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学习运用马克思主义原理认识中国“三农”问题

三农

#1

作者:滠水农夫。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在激流网上发表时的标题是:《中国农民向何处去?——纪念毛主席诞辰125周年》

2018年12月26日,是毛主席诞辰125周年。

曾经的热血青年毛泽东早已作古,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毛泽东的故事还在这颗星球上流传,他的思想启迪着一代又一代的青年,他的精神还在鼓舞着无穷的人们。

值此毛主席诞辰125周年之际,激流网特举办网络文艺晚会以表达纪念,致敬前辈。

本文为滠水农夫同志为晚会准备的发言稿。

20181225090430_94628

虽然革命导师马克思、恩格斯在他们的年代没有看到社会主义制度的实现,但他们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探讨产生了丰富的理论资源,其中关于“三农”问题的论述构成马克思主义原理的重要组成部分。下面略谈一下笔者对方面的理解。

首先是关于小农经济的认识。马克思在研究法国小农时曾作如此描述:“人数众多,他们的生活条件相同,但彼此间并没有发生多种多样的关系——好像一袋马铃薯是由袋中的一个个马铃薯所集成的那样。”马克思还明确指出,小农经济是旧的统治阶级专制制度的经济基础,作为一种典型的生产方式只能存在于奴隶社会与封建社会,并且构成它的上层建筑得以产生与存在的基础。毛主席正是从马克思的上述理论出发,在1943年陕甘宁边区劳模大会作的著名讲话《组织起来》报告中指出:“在农民群众方面,几千年来都是个体经济,一家一户就是一个生产单位。这种分散的个体生产,就封建统治的经济基础,而使农民自己陷于永远穷苦。克服这中状况的唯一办法,就是逐渐地集体化,而达到集体化的唯一道路,依据列宁所说,就是经过合作社。”由此可见,对小农经济认识,从革命导师马克思、列宁到毛泽东完全是一脉相承的,这就对于那些强调小农经济优越性、要走历史回头路的人来说是一种无情的鞭鞑。

20181225090454_29107

其次,关于如何改造小农经济。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以小农经济为生存基础的广大农民,只有彻底摆脱“马铃薯式”的生存状态,紧密地团结组织起来,组成合作社,才能有效维护自身利益,又成功地推进社会变革。马克思恩格斯还多次谈到,无产阶级政权应该将土地剥夺后交给合作社管理,对于小农则逐步引导他们加入合作社,通过合作社走向社会主义。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后,我国建立了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政权,以毛主席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人带领中国广大农民,走农业合作化、集体化、人民公社道路成为必由之路。后来的一些主流经济学家,将合作化运动看做是某些高层主观意识的推动。实际上正如毛主席指出,“在耕者有其田”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合作经济,也具有社会主义的因素,这种平等互助精神,蕴含着走社会主义道路的积极性,反映了广大贫、下中农的本质愿望和根本利益所向。客观历史也证明,在农村中出现的生产互助合作趋势,来源于群众的革命首创精神和首创实践,并非毛主席本人主观任意的创造发明。但毛主席站在历史唯物主义的高度,对翻身农民这种自发的社会主义萌芽及时发现、热情鼓励,科学引导。为此毛主席专门编撰了《中国农村社会主义高潮》一书,集中体现了毛主席活学活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分析解决中国三农的高超水平。合作化运动从互助组、初级合作社、高级合作社直到人民公社,这中间的每一步发展,都是由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逐步推进,一步步从个体私有制、半私半公制(股份制)、集体所有制到全民所有制过渡。

按照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和毛主席的说法,合作社的性质,要看在谁的领导之下,在资产阶级领导之下,就是资本主义的;在无产阶级领导之下,就是社会主义的。因此正如马克思所说,要让合作经济成为主要的经济形式,就必须通过国家权力(自然包括暴力)强制实现生产资料的再分配,让大多数劳动者成为工厂、百货商店和各类公司的控制者。而这样的再分配,只有在工人阶级领导下的劳动人民夺取政权的情况下,才会发生。可见毛主席关于的合作化理论和实践,是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坚持和发展,是发展之中的马克思主义,而非借着GG之名的修正主义。

