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的时候,经济危机的迹象已经是非常明显了


#61

我听着1月3日的“纪念讲话”,里面说“台湾是中国内政,不容许任何人干涉”,这是在说“如果我要对台湾动手,美国你不许管”吗?
还有最近的舆论都说的是“台湾省”而不是以前的“台湾地区”,难道这是要对台湾动手了吗?


#62

“台湾是中国内政,不容许任何人干涉”当局一直在强调,不值得当作信号。
说实在的,即使是猜测当局的行动,也要从经济基础的分析出发。从谁谁谁说了什么,或者是哪个媒体改变了某个提法这些颇具阴谋色彩的细节出发,并不靠谱。


#63

和我一模一样


#64

自己和自己一样?


#65

最近发布的降准消息引起了这边的注意,在经过讨论后,这边得出了这样的看法:“降准实际上就是一场堪称是赌国运的豪赌。”

具体来说,降准意味着银行将可以拿出更多资金进行投资,在银行的各种投资对象中,国债是占大宗,因此通过降准释放出的资金中将会有大部分通过银行购买国债的方式返回到国家财政中去。这不仅在逻辑上成立,同时也有事实支撑:从去年8月便开始流行的有关增发国债的消息已经直接被此条新闻证实。

通过这种手段,国家财政部门躲过了超发纸币带来的直接通货膨胀,同时使得其手中得到了新的可用于投资的资金,短期来看,这缓解了财政压力。

但是显然,躲过了直接的通货膨胀并不意味着躲过通货膨胀本身,通货膨胀是市场上流通货币量多于实际需要货币量时会产生的现象,因此如果政府将这笔钱继续用于正常的投资----诸如像以前那样投入到基建中去----的话,那么实际上,进入市场流通领域的纸币会更多,通货膨胀又会更加严重。
可以说,通货膨胀实际上是不可避的。

另外,如果通货膨胀越严重,人们就越倾向于将手中的货币换成实物产品,因此产生挤兑(挤兑就是指大规模地从银行等提出存款)的可能性就越大,而由于降准,银行实际上没有足够货币可供提取,这将会导致流动性危机或者说银行信用危机,进而导致银行破产,并造成连锁的债务关系破裂。
毕竟,1929年大萧条的最直接原因就是挤兑。

基于以上看法,这边认为降准是一场豪赌,这场豪赌一旦失败,那么大萧条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我们并不能否认别的可能,考虑到最近的火药味渐浓,将这笔钱投入到军火生产中去也不是没有可能。

由于参与讨论的人的水平、所能掌握的信息所限,因此这一分析只能是一家之言,仅供参考,如有不同意见欢迎提出。


#66

其实从你提供的链接里文章的评论中,就有很多人提到了另一个点,大量释放流动性会不会流入与金融业捆绑的房地产市场?会不会进一步加剧金融投机和房产泡沫危机?我觉得是很有可能的。所谓“定向降准”如果不是“投入房地产以外的制造业”,那比起物价上涨,金融投机的风险可能更大。


#67

金融投机与物价上涨冲突并不大。
我个人认为,大规模金融投机意味着虚拟资本的过度增加以及银行信用、商业信用的过度透支,也就是说,债务链条会变得更长更脆弱,这实际上也确实是值得关注的。

但是同时,我认为房地产泡沫破灭的风险尽管一直存在而且不断增大,但在这个时期内破裂的可能性并不是最高。


#68

我同意同志您的观点,目前中国虚拟资本的膨胀的确应该引起我们的深思。房地产一旦泡沫化,对于中国来说,一定是个致命打击啊……


#69

我也保持相同看法,目前中国金融自由化尚未完全放开,不会像上世纪的日本一样引起金融领域的崩溃。


#70

应该说泡沫早就浮起来了,只是特色是不是还把这个泡沫把握在自己鼓掌之中,以及未来是不是继续在控制之中。
房地产泡沫本身对资本主义经济发展不是坏事而是好事,上世纪七十年代产业资本的饱和使西方列强开始大力发展起金融资本。房地产经济只是金融业发展的一个方面,是地价房价和金融业发展的高度相关性更突显它的重要性。应该说金融资本比重加大是早已形成的趋势,作为向西方“取经”的特色不可能不走上这条路。


