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士工人声援团斗争状况

时事
中国左翼

#1

经过和论坛同志的沟通,现在决定把我们斗争的帖子集中到这里,便于和大家一起浏览讨论。二楼我会集中存档我们的官网,斗争的时间线和纪录片,方便同志们获取斗争总体状态。

我是工人,我在打工者中心和付常国一起的日子

12月26日上午急讯:北大马会会长邱占萱被抓

要以不屈的战斗精神,迎接被捕同志的归来 ——佳士工人声援团致一切支持者的信
另一个世界——我对马鹿之争的看法

北大展振振,你因何而失踪、退学?

寻找展振振|我的朋友,你在哪儿?

新新青年|从来没有哪个社团的注销通知有如此多的学生干部转发

工人立场都没有,鹿会到底凭什么立足?

展振振: “看到他们,就像看到自己的母亲”

紧急快讯|深圳维权尘肺工友面临清场!!!

合乎规定,便对么?

忘记剩余价值论等于忘了本——我对马鹿之争的看法

我是人大工友,为了新光,我发起了这份请愿

三问北大:振振退学为哪般?百年荣光蒙羞耻!

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会对非法处分的集体申诉书

造反:我们儿时的英雄情结


#2

佳士工人声援团官网

斗争时间线干货版(时间截止到12月16日)

佳士工人斗争纪录片《我和我们》上

佳士工人斗争纪录片《我和我们》中


#4

除了斗争时间表以外,其余页面都打不开啊


#5

国内是被封的,可以用VPN等软件去外网查看。


#6

原来如此,那你可以把易于转发的内容转到这边来。


#7

我是工人,我在打工者中心和付常国一起的日子

佳士事件中,深圳的打工者中心工作人员付常国被捕了,至今超过三个月。付常国被捕前在打工者中心做什么呢?

和付常国的日常相遇

女工A:「来打工者中心的时候是YY带我进去的。我第一次认识小付的时候,看到他就是一个很热情的人,很乐意助人的。」 打工者中心自2000年成立以来,一直是个资源很少的小小民间团体,它为打工朋友提供免费服务,包括劳法咨询、宣传劳动法律法规,开办文娱活动等等。它如何在小区中得到工人的信任?靠的是口碑,认同打工者中心的工人带工人来,靠的是工作人员的热情,付常国正是其中佼佼者,他在打工者中心负责劳法咨询工作,而学习和运用劳动法律正是工人们一直以来最大需求。

阿姨们和小付

杨阿姨:「我从认识小付到现在两年多了,这个小伙子挺好的,特别是对我们这些年纪大的阿姨们,我们没有读过多少书,他是那么细心的给我们讲法律知识。有一次我和小付在宝安碰到了,在我坐车回来的车上迷了方向,是小付他一直把我送到家里。在深圳这么大的城市里,我是第一次遇到了这么好的小伙子,在此杨阿姨非常感谢这位善良可爱的小付。」 打工者中心在龙岗嶂背小区,许多工人在这里上班和工作,一星期基本就星期天休息一天,打工者中心为此18年来都坚持在周末开放。在打工者中心工作的工作人员也因此和许多工人建立起家人般的关系,即使在休息的时候也不时有联系。工人流动性大,转眼分开各奔前程在所难免,但也有许多时候是工友时不时回打工者看看或者在受伤害遇困难时回到中心找帮忙的。像付常国那样在中心工作了两三年之后,一般工友都会记得他,甚至成了朋友,特别在有困难时,都会互相帮忙。

与付常国一起维权的日子

工友刘:「2017年9月10日13:30分左右,我怀着绝望的心情,拨通了打工者中心电话。几声嘟嘟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把男声。 「喂你好,这里是打工者中心,我是中心的工作人员,名叫付常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当他听完我被无良老板压迫后,给了我打工者中心的具体地址(龙岗区龙城街道嶂背社区嶂背一村二巷27号)面谈。

到达中心后,我眼前是一个30多岁左右,戴着近视镜,挺阳光的一位男士。几句交谈后,才知此人就是付常国本人。

我2016年10月14日入职深圳某公司。当时应聘双方口头约定,我从事木工部备料组,担任带锯方面的工作。同时约定了工作时间、工资及工资发放,厂方包吃包住,购买社会保险等内容后10月15日开始上班。

