邦等规模最大。

“政府没有能够创造足够的就业机会,并严重忽视了工会的诉求”,罢工组织者之一、全印度工会大会秘书长科尔对当地媒体表示,“自2015年9月2日的全国性罢工以来,财政部长贾特利领导的劳工问题工作小组并没有召集任何工会组织进行讨论”。

似曾相识的画风,越滚越大的雪球

这不是印度第一次出现人数如此庞大的罢工活动。

2015年9月,印度工会曾掀起1.5亿人参与的全国范围的大罢工,涉及公共交通、城市建设、国有银行等行业。印度工商协会估计,罢工造成3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35.6亿元)的经济损失。这两次罢工的诉求很像,抗议总理莫迪提出国企私有化、修改劳动法等改革提议。

20190111101742_65252

事实上,自莫迪2014年宣誓就职以来,其强硬推行改革引起的激烈反抗就从未消停过。

2017年8月,印度近百万银行职员在全国范围内参与大罢工,以抗议国立银行私有化、抗议银行合并乱象,反对银行不注销不良资产的行为。

2018年7月,印度全国900万卡车从20日开始无限期罢工,以此抗议柴油价格和联邦公路费。(我们的卡车司机很困难,隔壁半岛同样辛酸)

2018年8月,印度12大港口全国性大罢工,以此抗议将导致港口私有化和工人被解雇的中央政府政策。

以上仅为全国范围内的罢工事件。

是什么让印度人民如此愤慨,屡屡走上街头?正如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的一位成员所说:“罢工是来自工人阶级和辛勤劳动的印度人民的明确警告,他们不会容忍对他们的基本权利和生活条件的攻击!”

所以,莫迪到底得罪了谁?

四年前,以30年来最大优势胜选的新总理在鲜花和掌声中宣誓:“我想让21世纪成为印度世纪。这需要10年,不算太久。”

20190111101802_44218

四年后 ,面对即将到来的又一次大选,“印度世纪”的子民们用脚给这位政治家打了最响亮的一个大嘴巴子。

莫迪上台后,一方面进一步对外开放,提高外国资本在相关行业的比例限制,另一方面喊出了 “made in India(印度制造)”的口号。近几年,印度经济发展迅速,也的确承接了一部分来自中国沿海城市的产业转移。据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显示,在2017年时,印度GDP以2.597万亿美元超越法国的2.582万亿美元,成为全球第六大经济体。另据《新世界财富》报告,印度财富总额增至8230亿美元。在过去的十年里,印度的财富总额暴涨160%。而且根据预测,2017年到2027年,印度财富总量将从8.23万亿美元增长至24.7万亿美元,几乎是增长2倍多。印度净资产超过100万美元身家的约有1520万人,超过1000万美元的约有58.4万人,超过10亿美元的亿万富翁有2252人,亿万富翁人数仅次于美国和中国,排名全球第三名。

然而,另一个很尴尬的数据是,印度同时也被列为全球贫困人口最多的国家,据统计,印度至少有两亿贫困人口,其中7300万人每日收入低于1.25美元(约合8.5元人民币)。

要说这么大的蛋糕为什么喂不到穷人的嘴里?那我们得看看莫大总理是如何推动经济改革的了。

20190111101820_63413

首先,大规模工业化需要大规模地征地,莫迪政府修改了征地法案。2013 年通过的《土地征收法案》规定了在政府基于公共利益为私人企业征收土地时,应在事先通过知情程序, 征得不少于 80%的受项目影响的家庭同意;在公私合作项目的土地征用中,至 少要获得 70%的受影响家庭的同意。此外,这一法案还对土地征用后的补偿和 安置作出了规定。

但莫迪政府认为,这些条条框框致使私人企业想获得土地几乎不太可能,这导致投资和发展项目进展缓慢。2015 年初,莫迪政府提出土地法案修正案,放松征地条款。修订后的征地法案将把经济适用房、工业通道和基础设施、社会基础设施等相关的土 地征用排除在同意条款和社会效应评估条款之外。

不过,新法案被国大党指责为违背穷 人利益,为资本家服务,因而未能在印度人民党居少数地位的联邦院获得通过。

又?双叒叕?来动征地的主意?要知道正是1991年拉奥政府推行新自由主义以来官商勾结盘剥农民的“圈地运动”、征地法和《经济特区法案》致使大批无地农民和土著民流离失所,加入毛主义的洪流。

