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的时候,经济危机的迹象已经是非常明显了


#21

12月5日,国务院举行政策例行吹风会,人社部副部长张义珍表示,国家将启动实施三年百万青年见习计划。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张义珍:如果高校毕业生没有就业岗位、离校未就业的,我们可以把你介绍到见习岗位当中去,能够参与到见习活动当中来,不仅仅对高校毕业生,对于16到24岁的失业青年,我们也进一步加强见习活动的这种帮助。

此外,张义珍也表示,目前高校毕业生的就业存在的矛盾主要是结构性矛盾,毕业生技能和用人单位岗位需求存在不一致,使得个别高校毕业生在寻找工作时面临较大压力。

张义珍:完善政策,强化服务,然后畅通渠道,帮助高校毕业生能够实现更高质量、更加充分的就业。
看起来似乎想要强行把人赶进血汗工厂


#22

中国的资本主义是官僚垄断资本主义。而且兼具买办性质。这种资本主义是复辟的结果,而不是资本主义发展的结果。这种复辟说明了资本主义正在灭亡,而不是资本主义在中国获得成功。这一点要说明。中国没有真正意义的资本主义,中国的资本主义是中国土地上的资本主义,而不是中国的资本主义,因为他过度的依赖于国际垄断资本的投资。


#23

胡言乱语。用这些词前,能不能先查一查什么叫做官僚垄断资本主义,什么叫做买办?
买办是资本主义下的殖民地半殖民地中依附于外国资本的中间商,代理人,本身就意味着本国资本主义经济的不成熟,与资本主义发展到较高阶段产生的垄断资本主义及其畸形变种官僚垄断资本主义根本就是两码事,怎么到你这里就可以随意玩弄术语,还买一赠一了?

有意思。不少老左和被老左影响的人总喜欢这样的论调:毛时代的社会主义没有问题,是没有一点资本主义因素的,都是走资派复辟分子上台掌权才断送了社会主义事业。
请问,如果毛时代不存在资本主义因素,这种因素没有发展到一定程度,代表其利益的复辟集团怎么能够大规模存在?怎么能够上台?即便侥幸上台,之后怎么还能巩固自己的统治?
复辟本身就是资本主义发展的结果,现在你又扯什么没有基础,没有前提,没有客观条件的复辟?

合着说我们应该感谢稻上飞,感谢蛤蟆和熊积极推动资本主义发展,从而也就推动它不可避免的最终结局?
我觉得你可以去跟资乎平台上一帮胡言乱语的所谓“加速主义者”好好聊一聊。

接下来你的话就更令人费解了:

美洲没有欧洲人,美洲的欧洲人是美洲土地上的欧洲人,而不是美洲的欧洲人,因为他过度的依赖于欧洲人口的移民。

当然,当然,你觉得中国的资本主义全是外来的。就假设你这话是对的吧:
已知:
1.美洲没有欧洲人,欧洲人在欧洲
2.欧洲人来到了美洲,美洲就有了欧洲人
求问:
欧洲人在美洲的后裔,是属于欧洲人还是属于美洲人?

就当你的胡话,所谓中国在改开以前根本没有资本主义因素是正确的,改开以后的资本主义首先是外来的。那么,外来资本主义在中国的发展,难道就因为其资本的国别不同,就不会产生资本主义的整个生产关系,并以此改造中国社会了?
难道外国资本主义就不需要原料,不需要劳动力,不需要各式资本主义产业的发展,并最终产生一个资本主义的社会了?现在假设一夜之间,所有外来资本全部撤资,它的过度依赖于外来资本的本国衍生物(即我们这位同志特别爱提的官僚垄断资本主义和买办)难道一下子就没有了资本的性质了吗?