上班后一个月内多次找厂方要求签定劳动合同,厂方多次拒绝,直到2017年4月份双方才签定了劳动合同,厂方有不按时发放工资、无故克扣工资、不按时约定购买养老保险行为,所以我合同到期不打算续签了。去找厂方商谈到期后好聚好散,厂方雷霆大怒:走可以,从入职起,每月扣除生活费300元、水电费150元一次性从工资中扣除后给你结工资。

天呐,黑心老板!于是我与老板争论,老板言穷词尽后,用手推撞我,让我滚。发生了肢体冲突后,我无奈打110报警。派出所民警到达现场后,只把我一人带进了派出所,两个小时后,做了我的笔录,我让其出报警回执被拒。我进厂签了一份劳动合同,厂方保存,又没给员工办厂牌,发放工资也不给工资条。这该怎么办?我已绝望,心情很低落‧‧‧‧‧‧‧

付常国指引我去深圳市公安局投诉派出所不开具当事人报警回执,去社保局打印份社保清单,这样有了劳动关系证明后就好办了。随后我拿到了报警回执及社保清单。在这期间,厂方也没闲着,让我做工了,也不给我开具辞退证明。后来天天给我打旷工通告,这不是明摆着,不按厂方的意思做,走时一分钱工资可能拿不到‧‧‧‧‧‧‧

在付常国的指引下,我再次给厂方以快递形式邮递了迫使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

从此,仲裁申请书,一审答辩状、二审上诉状全出自付常国手。直到维权成功,拿到血汗钱及相应补偿金等。

感谢打工者中心!全程我的一杯水付常国也不喝,感谢他和尽力尽心为工人服务的好公益机构。

打工者中心成立18年来,坚持服务社区基层工人,与工人并肩前进。它和工人一起经历过许多像上述三位工人所说的情景,也一起经历过不少困难和打击,但从未改变初心。打工者中心在佳士事件中受到了牵连,大部分工作被迫停止,付常国仅仅是到过工人抗议现场一次及转发佳士事件报道,便被刑事起诉,在看守所三个多月来只见过一次律师。很多人都向打工者中心了解付常国的现况,表达关心,也表示愿意为付常国在佳士事件中被起诉作证,证明付常国为工人服务,行为正当。


#8

12月26日上午急讯:北大ma会会长邱zhan萱被7、8个彪形大汉绑走!

12月26日上午10点,北大东门,北大马会会长邱zhan萱被7、8个彪形大汉抬出学校,邱同学大喊“我是邱zhan萱,我没有违法,你们为什么要带走我!”

紧接着,邱同学被塞进一辆黑色的车中,车牌号为京LH9282,路过同学询问时,一名人员出示了他的警官证,上边赫然写着“公安部”。
情况紧急,邱同学正在极度危险之中,请同志迅速扩散!

公安部电话
010-66262114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
010-82519110

北京市纪检委,监察委
010-12388


#9

简直疯狂至极,妥妥的白色恐怖


#10

正在帮助扩散消息


#11


#12

我尽力扩散


#13

同志们要抓紧机会向周围传播(注意安全。),否则他们受的苦就白废了。


#14

我在用vpn,一开始能打开,过了一会儿显示根据国家法律政策不予显示😒


#16


悲报


#17

确切的说是悲喜交加,至少人是平安回来了。


#18

https://mp.weixin.qq.com/s/Zod_LdXunHOugg6g4BokBQ?
开始用【本科学历】、【深圳】吸引待业法学生了。
http://www.hs-lll.cn/about.php
http://www.hs-lll.cn/news_show.php?id=311


#19

要以不屈的战斗精神,迎接被捕同志的归来 ——佳士工人声援团致一切支持者的信

红友们!

一切热爱毛主席的同志们!

一切支持佳士工人声援团斗争的人士们!

大家一定还记得佳士工人声援团的四名同志12月25日在韶山发表的慷慨激昂的演讲。

“镇压吧!镇压个十年八年,人民也都觉醒了。工人阶级死都不怕,还怕镇压吗?”

