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结构与内容

列宁
帝国主义

#1

注:摘自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研究读本,文字由VOM-OCR小组整理发布


目录

一 生产集中和垄断
二 银行和银行的新作用
三 金融资本和金融寡头
四 资本输出
五 资本家同盟瓜分世界
六 大国瓜分世界
七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特殊阶段
八 资本主义的寄生性和腐朽
九 对帝国主义的批评
十 帝国主义的历史地位
十一 关于列宁写的两个序言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一书是列宁论述帝国主义基本经济特点的联系和相互关系的著作。全书由10个部分和2个序言构成。其中10个部分分别是:

(一)生产集中和垄断;
(二)银行和银行的新作用;
(三)金融资本和金融寡头;
(四)资本输出;
(五)资本家同瓜分世界;
(六)大国瓜分世界;
(七)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特殊阶段;
(八)资本主义的寄生性和腐朽;
(九)对帝国主义的批评;
(十)帝国主义的历史地位。

我们先来谈谈这10个部分的基本内容。

一 生产集中和垄断|返回目录

列宁在这一部分引用了当时工业发展的例子说明了资本主义生产发展已经到了集中和垄断的阶段。

列宁引用了德国、美国和英国的大量工业企业发展的数据表明,“资本主义最典型的特点之一就是工业蓬勃发展,生产集中于越来越大的企业的过程进行得非常迅速。”[1]在德国不到1%的企业,竟然占有了总数四分之三以上的蒸汽力和电力。

[1]《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13页。

在美国,生产集中发展的更加迅猛。美国所有企业的全部产值差不多有一半掌握在仅占企业总数1%的企业主手里。列宁认为,“集中发展到一定阶段,可以说是自然而然地走到垄断。因为几十个大型企业彼此之间容易达成协议;另一方面,正是企业的规模巨大造成了竟争的困难,产生垄断的趋势。这种从竞争到垄断的转变,不说是最新资本主义经济中最重要的现象,也是最重要的现象之一。”[1]

列宁同时指出,“资本主义发展到了最高阶段,有一个极重要的特点,就是所谓联合制,即把不同的工业部门联合在一个企业中。“[2]这里说的主要是同行业和跨行业的联合企业的出现。为了整合资源、降低成本、提高利润、改进技术、垄断价格、应付危机与萧条,等等,巨型企业可能实现跨行业经营,如“钢铁辛迪加”与“煤业辛迪加”之间可能实现“强强联合”,同时还拥有自己的铁路和港口。这种大型企业在当时是德国钢铁工业的典型代表,背后有柏林的大型银行做靠山和指挥者。德国的高额保护关税政策更加速了这种跨行业的集中,加速了企业家垄断同盟卡特尔、辛速加等的形成。所谓卡特尔,是英文Cartel的音译,主要是指同业联盟,即由一系列生产类似产品的企业组成的联盟,通过某些协议或规定来控制该产品的产量和价格。而所谓辛遗加,是法语Syndicat“组合”的意思,是比卡特尔发展程度高且较稳定的资本主义垄断组织形式。在列宁的时代,不仅卡特尔已经不是暂时的现象,已经成了全部经济生活的基础之一,而且出现了跨行业的集中和垄断。

英国的情况也是如此,“集中同样导致垄断”。尽管英国政府采取了保护关税政策,但是,正如列宁所说,“生产集中产生垄断,则是现阶段资本主义发展的一般的和基本的规律。”[3]

[1]《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14页。
[2]同上书,第15页。
[3]同上书,第17页。

列宁对于垄断组织的历史作了如下三个方面的总结和概括:
“(1)19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是自由资本发展的顶点即最高阶段。这时垄断组织还只是一种不明显的萌芽。
(2)1873年危机之后,卡特尔有一段很长的发展时期,但卡特尔在当时还是一种例外,还不稳固,还是一种暂时现象。
(3)19世纪末的高涨和1900-1903年的危机。这时卡特尔成了全部经济生活的基础之一。资本主义转化为帝国主义。”[1]

