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北大马会被团委强制招安!


#1


#2

文字版:
关于学生社团马克思主义学会改组的公告

2018年12月27日,北京大学学生课外活动指导中心收到马克思主义学会(以下简称“马会”)指导教师孙熙国与指导单位马克思主义学院团委来函,指出马会负责人严重背离学期初注册时向指导单位、指导教师的承诺,拒不接受指导,拒绝提交马会会员信息,且屡次违规举办活动,已严重失职。同时,马会现任会长由于受到公安机关治安管理处罚,不具有继续担任社团负责人的资格。基于以上情况,指导单位与指导教师提请学生课外活动指导中心按照《北京大学学生社团管理条例》及实施细则相关规定,对马克思主义学会进行改组,更换社团相关负责人。

经学生课外活动指导中心研究决定,批复同意指导单位与指导教师对马会改组的申请,由孙熙国教授和马院团委牵头,指定召集人,按照社团改组程序,启动社团改组相关工作。

32名改组发起人及马会指导教师、指导单位召开筹备会议,表决通过马会新章程及拟任负责人人选。学生课外活动指导中心组织评审委员会,听取并通过了拟任负责人关于马会改组的答辩。

    现任马克思主义学会负责人如下:
    理事长:宁悦(女) 马克思主义学院2018级博士研究生 中共党员
    会  长:马宁 马克思主义学院2018级硕士研究生 中共党员
    团支书:王昱博 国家发展研究院2016级本科生 中共党员

马克思主义学会将继续招新,欢迎广大同学加入。
联系邮箱:pkumahui2019@163.com

特此公告。

附:马克思主义学会改组发起人信息表
北京大学学生课外活动指导中心
2018年12月27日

马克思主义学会改组发起人信息表.pdf(105.7KB)


#3

改组发起人信息表:


#4

无一例外全是特色的人。


#5

北大的进步学生以及全国的进步学生的活动将转入地下,可能这一阵不会在高校里出现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社团了。


#8

这些信号近年来越来越明显。社会上人们意识的分化也在加剧。


#9

相反,我认为现在更会出现学习马克思主义的社团(可能非正式),这不是ts能打压的住的。


#10

最新消息,前北大马会会长邱占萱已经确认安全,以下地址是他在微信群对于他的遭遇的讲述:


(由于时间问题,所以这些话都是直接利用微信转换文字功能组成的,所以在一些地方看着会有些别扭。)

26号早上的时候,我坐在地铁月台的座位上,大概15分钟过后,海淀分局其他六七个人就过来,说,自己已经站在旁边等了很久了,要和我聊毛诞节邀请函的事情。并且在第一时间就把我的手机抢了过去,我想抢回来就和他们起了冲突,被压在了座位上,其中只有三个人出示了自己的警官证,我说你要谈,就在这里谈,要么就不谈,我还要复习。他说,公共场所怎么谈,要去医院,派出所。不行就先去地铁站警务室,被我拒绝了。

(此时邱同学的微信号被封)

敌人太猖狂了,我的话说了一半,我的上一个微信号就被封掉了,但是我们怕封号吗?我们不怕,接下来,我要继续向大家揭露海淀分局对我的所作所为。

他们把我的手机抢走,六个人,一个人拿过一只胳膊拿回去腿把我直接抬到了地铁站的警务室。在路上我大喊:“我犯了什么错放在什么法律要这么对我,我是16级本科生邱占萱。”我的口罩也是在那个时候被他们撕破了。

在警务室,我问他们要传唤证,他们说这是口头传唤,并且说没有给我普法的义务,不懂得自己回去问老师。我就说我要上厕所,他们说现在警力不够,不允许你上厕所。我说我憋不住了,就撂这了,他说那你不要吧。

我实在憋不住了,也不想被他们控制,所以就打开门往外跑,刚打开门后面一个警官就重踹了我一脚,我的后脑勺磕到了地上。我躺在地上抱头说自己要去校医院。但旁边站着七八个人没一个人理我,隔了一会儿一个人来问我,现在想干嘛?是去警务室还是去派出所?他们就根本不理会我要去厕所的诉求,所以我把他们都拒绝了。