这是觉醒的工人阶级的伟大宣言,是让那一小撮破坏社会主义、污蔑毛主席、压迫人民的坏分子心惊胆战的不屈意志。

看到声援团同志在历经数次抓捕后,依旧以不屈的战斗精神,发出继续战斗的宣言,此时此刻充满这一小撮坏分子心中的只有恐惧和疯狂。

他们恐惧什么呢?他们并不是怕声援团的几位同志,而是怕坚定地站在工农立场上的声援团,怕声援团背后的人民群众。他们深知,人民的觉醒是不可阻挡的,而他们的失败是不可避免的。很不幸,现在,他们的担忧也正在变成现实。

从韶山到全国,有多少支持声援团的人,就有多少反对他们的人;反对他们的人民越多,他们就越是难以站住脚,他们就越是要实施更加严酷、更加疯狂的镇压来安慰他们那恐惧的心灵。于是,他们再次伸出了魔爪。

从12•28至今,已有8名声援团的同志因参与纪念毛主席活动被捕,这8位同志分别是:在韶山发表演讲的工人黄兰凤、张泽英、北大学生展振振,声援团主办的网上纪念毛主席活动主持人胡志,以及兰志伟、余凯龙、陈叶玲、母应珊,甚至,广州工人李元柱,119受害者之一,因为线上宣传纪念毛主席,也遭到了广东警方的黑手!

红友们!
一切热爱毛主席的同志们!
一切支持佳士工人声援团斗争的人士们!

我们在得知此消息后都感到无比的愤怒!我们愤怒于这一小撮坏分子的无耻行径,愤怒于他们公然背叛毛主席的卑鄙堂皇,愤怒于他们居然敢在社会主义的国家制造如此荒唐的白色恐怖。这一小撮坏分子正在走一条死不改悔的绝路,一条改旗易帜的邪路。他们撕碎了马列毛的外衣,砸碎了毛主席的画像,用行动表明他们公然与千万中国人民为敌。

据悉,还有一名红友因为参加毛主席的纪念活动,被警方以非法集会强制传唤。好一个“非法集会”!怪哉!纪念毛主席的活动居然是非法的!毛主席说,“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非法”到底是非哪一家的法?到底谁是国家的统治阶级?是人民群众,还是你们这些披着警衣的这一小撮死不改悔的坏分子?

不只是这位红友遭到如此对待。徐州的孟宪达同志前往纪念毛主席也受到阻挠,家门前后被两辆车堵着;北大马会会长邱占萱同志,因为发起纪念毛主席的活动,被警方强制带走,直到第二天才被放出。如此种种,数不胜数。

难道,我们纪念毛主席有错?毛主席的头像依旧挂在天安门上,可是这一小撮坏分子却已经蠢蠢欲动,他们禁止人民纪念毛主席,并不惜暴力逮捕、阻拦一切团结在毛主席旗帜下战斗的同志。我们能够答应吗?又怎么能够接受如此荒谬的事实?

这一小撮坏分子的猖狂远远超过了做人的底线,如果他们还能被称为人的话。在12•28,有着百年荣光的北大马克思主义学会被强制改组——现在的pku马会,或者叫鹿会,又是一个什么货色呢?鹿会,不过是北大官僚把持下的一群混迹其中捞取政治资本的掮客,他们哪里懂得马克思主义,他们哪里关心劳动人民,非但没有,他们还要极尽污蔑毛主席的思想,他们就是这样的货色!

看看他们对于毛主席继续革命理论的污蔑吧,看看他们对于毛主席说的“造反有理”的嘲讽吧,看看他们对孔孟之道复辟倒退思想的大肆宣扬吧,鹿会这一群被别人当做木偶的货色,不知天高地厚地充当起了反对毛主席黑化毛主席的急先锋!多么地可悲,又多么地不自量力!堂堂北京大学,居然沦落到光荣的马克思主义学会要被这帮人糟蹋、被这帮渣滓用来实现个人升官发财的美梦的地步,坏分子和北大官僚们还有什么招数能阻止他们的画皮落地的命运呢?

请问,不断捣乱的坏分子和北大官僚先生们,到现在为止,你们还要走到哪里去?还要使出什么样的阴谋诡计?何必用这些已经用滥的下流手段恐吓人民?