二 银行和银行的新作用|返回目录

银行本来是一个普通的金融中介服务机构,但是,随着银行业的发展和集中于少数机构,银行就“由一个中介人的普通角色发展成为势力极大的垄断者,它们支配着所有资本家和小业主的几乎全部的货币资本,以及本国和许多国家的大部分生产资料和原料产地”。列宁认为,“为数众多的普通中介人成为极少数垄断者的这种转变,是资本主义发展成为帝国主义的基本过程之一。”[2]

[1]《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19页。
[2]同上书,第27页。

数据统计显示,德国的银行业中小银行受到大银行的排挤,9家大银行差不多集中了德国所有存款的一半,还不包括那些实际上是大银行的分行的小银行的存款数额。1909年的数据显示,德国柏林9家大银行及其附属银行支配着113亿马克,约占德国银行资本总额的83%。大银行通过收购和参与的方式吞并小银行、小企业,而且通过参与他们的资本、购买或交换股票,通过债务关系等等来联合和征服他们,吸收他们加入自己的康采恩。所谓康采恩是德语Konzem的音译,原意为多种企业集团。这是一种规模庞大而复杂的资本主义垄断组织形式。由不同经济部门的许多企业联合组成,是金融寡头实现其经济上的统治的最高组织形式。金融寡头通过大银行或大工业企业,采用参与制掌握股票控制额,使其他参与者从属于自己,从而得以控制比其本身资本大几倍甚至几十倍的资本以加强垄断统治,撺取高额垄断利润。

列宁在书中引用了当时德国、法国和英国大银行的一些具体数据证明了当时资本主义国家通过银行对于企业的集中控制,而且发展迅速。如德国伯林的6家大银行从1895年到1911年的6年时间里,其机构总数从42个发展为450个,在德国的分行从16家发展到104家,其扩张的速度非常之快。列宁写道:“我们看到,银行渠道的密网扩展得多么迅速,它布满全国,集中所有的资本和货币收人,把成千上万分散的的经济变成一个统一的全国性的资本主义经济,并进而变成世界性的资本主义经济。”[1]

巴黎大银行里昂信贷银行的账户数1875年是28535个,而到了1912年,则增加到633539个,增长了20多倍。列宁认为,这些数据清楚地表明,随着资本的集中和银行周转额的增加,银行的作用从根本上改变了。“分散的资本家合成了一个集体的资本家”,极少数垄断者控制了整个资本主义社会的工商业业务,进而控制整个资本家和控制整个社会。

列宁在这一章的末尾总结说,“总之,20世纪是从旧资本主义到新资本主义,从一般资本统治到金融资本统治的转折点。”[2]

三 金融资本和金融寡头|返回目录

鲁道夫·希法亭[3]1910年发表《金融资本》一书,所谓“金融资本”用希法亭的话说,就是“由银行支配而由工业家运用的资本”。希法亭认为“愈来愈多的工业资本不再属于工业的资本家了。工业家只有通过银行才能取得对资本的支配权,对于工业家来说,银行代表这种资本的所有者。另一方面,银行也必须把自己愈来愈多的资本固定在工业上。因此,银行愈来愈变成工业资本家。通过这种方式实际上变成了工业资本家的资本,即货币形式的资本,我把它叫做金融资本。[4]

[1]《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30页。
[2]同上书,第43页。
[3]希法亭(Rudolf hilferding,1877-1941),奥地利社会民主党、德国社会民主党和第二国际机会主义重要人物之一,奥地利马克思主义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
[4]《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44页。

列宁总结希法亭的话说,生产的集中和集中生产出来的垄断出现了银行和工业的融合,“这就是金融资本产生的历史和这一概念的内容”[1]。

实现金融寡头控制的是一种“参与制”。即领导人控制总公司或母公司,统治着依赖于它的公司或“女儿公司”,女儿公司又统治着“孙女公司”,这样,拥有不太多的资本就可以控制巨大的生产部门。股票的发行更加加强了这种“参与制”的统治和权力效应,更加缩小了控股公司的控股比例,加大了金融寡头对于生产部门的统治。在列宁的时代,只要占有40%的股票就能操纵一个股份公司的业务,因为总有一部分分散的小股东实际上根本没有可能参加股东大会(今天这个比例有的已经更小了)。列宁指出,“参与制”不仅使垄断者的权力大大增加,而且还使他们可以不受惩罚地、为所欲为地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甚至盘剥公众,而不必负法律责任,因为母公司的领导人在形式上对女儿公司不负担法律责任,女儿公司算是“独立的”,不过一切事情都可以通过女儿公司去“实施”。列宁在这里举了德国和俄国的例子来说明这种参与制所造成的寡头统治情况,特别指出,“由于资本主义垄断组织的形成而造成的银行资本和工业资本的融合,在俄国也有了长足的进展”[2]。

