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的生产效率,机器使用的资本主义的界限

技术决定论

#1

本文摘自《资本论入门》上卷,作者河上肇。文字由VOM-OCR小组整理。注释基本来自《资本论》,未整理。



机器的生产效率是由“机器所费的劳动和它所节省的劳动之间的差额”②来测量的。只要“机器加到产品上的价值部分,小于工人用自己的工具加到劳动对象上的价值”,③那末,机器的生产效率大体上就可由使用机器时比使用工具时究竟能节约多少人类劳动力来计量。根据马克思所举的事例,一个蒸汽马力推动的450个妙尔纱锭及其预备装置,只需21/2个工人管理,每日从事10小时的劳动,一周(星期日除外),即150小时内就把360磅棉花纺成纱。如果由手工纺纱工人用纺车来纺这样多的棉花,假设6小时纺13盎斯纱,就要27,000小时。150小时与27,000小时之差,显示出机器生产效率的程度。(当然由一蒸汽马力推动的450个妙尔纱键及其预备装置比之一架纺车,在生产它时需要更多的劳动。它转移到每磅纱中去的价值部分,则比纺车所转移的更少。)又在伊莱·维特尼1793年发明轧棉机之前,去掉一磅棉花的种子,要一个平均劳动日。有了这项发明后,一个妇女每日也可以轧100磅的棉花。

从节约劳动这一点说机器即使有利,但资本家有时却不使用它

只要上述的差额存在,机器的生产效率远比工具大。使用机器会减少生产一定量的产品所需要的劳动量。换句话说,“如果只把机器看作使产品便宜的手段,那末使用机器的界限就在于:生产机器所费的劳动要少于使用机器所代替的劳动”。①因为资本只支付所使用的劳动力的价值,而不是支付所使用的劳动的全部等价。工人把他的劳动力卖给资本家,譬如一日12小时中,只得到相当6小时劳动的工资,剩下6小时的劳动,作为无偿劳动而无代价地送给资本家。所以,从资本家的立场来说,生产一定产品所需要的费用,不是根据生产该产品所必要的劳动量来计算,而是根据付给这种劳动的工资额来计算。因此,对于资本来说,机器使用的界限是:机器的价值和机器所代替的劳动力的价值之间的差额。

假设剩余价值率(必要劳动时间与剩余劳动时间之比)是100%,那末,相当于劳动力价值(即资本家作为工资付给工人的价值)的劳动量(或劳动时间),实际上就是工人所提供的劳动量(或劳动时间)的一半。新发明的机器,尽管生产它所费的劳动,比较因使用它而节约的劳动显然为小,但是,往往在很久时间内,资本家却不使用它,其秘密确实就在这里

使用机器的界限因国家不同、时期不同和产业部门不同而异

还有劳动日划分为必要劳动和剩余劳动的比例,因国家的不同而不同,所以就会发生:例如美国现在使用的机器,在日本却不使用;而且在同一国家里,因时期不同而不同;在同一时期又因产业部门不同而不同。因而,某一时期不用的机器,以后又使用起来,某一产业部门不用的机器,又在别一产业部门使用了。并且为了研究的方便,我们虽假定工资与劳动的价值相等,但工人的实际工资是低于他的劳动力的价值,或是高于他的劳动力的价值的。因而,对于资本家来说,实在就是“机器的价格和它所要代替的劳动力的价格之间的差额①〔这是实际上支付给工人的实际工资〕”的问题。所以“即使生产机器所必需的劳动量和机器所代替的劳动总量之间的差额保持不②变”,对于资本家来说,机器使用的界限仍然能够有显著的变化,“因此,现在英国发明的机器只能在北美使用,正象十六世纪和十七世纪德国发明的机器只能在荷兰使用,十八世纪法国的某些③发明只能在英国使用一样”。马克思在这里就英国举出许多实例并说“恰恰是英国这个机器国家,比任何地方都更无耻地为了卑鄙④的目的而浪费人力”。我从那许多实例中摘录一条在这里。“美国人发明了碎石机。英国人不采用这种机器,因为从事这种劳动的‘不幸者’(《wretch》是英国政治经济学用来称呼农业工人的术语)的劳动只有很小一部分是有报酬的,所以对于资本家说来,机器⑤反而会使生产变贵”。

在资本主义生产下机器的使用受到有意识的妨碍

象以上的倾向——资本家为着利润的合算把新的技术发明长期放置不用,不用说,到了资本主义最后阶段即垄断资本主义时期是越发严重的。那里竟有不是为着自己使用,而是为着妨害竞争者使用,把新的发明买来销毁掉的事情

〔注〕关于这一点,我从库西宁在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第十次全会(1929年)上的报告中摘引一节于下:

“据我看,这种倾向(忽视作为资本主义特别是垄断资本主义特征的、即技术发展的经济上的界限和阻碍它发展的因素的这种倾向)会导致修正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因此我们同志在对于这种倾向的斗争中,必须很好地武装起来。

“当估计资本主义制度经济上的进步时,对于我们来说,作为一般的、决定性的标准是什么呢?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一切技术上的发明,都不是直接具有社会经济价值的。即令是重大的技术上的发明,有时也不会带来直接的价值,或总的来说,不具有怎样特殊的经济上的价值。例如,无线电收音机、飞机以及一些(不是一切)就其本身说是化学上的重要发现,这些东西在现在还只有较小的经济意义。对于我们来说,能够当作决定性的标准的,只是有利于劳动生产力的发展。所谓技术上的改革,虽然按其本身来说是极有价值的,但它和资本主义本身的获得利润或资本积累的各种条件不完全一致,特别在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是如此

“我们怎能对这种事实熟视无睹呢?自垄断资本主义形成以来,一方面,生产的技术发展的可能性,和另一方面垄断资本的价值增殖上的利害这二者之间的矛盾,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马克思曾经极其强调地指出过,这种矛盾和它在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的尖锐化的趋势。

“诚然,资本主义世界在今天也还会由于生产资料及生产方法上的技术改革而使劳动生产力有很大发展,这是一个事实。但是,与之同时发生的,还有停滞的倾向,即阻止生产力发展的倾向,这又是一个事实。关于后一事实,即关于垄断资本主义的寄生性和腐化,关于停滞的、食利的和食利国等等的倾向,我们怎能马上就忘掉列宁关于这一切所写的东西呢?关于这个问题,我来诵读列宁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中的一段。‘既然规定了(虽然是暂时地)垄断价格,那么技术进步、因而也是其他一切进步的动因,前进的动因也就在相①当程度上消失了;其次在经济上也就有可能人为地阻碍技术进步’。

“列宁曾举出美国人欧文斯的会引起制瓶业革命的发明为例。德国制瓶工厂主为了阻止这一发明的实际应用,曾把它收买去。直到①去年,我们在报纸上才看到这个发明最近被实际应用。”

不用说,象上述的资本家阻止生产力发展的事情,在苏联是完全没有的。只有从有利于劳动生产力发展的观点出发,换句话说,即以生产机器所费的劳动比较由机器所代替的劳动更少这一条件为标准,而决定是否采用机器。这事,现在只有在苏联才会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