我建议你去好好看看策划组,1918同志等人在对保洁二人论战中的有关复辟问题的回复,不要再继续用你的胡言乱语贻笑大方了。

而对其他朋友们,不好意思,各位可能觉得我的回复非常混乱。可是,一时起意的我也找不到更好的方法来驳斥这本就混乱不堪的胡言乱语了。希望我的抛砖可以引出其他同志的玉来。


#24

你这样说岂不是和那些“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地主对农民的剥削”说法同质?!还是再想想为好。


#25

你说的那个和我所说的,这是两个问题。
第一,中国的资本主义之所以是官僚垄断资本主义,是因为这个资本是由党和国家政权所有和经营的。他兼具买办性质,是因为这个资本是依赖于国际垄断资本的,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就是用市场换技术和资本,西方帝国主义的商品和资本因而找到了新的倾销市场,改革开放的政策实际上是配合了外国帝国主义寻找原料和倾销市场的利益,配合了外国帝国主义寻找产业链下游环节的政策
美国之所以要阻止中国资产阶级的产业升级,实际上就是为了让中国继续当他的下游产业环节,让中国工人继续向美国垄断资本输送剩余价值。你怎么能说,这个中国的官僚垄断资本没有买办性质呢?
第二,说中国的资本主义是复辟的结果,而不是资本主义发展的结果。是因为资本主义在欧洲资产阶级革命后就已经确立了在世界上的统治。而如今的垄断资本主义实际上已经没有新的世界市场的扩展空间,中修社会帝国主义与美帝国主义在全球产业链分工主导权上的争夺就已经表明,新的市场的匮乏,这就不得不造成对旧的市场的争夺。因而他是垄断资本主义在中国复辟的结果。中国的官僚垄断资本主义从一开始就是反动腐朽的,西欧资本主义尚且经历了资本主义上升的时期,是通过长时间的积累发展起来的,而中国的资本主义从一开始就产生在资本主义走向全面没落,帝国主义争霸一切,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他不是通过长期积累形成的,而是通过大量的吞吃全民所有制财富造成的,他本身没有西方帝国主义那样稳固的基础。所以你怎么能说他是发展的结果?而不是复辟的结果?资本主义是在前进还是在衰败恐怕你没有搞清楚。
第三,这种复辟说明资本主义之所以正在灭亡,因为他是在新的更广泛的基础上重演资本主义的危机,中国的巨大的市场和劳动力进入了全球资本主义生产分工的序列,虽然暂时满足了国际垄断资本对外资本输出的需求,缓解了即将到来的新的危机,但是长远来看,中国进入资本主义市场也造成了另外的结果,即恶化了发达国家工人阶级的生存环境,并且中国资本的崛起也造成了帝国主义之间新的政治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他在政治上集中表现为中国和美国的矛盾。所以他究竟是成功还是失败?究竟是复辟的结果?还是发展的结果?
第四,他是中国土地上的资本主义,而不是中国的资本主义。中国的繁荣,是国际垄断资本在华进行资本输出的结果。这也造成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出口国,和污染最严重的国家。因为帝国主义把高耗能,高污染,严重剥削工人的下游产业链搬到了中国。而事实上我们也看到,当中美贸易战打响,帝国主义在华资本实际上正在撤出,沿海现在的事业情况很严重,他们不是在新闻上说要守就业红线?中国经济是不是下行?这是为什么?因为这种繁荣不是中国的资本造成的,而是外国的资本造成的。中国的资产阶级要求扩大开放,欢迎全世界来华投资,这不是显而易见么?这种繁荣就像和巴西,委内瑞拉一样。当资本回流回帝国主义的时候,财富就被收走了。所以他究竟是为什么繁荣?是因为中国资产阶级自己的资本么?不是。所以才说他有买办性质。


#26

(帖子被作者删除,如无标记将在 24 小时后自动删除)


#27

对于您的论据我是赞成的。然而,很遗憾的是您把这种论据用来论述这不明智的论点,并得出一些不准确的结论。

我同意ts兼具买办性质的观点,但是这可不是ts性质的主要方面。您只看到ts高度依赖国际资本投资这一方面。可您却没看到ts早已成为资本主义世界 密不可分、不开或缺 的一部分。ts在资本世界的地位可不是您所认为的充当外国帝国主义“下游产业环节”那样简单。我们必须尊重这么一个事实:中国的的确确是资本主义国家,无论是经济意义上的还是政治意义上的。