毛主席说,‘‘‘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这是中国人形容某些蠢人的行为的一名俗话。各国反动派也就是这样的一批蠢人。他们对于革命人民所作的种种迫害,归根结底,只能促进人民的更广泛更剧烈的革命。”

坏分子和北大官僚先生们,你们的所作所为,只不过会给你们带来更大的反抗,结果是搬起镇压人民的石头,砸在你们自己的脚上。你们的愚蠢就在于你们顽固地坚持反人民的本质,并以为人民群众会屈服于你们的淫威,臣服在你们的白色恐怖下。

红友们!

一切热爱毛主席的同志们!

一切支持佳士工人声援团斗争的人士们!

我们要继续战斗下去,这绝不是如某些人暗地里放冷箭所说的我们只知道斗争,我们过于左倾了。声援团的同志对于同志式的批评与建议向来是热情欢迎并愿意虚心接受,一起探讨的,但是对于非同志式的指摘,对佳士工人运动的诋毁乃至于无端扣上几顶帽子的背后捅刀子行径,我们不得不去反问这些人:你们究竟是站在运动之外夸夸其谈呢还是站在运动之中为更好的斗争建言献策呢?你们究竟是站在小山头利益的立场看待佳士运动还是站在广大人民的立场,站在无产阶级解放事业的立场上呢?你们究竟是站在资产阶级的立场上自觉不自觉地沦为反动派的走狗还是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上促进左翼同志的大团结呢?我们也不得不想问:我们的团结从何而来?我们要的是什么样的团结?又是谁在真正的破坏团结呢?

毛主席说,“ 什么人站在革命人民方面,他就是革命派,什么人站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方面,他就是反革命派。什么人只是口头上站在革命人民方面而在行动上则另是一样,他就是一个口头革命派,如果不但在口头上而且在行动上也站在革命人民方面,他就是一个完全的革命派。”工人阶级的斗争正在进行,而坐在座椅上的导师们,你们难道不应该反省反省,自己有没有遵循毛主席这一教导吗?你们自诩为时刻与工农群众相结合,为什么没有看到工农群众的觉悟和力量的壮大在你们的指导下迅猛发展呢?一切真正的马列毛主义者与口头的马列毛主义者的区别,就在于此。

时至今日,声援团很多同志乃至于不少社会人士是被捕了,至今仍无消息,律师不得会见,家属遭到恐吓。从这个现象来看,似乎是对于我们左翼力量的一次重创。可真的是这样吗?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历史辩证法的力量就在于,破坏社会主义、污蔑毛主席、压迫人民的坏分子愈加强烈的打压不是会让人民的反抗销声匿迹,不是会让此起彼伏的斗争就此停息,而是会积攒、迸发出更强大的力量。并且我们也从来不是狂热的只知道斗争,相反,每一次斗争,我们都是在根据实际的情况制定打击敌人的策略,每一次斗争我们都是与群众紧密的团结在一起,并肩作战。

毛主席教导我们,“ 在人类历史上,凡属将要灭亡的反动势力,总是要向革命势力进行最后挣扎的,而有些革命的人们也往往在一个期间内被这种外强中干的现象所迷惑,看不出敌人快要消灭,自己快要胜利的实质。”我们既不是冒险主义者,也不是逃跑主义者,我们永远是战略上藐视坏分子的卑劣行径,战术上重视坏分子捣蛋破坏的革命乐观主义者。

同志们,我们现在面临什么样的局面呢?是这些破坏社会主义、污蔑毛主席、压迫人民的坏分子要公然抢去马克思主义的旗帜,并且用这个旗帜继续进行把马列毛主义污名化阉割化的勾当!这是一场意识形态上的生死战斗!他们大行其道、恬不知耻地打出鹿会的招牌,以此招摇撞骗。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几个跳梁小丑如此表演,除了令人作呕、暴露他们的奴颜婢膝之外还有什么意义?我们欣喜地看到,已经有不少的红友、群众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表达对鹿会的质疑、批驳。鹿会的拙劣表演引来的只能是人民的狂澜怒火和历史的公正审判,这是毋庸置疑的。

为了被捕同志归来,为了捍卫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荣光,为了捍卫毛泽东思想的光辉,我们要继续战斗下去,与鹿会、与一切扛着红旗反红旗的反对毛主席的反动势力战斗到底!

