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马会的新动态

时事

#1


#2

post word,please


#3

封杀的速度真是够快


#4

我认为原北大马会的重点不能放在和所谓新马会争论谁正统上,而应当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应当继续以前的工作,向工人和进步学生宣传马列主义思想,不要纠结于马会的名号,完全可以自己组织起来,不能公开的,就秘密的,不能网上宣传的,就手写打印,不能手写打印的,还能口耳相传。特色毕竟不能把所有人的耳朵和嘴巴都封起来。至于和新马会搞辩论,你认为特色会给你们一场公平公正公开的辩论吗?退一步说,即使辩论胜利了,新马会会停止目前的所做所为吗,我们的工作始终是要依靠群众和无产阶级的,至于正统性的问题,只要踏踏实实的做好工作,历史和群众会给出公正的判断。


#5

我倒是认为马会的同学目前在做的就是在进行“踏踏实实的工作”。鹿会的叫嚣,给了普及马克思主义的绝好机会。目前很多学生都对鹿会利用权力压制马会的行为表示不满,对鹿会一门心思宣传枯燥无味的理论表示不满,马会同学正是在抓住这个机会,利用各种手段(例如论战文章,自白书,漫画,视频甚至段子)进行扩大宣传,改善马会在普通学生中的形象,把工学结合的思想堂堂正正地带到校园里。

另外我提醒一下,征文也好,论战也好,本质上都是宣传手段,目的是团结群众,打击敌人。目前公开反马的思潮绝对不可怕,社会现实注定了它们只能偷偷摸摸,遮遮掩掩,不惜一切手段去回避问题。这正是教育群众的反面典型。


#6

我支持老马会的公开辩论,目的不在于阻止鹿会,而是要揭露、宣传


#7

揭露新马会仍然是很重要的,因为这正是向不懂得特色与马克思主义之间横着的巨大鸿沟的 ①接受过系统的特色理论的灌输的学生②由于特色的话语体系而对“社会主义”抱有错误理解和敌视的工人 宣传马列主义的手段。

在特色与马克思主义之间画出界限;在保皇党与马克思主义之间画出界限;在左圈与马克思主义之间画出界限——这些是我所注意到的“画出界限”的宣传任务的主要。第一点正是主要之中的主要,这是不言自明的,尤其是对于学生。

当然,并不是说这才是宣传任务的重点,遑论“工作”的重点。


#8

北大马会还剩下哪些号?


#9

重点不是和鹿会的争论。重点是宣传正确的东西而不是打击错误的东西。


#10

我认为这是在目前条件下正确务实的斗争策略


#11

和鹿会争论在现实里、校园外的确不会有什么影响,但在校园内、网络上的影响还是不应该忽视的。

许多人东喊西喊宣传战线,从外网搬一堆左翼歌曲来——算是忙活,但哪比得上利用现实斗争的例子,像现在就摆在我们面前的马会-鹿会的鲜明对比,来明确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呢?

偏下题。对于去年的这一串事,有些人只看到斗争的直接的政治意义,却或多或少地忽略了它们在思想上的影响力 (形成了一时的微博热搜等等)。我认为,和错误的思潮公开做争论和在工人中间做踏实的工作并不是对立的,它们是互相促进的,忽视其中的一方面是不合适的。


#12

有效打击才叫打击,无效“打击”那叫匹夫之勇


#13

号召网友给有关部门打电话——这叫做无效打击。
揭露鹿会不是马会,明确立场——这叫做无效打击吗?


#14

没错!

在当前情况下,上述行为已经丧失政治意义

我个人给你们的建议是

暂停一切活动

学习毛主席的《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


#15

对,这是无效打击,有关部门根本不会在意这些电话
至于鹿会是不是马会,这揭露需要用正确的传播途径将正确的观点和事实结合起来


#16

将活动地下化、隐蔽化,这是必然的,是在面对敌人的反攻时进行持久作战的正确手段。但是暂停一切活动则是绝对错误的机会主义路线。难道一战前面对沙皇的秘密警察列宁和他的同志们就不进行斗争、不带领工人罢工了?难道四一二时期的进步人士就对国民党束手就擒了?现在的中国矛盾还远没到激化的时候,你就在那高喊不斗争,是不是等哪天矛盾激化了,你要我们“为了保存有生力量”向特色投降?


#17

你看不懂“暂停”吗

以他们现在的状态,你觉得秘密得了、隐蔽得了吗?

王明一伙在上海难道不是秘密化、隐蔽化、布尔什维克化?结果白区损失几乎百分之百

中国现在的实际情况是不是等于在白区斗争?

所以无论公开还是隐蔽,没有正确路线,必然失败。你反对他们“暂停”,难道认为他们的路线是正确的?还是你本来就别有用心,巴不得北大同志因为冒进损失殆尽,好显示你自己一贯正确?


#18

可如果此刻暂停斗争会让鹿会反攻倒算,进一步挤占马会的舆论空间。


#19

不是说“如果…会”,而是已经在发生了


#20

嗯,是的,所以必须和鹿会争夺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