您强调了中国的资本主义(您在前文却说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资本主义,这里应该是您所说的“中国土地上的资本主义”)是复辟的结果,也就是肯定并强调了在政治上资本的统治。这点是正确的。可能您又是“这不是资本主义发展的结果”(???),您无视了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历史,没有意识到中国资本的发展对中国资本主义的真正形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政治上的资本复辟也是体现这种资本经济发展的诉求。所以,实质上您这种言论违反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这一社会基本原理。


#28

是“不可或缺”:relieved:


#29

我没有忽略中国资本主义的主要方面,他的主要方面我已经交代了叫社会帝国主义。看看苏联社会帝国主义曾经争霸世界的政策吧。不然中国资产阶级为什么要进行产业链升级?还不是为了争夺美国的霸权?
他的买办性质当然是次要的,所以我才说他“兼具”买办性质。
他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资本主义,是指他有别于西方那种资本主义,因为他是从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经济的基础上蜕化而来的,中国的资本主义发展的基础是建立在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经济之上的,他表现为大面积的私有化运动和公共财富的盗窃。

我没有忽略中国的资本主义已经称为全世界资本主义生产分工体系中的重要一环,不然我为什么说中国的改革开放为帝国主义提供了新的资本输出空间呢?为什么要说。中国称为第一大出口大国呢?所以从哪一点上可以看出我忽略了这一点。
上层建筑可以反作用与经济基础。而且在一定的条件下,一定的界限以内,上层建筑是可以对经济基础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在一个社会里即存在着社会主义的根据,也存在着资本主义的根据,问题的关键在于是否具备引出这种根据的现实的条件。


#30

上层建筑不可能对经济基础起到决定性作用,最多也就是重大影响。


#31

那就是机械唯物论了。为什么无产阶级革命要先夺取政权,而不是先改变经济基础呢?事实上在这种条件下,无产阶级革命必须夺取政权,才有可能建立起社会主义乃至共产主义的经济基础。
经济基础不是抽象的东西,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决定资本主义的上层建筑,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决定社会主义的上层建筑。当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结束,并利用政权进行了经济基础的改造以后,起决定作用的就是上层建筑了,因为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需要与之相匹配的上层建筑,但上层建筑却是旧的资本主义的上层建筑,因而这种条件就造成了经济基础和上层建议之间地位的转化。在这种条件下,上层建筑领域革命的成败将决定经济基础是否能够巩固和发展。这在历史上已经被证明了,比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场针对旧的上层建筑的革命失败了,原有的刚刚建立起来的公有制经济最后也土崩瓦解,被资本主义占领。你说,这是不是能够起到决定作用呢?
斯大林同志的论断是正确的,是起反作用,但是他并没有指出反作用的程度。那就意味着这种反作用的程度是视具体的历史的条件和情况而定的。


#32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中的“决定”,可不仅仅是对于“程度大小”而言,更是对“性质”而言。您该不会认为政治决定经济的性质?


#33

#34

阳和平:国际资本主义的现状和金融危机
http://jiliuwang.net/archives/61874


#35

毛主席在《矛盾论》中写的很清楚,“上层建筑在一定条件下对经济基础“表现”为主要的决定的作用”,而要“表现”这一决定作用,所需求的就是经济基础。


#36

你说的很对。
中国的资本主义是一种买办性质的资本主义与复辟。


#37

还是我之前说的,如果你或者有其他朋友认为复辟是买办性质的,请靠论证而不是喊两句司空见惯的漂亮话来说服其他人。

近代买办和现代的复辟根本不是一回事,表面的部分相同不代表性质一致。借用成熟的外来资本主义发展本国资本主义不代表本国就是买办性质。你怎么不说中国还是半殖半封啊?


#38


官方媒体也不能否认经济困难了,从这点出发,我们可以认为经济转入下行了。


#39


#40

上个月又失业了,今年第二次,然后团结同事要了一个月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