同志们,把反动势力的黑旗撕个稀巴烂吧,把我们的红旗、毛主席“造反有理”的思想发扬光大吧!毛泽东思想必然在斗争中闪耀出万丈光芒,将一切苍蝇蚊子牛鬼蛇神彻底埋葬!


#20

另一个世界——我对马鹿之争的看法

马会改组的事情无疑是北大最大的流量,相关讨论总是能在bbs和树洞上引起热议,最近也颇有一些同学向我询问一些关于前马会(姑且称之为前马会吧)的事情,我就谈一谈我的看法吧。

这篇文章的题目是另一个世界,前马会看到的就是另一个世界,一个完全不同于大部分北大学生日常生活习惯的世界。而这个世界是确实存在的,不是前马会虚构出来的。这个世界里的人和我们一起生活,却常常为我们所忽视。你可以去看看早上六点的北大,这个时间,值了夜班的保安小哥可能正在换岗,食堂的叔叔阿姨们已经工作了一个小时,宿舍的保洁大叔已经清扫到了第二层楼道,校园里的环卫工人也已经在面对寒风了。当然,你可以说这是他们的本职工作,就应该这样。我并没有否定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说,这些劳动只是他们辛苦生活的一部分。 他们劳累的干活却拿不到应得的加班费,在假期本应拿三倍工资的时候却只能拿到半份工钱(宿舍保洁),在受到工伤之后等待他们的不是赔偿和医疗费而是一纸辞退书或者是老板故意刁难。 前马会的同学们曾经写了两份后勤工人调研报告,有关情况大都囊括了,我就不一一赘述。 这些乱象或许不是北大用工的全部,但是对大部分工友来说是确有其事。

前马会同学做了什么呢?不过就是把这件是公布出来让大家看看,帮着工友要回自己的合法权益,以及丰富工友们的业余生活。 有人说(学工老师和新马会如是说),工友过得很好,前马会这些人一来把工友都吓坏了,打破了工友们的宁静的生活。我不得不佩服持这种观点的人的甩锅神技,难道不是因为老板的恐吓才让工友失去了宁静的生活吗?有人说劳动法太超前了,听了这种说法,我特地买了一本劳动法,发现这是二十五年前制定的法律,最近的一次修订在十年前。而且高中课本上的知识还一直告诉我“提高劳动报酬在分配中的比重”,“让人民共享改革开放的发展成果”。还有人说,为什么这么过激呢,可以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嘛,前马会何尝不想坐下来谈呢,毕竟“窗外寒风凛冽,室内暖意融融”。可是,前马会同学记得和陈某剑副校长(为保护我校领导隐私,此处进行技术化处理)谈的时候, 陈校长慷慨激昂地承诺,“你告诉我,那个工友受到了不公待遇,我帮你解决” ,而第二天前马会同学领着一个工友小哥去找陈校长的时候却发现,这位工友已被记入保卫部的黑名单,再也不能踏入陈校长的地盘了。 而申请工友之家的活动场地的谈判更是举步维艰。

2014年老马会与校内工友们办的“三旦”晚会盛况

工友们在北大工作,或多或少都是有些自豪的,毕竟是世界一流大学。后勤也是世界一流大学的一部分, 借用一位工友大哥的话: “我们也是在助力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可是我以后回家怎么和孩子讲,说我在北大被加班不给工资?” 他们没什么过分的要求,他们要的是自己的合法权益,要的是作为一名劳动者不被老板刁难的尊严,要的是下班后有个地方和自己的同事们和关心自己的同学们一起活动活动娱乐娱乐。新马会要老马会讲实事求是,这是不是实事求是呢?难道我们没有共识吗?还记得学五食堂一位师傅的爱人生病时刷屏的援助票圈,还记得129合唱后勤合唱团出场时大家不息的掌声,这都证明着大部分同学是尊重工友的。 老马会的举措或有失当,但是对工友的真心仍在。 那些对老马会的污蔑更是不值一辩。

