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推动的「国进民退」代表什麽?


#1

国的国有企业早已按照资本主义的方式运作,如资本家一样通过外包丶大量使用低薪派遣工和新自由主义伎俩剥削着基层工人,将工人创造的财富送入中共统治精英丶贪腐官员和股东(包括外国资本家)的口袋。

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请联络cwi.china@gmail.com



北海 中国劳工论坛

9月初,财经作家吴小平发表一篇文章,称中国私有经济应「逐渐离场」,引发热议。政府很快从网络上删除这篇文章。官方媒体更是表示,这种「蛊惑人心」的观点可能是「别有用心」。不久之後,习近平视察辽阳和深圳时也再次说到,政府会毫不动摇地保护私有经济。但政府的解释没有减轻资本家和自由派经济学家的担忧和不满。

一位资深基金经理访问了40多家上市私企高管,绝大多数人都表示对当前的经济状况感到「恐慌」,一个重要原因就在於习近平进一步加强国家资本主义(即扩大国有企业的角色)的趋势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一家新能源工程和谘询公司的董事长说:「我们现在无力和国企竞争。现在更多的工程都给了他们」。但是必须明确的是,习近平的做法和社会主义没有任何关系,他的目的仍然是保护这个服务於少数统治精英和资产阶级的独裁资本主义制度。

到10月为止,国有资本已经收购了至少30多家上市私企的控股权。这尽管只占中国上市公司的一小部份,但被广泛视为「国进民退」的新信号。如上海的一位投资公司经理所说,中共这麽做并非出於意识形态的目的,而是迫不得已。我们同意这一观点。这些被收购的公司背负着非常高的债务,面临破产,令投资者丶银行丶国内政治乃至国际关系都处在危险之中。中国私有企业总共将价值4.5万亿元人民币的股票(相当於沪深股市总市值的10%)抵押给银行以获取贷款,现在其中35%已经跌破止损线,可能随时会被银行抛售,进而导致股市进一步下跌,形成恶性循环。

资本家一直抱怨国有企业更容易从银行获得廉价贷款和纾困措施。近两年来的去杠杆丶去产能以及反污染运动,以及现在的贸易战,令大量私有企业破产或停业,或者收紧它们的融资渠道。今年前7个月,中国私企利润同比暴跌27.9%,而国企则增加了28.5%。

自去年以来,中共政府强制万达丶海航等大型私企出售资产以减少负债。安邦保险和华信能源更是分别被保监会和上海市政府接管(即「国有化」)。相比之下,今年10月一汽集团宣布它将获得一万亿元人民币的天价贷款。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写到:「导致中国经济当前问题的并不是去杠杆,而是因为政府主导的经济力量大幅上升,导致了资金大量流入国企和政府部门,而民企获得资金较少」。社会主义者反对这些自由派经济学家的主张(即通过私有化等方式削减国有经济),我们认为只有由工人阶级控制的真正的公有制和民主计划经济才能解决国有部门和私有部门两方面的问题,但这些自由派评论家正确地指明了中共政府的政策方向。

面对严重的经济风险和国际冲突,习近平政权试图加强对经济的控制(也包括要求私企和外企设立党支部),从而让自己的经济政策得到更忠实的执行。关键问题在於政权的控制力,而非意识形态。习近平政权支持发展资本主义,不过它不想资本家太过独立以至於像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那样能够通过「市场的力量」左右政府的政策。同时贸易冲突和保护主义政策令中共政权收购美欧高科技企业的计划受到重挫。这可能使「中国制造2025」计划不可能以现在的方式实现。所以中共打算向本国企业注入更多资源,开发本土技术,以避免再次发生像中兴公司以及最近的福建晋华集成电路公司那样足以打击中国科技发展和削弱政权权威的事件。得到最多资金的当然会是在红色贵族掌控下的国有企业。

习近平当局的做法激起了亲自由派学者乃至政府官员的批评。在9月一场经济论坛上,前财经部门高官杨伟民指责政府的经济改革是「假改革」。前财政部长楼继伟则要求政府落实「供给侧改革」(亦即私有化丶去管制丶减税和削减工人待遇)。有消息称,出席这场论坛的习近平首席经济顾问刘鹤也认同这些自由派主张,但是他不敢公开表示支持。不能排除如果中国经济再次出现严重震荡,习近平的国家资本主义政策和个人独裁已经开始成为党内权斗的焦点和导火索。最近几周,习近平被迫转变口风,发表了一些关於「保护私有经济」的演讲,并出台了一些安抚私人资本家的新政策。这是因为私有部门的经济危机正在恶化,投资锐减。所以这只不过是政权平衡各方面经济压力的措施,而非真的改变了政治方向。

习近平强化国家资本主义的政策绝不是所谓的回归「社会主义」和「计划经济」(中国从来都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实际上,在2008年经济危机之後,加强国家资本主义是一个全球趋势,例如美国政府收购重组通用汽车丶保险业巨头AIG和其他公司。当时德国和英国政府也被迫将一些银行国有化。现在特朗普的关税政策也是在削弱「自由市场」,加强政府管制。这些措施只不过是试图保护资本主义制度,以免它毁於自己的毁灭性力量。同时中国的国有企业早已按照资本主义的方式运作,如资本家一样通过外包丶大量使用低薪派遣工和新自由主义伎俩剥削着基层工人,将工人创造的财富送入中共统治精英丶贪腐官员和股东(包括外国资本家)的口袋。

但是社会主义者和工人运动反对将国企私有化,因为私有化和随之而来的一系列政策将进一步打击工人权益,令富豪们聚敛更多财富。要求改革的楼继伟曾荒谬地批评中国工人工资增长「过快」!唯一能够解决现在的经济困境和恶劣生活水平的方法,是将大公司和银行(无论国企还是私企)收归民主公营,使之受到民选产生的委员会监督,而不是为独裁者拥有和挪用的党产,真正服务於创造了这些财富的工人群众。


#2

哪里有什么国进民退?所谓国有部门占工业产值、就业、投资比例仍然在继续趋于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