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否可以得出结论:黄背心是一次充满小资产阶级思潮与机会主义的运动?


#1

1.欧洲处于资本主义核心地带,欧洲的无产者还可以工贵一下剥削亚非拉的无产者。
2.资产阶级完成了其思想与意识形态方面的资产阶级专政,已经基本消解科学社会主义在欧洲无产者中的影响力,并以资产阶级思潮或小资产阶级思潮取而代之。据称,在法国基本只有自由主义,右翼民粹主义,机会主义“左juan”思潮。
3.黄背心中鱼龙混杂,既有小资产阶级也有采取了资产阶级或小资产阶级思想的无产者。
4.黄背心仅仅只是反对一些抽象的其他原因比如某个政策或政策实施者,而非资本主义制度本身。


#2

黄背心的情况应该是右派的游行中混入了一些左派。


#3

第一个说法不是很正确吧,欧洲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对第三世界的剥削是存在的,但未必可以直接等于发达国家工人也成为了帮凶和“剥削者”。第三国家被榨取的剩余价值,绝大多数都被收入资本家的私囊了,只有一小部分被用于公共建设和福利的改善,直接用于工人的部分,也是用于收买工会和工人贵族了。因此,落到多数工人头上的残羹剩饭其实是微不足道的。不能说欧洲无产者“剥削了”亚非拉的无产者。这种结论是反国际主义的。
至于这个运动的具体情况,由于我不了解,就不多评了。


#5

感谢纠正。


#6

这次运动主要是群众自发反抗资本主义剥削,政治势力都是后来介入的。
当今世界革命力量本来就很弱小(仅在印度和菲律宾还存在大规模对抗剥削制度的革命运动),因此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7

个人认为,不该对每次的群众运动都作严苛的要求。无产阶级的科学社会主义意识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从每次运动中不断成长出来的,没有错误的经验也不会有好的结果,正如空想社会主义也是先于科学社会主义的。因此应该支持群众的反抗,而不是因为他们有哪些不符合科学社会主义的认识,就直接粗暴地抛弃他们,不对他们的运动作历史的、理论的分析,而是把他们的运动发展状况和科学学社会主义抽象地对立起来,切断当中的联系和发展的可能。

批判是澄清前提,划清界限。而不是作一番批评后就抛弃。 在鼓励和支持人民的反抗的时候,也要通过具体的分析,来揭示这种运动的前提认识的局限在哪里,因而会导致这场运动产生什么样的局限,然后再指出如何扬弃。

~


根据本人有限的了解,稍微提出几个本次运动中的几点进步意义,以促进一下交流和理解吧:

  1. 人民抛弃代表。 本次运动不像以往,运动的群众拒绝又某几个组织或者政党来代表,而是直接从大众媒体上发声和组织。人民已经越来越厌倦议会政治了。他们不希望运动成为任何组织的“政治资源”。
  2. 经济的、政治的生活重回示威的内容中心。 不像过去的亚文化思潮示威抗议,这次了 Yellowvest 从巴黎扩大到法兰西的其它其它省份,还有比利时等邻国,其核心内容都是在燃油税,以及后续不断增入的生活成本方面的内容。同时斥责马克龙是富人的政权,忘了穷人。 不过,同时我也有注意到有另一种倾向, 就是民众在反对马克龙通过提税来为全球气候作贡献的时候,是民族主义地斥责马克龙,说马克龙是在为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议的那个份额买单,在做“全球主义”的美梦——作为马克思主义者,这里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批判的机会:理论分析地告诉人民,民族主义和全球主义的冲突只是气候问题的表象,真正的本质在于阶级。 注意:是理论分析,而不是直接抛出观点。 前者需要扎实的政治经济学知识和对事实材料的掌握,后者只需要空洞的头脑和立场(这会使得马克思主义的形象倒退到甚至是空想社会主义之前)。
  3. 警察也因为连日来的加班、维护秩序而疲惫不堪,导致警察工会也对政府表示了不满。 这给我们复习了辨证的观点,警察并非机器,永恒地为统治者服务,会存在转化。

期待大家更多的补充:smiley:


#8

黄背心运动中的毛主义者和革命力量

17-39-49-Dt0DSgTWoAA15H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