老马会同学端午节给环卫大哥送粽子

随着贫富差距的拉大,人们也愈来愈难以相互理解。我来自农村,目睹过衰败,考进北大,见识了繁华。我现在还记得一个扎着辫子的男同学(后来的新马会成员)和老马会成员一起自习(我们姑且认为这不是监视和骚扰吧)时送给老马会成员的一句忠告,“一群傻逼,劝你们多洗澡,闻了你们身上的味道让我很不舒服”。这话虽然不是对我说的,却让我也很惭愧,上了大学我尽力把自己变得卫生起来,不想影响到其他同学。对这位同学的批评,我表示接受,对让他不舒服深表抱歉。但是傻逼一词不知从何说起,而更让我担心的是 这位同学是新马会的骨干,作为一个马列主义社团的成员,如此“洁身自好”,很难让我想象他如何关心工农。 我实在担心这位同学的骚扰和王某博同学的偷拍是为了自己的升迁,实在担心这些这些所谓的马克思主义者如此卖命是为了讨好领导。

无论老马会也好,新马会也罢,一个马列主义社团加强理论学习的同时难道不应该为人民服务吗,而为 人民服务不能流于口号,在校园里就应该是为工友服务 我既不像新马会的团支书一样姓王,招生的时候招我的也不是校团委书记,所以我从来没有想过当北大的king,我只是想让这些工友们享受到作为一个劳动者应有的权益和尊严。 新马会既然毅然发起改组,就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

640-2.jpeg

学一收餐盘大姐在岗位上

如今,新马会俨然正统,背后又有学校背书,又可以调动全校团学干部帮忙转发自己的推送。我相信有如此条件的马会是更能为工友服务的,也绝不会遭到保卫部的骚扰。如果有条件的话,也可以邀请我们的工友在某个节假日去看一下伟大的变革,虽然工友不需要三学分,带薪休假还是可以的。


#21

北大展振振,你因何而失踪、退学?

展振振,男,21岁,1997年7月28日生。

初中就读于周口市郸城县光明中学,

高中就读于郸城一高,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2015级本科生。

Zhan Zhenzhen, male, 21 years old, born July 28, 1997,Junior high school enrolled in Guangming Middle School, Yucheng County, Zhoukou City,High school enrolled in The First High School of Dancheng,Grade 2015 undergraduate, School of Life Sciences, Peking University

因为家境贫寒,振振最懂得工人的苦楚。上大学以来,展振振长期参与和组织北大马会工友之家的活动,和工友们一起跑步、打球锻炼、跳广场舞、外出游玩,与工友谈心交朋友,举办的活动已然成为工友生活的一部分。他主持筹办的2018年元旦晚会,虽然仍是在地下车库,但场面热闹非凡,受到工友们的一致好评。

Because of his poor family, Zhenzhen knows the sufferings of workers best. Since he went to university, Zhan Zhenzhen has participated in and organized the activities of the Workers’ Home of the Marxist Society of Peking University for a long time. He has been running, playing sports, dancing in the square, going out to play, and making friends with the workers. The events in which he was involved have become part of the lives of the workers. He hosted the 2018 New Year’s party – although still in the underground garage, but the scene was very lively – highly praised by the workers.

在他和工友们交心娱乐相处期间,互相吐露心声期间,他发现工友的处境与想象之中的相差甚远,甚至于用工方大量地违规违法,工友身心受到压抑。2015年末北大的一份后勤工人调研报告,至今将近三年,但他仍看到工友的处境竟无实质上的改善,心生悲痛。怀着对工友的浓浓热情与对违法违规现象的不满,他决定发起又一次的后勤工友访谈。

During his time of communicating with the workers, he found that the situation of workers was far from what was imagined - the abundant violations of laws and regulations by employers, and the physical and mental depression of workers. At the end of 2015, Peking University had a investigation report on logistics workers. It has been nearly three years since then, but he has yet to see a substantial improvement in the situation of workers. Sorrowful, he decided to initiate another investigation on the logistic workers, with a keen enthusiasm for the workers and dissatisfaction with the illegal violations.