#71

资产阶级分子从头到尾不承认经济危机,最起码不承认经济危机的成因。


#72

我认为应该说,现阶段中国的金融领域并不是完全由金融垄断资产阶级主导,因此日本式的大崩溃在现阶段是有可能但是可能性尚小的。


#73

资产阶级代言人,资产阶级代表,资产阶级分子,伪小资这些要分开来看的,算我言语不清吧。


#74

日本实际上并不是崩溃。而且,金融垄断资产阶级和崩溃并不是绑定的
1930年代的大经济危机,并不是因为垄断金融,比所谓的日本崩溃,危害大得多。


#75

泡沫是不可能控制的。
客观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一个人被砍了头,他再想活命也必然会死


#76

经济危机实际上是共产主义发展的最佳时机,因为经济危机向所有人昭示:灾难不因为你的行为而不降临给你,这是社会问题。
然而揭示社会的问题,和现实中的社会问题结合并不代表会走向正确的道路。比如上一次,在真正的境外势力和愚蠢的指令下,变成了轮子功的狂欢。


#77

金融泡沫这一点真是像极了日本上世纪30年代初那段时间,不过这次恐怕更严重。


#78

少吹水少意淫,多看书多查资料多看看这里已经讨论过的东西,多对那些切身体会、真实面临的问题进行一些切实可靠的分析。

你提到的这套玩意在这里早就被批过一顿了

我们根本不认为有利于无产阶级革命爆发的社会经济形势将会在五年、十年之内的“不远的将来”出现。在中国社会主义运动依然处于相当不成熟的阶段的情况下,在这个资本主义社会的上层还可以照旧统治下去、下层多半还愿意照旧生活下去、超出正常水平的群众活动依然难觅踪迹,因而革命形势基本不具备在近期出现的可能的情况下,一切想要竭尽所能地预设革命的具体步骤、走向和战术战略的想法都是试图给未来的食堂列菜单的、因为弄错了关注重点而浪费时间和精力、只会让人自我麻痹于“革命即将到来”的梦境中空想

至于你提的那套什么“联合武警,部分士兵,境外势力,进行武装暴动”“网络联合多地方同时暴动,夺取电视塔和地方政府,杀死领导人,制造声势,建立苏维埃临时政权”的扯淡方案——可以可以,这当中完全没有广大无产阶级、完全没有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其政党数十年如一日地在各个方面各种细节上进行的细致而庞杂但完全必要的准备工作的位置,只有少数人的、突然的、把群众性的无产阶级革命曲解和降格到了布朗基主义的暴恐政变的狂热意淫的位置,只有畏惧长期细致的积累、蔑视群众而仰仗少数“革命”精英、那些占总人口少数的职业军人、还有一个笼统的不加具体区分的“境外势力”的盲动情绪的位置。顺带一提,如果说“境外势力”是特指国外的共运组织那也就算了,然而阁下这笼而统之的“境外势力”的提法,恰恰不可避免地包括了国际垄断资产阶级的各路打手和走狗。那不好意思,我们可不希望让无产阶级、让马克思主义者成为另一批资产阶级的尾巴和炮灰。

如果阁下自称小资产阶级这一点属实的话,那么您在本次讨论中唯一值得赞许的地方,就是您相当真诚地、丝毫没有掩饰地表现出了与您的小资产阶级出身完全一致的、小资产阶级的盲动狂热地臆想革命的意识。这倒不失为我们的历史唯物主义的又一例证


#79

这个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学生时代一直想不通,毛主席曾说生产关系建立后为提高生产力开辟道路。我感觉还都是理论知识。

历史有印记可寻,比如中国的奴隶社会没有西方强大,所以中国容易率先进入封建社会,由于封建势力强大,所以资本主义社会就难产,西方跟我们相反,俄国跟我们近似。基本的道理就是上一个社会弱小,下一个社会革命就成功可能性大。就好像现在的西方资产阶级强大,西方的社会主义革命就很难一样。所以单纯的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似乎和客观历史并不相符。人也恰恰如此,某方面的能力强,就往往难革新自己,一张白纸比较好画,没有包袱。


#80

你所表述的其实是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有反作用,当上层建筑不适应经济基础的时候,就会通过阻碍经济基础(生产关系)的调整,进而阻碍生产力的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