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的历史地位

马克思主义发展史

#1

本文由VOM-OCR小组整理发布,出自《马克思恩格斯早期著作研究——从〈博士论文〉到〈德意志意识形态〉》第二单元第六章,作者高光、阎树森、马迅。



马克思在《手稿》里,把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说成是“黑格尔哲学的真正诞生地和秘密。”我认为用这句话来说明《手稿》在马克思主义形成中的地位也是很贴切的。《手稿》是创立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体系的起点,是实现人类思想史上伟大革命变革的开端,在《手稿》里马克思第一次从哲学、经济学、社会主义学说的三个方面进行了探讨、批判和论证,系统地、完整地阐明了自己的科学理论体系。包括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的有机的统一的科学理论体系已经以萌芽、胚胎的形式在《手稿》里孕育、发展起来了。《手稿》标志着马克思已经是一位无产阶级的革命的理论家了,在《手稿》里提出了许多全新的、在人类思想史上没有过的重要的理论观点。

一、《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是马克思自觉地创立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体系的开端

马克思和思格斯并不是天生的无产阶级的革命理论家,他们经历了一个发展的过程。这个过程一方面反映了马克思,恩格斯由革命的民主主义者转向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过程,另一方面反映了马克思恩格斯关于社会历史知识积累的过程及其对德国阶级斗争、欧洲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不断深入认识的过程,反映了他们对整个人类知识不断批判、继承和丰富发展的过程,反映了他们对社会历史的客观规律的科学认识不断深化的过程。这样,就形成了他们的思想发展的不同历史阶段。

按照列宁的说法,1847年的《哲学的贫困》和1848年的《共产党宣言》是“成熟的马克思主义的最初著作。”[《列宁选集》第3卷。第180页。]在此之前的时期,就属于马克思恩格斯早期思想的发展阶段了,《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就是马克思思想早期发展阶段的一本重要著作。那么,这本著作在马克思早期思想发展中和在马克思的整个思想发展中处于什么样的地位呢?

在最初登上社会舞台时,马克思曾信仰黑格尔的唯心主义哲学,参加了青年黑格尔派的活动。1841年马克思发表的博士论文,标志着他已经以一个革命的民主主义者登上了政治舞台,但是,就其哲学观点来说,还完全是黑格尔的唯心主义观点。

在1841年至1842年之交至1843年3月,马克思在《莱茵报》工作期间,由于他直接参加了德国现实的斗争,由对宗教的批判转向对德国封建制度的批判,由思想领城的斗争转向政治领城的斗争。作为一个革命的民主主义者的马克思当然和资产阶级自由主义者不同,他很自然地同情和支持广大的劳苦群众,并且为维护他们的利益进行了尖锐的斗争。同时马克思开始接触到欧洲的无产阶级斗争和各种各样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学说。现实斗争使他必须从德国的现实出发、从欧洲的现实出发和自已的敌人展开斗争。这样,马克思在斗争实践中不知不觉地开始了从革命的民生主义者向无产阶级的共产主义者转变。与此同时,在费尔巴哈的影响下,开始了从唯心主义向唯物主义的转变。正象列宁所讲的,从1842年马克思发表在《莱茵报》上的文章中,就“可以看出马克思已从唯心主义转向唯物主义。”[《列宁全集》第21卷,第29页。]但是,这时的马克思还设有意识到必须和黑格尔的唯心主义实行彻底决裂,还受着黑格尔唯心主义国家观的束缚和影响。

马克思于1843年3月离开了《莱茵报》来到了克罗茨纳赫,直到1843年10月到了巴黎。在这个时期,马克思对自己前一阶段的斗争进行了“反思”,写作了《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一书。这本著作标志者马克思已经自觉地和黑格尔唯心主义决裂,并且找到了建立自己的科学理论体系的突破口。这是马克思思想发展中的一次重大突破。然而,马克思彻底完成从革命民主主义到共产主义、从唯心主义到唯物主义的转变是到巴黎以后的事情。