列宁举了大量的事例证明:“集中在少数人手里并且享有实际垄断权的金融资本,由于创办企业、发行有价证券、办理公债等等而获得大量的、愈来愈多的利润,巩固了金融寡头的统治,替垄断者向整个社会征收贡赋。”[3]金融资本在市场竞争中具有绝对的优势,在工业高涨时,金融资本凭借对企业的控制获得巨额利润,而在市场衰落时,小企业和不稳定的企业纷纷倒闭,大银行就“参与”低价收购这些企业,或者通过参与改组获利。

[1]《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44页。
[2]同上书,第50页。
[3]同上。

列宁总结说,资本主义的一个一般特性,就是资本的占有同资本在生产中的运用相分离,货币资本同工业资本或生产资本相分离,靠货币资本的收入为生同企业家及其直接参与运用资本的人相分离。“帝国主义,或者说金融资本的统治,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这时候,这种分离达到了极大的程度。金融资本对其他一切形式的资本的优势,意味着食利者和金融赛头占统治地位,意味着少数拥有金融‘实力”的国家处于和其余一切国家不同的特殊地位。”[1]

四 资本输出|返回目录

在垄断占统治地位的资本主义时期,资本输出取代商品输出成为主要的国际交换方式。

工业的发展和资本的集中使得先进国家里出现了大量的“剩余资本”。这里列宁把过剩余资本加了引号,因为对于本国人民来说,这些资本并不是过剩的资本。列宁说:“因为发展的不平衡和民众的半饥半饱的生活水平,是这种生产方式的根本的、必然的条件和前提。只要资本主义是资本主义,过剩的资本就不会用来提高本国民众的生活水平(因为这样会降低资本家的利润),而会输出国外,输出到落后的国家去,以提高利润。”[2]资本输出主要是为了赚取高额利润,列宁认为,“这就是帝国主义压迫和剥削世界上大多数民族和国家的坚实基础,这就是极少数最富国家的资本主义寄生性的坚实基础!”[3]

当时各国的国外投资情况有所不同。英国主要投向它的殖民地国家。法国则主要投向欧洲,首先是俄国,而且多半是以借货的方式,而不是直接对工业企业的投资。因此,列宁说,“法国帝国主义与英国殖民主义不同,可以叫做高利贷帝国主义。“[4]

[1]《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56页。
[2]同上书,第60页。
[3]同上书,第61页。
[4]同上书,第61-62页。

与英法国家不同,德国因为殖民地不多,所以它的国外投资主要在欧美两洲之间平均分布。列宁认为,资本输出会大大加速输入国家的经济发展,但会导致输出国的经济一定程度的停滞。不过他说:“如果说资本输出会在某种程度上引起输出国发展上的一些停滞,那也一定会有扩大和加深资本主义在全世界的进一步发展为补偿的。”[1]

当然,输出资本的国家总是有可能获得一定的利益,这是金融资本和垄断组织时代的特征。金融资本造成了垄断组织的时代,而垄断组织则到处实行垄断的原则:利用“联系”来订立有利的契约,以代替开放的市场上的竞争。最常见的是规定用一部分贷款购买债权国的产品作为贷款的条件。例如,巴西修筑铁路,大部分用的是法国、比利时、英国和德国的贷款,这些国家在办理有关修筑铁路的金融业务时规定由他们提供铁路建筑材料。这就使得资本输出成了鼓励商品输出的手段。

另外,金融资本的输出使得输出国的银行网络布满了各殖民地国家,从而成了支配这些国家金融和贸易的手段。

五 资本家同盟瓜分世界|返回目录

资本家的垄断同盟卡特尔、辛迪加、托拉斯首先瓜分国内市场,把本国的生产和销售渠道差不多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同时,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国内市场与国际市场是相互联系的。因此,随着资本输出的增加,大型企业集团开始瓜分世界市场,形成国际卡特尔。这是世界性资本和生产集中的一个新的阶段,形成了超级垄断。列宁在这里用了大量的数据和实例说明资本瓜分世界市场的情况。