我继续要求想要上厕所,这个时候五六个人就陪着我进到地铁站的厕所。我说我要拉肚子,他们先是说没纸,然而就在厕所的墙壁上就挂着卫生纸,我都看见了。他们说没纸,又说厕所坏了,这个时候厕所的隔间出来了一个人,我问他厕所能用吗,他说厕所是好的,一个警察马上抢先一步进去说我要上厕所,隔了不到半分钟就出来说:“不好意思厕所被我上坏了。”这个时候其他警察就催我走说厕所不能用了,我不愿意,他们就把我摁在地铁和厕所中间的走廊地上。搜身,除了钱包以外所有东西都被拿走,紧接着六个人扛着我上了电梯。我挣扎过程中踹倒一个警察,他就打击报复把我的手用反关节的手段处理。

出电梯是外面的大马路。一到马路,我就喊:“我犯了什么法,你要把我带走?!”这几个人就想把我弄上车。但是因为我一直在挣扎在车门处,他们塞不进去,被路过的同学拍到过后他们就特别用力的想把我往车里面塞。最后是以一个很别扭的姿势——我的鞋都被车门给掐住,脚都拔不出来。然后一个警察用他的手卡在我的腿上。用这种姿势把我塞进车过后,车就直接开走了,车就停在医院派出所的门口。

三个人在车里面看着我,其中一个人,我要他给我出示警官证,他直接把我拒绝了,在车里面,我说我要吐痰,他们说没纸。我说副驾驶地上不是有一张吗,他们说那是他们要用的发票,但那张发票就这么随意地被丢在地上,还被他们的队长踩过,这就是他们所谓用的发票,我说我呼吸闷,要开后窗,也被他们拒绝了,说,你敢开后窗试一试,我就开了,马上就被摁回了座位。

这个时候,在学校里面来了一人在派出所门口。我看到我们社会学系的党委书记从门口出来。他进那个路口旁边也看见我了。但是他理都不搭理我一下,所以我就直接在车里开始大声。揭露他们的罪行,包括前面所说的一切事实。你猜他们怎么做?他们就打开车载音箱,把音箱的音量开到最大,整个车都在随着那个音响共振。我质问他们的时候,他们根本不正眼看我!面对我的质问,没有一个警察有过正面的回答。

隔了20分钟,他们应该是接到命令了,于是把车开到中关村西区派出所。在车上,他们给我看了传唤证,传唤证上盖的章是“北京市海淀分局”。理由是我涉嫌寻衅滋事,我只问他们,我到底寻什么衅,滋什么事、怎么滋事了?他们说,寻衅滋事就是字面的四个字,然后具体的更多的东西统一到了派出所再告诉我。

在二十四小时的时间里,他们对我做了七次笔录,在晚上十点的时候,我躺在群众接待室,在那个铁板凳上睡着了,一点半,他们把我叫醒,开始询问我过去所做的种种事情的具体细节。那个警察还专门强调摆在我面前就是两条路,第一条,我会背上一个处分,它会被写进我的人生档案。从此以后成为燕园派出所重点维稳对象。日子会非常难过,他说我是有北大光环的人,考上北大也不容易,说他也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孩子。我怎么这么自私,不替父母家人想一想。

这是他说他给的第一条路,另外一条路是希望我重新回到和他们正常谈话,正常交流的轨道上来,他,保证我的学业不受影响,之后能做个正常的学生,希望我能多跟他分析和探讨马会的未来,探讨马克思主义者所关心的种种问题,这是他给我的第二条路,我当时给他的回答是我的一切笔录属实。

他的第二条路,根本就是骗人!什么学业不受影响,难道关心工人,关心农民,学业就会受到影响吗?什么叫“做正常学生”!难道学习马克思主义,就不能成为一个正常学生吗?他的这种问题,本身就带着套话的嫌疑,是非常可耻的。

不但晚上我没有被子睡觉,而且他们凌晨一点半还把我叫醒做笔录,做这个笔录做的时间非常长,一直做到凌晨三点多,而这个时候是人最困的时候,他把睡梦中的我叫醒,就开始直接做笔录,意欲何为?

我的学工老师,社会学系党委副书记,石长翼全程陪同,在中关村西区派出所。但是对于警察的所作所为一言不发,甚至还帮着警察来劝我——“不要过激,不要冲动,多听警察的话,他们都是过来人,他们有生活经验。”

今天早上十点半,他们向我宣读了解除传唤的通知,那个通知我没有签字,因为之前不管是他们所承诺的,还是在传唤纸上都有写,传唤证应该是被传唤人一份,他们自己存一份,但我走的时候没有给我传唤证,所以我就说我不拿传唤证,我就不走,他们说这‘不需要我同意’,只是给我宣告——我已经结束传唤了,如果再不走,就是另外一件事情:占用国家机关办公场所挑衅公安局。

他们说,不是写了什么就要怎么做、怎么执行的,公安机关有‘自己办案的规矩’,不是上面说了要给你一份,就要给你一份。我说,这就是你们的白纸黑字吗?他说,你走不走?!你如果再不走的话,那这个事情的性质就变了,你就严重了!