列宁说,马克思在巴黎时期发表的《论犹太人问题》和《<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两本著作,标志者马克思已经彻底完成了以上所说的两个转变。这时的马克思不仅投到了建立无产阶级科学理论的方向和途径,而且开始由政治批判转向经济批判,转向政治经济学的研究。《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是马克思与恩格斯合作以前,马克思在巴黎时期的重大理论成果。

《手稿》是马克思彻底完成由唯心主义和革命民主义转向唯物主义和共产主义以后,自觉创立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的第一部著作;是马克思由哲学批判转向研究政治经济学以后,对自己的政治经济学研究成果进行初步总结的第一部著作;《手稿》又是马克思第一次从经济上论证共产主义必然要代替资本主义的伟大尝试;在《手稿》里,马克思第一次在研究资本主义社会经济运动的规律中,把唯物主义和辩证法结合起来了。总之,在《手稿》里,马克思第一次把政治经济学、共产主义和哲学学说有机的结合起来了,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包括马克思主义三个组成部分的统一的,完整的和系统的科学理论体系前胚胎。这是无产阶级的伟大革命家、思想家马克思站在无产阶级的革命立场上,沿着新的唯物主义路线,在剖析资本主义崩度,批判资产阶级经济学说中,自觉创立无产阶级科学理论体系的开端,是在人类思想发展史上实现伟大革命变革的开端。

二、《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理论成果

在《手稿》里,马克思第一次描述了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体系的宏伟大厦的轮廓。在理论批判和对资本主义现实批判相结合中,把政治经济学的批判和哲学的批判第一次结合起来,从剖析资本主义社会自身的发展规律的基础上,论证了它的未来发展趋势,合乎规律地第一次揭示了共产主义产生的历史必然性并且第一次阐明了关于共产主义社会的基本特征的科学预见,为创立无产阶级的科学理论体系作出了巨大贡献。这是在理论上虽然取得了初步的然而是丰富的成果。

(一)关于政治经济学方面的主要成果

在《手稿》里,马克思根据资本主义制度的实际情况,展开了对资产阶级经济学说的批判。马克思明确指出,“国民经济从私有财产的事实出发,但是,它没有给我们说明这个事实。”(第89页)他们没有明确给我们指明私有财产的本质,把私有财产替作是既有的、不言自明的、从来如此,永恒存在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没有指明资本主义的生产、交换、分配和消费的特点是怎样从资本主义私有制中产生的,没指明资本主义私有制和它们所揭示的规律的本质联系。在《手稿》里,马克思第一次全面地、初步地揭露了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理论的内在矛盾。这样,马克思不仅揭露了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阶级局限性,同时,也为自己研究政治经济学打开了道路。

在《手稿》里,马克思对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家的指导思想及其方法论进行了初步的分析批判,揭露了他们的主观主义、形而上学的方法的错误。同时,在《手稿》里第一次确定了自已研究政治经济的根本方法。马克思在《手稿》里,始终坚持了从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客观事实出发,根据它自身的矛盾运动的特点,自觉地把唯物论和辩证法结合起来。这种唯物的、辩证的方法就成了马克思分析资本主义制度,建立无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根本方法。

在《手稿》里,马克思把资本主义社会里的三个基本阶级——无产阶级、资本家和土地所有者的社会生存条件,作为解剖资本主义制度的出发点。马克思第一次从经济上分析了资本主义社会的阶级关系和阶级斗争,他把雇佣劳动、资本和地租理解为决定资本主义社会阶级结构的基础,也是三个阶级之间的本质关系。因此,马克思在《手稿》里考察了工资、利润和地租并与此相联系,分析了“工人”转化为商品、工人阶级的贫困化、利润、资本的积累、竞争以及土地所有者和租地农场主的相互关系及其作用等等。这样,马克思就为建立自己的政治经济学奠定了初步的然而是重要的基础。