列宁认为,资本瓜分世界市场是一种获利的方式,而且他们是“按资本”、“按实力”来瓜分世界市场的。这种按实力的瓜分会随着资本实力的变化而发生变化的。列宁在这里同时批判了考茨基在这个问题上的错误观点。考茨基认为,“国际卡特尔作为资本国际化的最突出的表现之一,给人们带来了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各民族间实现和平的希望。"

列宁批判说,“这种意见在理论上是完全荒谬的,在实践上是一种辩,是用欺骗的手段为最恶劣的机会主义辩护。”

[1]《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62页。

六 大国瓜分世界|返回目录

列宁在这一章开头引用了地理学家亚·苏潘1906年写的《欧洲殖民地的扩展》一书中的数据,即包括美国在内的欧洲殖民大国于1876年在非洲和波利尼西亚占有土地面积分别为10.8%和56.8%,而到了1900年则发展为90.4%和98.9%。苏潘得出结论说:“可见,这个时期的特点是瓜分非洲和波利尼西亚。”列宁据此得出结论说:“因为在亚洲和美洲,无主的土地,即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土地已经没有了,所以应当扩大苏潘的结论,应当说,我们所考察的这个时期的特点是世界瓜分完毕,“[1]列宁接着说,当然,所谓瓜分完毕,并不是说不可能重新瓜分了。相反地,重新瓜分是可能的,而且是不可避免的,这只是说,在资本主义各国的殖民政策下,我们这个行星上无主的土地都被霸占完了。世界已经第一次被瓜分完毕,所以以后只能是重新瓜分。

列宁接着引用了美国作家莫里斯《殖民史》一书的资料证明,帝国主义瓜分世界的行为是与金融资本的发展密切相关的。列宁说:毫无疑问,资本主义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的过渡,即向金融资本的过渡,是同瓜分世界的斗争的尖锐化联系着的。”[2]

[1]《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74页。
[2]同上书,第76页。

列宁意在指出,当时的帝国主义是与早期的帝国主义不同的,是与金融资本的发展相联系的。所以他看出,“最新资本主义的基本特点是最大企业家的垄断同盟的统治。当这种到新垄断组织自霸占了所有原料产地的时候,它们就巩固无比了。我们可以看到到,资本家国际同盟怎样拼命致力于剥削对方竞争的一切可能,收买譬如蕴藏铁矿的土地或石油资源等等。只有占领殖民地,才能充分保证垄断组织自如地应付同竞争者的斗争中的各种意外事件,包括对方打算用国家垄断法来实行自卫这样的意外事件。资本主义愈发达,原料愈感缺乏,竞争和追逐全世界原料产地的斗争愈尖锐,抢占殖民地的斗争也就愈激烈。”[1]

在区分了新旧帝国主义之后,列宁批判资产阶级改良主义,尤其是考茨基主义,“总是企图贬低这种事实的意义,说不用“代价很大而且很危险的’殖民政策就‘可以’在自由市场上取得原料,说“简单地”改善一下一般农业的条件就‘可以’大大增加原料的供应”。列宁批判他这是在“替帝国主义辩护”,“替帝国主义涂脂抹粉”。因为他忘记了这个最新资本主义的垄断特点。这正如希法亭所说:“金融资本要的不是自由,而是统治。”[2]

列宁进而指出:“金融资本和同它相适应的国际政策,归根到底是大国为了在经济上和政治上瓜分世界而斗争的国际政策,造成了许多过渡的国家依赖形式。这个时代的典型的国家形式不仅有两大类国家,即殖民地占有国和殖民地,而且有各种形式的附属国,它们在政治上、形式上是独立的,实际上却被金融和外交方面的依附关系的罗网缠绕着。上面我们已经说过一种形式——半殖民地。而阿根廷这样的国家则是另一种形式的典型。”[3]这就是列宁关于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及其国际政策的理论。

[1]《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80页。
[2]同上书,第82页。
[3]同上书,第83页。