早上十点多的时候离开中关村西区派出所,我们回到学校,党委副书记石长翼想要直接让滴滴司机开车开到我们学院楼下。这样的话,我就只能去跟党委书记去约谈,但是,我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此时邱同学所在的微信群被封)

同志们,咱们继续吧,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群封了,封了又建。这样的过程当中,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了解我们,了解毛泽东思想!

我在这一天被带走,回来过后,看到网络上那么多的,不管在韶山还是在全国各地,纪念毛主席的视频,真是感觉到咱们都是站在一起的,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前进。而这次针对我的行动,无非是不想让我去纪念毛主席罢了,无非是一次有预谋,有组织地通过限制我的人身自由、通过这些禽兽和非法的手段,让我不去到纪念毛主席的现场。这个行为的性质已经很明显了。

我用毛主席的一句话作为今天的结尾吧:“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11

社团被改组不要紧,人没事就好,换个其他社团的马甲继续战斗


#12

我说的转入地下就是非正式的开展学习马克思主义的社团活动。


#13

来来来,大家来拜伪神吧!
现在只有转入(半)地下一条路可走了。


#14

转入地下。邱同学永远是我们心目中的会长!


#15

从这篇断断续续的直播实录里就可以看出从腾讯的服务器转到XMPP上的重要性。


#16
        闻北大马会改组有感

昔年伟人诞辰日,今朝学子被捕时。
学子为何被捕之?脚踏伟人道路去。
二世宦臣今又在,忙将鹿儿改称马。
欺人骗己难为继,复兴崩摧未可知。


#17

人没事就好,马克思主义的洪流可不是ts想拦就拦得住的。


#18

我觉得吧,也不尽然,实际上,有一个事儿我认为挺值得思考的,就是现在的很多团员啊、党员啊,他们入党,并不是因为他们多么爱党或者是说他们对马列主义多么热爱对社会主义事业多么忠诚。对与很多人来说,加入这些组织就是为了谋私利、为了融入集体
这应该也说明了一些问题,但我知识水平 不足,也看不出来什么,只是模模糊糊觉得这肯定有问题……


#19

不尽然”?

1.既然那份名单里的人都是一次最终由校方决定并强制执行的、针对一个主要成员和思想早就“出过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宣传社团的改组的发起人,那只可能至少在马克思主义宣传还有相关社团的管理上与校方、进而必然与官方保持了一致。这样的人如果不是“特色的人”,那我看这世界上也快没有“特色的人”了。

2.不管这帮改组的发起者拥有怎样的个人企图、打算谋求怎样的私利,这样的企图和私利与官方的法律法规、战略方针、政策命令、意识形态说教最终会有怎样的不一致,既然这次他们愿意发起一次针对某个坚持在理论上宣传、在实践中践行马克思主义并且已经因为这种宣传和践行遭到了官方打击的社团的改组,那就证明他们至少在这一个问题上和如今的资产阶级官方达成了共识、保持了一致。就这一点而言,这次称呼他们为“特色的人”并无不妥。至于他们以后可能会如何明里暗里、或多或少、或轻或重地违背官方的意志,那属于资产阶级内斗,我们没兴趣、更不可能在这种人和官方之间划分出先进和落后、进步和反动、需要支持、同情与需要反对、批判来。

至于你的问题,我建议你在论坛输入“当代”“八青年”“佳士”“马会”“社团”“国朝”“学界”“中国”“民族主义”“国家主义”“改革开放”“私有化”“市场经济”等一系列与当代中国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状况有关的关键词进行搜索,那样你才能最为全面和详尽地找到我们对你的问题、对当代中国社会的主要问题的回答。


#20

谢谢指导,新人受教了


#21

你可以看下改组后的pku鹿会微信公众号今天刚发的文章,对待特色简直是舔狗中的极品舔狗。
https://dwz.cn/74tycOxJ


#22

马克思主义学会会长马宁,是巡夜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