《手稿》里,马克思对待私有财产的理解已经不是简单的把它当作占有、状态或事物看待了,不再把它看作是某种法律学的东西了,实际上已经开始把私有财产当作一种客观的社会经济关系来分析了。马克思把资本家和工人的矛盾,作为资本和劳动的对立,作为二者处于辩证统一中的这种对立的运动和发展来研究。这时的马克思虽然还没有明确提出资本主义经济关系,生产关系。但是,从全书来看,分析这种客观的资本主义经济关系已经是《手稿》的主要课题了。实际上,在《手稿》里,马克思已经开始把生产关系作为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了。

在《手稿》里,马克思一方面充分肯定了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家把劳动提高为自己的科学理论的最高原则的历史功绩;另一方面又指出,他们却说明不了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工人的理论要求和实践要求的矛盾。马克思在唯物主义的基础上,借助黑格尔的否定辩证法,直接在费尔巴哈关于人的本质异化思想影响下,吸取了赫斯、恩格斯关于资本主义经济领域里异化现象的分析得出结论说,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所表述的根本不是人的劳动的规律,而是资本主义社会所特有的异化劳动的规律。因此,在工人的理论要求和实践要求上表现为那样的自相矛盾的状况。

在《手稿》里,马克思第一次系统地、全面地闸明了自己的“异化劳动”的理论。抓住了资本主义制度下雇佣劳动的特点,从而初步地揭示了资本主义私有制的本质。“异化劳动”是贯串全书的一个中心范畴。马克思在具体展开论述“异化劳动”这一范畴的内涵过程中,揭示了在资本主义条件下无产阶级的基本特征,分析了工人和资本家之间的经济关系的对立及其矛盾运动的特点和趋势。马克思对异化劳动的分析,说明马克思实质上已经把握了劳动力已成商品这一资本主义商品经济的根本特征,马克思正是根据这一特点,在论证异化劳动的四个规定中,揭示了资本主义剥削形式的特点及其剥削实质。因此,在异化劳动理论里,已经以一种带有抽象的、思辨的色彩孕育了马克思主义剩余价值学说的胚胎。

在《手稿》里,马克思企图以异化劳动理论为基础,建立起自己的政治经济学的理论体系。马克思说:“正如我们通过分析从异化的、外化的劳动的概念得出私有财产的概念一样,我们也可以借助这两个因素来阐明国民经济学的一切范畴,而且我们将发现其中每一个范畴,例如商业、竞争、资本、货币,不过是这两个基本因素的特定的、展开了的表现而已。”(第101页)但是非常遗憾,在《手稿》里未能看到马克思借助这两个因素来阐明国民经济一切范畴的系统、全面论述。很可能在《第二手稿》遗失了的那部分里讲了这个问题。但是,从《手稿》里确实可以看到马克思开始是怎样考虑和设想建立自己的经济理论体系的。

(二)关于共产主义理论方面的主要成果

马克思研究政治经济学,剖析资本主义制度,都是为了寻找社会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为了在批判旧世界中发现新世界。因此,马克思对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必然转向对共产主义的探索,必然转问对各种各样的空想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学说的批判,在批判中建立起自己的共产主义学说。

在《手稿》里,马克思开始了系统地从经济领域入手,以异化劳动理论为基础,把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和共产主义必然胜利联系起来了。马克思已经自觉地克服那种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学说的空想的、伦理道德成分和因素的说教,而开始把共产主义看作是客观的、感性的历史必然过程来加以论证。

马克思在《手稿》里,根据历史主义观点,把资本主义制度看作是一个产生、发展和灭亡的历史运动过程。他不仅论证了封建土地私有制转化为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必然性及其发展过程,而且论证了无产和有产的对立在人类历史发展的进程中,必然要发展成为资本和劳动的对立,最终发展为工业资本和工厂劳动的对立。马克思认为,在工业资本和工厂劳动的对立中达到了这种对立的顶点,也就达到了有力地促使这种矛盾状态得到解决的私有财产。这就是说,资本主义私有制是人类历史上最后的一种私有制形式。马克思在《手稿》里谈到分工时又指出,只有发达的资本主义私有制即工业资本才能带来广泛的分工,而分工必然导致生产的巨大增长,分工使尊重和培养多种多样的能力和才能的人材成为需要和可能。但是,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分工却导致工人个人能力的降低、畸形化。这说明,资本主义私有制已经暴露出不适合生产力发展的要求了。