七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特殊阶段|返回目录

列宁在这一章对前几章进行了总结。总体而言,从资本主义到帝国主义有一个经济上的基本事实,即资本主义的自由竞争被资本主义的垄断所代替。所以列宁价帝国主义下了一个定义,即“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因面它有五个特征:
(1)生产和资木的集中发展到这样的程度,以致造成了在经济生活中起决定作用的袭断组织:
(2)银行资本和工业资本已经融合起来,在这个“金融资本的”基础上形成了金融寡头;
(3)和商品输出不同的资本输出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4)瓜分世界的资本家国际垄断同盟已经形成:
(5)最大资本主义大国已把世界上的领土瓜分完毕。在论述了这五个特征之后,列宁进一步给出的定义是:“帝国主义是发展到垄断组织和金融资本的统治已经确立、资本输出具有突出意义、国际托拉斯开始瓜分世界、一些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已把世界全部瓜分完毕这一阶段的资本主义。“[1]

列宁对比了考茨基的帝国主义定义。考茨基的定义是:“帝网主义是高度发达的工业资本主义的产物。帝国主义就是每个工业资本主义民族力图吞并或征服愈来愈多的农业[黑体字是考茨基用的]区域,而不管那里居住的是什么民族。”[2]列宁认为,这个定义是根本要不得的。因为它片面地任意地单单强调了一个民族问题,任意地和错误地把这个问题单单同兼并其他民族的那些国家的工业资本联系起来,又同样任意地和错误地突出了对农业地区的兼并。列宁认为,考茨基认为帝国主义就是力图兼并,这是对的,但是,这非常不全面,因为在政治方面它是要“使用暴力和实行反动”。列宁指出,帝国主义的特点恰好不是工业资本,而是金融资本,正是金融资本的发展导致了兼并。而且不只是兼并农业地区,而是力图兼并工业极其发达的地区。因为,第一,世界已经瓜分完了,在重新瓜分的时候,就不得不把手伸向任何一块土地;第二,帝国主义的重要特点,是几个大国争夺新权,即争夺领土,其目的与其说是直接为了自己,不如说是为了削弱对方,破坏对方的霸权。

[1]《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87页。
[2]同上书,第88-89页。

列宁得出结论说,“考茨基的定义不仅是错误的和非马克思主义的,而且还成了全面背离马克思主义理论和马克思主义实践的那一整套观点的基础。”[1]

列宁在这里还批判了考装基的“超帝国主义论”。考茨基写道:“从纯粹经济的观点看来,资本主义不是不可能再经历一个新的阶段,即把卡特尔政策应用到对外政策上的超帝国主义的阶段”,也就是说,世界上各帝国主义国家彼此联合而不是互相斗争,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停止战争的阶段,“实行国际联合的金融资本共同剥削世界”的阶段。列宁认为,考茨基的理论背弃马克思主义已经到了“何等彻底而无可挽回的地步”。

八 资本主义的寄生性和腐朽|返回目录

垄断必然产生停滞和腐朽,对价格的垄断甚至使垄断企业阻碍技术的应用。这是列宁说的帝国主义停滞和腐朽的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垄断使得大量货币资本聚集于少数个人和少数国家,从而产生食利者阶级和食利者国家。列宁根据霍布森的研究得出结论说:“在世界上‘贸易’最发达的国家,食利者的收入竟比对外贸易的收入高4倍!这就是帝国主义和帝国主义寄生性的实质。”[2]

列宁认为,“食利国”与“高利贷国”是同一个概念。高利贷国家使用武力保护自己的国外投资和贷款。列宁引用舒尔采-格弗尼兹的话说:“在国外投资中占第一位的,是对政治上附属的或结盟的国家的投资:英国贷款给埃及、日本、中国和南美。在必要时,英国的海军就充当法警。英国的政治力量保护着英国,防止债务人造反。”[3]

[1]《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90页。
[2]同上书,第99页。
[3]同上。

投在国外的货币资本的收益远胜于工业资本的收益。列宁接着引用舒尔采一格尔尼兹的话说:“英国逐渐由工业国变成债权国。虽然工业生产和工业品出口有了绝对的增加,但是,利息、股息和发行证费、担任中介、进行投机等方面的收人,在整个国民经济中的相对意义愈来愈大了。依我看来,这个事实正是帝国主义繁荣的经济基础。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的关系,要比卖主和买主之间的关系更巩固些。”[1]列宁为此得出结论说:“食利国是寄生腐朽的资本主义的国家”。