20181225090515_47659

其三,怎样看待集体经济的瓦解。从马克思主义原理出发,从合作经济的更高形态集体经济回复到小农经济是历史的严重倒退,但这种倒退又为资本主义农业经济的兴起提供了基础和条件。马克思分析了小农经济的诸多弊端,一是小农经济是一种分散的经济形式,不利于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尽管小农业经济在人类社会发展的长河中延续了数千年,显得十分坚毅与顽强,就如当今小农学派所说的“韧性”,但在新兴的资本主义经济面前又变得特别脆弱与无能,不得不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要么成为资本主义的衍生体,要么变成资本主义的附属物。二是互相隔绝与分散的生产、生产方式,不利于生产关系的变迁与社会的进步,这也就是我国经历两千多年漫长封建社会,到近代越来越落后的原因所在。早在马克思那个时代,小农经济就已经失去了它存在的理由,因而,马克思恩格斯一致主张,当无产阶级一旦取得国家政权,就要立即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将之引导到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轨道上来,决不能让它们继续存在下去。为此,他和恩格斯提出了用合作社形式实现农业社会主义改造的理论主张。毛主席领导的合作化、集体化运动无疑是践行马克思主义的典范。毛主席在带领亿万农民走社会主义合作化道路经历了艰难历程,首先是在农村培养和推广社会主义积极因素,引导农民组织起来,在建国初期关于合作化的两场争论中,旗帜鲜明支持组织农民的一方,在合作化运动兴起和发展的过程中,坚持打破先机械化后合作化的机械唯物论,提出合作化能够形成一种新的生产力——协作力,从而去动摇私有基础。在发挥农民互助合作共同富裕积极性还是发挥农民个体单干少数人先富积极性方面,毛主席站在绝大多数劳动人民的根本立场,主张通过发挥劳动人民自身的主体性,走共同富裕的道路。毛主席就尊重农民意愿与教育农民阐明二者之间的辩证关系,不是像某些人那样以所谓尊重农民意愿为借口损害农民根本利益,同时也不是依靠广大农民群众发展农村,而是依靠富人、能人发展农村。

20181225090528_52858

在整个合作化运动过程中,尽管遇到了像“大跃进”那样的挫折,但也进行了有益探索,最终形成了“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人民公社集体体制。

围绕合作化运动以及人民公社成立后的激烈斗争,毛主席将坚持集体化还是“分田单干”提高到路线斗争的高度,认为是关系到我国社会主义改造成果是要继续巩固提高还是解体倒退的问题。鉴于问题的紧迫性和严重性,毛主席对对“包产到户”始终高度警惕,时刻警示人民,认清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修正主义。1965年5月毛主席重上井冈山,又一次严肃地谈到包产到户,他对湖南省委书记张平化讲:“我为什么把包产到户看得那么严重,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农村所有制的基础如果一变,我国以集体经济为服务对象的工业基础就会动摇,工业品卖给谁嘛!工业公有制有一天也会变。两极分化快得很,帝国主义从存在的第一天起,就对中国这个大市场弱肉强食,今天他们在各个领域更是有优势,内外一夹攻,到时候我们共产党怎么保护老百姓的利益,保护工人、农民的利益?!怎么保护和发展自己民族的工商业,加强国防?!中国是个大国、穷国,帝国主义会让中国真正富强吗,那别人靠什么耀武扬威?!仰人鼻息,我们这个国家就不安稳了。”今天,严重的三农问题并导致的国内国际问题证明了毛主席的预见。

20181225090604_96659

其四,资本主义农业的可行性。50年前,毛主席就指出,“农村的阵地,社会主义不去占领,资本主义必然去占领,难道说既可以不走社会主义道路,又可以不走资本主义道路。”马克思也同样指出小农经济必然灭亡,资本主义农业必然兴起,资本主义农业兴起一方面确立了农业生产的市场化与社会化的社会生产方式,促进了科学技术和机械化的运用,大大提高了生产力,另一方面资本化农业使小农经济归于消失,使世世代代生活在农村的农民失去赖以生存的最后领地,成为雇佣劳动者。这也正是中国当下的农民无产化、半无产化的现实。资本主义农业对土地掠夺式经营使土地肥力减退,生产力下降。资本主义大农业还破坏了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交换,破坏了生态平衡,造成环境危机。这些也证明资本主义大农业生产方式走到自己的尽头,以建立一种新的或社会主义农业生产方式的社会革命已经提到议事日程,当然也是不可避免的历史趋势。今天我们如果再走西方资本主义曾经走过的老路,一方面不符合中国的国情,中国人口多,人均耕地少,注定中国城市化进程必定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相当多的人口还要在农村生活。另一方面如果中国走西方的老路,势必进一步造成贫富分化,社会分裂,威胁整个社会的和谐稳定。当前国家通过土地确权流转,扶助农业企业、种田大户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实际断绝了小农发展的后路,对于中国的粮食安全、生态安全、社会安全都是一个考验。