马克思指出,在资本主义私有制条件下的分工是关于异化范围内劳动社会性的国民经济学用语。所以分工无非是人的活动作为真正类活动或作为类存在物的人的活动——的异化的、外化的设定。在这里马克思揭示资本主义条件下分工的性质和特点,指’出资本主义分工,是产生劳动异化的条件。马克思从以上的分析中得出结论说,人的生命为本身的实现曾经需要私有财产,然而分工达到资本主义水平时,又需要消灭私有财产。实际上在这里已经接近了关于社会化大生产和资本主义私有制的矛盾是共产主义必然代替资本主义的根本原因这一思想了。

马克思运用自己的经济理论,在批判各种空想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学说的基础上,概括地提出了自己的关于共产主义的基本特征的预见。他指出:“共产主义是私有财产即人的自我异化的积极的扬弃,因而是通过人并且为了人而对人的本质的真正占有:因此,它是人向自身,向社会的(即人的)人的复归,这种复归是完全的、自觉的而且保存了以往发展的全部财富的。”(第120页)由此可见,马克思所讲的共产主义与蒲鲁东、傅立叶和圣西门的社会主义不同,因为他们总是这样或那样的保留了私有财产,而不是对私有财产的积极扬弃。同样,也是和各派粗陋的共产主义学说不同,因为他们还没有弄清楚私有财产的积极本质,它还受私有财产的束缚和感染。他们不是在扬弃私有财产过程中保存了以往发展的全部财富,而想把不能被所有人作为私有财产占有的一切都悄灭,它想用强制的方法把才能等等舍弃。

马克思不仅把共产主义看作是人类历史发展的一个必经阶段;而且认为共产主义的实现将经历一个极其艰难而漫长的过程。这个过程将首先从消灭资本主义私有制开始。对这种私有制的消灭是辩证的否定之否定,是积极的扬弃,它意味若要消灭已经不适合生产力发展的以资本主义私有制为基础的生产关系,保留下资本主义制度所创造的巨大生产力。

在马克思看来,这种对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否定,是人的解放和复归的现实的、对下一段历史发展来说是必然的环节。但是,这样的共产主义并不是人类发展的目标,并不是人类社会的形式。

因此,马克思认为,在实现共产生义的极其艰难而漫长的过程中,它的第一阶段是以扬弃私有财产为中介的,但是只有在没有中介的情况下,只有随着私有财产的扬弃过程的完成,人类社会才开始在自身的基础上得到发展,随着人类社会开始在真正人的和社会的!财产的基础上发展的完成,共产主义社会才可能实现。

马克思在《手稿》里指出,实现共产主义的过程,是工人阶级自觉进行革命斗争的过程,这是一个客观的、感性的实践过程。他说:“要消灭私有财产的思想,有共产主义思想就完全够了。而要消灭现实的私有财产,则必须有现实的共产主义行动。”马克思坚信"历史将会带来这种共产生义行动”。(第140页)共产主义的科学理论正是对这种客观的历史实践活动的反映,而这种共产主义理论的创造和宣传必将日益和无产阶级的革命实践相结合,这种结合必将变为消灭旧世界、创建新世界的巨大的物质力量。共产主义的实现就是无产阶级的这种自觉地革命斗争过程。马克思说:“社会从私有财产等等的解放、从奴役制的解放,是通过工人解放这种政治形式表现出来的,而且这里不仅涉及工人的解放,因为工人的解放包含全人类的解放;其所以如此,是因为整个人类奴役制就包含在工人同生产的关系中,而一切奴役关系只不过是这种关系的变形和后果罢了。”(第101页)这样,马克思进一步更深刻地论证了无产阶级的伟大历史使命以及无产阶级革命的历史必然性。