列宁在这一章的最后指出了帝国主义分裂工人,加强工人中间的机会主义,造成工人运动在一段时期内腐化的趋势。正如马克思和恩格斯早就指出的工人阶级资产阶级化的情况一样,列宁指出:由于这个国家(指英国)剥削全世界,它在世界市场上占有垄断地位,拥有殖民地垄断权,因此,“英国一部分无产阶级已经资产阶级化了”;“英国一部分无产阶级受那些被资产阶级收买或至少领取资产阶级报酬的人的领导”。[2]

九 对帝国主义的批评|返回目录

列宁在这一章里集中批判了考茨基的和平发展理论与他的超帝国主义理论。列宁总结说:“考茨基对帝国主义的理论分析,以及他在经济上和政治上对帝国主义的批评,都始终贯穿着一种同马克思主义绝对不相容的、掩盖和缓和最根本矛盾的精神,一种尽力把欧洲工人运动中同机会主义的正在破裂的统一保持下去的意图。”[3]

这里所说的对帝国主义的批评不是作者本人对帝国主义的批评。而是指当时社会各阶级根据自己的一般意识形态对帝国主义政策所采取的态度。

集中在少效人手里的金融资本建立了非常广泛而细密的关系和联系网,从而不仅控制了大批中小资本家,而且控制了大批最小的资本家和小业主,从而使所有的有产阶级全都转到帝国主义的立场上去了。他们迷恋于帝国主义的前途,疯狂地捍卫帝国主义,千方百计地美化帝国主义,这是当时整个资产阶级的阶级立场。不仅如此,这种帝国主义的意识形态也渗透到工人阶级内部。甚至德国“社会民主”党的领袖也成了帝国主义者,他们口头上是社会主义者,实际上是帝国主义者。此外,列宁在这里批评资产阶级的学者和政论家替帝国主义辩护,他们“通常都是采用比较隐蔽的方式,掩盖帝国主义的完全统治和帝国主义的深刻根源,竭力把局部的东西和次要的细节放在主要的地位,拼命用一些根本无关紧要的‘改良’计划,诸如由警察监督托拉斯或银行等等,来转移人们对实质问题的注意。至于那些肆无忌惮的露骨的帝国主义者的言论却比较少见,这些人倒敢于承认改良帝国主义的基本特性的想法是荒谬的。”列宁在这里集中批判了考茨基。

[1]《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99页。
[2]同上书,第105页。
[3]同上书,第120页。

十 帝国主义的历史地位|返回目录

列宁在这一章首先提出了垄断资本主义的四种表现或这个时代垄断的四种主要形式,即:

第一,垄断是从发展到很高阶段的生产集中生长起来的。
第二,垄断导致加紧抢占最重要的原材料产地。
第三,垄断是从银行中生长起来的。
第四,垄断是从殖民政策中生长起来的。

列宁总结说:“垄断,寡头统治,统治趋向代替了自由趋向,极少数最富强的国家剥削越来越多的弱小国家——这一切产生了帝国主义的这样一些特点,这些特点使人必须说帝国主义是寄生的或腐朽的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趋势之一,即形成为“食利国”、高利贷国的越来越显著,这种国家的资产阶级愈来愈依靠输出资本和‘剪息票为生”。”[1]

[1]《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122-123页。

不过,列宁认为,尽管帝国主义具有这种寄生性和腐朽性,但是这并不影响资本主义的发展。相反地,“整个说来,资本主义的发展出从前要快得多,但是,这种发展不仅一般地更不平衡了,而且这种不平衡还特别表现在某些资本最雄厚的国家(英国)的腐朽上面。“[1]

列宁接着再次提到了帝国主义国家收买工人,“把他们全心全意拉到该部门或该国家方面去反对其他一切部门或国家。帝国主义国家因瓜分世界而加剧的对抗,更加强了这种趋势。”[2]列宁以此得出结论说:“根据以上对帝国主义的经济实质的全部论述得出一个结论,即应当说帝国主义是过渡的资本主义,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垂死的资本主义。”[3]