2018年5月1日,历时半年的调研报告终于发出。但新生的将近两万字的调研报告在几个小时之内就迎来被删帖的命运。振振无奈之下向王仰麟校长的校长信箱内递交了自己的一封信,写出自己期待后勤工友条件能有所改善的恳切心意,努力之下,终于得到了举办座谈会的承诺。为了这场座谈会,振振积极拉群,联系同学做现场的学生代表,带领大家一起整理我们的诉求,在座谈会上提出很多建设性的建议,座谈会后整理材料,和一个个中心做细致的对接……

On May 1, 2018, a investigation report that costs half a year was finally published. However, the new investigation report of nearly 20,000 words ushered in the fate of being deleted within a few hours. Zhenzhen had no choice but to send a letter to the mailbox of President Wang Yanglin, writing his sincere intention to look forward to the improvement of the conditions of the logistics workers. With his efforts, he finally got the promise of a symposium. For this symposium, Zhenzhen actively set up chatting groups, contacted students to be representatives, led everyone to sort out our demands, put forward a lot of constructive suggestions at the symposium, sorted out the materials after the symposium, contacted every department concerned…

点点滴滴中,振振只是希望调研报告中的种种问题能够有所改善。同时,为了能够让在校园里隐形的工友们能够回到我们的视线之中。他继续运营起了自己的公众号——为了他们的微笑。“为了他们的微笑”刊登与校内工友的点滴日常,座谈会的经过,经保卫处申请的与保安小哥们的第一次打球活动,被侵权工友的维权经过直播,发起燕园工友最美的活动,向同学们展现了校园工友的喜怒哀乐。

In every little bit, Zhenzhen only hope that the problems in the investigation report can be improved. At the same time, in order to let the invisible workers in the campus to return to our sights, he continued to operate his own Wechat public accout - For Their Smile. “For Their Smile” published the daily work of the campus workers, the symposium, the first basketball game with the security guards applied through the Security Department, the rights protection of the infringed workers through online streaming, and the activity of “The most beautiful worker in the PKU campus” was launched, to show the students the joys and sorrows of the campus workers.

在校园工友的维权事件中,他始终行动在第一线,第一个去积极联络工友,第一个去提供支持与帮助。从举牌静站抗议,发传单到最后的谈判,展振振对工友一陪到底,不曾放弃。

In the campus workers’ rights protection incident, he always acted on the front line. He is the first to actively contact the workers, the first to provide support and help. From standing protest, handing out leaflets to the final negotiation, Zhenzhen stayed with the workers until the end and never gave up.

12月25日,振振前往韶山参与全国的纪念毛主席活动,并且自述是如何从一个贫苦出身的孩子成长为一个愿意为工人服务的青年。不幸却发生了:1月2日,因为参加纪念毛主席的活动,振振在长沙被捕,自此音讯全无。紧接着,学校就对振振做出了退学处理的决定,并在1月7日上午正式生效。这意味着,关心、服务工友的振振,坚定践行信仰的振振,在因纪念活动而失去自由之后,被母校北大开除了!

On December 25, Zhenzhen went to Shaoshan to participate in the national commemoration of Chairman Mao, and self-described how he grew up from a poor child to a young man willing to serve the workers. Unfortunately, it happened: on January 2, Zhenzhen was arrested in Changsha for attending the commemoration, since then there is no news. Subsequently, the university made a decision on the order to quit of Zhenzhen, which took effect in the morning of January 7. This means that after losing freedom due to the commemorative activity, Zhenzhen, who cares and serves the workers, who firmly practices his faith, was expelled from his alma mater, Peking University!

一位保洁大姐提起振振来,笑着这样说,“只要有振振参与组织的活动,永远都办的最好,这孩子总能活跃气氛,总能照顾好每一个人。”现在振振被捕和被开除了,工友们该多么思念、多么揪心啊!他所捍卫的美好信念,就这样被残酷地扼死了。可是,我们实在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啊,难道我们要承认,现实唯一的道路就只有功利主义吗?

A cleaning elder sister mentioned Zhenzhen, and said with a smile, “As long as Zhenzhen involved in the organization of activities, he will always do the best. This young man will always be active and take good care of everyone.” Now Zhenzhen has been arrested and expelled, how much his fellows should miss and worry! The good faith he defended was cruelly killed. However, we really cannot tolerate such things. Do we have to admit that the only way of reality is utilitarianism?

希望大家能帮忙转发、扩散,让更多人关注,给予寒风中的青年以温暖的慰藉和支持,感谢大家!

I hope that everyone can help forward, spread; let more people pay attention; give young people in the cold wind with warm comfort and support. Thank you!


#22

寻找展振振|我的朋友,你在哪儿?