(三)关于哲学方面的主要成果

在《手稿》里马克思明确指,唯物主义哲学是自己研究政治经济学理论,剖析资本主义制度的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在《手稿》里,第一次比较全面地、直接地评论和肯定了费尔巴哈唯物主义哲学的伟大功绩。马克思认为费尔巴哈作出了真正的发现,完成了真正的理论革命。同时,他还初步地纠正了费尔巴哈没有认识到黑格尔辩证法哲学的合理因素的缺点及其唯心主义历史观。

《哲学全书》是完整的、系统的阐述黑格尔哲学体系的一部著作。在《手稿》里马克思专门对这本著作进行了剖析,实际上这是马克思对黑格尔哲学体系的第一次全面剖析。在这个剖析中,马克思对黑格尔哲学体系的客观唯心主义本质及它的内在矛盾作了初步的、简略的概括分析。这是马克思对黑格尔哲学体系从整体上进行批判分析的开端,标志若马克思从理论上和唯心主义哲学彻成决裂。同时,在对黑格尔唯心主义哲学的批判中,更进一步坚定,深化了马克思的唯物主义思想。

由于这时的马克思已经掌握了丰富的历史知识,特别是对法国大革命史的研究,由于马克思对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剖析,特别是在《手稿》里对政治经济学研究成果的总结,从而把哲学和政治经济学联系起来,把唯物主义和辩证法结合了起来,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原来已经掌掘的唯物主义哲学思想。因此,在《手稿》里的哲学思想,实际上已经远远地超过了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思想。

在《手稿》里,马克思不仅把劳动的异化作为剖析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批判资产阶级经济学说的一个中心范畴,而且把人的实践活动、劳动引进了他的唯物主义哲学学说。可见,马克思主义实践观正是在研究经济学、剂析资本主义经济制度过程中形成的。

马克思形成自己的实践观时,首先抓住了工业实践,这是人类实践发展的高级阶段,是形成现代无产阶级的客观的,物质的基础和条件。由此可见,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哲学和科学共产主义学说正是以科学地实践观为纽带而形成一个有机的、统一的科学理论体系。

马克思把劳动看作是人的、客观的和感性的物质活动过程。人是劳动的产物,劳动是人的本质;由于劳动,人不仅能反映世界、认识世界,而且能够改造世界、创造世界。他指出,没有客观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人的物质对象——自然界,也就没有人的思想、人的存在。人是自然界的一部分。他又特别指出,没有被人改造了的自然界,人化了的自然界,人就不能实现人的类活动,也就没有人的存在,也就没有人类社会。在《手稿》里,马克思把自己的这种唯物主义观点叫作彻底的自然主义或人道主义。马克思的上述唯物主义思想,实际上已经克服“旧唯物主义的机械性、消极直观性的缺点,建立起自己的实践的唯物主义。但是,在《手稿》里,马克思还没有精确地表述这一思想。而把他的这种唯物主义叫作把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的积极因素结合起来的自然主义或人道主义。

在《手稿》里,马克思站在唯物主义立场上,对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进行了剖析。一方面揭露了它的唯心主义错误;另一方面又肯定了它的辩证法的积极方面,开始了在唯物主义基础上对黑格尔辩证法的改造,特别是批判地继承、发展了黑格尔的历史辩证法思想。

马克思肯定了黑格尔把人看作是自我产生的一个过程的思想;肯定了黑格尔关于劳动是人的本质、是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活动过程,把人看作是人的劳动的结果的思想。间时又批判了黑格尔劳动观的唯心主义本质。

在《手稿》里,马克思把黑格尔关于社会历史的发展是一个否定之否定的过程,是一个异化、异化的扬弃过程,把劳动和需要在人类产生中的作用以及作为历史的内容和结果的全部活动,看作是黑格尔辩证法的积极因素。马克思根据黑格尔的辩证法思想,认为人类通过劳动在历史发展的不同阶段上实现着自身,并确征其本质力量。而“扬弃”既是克服又是保留,是克服消极因素,保留其积极因素,人类历史就是这样一种否定之否定的发展过程,不断的由低级到高级的发展过程。马克思在剖析黑格尔哲学的过程中,开始了沿着正确的方向和途径去探索社会街史发展规律的巨大工作。

