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是个什么货色

儒教

#1

原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一粒铜豌豆”

2016-04-15 豌豆侠 一粒铜豌豆

近些年来,儒家复苏的气息伴随着时代的发展愈演愈烈,不论是近年来世界遍地开花的孔子学院,还是异军突起的新儒家代表;不论是我党新一届领导核心对儒家的大力推崇,还是前几天光明日报刊登的奇文《我们需要一支兼通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队伍》,儒家俨然成了新时代中国社会的宠儿,成了中国向世界出示的名片。从新文化运动开始一直到新中国建国后,儒家一直是反面教材的典型,被批驳的体无完肤。然而近些年来,由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需要,这面缝满了封建落后思想的旗帜又从历史的垃圾堆里捡出来,被某些毫无廉耻的人挥舞着,试图再一次愚弄广大的底层民众。

为了传播儒家,就必须掩盖这面已经破烂不堪的旗帜上的污迹,这的确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某些人为此可谓是煞费苦心,甚至不惜睁眼说瞎话,譬如大陆新儒家领袖蒋庆,认为只有儒家能安顿现代女性。呵,几千年来在儒家思想统领下的中国女性生活状况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三从四德,三纲五常,儒家给中国女性戴上的锁链从来都没有减轻过。

而这位蒋先生居然宣称:“文化大革命批判《女儿经》是奴役女性的封建糟粕,现在来看,《女儿经》教化女性要达到的标准,实际上就是辜鸿铭提出的中国伟大女性的几个标准:即做一个好女儿、做一个好妻子、做一个好母亲。这哪里是做奴才呢?另外,像汉代刘向编的《列女传》,以母仪、明贤、仁智、贞顺、节义、辨通等德行为标准,作为教化女性的教材,培养的都是中国伟大的女性,更不是奴才了。

所以,今天我们复兴儒家价值,像《列女传》一类的儒家女性教化书籍,仍然是你所说的在现代社会对女性进行教化的重要教材。当然,这需要进一步对“五四”以来妖魔化儒家女性观的偏激思想拨乱反正。”

大家可以去看看所谓的《女儿经》到底是个什么货色,通篇都是在告诫女性如何相夫教子,什么样的行为举止是符合礼仪,归结起来就是传统社会历来提倡的女性特点:逆来顺受,任劳任怨

除此之外,前几天光明日报也刚刊登了一篇奇文:《我们需要一支兼通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队伍》,直接将儒家和马克思主义并列起来,作者孔德永以一种貌似很辩证很公允的面目告诫读者:我们既要懂马克思主义,又要懂儒家,二者不可偏废。然而整篇文章看似公允,实则包含着很明显的偏袒倾向,有的读者可能没有看过,我们不妨简单概括一下文章的观点:众所周知马克思主义现在在中国备受重视,而回顾历史那些最先接受马克思主义的,往往是饱读儒家经典的人。如今马克思主义已经中国化了,要想更好地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必须借助儒家。于是号召国家大力支持推广儒家,让儒家回归校园。最后作者和一下稀泥,进一步阐发儒家和马克思主义结合的观点。

与其浪费时间和以孔德永为代表这批人在一些细枝末节上绕圈圈,我们不妨直击其核心,从根本上揭穿这批人的滑稽面容。

其实只需要简单谈谈两个问题就能理解清楚儒家和马克思主义的关系:1、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是什么?2、儒家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马克思主义从诞生起就遭受到了各种曲解和扭曲,这一点在中国尤为明显,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为分界线,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在中国经历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用列宁《国家与革命》开头的一段话来总结十分精辟:

“马克思的学说在今天的遭遇,正如历史上被压迫阶级在解放斗争中的革命思想家和领袖的学说常有的遭遇一样。当伟大的革命家在世时,压迫阶级总是不断迫害他们,以最恶毒的敌意、最疯狂的仇恨、最放肆的造谣和诽谤对待他们的学说。在他们逝世以后,便试图把他们变为无害的神像,可以说是把他们偶像化,赋予他们的名字某种荣誉,以便“安慰”和愚弄被压迫阶级,同时却阉割革命学说的内容,磨去它的革命锋芒,把它庸俗化。”

读过一些马恩原著的人都了解,**马克思主义对于任何被压迫阶级来说都是有力的武器,是悬在统治阶级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马克思主义的光芒不仅来自其对社会对历史规律的深刻认识,还来自它的批判色彩,如果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化的过程中把这一点丢掉了,那它就不再是马克思主义了,不管是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还是其它名字。**改革开放前,中国在这一点上是从不含糊的,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也是不畏惧这样的宣传的,老毛就经常说学生工人上街是好事。而现在呢?你确定大学课堂上教的那个鬼东西是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核心,不妨用老毛的一句话概括,“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而儒家又是什么货色?不论儒家自己怎么给自己开脱,回溯几千年来的历史长流我们不难发现儒家最明显的特点之一就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等级制度,礼乐制度,“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妇纲”,森严的等级制无时无刻不散发着腐朽的气味,儒家是封建社会甚至是奴隶社会的产物,作为一个等级社会下的产物它不会也不可能脱离的当时的社会现实基础。任何思想都不例外,马克思主义也不例外,为什么马克思主义是在第一次工业革命之后资本主义在世界站稳了脚跟之后才产生?到了共产主义社会马克思主义也有很多思想就不再适用了,比如阶级斗争的思想。到时候对于新出现的问题自然也会有新的思想应运而生,而相应的社会现实就是这种思想发芽生长的土壤。在这一个资本主义制度全面统治的时代,资本主义出现的问题,资本主义的危机,马克思主义才是对症的良药,不妨看看现在的中国社会,似乎就是完全按照一百六十多年前的《共产党宣言》的描述那样塑造的,资本主义制度不改变,很多问题的出现就是一种必然,而在这个时候却叫嚣着只有儒家才能安顿现代的女性,儒家才能解决当下社会的问题,就如同热昏的胡话。