20190111101919_49458

其次,修改劳工法律体系,通过削弱劳动保障来大幅度吸引外资。

莫迪政府的劳工政策改革的重点是修订三部与劳动雇佣制度相关的法案,其分别为 1948 年的《工厂法》,1961年的《学徒条例》和 1988 年的《劳动法》,目的在于增加管理层和雇主的灵活性。其中后两部法律已获议会两院通过。《劳动法》修改的内容主要是将小型企业的定义由之前的雇佣人数在10人到19人之间提高到10人到40人之间,这使得小型企业免于受其监管的法律从之前的8部增加为16部。《学徒法》的修改主要是扩大企业生产车间中能接受的学徒数量,根据工作性质引入非技术工人型学徒。修改后的法律废除了“公司必须吸收一半以上的学徒作为其正式员工”、“违反该项法律的企业领导面临监禁处罚”等条款,企业可吸收其员工总数2.5-10%规模的学徒工;雇佣超过 5 人以上的企业都有资格吸收学徒工。 关于学徒工的薪资水平,修改后的法案将其与半熟练工人的工资挂钩。

《工厂法》修正案将制造业中工厂的规模从之前的10人(使用电力)和20人(未使用电力)分别增加到20人和40人;法案废除了不允许女性操作特定机器、靠近开棉机工作两个条款,并对禁止女性在夜间工作的条款进行了修订;将企业加班时间从先前的每季度 50 小时增 加到 100 小时;在涉及到公共利益的领域,加班时间从 75 小时增至 125 小时; 与此同时,将工人享受带薪休假权利的最低工作期限从 240 天降至 90 天。该法 案于2014年11月在人民院获得通过后,因在联邦院遭到反对党的反对而被搁置。 根据印度宪法的规定,与劳动相关的立法属于联邦和邦政府的共有权力。莫迪政府有意通过印度人民党在地方上的实践产生示范效应,推动全国范围的劳动雇佣 制度改革。2014 年,印度人民党执政的拉贾斯坦邦修改了《劳动争议法》, 将企业需征得政府同意才能解雇工人的规模从100 人扩大到300 人。

其三,莫迪上台以来便制定了超过万亿的国企私有化改革目标,以便清洗“苏联计划经济体制的遗产”,以填补资金缺口,促进经济转型(听起来咋这么熟悉嘞)。这几年,莫迪不顾工会的重重阻碍卖掉大量大型国企部门,按我们的规矩,可以当得起“莫卖光”这一称号了。

20190111101938_90147

所以,归根结底所谓的“印度制造”不过是用更不友好的劳工制度,用更残酷的压榨来填满外资、内资和政府的钱袋子,“印度世纪”也只是营造一个属于最顶层1%的大帝国。广大的群众岂能看不破这些欺骗的手段?

不可调和的矛盾,不得不站的队

看到如此规模的反抗,政府终于“慌”了。

8日晚,经过4个半小时超长辩论,印度人民院(下院)以323票赞成4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一项具有标志性的宪法修正案。该修正案计划为“种姓和宗教中的经济弱势群体”提供10%的教育和政府工作配额。莫迪事后在社交媒体上表示,“(通过修正案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此举确保每个穷人,无论种姓和信仰,都能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但是这一举动引起了“高种姓”群体的强烈不满。

莫迪想通过种姓问题这一噱头来抚慰愤怒的民众,结果却是惹恼了自己的“靠山”。是的,时至今日,印度依然没有根本解决腐朽的种姓制度。因为,盖着古老宗教面纱的种姓制度在今天实质上代表着尖锐的阶级冲突。代表资本的政府既不能动了自己的”根基“,也不能把自己的真面目表现得太明显,毕竟群众的力量可畏,胡萝卜和大棒必须时刻伺候着。

但是印度民众不是任凭宰割的羔羊,也不是几颗糖果就能哄骗的婴儿。他们正在醒来,正在虎视眈眈地看着这些踩在他们头上的老爷们。当他们终于发现自己的力量,决定利用自己的力量时,会告诉这些人:“在我们的面前发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