马克思在《手稿》里,不仅在专门写的一章中剖析了黑格尔哲学,开始了创立自己的哲学学说的工作。而且在《手稿》的全书中,在批判资产阶级经济学说和剖析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中,自觉地把贯彻唯物主义路线和辩证法结合起来了。特别是由于马克思对政治经济学的研究,马克思才有可能在社会历史领城里,在唯物主义基础上改造和发展黑格尔的辩证法思想。因此,《手稿》的重大成果表现在一些历史唯物主义思想萌芽的形成。

例如马克思根据对资本主义经济运动规律的剖析,在从经济上剖析资本主义必然被共产主义所代替的客观观律的基础上,概括出一条社会历史发展的根本规律。他说;“私有财产的运动——生产和消费——是以往全部生产的运动的感性表现,也就是说,是人的实践或现实。宗教、家庭、国家、法、道德、科学、艺术等等,都不过是生产的一些特殊的方式,并且受生产的普遍规律的支配。”(第121页)显然,上述提法比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一书中所讲的关于“市民社会决定国家和法的说法大大前进了。这是马克思第一次提出生产是历史发展的决定力量的最初表述,是关于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原理的最初萌芽。

又如在《手稿》里,马克思虽然继续使用了费尔巴哈的类、类本质等术语,但是,马克思已经赋予了这些概念以新的含义。在这里马克思所讲的类、类本质是指人的社会性、是指人的社会关系,马克思还明确指出,任何个人都是社会的存在物。由此可见,这些思想已经为《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一书中关于人的本质是社会关系总和的思想奠定了基础。

不仅如此,从马克思对异化劳动这个概念的含义的论述,马克思对人的本质力量的论述,以及对生产、需耍和分工的论述,都可以看到,马克思已经开始把人们的生产劳动者作是人和自然,人和人的关系这两个方面的有机结合了。已经把社会历史对异化的扬弃过程,是对私有财产的消灭和对人类所创造的一切积极东西的保留。实质上这里已经讲到了消灭旧的生产关系,保留和发展生产力的思想。总之,在《手稿》里,已经以一种萌芽的形式表述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规律。

总之,在《手稿》里,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科学的社会主义学说和辩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这三个马克思主文的组成部分已经以一个有机的、统一的理论体系的胚胎、萌芽的形式产生了。《手稿》是整个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真正诞生地”,《手稿》是人类思想史上伟大革命变革的开端,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起源。

三、《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局限性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作为马克思早期思想发展的一定阶段的标志,也是有其局限性的。当然,我们这里所说的局限性,不是指社会历史的、阶级的局限性,而是指当时马克思在客观上所处的具体环境和主观上理论准备不足这样一种局限性。这种局限性突出地表现在 《手稿》还不是成熟的马克思主义著作