列宁在本章最后用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理论表述了他后来讲的“帝国主义是社会主义的前夜”的思想。生产的社会化已经成了这个时代的必然选择,因为“私有经济关系和私有制关系已经变成与内容不相适应的外壳了,如果人为地拖延消灭这个外壳的日子,那就必然要腐烂,—一它可能在腐烂状态中保持一个比较长的时期(…),但终究不可避免地要被消灭。[4]他用圣西门的话说:“现在生产的无政府状态是同经济关系的发展缺乏统一的调节这个事实相适应的,这种状态应当被有组织的生产所代替。”[5]

[1]《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123页。
[2]同上书,第123-124页。
[3]同上书,第124页。
[4]同上书,第125页。
[5]同上书,第125-126页。

十一 关于列宁写的两个序言|返回目录

除了上述十章之外,列宁在这本书的前面还写了两个序言。第一个序言写于1917年4月26日俄文版出版之前,主要介绍该书的写作和引述资料的情况,特别是讲述了当时由于沙皇政府的书报检查制度在写作时进行了必要的技术处理。“我不但要极严格地限制自己只作理论上的,特别是经济上的分析,而且在表述关于政治方面的几点必要的意见时,不得不极其谨慎,不得不不得不用暗示的方法,用沙皇政府迫使一切革命者提笔写作‘合法’著作时不得不采用的伊索式的—可恶的伊索式的—语言。书里有些地方讲的“吞吞吐吐的,好像被铁钳子钳住了似的”。
他特别提到讲到"帝国主义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前夜"这个理论时“不得不用一种“奴隶的”语言[1],等等。列宁在该序言最后告诉读者,看望“这本小册子能有助于理解帝国主义的经济事实这个基本经济问题,不研究这个问题,就根本不会懂得如何去认识现在的战争和现在的政治”[2]。

第二个序言是列宁1920年7月6日为该书的法文版和德文版写的。列宁在这里对于这个在书报检查制度下写的书作了“一些最必要的补充”。

首先,列宁指出:1914-1918年的战争从双方来说都是帝国主义的战争,都是为了瓜分世界,为了瓜分和重新瓜分殖民地、金融资本的“势力范围”等等而进行的战争。只要生产资料私有制还存在,帝国主义的战争是绝对不可避免的。

其次,帝国主义的战争造成了大规模的人员死亡和经济破坏,列宁指出:“在战争造成的全世界经济破坏的基础上,世界革命危机日益发展,这个危机不管经过了多么长久而艰苦的周折,最后必将以无产阶级革命和这一革命的胜利而告终”[3]。关于帝国主义战争与无产阶级革命的关系,1912年11月24日的《巴塞尔宣言》中写进了列宁的基本观点,即帝国主义战争一旦暴发,社会党人就应该利用战争所造成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来加速资本主义的崩溃,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列宁在出版《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法文版和俄文版时把这个(宣言》收在该书的附录里,并在这里作了说明,再次批判第二国际考茨基等人“总是想方设法避开”帝国主义战争与无产阶级革命的关系。

[1]《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3页。
[2]同上书,第4页。
[3]同上书,第7页。

再次,列宁在序言中批判了考茨基等人的和平主义和一般“民主主义”,强调“无产阶级的政党必须同这些思潮作斗争,把受资产阶级愚弄的小业主和程度不同地处在小资产阶级生活条件下的千百万劳动者从资产阶级那里争取过来”[1]。

最后,列宁对该书第8章“资本主义的寄生性和腐朽”进行了补充。他特别指出,帝国主义国家利用从国内外工人身上榨取的超额剩余利润千方百计地收买工人领袖和工人贵族。“这个资产阶级化了的工人阶层即‘工人贵族’阶层,这个按生活方式、工人数额和整个世界观说来已经完全小市民化的工人阶层,是第二国际的主要支柱,现在则是资产阶级的主要社会支柱”,是“资产阶级在工人运动中的真正代理人,是资本家阶级的工人帮办,是改良主义的沙文主义的真正传播者。在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国内战争中,他们有不少人必然会站在资产除级方面。”[2]

列宁最后写出了他的著名结论:“帝国主义是无产阶级社会革命的前夜。从1917年起,这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得到了证实。”[3]

[1]《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9页。
[2]同上书,第10页。
[2]同上。


#2

有几个错别字,明或后天会修正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