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一下最近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关于政府与外来资本侵占村集体利息的事


#1

在我没出生的时候我家就住在一个国家农场里,实际上就是一个农村,不同的是这里以前以种橙子为主业,一度在当地远近闻名。大约在80年代中期开始,因为土地逐渐贫瘠,加上改开,后面就不种橙子了,改种荔枝,龙眼,芒果果等,但是都不太理想,村子的生活水平也就慢慢的下降了。我所在的这个农场,是一个国企所管控的,名字叫柳沙企业有限责任公司,这个公司在以前一度很大,掌握有7000多亩土地,在改开以后不再有任何的生产,以卖土地赚钱,坐吃山空。

大约在06年的时候,南宁市政府启动了开发五象新区的计划,我家所在的村子和隔壁的村子(我的村子叫第四园艺场,隔壁的有第五第六园艺场)正好就在计划的正中心,在建设南宁大桥还有五象大道的时候,我家就被政府拆了,赔了点钱,在村子另一个地方住了几年以后,在13年的时候,我们的整个村子就完完全全的被拆了,搬到了我们几个村子唯一所剩下来的土地所建起来的小区,小区是政府外包给开发商建的31楼的普通小区。

说是赔给我们的,实际上是要我们花钱买的,价格是2700块钱一平米半产权,虽然不贵,甚至可以说相当便宜,但是在这之前我们村子大部分人也不过是普通的农村居民,并没有什么收入,突然要花钱买房子,大部分人并没有钱买的起。我家里因为在12年的时候就一直在开餐馆,所以经济水平还是跟得上的,也就花钱买了房子,但是其他的村民,虽然住在小区里面,但是完全没有能力支付房子的钱(因为一开始政府是让我们先住进来,收钱是后面才收的),一开始在拆房子的赔款,像我家里也只有几十万,并没有说一夜暴富。

我们的村干部,腐败得非常厉害,在以前村子里面的时候,政府拨的款经常被他们吃掉,实际上用来建设的资金根本没有多少。在搬进小区以后,小区里面有两栋房子是空着的,是因为这两栋楼已经被干部拿来自己瓜分掉然后卖给外面的人的。在搬进来小区以后,柳沙企业有限责任公司就宣告破产了,我们村民得到了一部分分红(十几万)和一块第三产业地,我想说的这个事情就是这个第三产业地的事


#2

这块第三产业用地有100多亩,比我们小区还要大的多,位于南宁博物馆旁边,这是我们村民现在唯一拥有的资产了,这块地是政府拿来给我们村民招商引资然后通过收租金来过日子的,我们隔壁的第一第二第三园艺场他们也有在拆迁之后得到了他们的一块第三产业用地,他们通过对外招商引资所得的收入是村民一人一年得10万以及一套房子和一个停车位,在南宁来说可以说日子是相当好了。正是如此,所以我们村民们才盼望着通过这块第三产业用地来让我们过上好日子。

按理说在柳沙公司破产以后就没有村干部了,政府为了完成对接,让以前的村干部成立了一家叫好和缘有限公司用来管小区的事物。小区干部在搬进来之后也开始动了歪念头试图私吞掉这块第三产业用地。

他们的做法是这样的:找了两家从来没听说过的外来公司,给了特别低的价格来承包这块第三产业用地,给每个村民一次性五万,没有任何后续的保障!

我们小区居民当然不会同意,毕竟很多人虽然住在小区里面,但实际生活却还是跟农村没什么区别,大量的村民从事低收入工作,大部分是保安,环卫工人,洗车店打工,有的老人也还保持着收破烂的习惯,条件好点的就只不过是在小区的店铺开个小店卖东西,让他们花钱来买下政府所分配下来的房子面积几乎不可能。

但是小区干部最精明的就是收买了以前在村里面话语权最大的那些人,比如说我舅父,我外公以前是村里面场长,很有威望,即使他很多年前就去世了,我舅父在整个村子里面的话语权也相当大。在前一段时间我就发现不对劲了,因为他以前是不爱喝酒的,但是那段时间他经常开车出去外面和别人喝酒,一开始我家里面还以为他在外面有了情人#(黑线)