从当时马克思的哲学思想发展的状况来看,那时他刚刚和黑格尔唯心主义哲学实行决裂,刚刚完成两个转变。虽然,在思想发展的实际水平上已经超越了费尔巴哈的消极的、直观的唯物主义,开始在社会领域里把唯物主义和辩证法结合起来,但是,马克思还没有意识到彻底与费尔巴哈哲学划清界限的必要,还过高的评价了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在《手稿》里,马克思大量地使用了德国古典哲学,特别是费尔巴哈人本主义哲学的术语。在运用辨证法剖析资本主义制度,批判资产阶级经济学时还带有极大的抽象思辨的性质。恩格斯在评价他自已在1844年写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时说,在1844年我们还没有现代的国际社会主义,我这本书只不过是它的胚胎发展的一个阶段。在这本书中间到处都能发现现代社会主义发源于其祖先之一即德国古典哲学的痕迹,《手稿》正是这个时期的著作,它象恩格斯的《英国工人阶级状说》一样,也是到处都能发现德国古典哲学的痕迹。例如,在《手稿》里马克思用人的“类本质”、“类”、类本质的异化等术语很不贴切地表达了人类与社会关系的含义,马克思在《手稿》里虽然已经论证了工业实践在人类发展和认识论上的地位,但是,往往是用德国古典哲学的思辨的语言和形式表述的,还没有概括出马克思主义社会实践这一根本范畴。恩格斯说,马克思主义是在劳动发展史中找到了理解全部社会史的锁钥的新派别。”[《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25页。]《手稿》表明马克思已经找到了打开“历史之谜”的这把“锁钥”一一劳动。马克思在《手稿》里,已经开始用异化劳动的理论剖析资本主义制度,揭示人类历史规律。但是,异化劳动理论还不是锻造好了一把“锁钥”,它还带有抽象的思辨性,社会经济形态的概念尚未形成,马克思对劳动的认识还有待于深化。社会存在、社会意识、生产力、生产关系、社会经济基础、社会上层建筑等历史唯物主义基本范畴还没有形成,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规律,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矛盾运动规律,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等等历史唯物主义原理,虽然在《手稿》里已经有所阐述和反映,但是,还未能明确地,科学地表述出来。《手稿》只不过是孕育、包含了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的萌芽、胚胎,作为成熟的,完整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在《手稿》里还没有形成。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一版序言中谈到《资本论》的写作时说:我要在本书研究的,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到现在为止,这种生产关系的典型地点是英国。不仅如此,马克思说:德国和西欧大陆其他国家的社会统计,与英国相比是很贫乏的。这就是说,英国不仅是最成熟、最发达、最典型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而且只有英国才有最丰富、最可靠的反映资本主义经济状况的资料。因此,马克思只有到了英国伦敦以后,经过长期的科学研究才写出了天才的巨著——《资本论》。然而当时的巴黎显然是没有具备英国伦敦这样的客观条件的。从主观条件来看,马克思在巴黎开始研究政治经济学时,尚未精通英语,他只能通过法国人的著作接触到英国古典经济学家的思想。不仅如此,在马克思写作《手稿》时,他只不过是对自己最初几个月里研究政治经济学成果的总结。这几个月的时间里所掌握的政治经济学知识写作的《手稿》,怎么可能成为成熟的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著作呢!

《手稿》作为经济学著作,它的不成熟性不仅表现在,马克思在《手稿》里,往往用抽象的思辨的哲学语言表述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规律,而且还表现在,在《手稿》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最重要、最本质的部分还没有科学地建立起来。例如:由于当时的马克思还没有把握、理解劳动价值论的“枢纽”劳动二重性的原理,因此,马克思主义的劳动价值论还没有确立起来。又如在《手稿》里,马克思是用“劳动”、“工人”成了商品的说法,很不谁确地表述了劳动力已经变成商品这一资本主义的根本特点。作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石一剩余价值理论还只是以胚胎的形式包含在异化劳动的概念里。总之,在《手稿》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科学的范畴体系还没有完整地、系统地、科学地建立起来。

恩格斯说,科学社会主义学说是建立在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的基础之上的。显然,在《手稿》里马克思所阐述的共产主义学说,虽然和过去的各种空想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学说不同了,但是,它仍然还没有具备这样科学的理论基础,它还不是成熟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它还带有强烈的抽象的、思辨的色彩。在《手稿》里,马克思写道:共产主义是“人的自我异化的扬弃”,是“对人的本质的真正占有",是“人向自身、向社会的(即人的)人的复归"等等。在这里,马克思不仅使用了费尔巴哈人本主义的术语,而且在论证共产主义的方式方法上也受到了费尔巴哈的影响。在《手稿》里只是包含了未来科学共产主义学说的胚胎罢了,它的成熟的科学理论形式,还有待于马克思和恩格斯后来的共同创造。

从上面简单概括的分析,可以看出《手稿》还不是成熟的马克思主义著作,它只是建立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体系的起点、开端。