原创:微博——凡华在北京 只说事实的小金鱼 今天

今天没有瓜料,是一则严肃的寻人启示。

今晨听说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我的一位朋友——北大在读学生,展振振,失踪了!而且更令人吃惊的是,振振同学竟然被他的母校北京大学开除了!

刚听说这个消息后我才猛然发觉展同学的朋友圈很久没更新了。更离奇的是,今日上午9点左右我看他的朋友圈还有动态,留有之前他发的或者转发的文章,和别人都是吃喝玩乐不同,展同学发的都是关于别人的,都是别的劳工的事件和需要帮助的弱者的故事。突然的,过了一两个小时再看,他的朋友圈动态全没了!

要么全删除了,要么把我屏蔽了,而就我了解,他自己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现在展同学的微信朋友圈只剩下一个头像和一张未名湖畔博雅塔的背景图!

他是怎么失踪的?因为什么失踪的?现在人在哪里?现在怎么样了?这些都不得而知,所以我万分焦急!

无奈之下,我在尽自己所有能做的努力,希望网友们也帮帮我,帮我寻找我的朋友——展振振!

说到展振振,就不得不提我刚刚结束不久的为期一年的劳动维权案,因为我们就是因此相识相交的。

吃萝卜事件刚爆发时,我在网上发的文章,引起了很多网友的关注,其中就有展振振同学。因为距离很近,他经常从我们门店路过,得知我的事情后,他很同情我的遭遇并与我交流。

随着接触的加深,我了解到,展振振同学还有学校里的不少同学都以学习和践行马克思主义为理想,并把所学用于实际行动,切实的融入民工群体当中,关心我们这些北大校内服务的劳工群体。在得知我被公司恶意拖欠工资被迫离职的详细经过后,展同学对我流露出同情和关切之情。

这令我很是感动,毕竟在当下,不管是冷漠的大环境,还是被逼仄的周边现实压的快喘不过气来的我,有人能静心聆听我的故事,切实了解我的困境,并给予关注和帮助,这些对我来说是一种无私的奉献。这仿佛又能让我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温暖,令我看到一丝人性之光。

在之后的交往中,我参加过多次同学们组织的北大后勤劳工活动,其中不少同学是来自学校的北大马会。我们一起打篮球,一起学鬼步舞,一起学口琴……期间认识了很多在北大打工的朋友,有食堂打饭的阿姨,有学校的保安,有负责楼栋的保洁等等。原本不相识的众人,在活动中都十分开心的说笑、玩闹,关系很融洽。这些让我这种打工者多了一种下班后的生活方式,比每天下班就看手机、玩游戏强多了。

离职后,我也离开了北大,也很久没有参加活动了。但是相熟的朋友,我还是一直关注着他们的朋友圈,也偶尔会聊天、视频。

我知道展同学的为人,他积极乐观,阳光向上,乐于助人,为人正直。喜欢运动,喜欢打篮球,喜欢文学,还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他在北大的后勤劳工活动中总能一马当先,活跃气氛,关心每一个人。!

我知道展同学是一名毛泽东迷,他喜欢毛的文学,他崇敬毛主席!所以,他在2018年12月26日毛主席诞辰这一天,赶去了韶山参加纪念毛主席活动。

据知情人士讲,展同学当时作了一篇自述演讲,讲述他是如何从一个贫苦出身的孩子成长为一个愿意为劳工服务的青年的。但是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了他的音讯,曾经的同学、工友、朋友都联系不上他,我发的消息他也没有任何回复!

就是这样一个:为他人着想,关心劳动人民的学生,比我见过的很多人都要好、要善良、要正直、要积极向上的多的人,现在失踪了!还被学校勒令退学!振振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什么人?什么势力?什么事情?让正处在大好年华、意气风发的学生遭遇了如此不幸?!

另外,据北京大学官微公众号发布,现在是北大的考试周,希望能尽快寻获展振振同学,希望他能尽快回归正常生活,并获得继续上学的权利!

1.jpg

我再次恳求大家,帮我寻找他!如有任何消息,请您与我联系!

下面是振振振同学的个人信息:

展振振,男,21岁,1997年7月28日生;

初中就读于周口市郸城县光明中学,高中就读于郸城一高;

现为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2015级本科生。

1.jpg

我的朋友,你在哪里?!

求大家转发!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