而对于很多支持儒家的人而言,他们往往只看到儒家的优点,看不到儒家的缺点,更不会明白儒家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他们总是说:“你看,儒家有很多思想都是好的啊,比如三人行必有我师,比如讲求仁义等等。”当他们再说这些话时,恰恰忽略了儒家一些致命的糟粕,而且,人类的一些修养品质是一脉相承的,推崇马克思主义难道就不能仁爱谦逊了吗?就不能做到诚信了吗?恰恰相反,建国前三十年中国人民的道德素质是有目共睹的。否定儒家不代表否定这些品质,更何况儒家本来就不等于这些优秀品质的集合。如果说一种思想因为有闪光点就不应该否定,某些封建巫术也有闪光点,是不是也要推崇呢?

还有人说:“儒家讲求的大同社会和马克思描述的共产主义社会是多么相似,二者是殊途同归,是相通的。”说这话的人只能说对马克思主义一点都不了解,看不出二者形似而神不似,恩格斯所写的《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恰恰说明了马克思主义论述的社会主义与那些空想的社会主义、那些形形色色的大同社会是截然不同的,大同社会的梦我们做了几千年,至今还是梦一般的云里雾绕,而马恩对共产主义的论述却实实在在跨越了梦和现实的鸿沟,这是一个质的突破,绝非儒家的大同社会可以比拟的。

从鸦片战争的第一声炮响开始,其实对于儒家的看法就已经无需有太大的争议,作为一个凝结了中华民族智慧的旧社会的产物,最正确的态度就是马克思所谓的“扬弃”,辩证地看待,绝不应该将之神圣化,绝不能再一次将其举过头顶然后跪倒下去。

如今批了几十年的儒家又春风吹又生,党内高层的推举,全国上下的积极反应,难道不令人深思吗?用毛泽东的话说:“我们共产党人,是从批孔起家的,但是我们决不能走前面他们的路,批了再尊,等到我们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再把孔子的思想拿来给予老百姓,落入历史的一种循环,这是不行的。如果共产党也到了自己没法统治或者遇到难处了,也要把孔子请回来,说明你也快完了。”


#2

另外附送上这个:一个左圈谣言的诞生:毛主席与毛远新谈批孔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xNzA3NDM5MA==&mid=2649464098&idx=1&sn=fb150494a0eca5fc3f711907af3f1e28&scene=0#wechat_redirect


#3

儒家在我看来就是虚伪小人才会去推崇的


#4

还应该加上至少两点:
1.使得父亲和长辈拥有了一种政治特权,或者说维护了这种特权
2.使得所有人都被限制在宗法制之中,像一条无形的锁链


#5

现在的某d完美地把丢进历史垃圾堆的东西一个不落地捡了回来,敝帚自珍


#6

李德胜主席生在现在怕是妥妥的反d人士


#7

像作者所说,就算儒家在某些领域有正确的地方,难道其它理论就没有了?某些人把儒家的彩色碎玻璃从封建礼教的粪坑里挑出来,然后说“看到没有,这个坑里的都是这样的玻璃”。其龌龊焉亦耐不得。


#8

儒家强调等级制度肯定是糟粕,但是它提出提升个人修养,仁者爱人,以德服人方面还是好的。


#9

烦请你研究一下,他们的“爱”是什么意思


#10

文革时期被批烂的就别拿出来说了。


#11

正好使我想起吕著中国通史里吕思勉对两性关系的评价。
“有人说现在的女学生坏了,对于家政生疏,切不耐烦。殊不知这正是现代女子进步的征兆。因为对于家政的生疏,对于参与社会的工作却熟练了。”
“这正是小的,自私的,自利的组织将逐渐破坏。大的,博爱的,公平的制度,将逐渐形成的征兆。”
“贤母良妻,只是贤奴良隶。此等教育,亦只好落伍的国家去提倡。我们该教天下一切的男女,以天下为公的志愿,广大无边的组织。”
女性的地位是社会生产里得来的,不是蒋庆之流的走狗施舍的,在女性普遍参与社会生产的今天,还要提出“三从四德”这样的歪理邪说,简直该死之极!


#12

链接挂了,论坛搜了一下也没有转载相关文章,google了一下,贴一下:https://youngchina.review/archives/3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