四、围绕《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斗争

自从1932年在德国首次发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来,在西方的思想理论界兴起了一股利用、歪曲马克思的早期思想,进行反马克思主义的活动的反动思糊,这股思潮一直延续到今天。

他们的观点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他们无限抬高《手稿》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中的地位,说马克思的观点在《手稿》里已经达到了完善的高度,《手稿》是包括马克思思想整个范围的唯一文献。

第二,他们用《手稿》的思想作标准,重新评价成熟的马克思主义著作,否定马克思主义最本质、最根本的东西,把马克思和恩格斯对立起来。

第三,他们采用非历史的观点,主观随意地制造所谓人道主义的马克思和唯物主义的马克思的对立。

这是一股反马克思主义的反动思潮,他们和那些资产阶级赤裸裸地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家,在本质上是没有什么区别的。他们企图把科学的、革命的无产阶级理论变为荒谬的、反动的资产阶级也可以接受的理论。

《手稿》1932年德文版的出版者、德回社会民主党人齐·朗兹胡特和l·P·迈尔在他们的《历史唯物主义卡尔・马克思早期著作集》里写道:“我们在这里新发表的手稿表明马克思的观点已达到完善的高度……这份手稿毕竞是包括马克思思想的整个范围的唯一文献。”他们抓住那些被马克思赋以新的革命的含义的黑格尔、费尔巴哈的旧术语,抹煞马克思和黑格尔、费尔巴哈观点的本质区别,仿佛马克思只不过是简单重复了黑格尔、费尔巴哈的观点。他们写道:“…历史的目的不是‘生产资料的社会化’,即通过‘剥夺剥夺者’消除‘剥削’,如果不同时是‘人的实现’,这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这句话充分暴露了他们所理解的所谓“真正马克思主义”的实质。

亨·德曼(曾是比利时社会主义者,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因与德国法西斯合作,受到缺席审判)把《手稿》说成是“对于正确评价马克思学说的发展过程和思想内容具有决定意义”的著作。他为什么这样看重《手稿》呢?他说:“这部著作比马克思的其他任何著作都更清楚得多地揭示了隐藏在他的社会主义信念背后,隐藏在他一生的全部科学创作的价值背后的伦理的、人道主义的动机。”一语道破了,他企图把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马克思说成是资产阶级人道主义者的反动目的。他为了利用被歪曲了的《手稿》里的观点反对马克思主义,说:“我认为……马克思的成就的顶峰是在1843年和1848年之间。”说在马克思后来的“著作中都表现出创作力的某种衰退和削弱…”这位可爱的理论家完全是颇倒黑白,难道马克思的《资本论》的所表现的是创作力的衰退和削弱吗?就是许多资产阶级的思想家也是不会同意这种观点的。德曼还提出所谓早期的“人道主义者马克思”同晚期的“唯物主义者马克思”的关系问题。

前西德法兰克福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赫·马尔库塞等“西方马克思主义者”,也提出了与上面那些观点相同的或类似的观点,在西方成了一种很有影响的思潮,这股思潮一直延续至今。

到了20世纪80年代,在中国思想界、学术界也出现了一个讨论人的本质、人性、人道主义、异化等问题的热潮。在这个论争中,不少人的文章、讲演往往是以《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为根据的。因此,这场人讨论推动了我们对《手稿》的进一步深入研究,推动了对马克思主义思想发展史的研究,这是有利于我们完整地、系统地、准确地和科学地把握马克思主义思想体系的。

但是,必须看到,在讨论过程中,有些人自觉或不自觉地重复了前面所提到的那些错误观点,有的人甚至提出所谓“社会主义异化论”的错误观点。在这中国发生的这场争论,实质上是和是否坚持马克思主义?如何坚持马克思主义的问题直接相联系的;是和是否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如何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直接相联系的。由于这场争论性质,科学地、深入地研究《手稿》就具有了更加直接的现实意义。正是从这个意义上,也可说研究《手稿》也是当今社会主义实践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