其五,关于新时期合作社的功能和影响。近年以来,全国各地涌现了很多农民自发或者政府扶持的新型农业合作社,针对这种现象,大家似乎有不同的认识,其中有人认为农村又重新集体化了,称“某某”为新时期的大寨,也有人说现在是实现邓小平当年提出的“二次飞跃”的时候了。针对这些问题,让我们来看看革命导师们是怎么说的。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条件下的合作社是有其局限性的,虽然合作社有这么多好处,这么先进,但无论是历史上还是现在,合作社在整个经济中只占有很小的规模,它是在资本主义雇佣制度外部、缝隙和破损的空间中生长出来的。而且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说法,在资本主义社会条件下,合作社的作用有很大的局限性,在资产阶级政府和垄断资本双重势力设置的重重障碍下,合作社的作用只能限制在资产阶级利益所允许的范围内。当然由于合作社不是同资本直接作斗争的组织,有可能造成而且也正在造成一种错觉,似乎合作社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手段。

而且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合作社处于资本主义经济的包围中,不可能断绝与资本主义经济的联系。相反,它必须参加和进入资本主义生产总过程、遵循资本主义经济规律运行才能存在。因此它就有可能蜕化为资本主义股份公司的危险。比如说塘约村通过七权同确然后流转到集体,本身就成了一个土地股份公司。再有广东崖口村,曾经因为坚持人民公社至今而名声远扬,而这几年由于卖地纠纷,长期受市场经济浸润的村民不断闹事,已经对集体制度产生动摇。还有南街村、华西村也将面临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不断侵袭而蜕变的困境。

但合作社就是不是一无是处呢?相对于小农经济和资本主义农业来讲,合作社无疑是一种改良和进步,一定程度上维护了农民利益。同时,合作社作为一种过渡形式,包含了一定新社会因素,在一定条件下也是可以得到转换和飞跃。尤其是在当今社会主义运动处于低潮,资产阶级信条还禁锢许多人民群众的头脑,通过组建合作社 向广大被压迫群众展示解放的可能性,打破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霸权,是非常必要的。但我们同时也要认识到它的局限性,丢掉幻想,充分警惕和批判仅仅通过合作社就可以逐渐蚕食资本主义经济,进而和平改造资本主义的错误观点。

总之,这篇短文从引用马克思主义原理,粗线条分析和概述了中国三农问题由来、经历和发展。对于倡导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来分析认识中国现实问题,树立理论联系实际的学风,算是一次抛砖引玉。希望同志们向毛主席那样,真学、真信、真用马列主义。不到之处请大家批评指正。

2018-12-19


#2

胡言乱语什么东西?
合作社这种东西在当今的资本主义中国只是一些农民自发的同业公会性质的经济组织而已,其本身绝不是什么所谓的具有社会主义意识萌芽的东西,在农业合作社,生产出来的农产品并不是作为一个集体内部的生活资料来分配,而是作为商品,经过国家这个价格调节机构向市场卖出,这只能看作是一种小生产者面对逐渐发展壮大的资本主义农业的无奈的联合,合作社农民的破产和普通自耕农的破产的命运不是毋庸置疑的吗?其直接结果也无非是在价格竞争中落败,促使农民不得不出让或是卖出土地,转变为无产者。这种传统农民最后的集体挣扎居然能被说成是相对于资本主义农业的改良和进步?敢问就那种比资产阶级更加目光短浅,远比资本主义大机械化生产落后的小农联合体而言,他们改良了什么?又进步在哪里?一个资本主义社会的必将节节败退的小生产者的利益联合体怎么可能展示什么解放的“可能性”?它无非是向农民展示了通过自发联合来和资本主义农业在市场中竞争的“不可能性”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