在一个月前,小区干部开始写了封策划,内容就是我刚写的,里面有投票,赫然发现有500多人签了同意小区干部的做法,几十人弃权,不同意的只有200人。这让村民们非常的气愤,这段时间几乎都会小区物业部开会,并且不断争吵。

因为小区里面的最有话语权的成年男人几乎都被收买了,其中还包括我妈的亲哥,我妈非常的气愤,和其他几个关系好的小区居民,一起反对小区干部的做法,不断的找人诉说,开会上也积极发声,因为我妈和其他人的努力,逐渐争取到了900多人签字写上了不同意。


#3

目前的进度就到这里了,现在小区干部看到计划受阻了,开始动了歪主意,把之前在小区旁边,之前地方政府支持的小区自己的菜市场以管理混乱为借口给关了,很多人赖以生计的卖菜摊位,快餐店都被关了。

小区里面有一个干部还是以前的黑社会流氓,在大沙田被整改之后他才不在经营赌场,摇身一变变成了小区干部,狂妄不羁,他的妈妈甚至出言不逊的跟我们村民说到整个小区就是他儿子的。


#4

我知道我们现在权益完全受到了侵害,可是根本没有能够维护权益的办法,我以前也看过相当多书籍关于旧社会的黑暗,可是只有真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才觉得,所谓的封建社会根本还有没离去,思想仍存在许多人心中。很多村民觉得,人家是官,我们是民,没法斗,所以就妥协了,还有像我舅父这样的,为了他那几千块的菜市主管的工资,不惜出卖集体的利益。前段时间看到关于黄背心运动的成果,还是觉得很受到鼓舞,虽然知道相当的妥协以及本身成分相当的鱼龙混杂,但是总的来说还是通过游行来获得了大部分想要的成果。相比深圳佳士事件只感受到了深深地绝望,不管是对公民的绝望还是对媒体还是政府


#5

问了一下我妈,他们现在成立了一个小组,专门来和各个小区居民宣传团结一致对抗小区干部,以及向市里的政府需求法律上的解决途径


#6

没钱的比尔盖茨,首先预祝你们斗争成功!

根据以往经验,你们的斗争要成功,固然要走法律程序,但是法律只是表面现象,除了村民团结一致以外,还必须找到你所谓的“小区干部”的弱点或者“软肋”。就是说,对于他们来说,关键的利益有哪些,又可能最害怕哪些?打比方说,如果工人发动起来了,资本家就会害怕罢工。不是因为罢工“合法”,很多时候只要工人真发动起来了,合法非法无所谓,因为罢工会给资本家带来利益损失。就你们小区来说,因为不了解具体情况,不好说。但能否发动小区群众,首先对被收买的那些“成年男性”做工作,毕竟他们还要在小区生活,有些亲情面子不能完全不顾忌,能不能先逼迫他们“反正”,然后再找小区干部的弱点,重点打击!如果你们小区群众能广泛发动自己的社会关系,无论是黑道上的关系,还是官场的关系,综合利用,则更有把握。

法律上的事情,不是决定性的,但也要加以利用。为了这个目的,有些问题先要搞清楚。比如,你说原公司解散后,政府又成立了个新公司,这些“小区干部”的身份似乎是为这个新公司服务的。那么,这些问题,你先要说清楚。这些“小区干部”他们现在正式的、官方的身份是什么,不要只按过去习惯称他们为“干部”。他们现在正式的身份,到底是国家干部,还是公司管理人员?如果是公司管理人员,那么公司现在法律上的所有人是谁?是属于小区居民集体所有,还是其他什么所有制形式?这些问题都要搞清楚。

接下来,小区土地是否为该公司所有?如果是,那么在搞清楚公司所有权的前提下,谁有权对外签承包合同?合同期限有多长?理想情况下,如果土地确为公司所有,公司又确为小区居民集体所有,那么小区集体是否可以直接罢免公司管理,并废除对外承包合同?

上述问题,请有所澄清,然后咱们再进一步交流。

根据以往群众斗争经验。在中国搞群众斗争,不讲法、不讲理,固然不行,因为那样出师无名。但是,只讲法、只讲理,是万万不行的。只有在广泛发动群众基础上,比对对方更狠,必要时,比对方更黑,斗争才有胜算。佳士斗争失败,原因之一,就是照搬外国经验,以为可以只讲法、只讲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