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希共总书记在第二十次共产党与工人党会议最后一日活动上所做演讲


#1

本篇翻译者为“舍近”(此为微信昵称),是自愿的个人翻译产物,让我们感谢这位同志的贡献。

希腊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在和平与友谊体育场举行的希共一百周年纪念活动上的演讲

朋友们
同志们
百年斗争与牺牲,希共始终是先锋。
是的,光荣的希腊共产党刚刚走过了一个世纪的历程。我们自豪地在比雷埃夫斯庆祝党的生日。在1918年11月17日至23日举行的希共一大上,我们党在这里诞生。我们自豪地和大家一起庆祝这一事件。青年男女伴随了党的每一个十年。
我们向经历过战争的老同志们致以特殊的问候,尽管他们有健康问题,但今天还是和我们一起参加活动。我们还向今年刚加入我们队伍的数百名来自英国人权协会的14至18岁青年男女致敬。
我们特别高兴地拥抱我们的年轻朋友,他们在 “kokkino Aerostato” 杂志的号召下团结在一起。
我们感到自豪,尤其是与来自地球各个角落的91个共产党和工人党的同志和代表一起庆祝,我们感到非常荣幸。他们正在每一个国家 每一片大陆,在世界各地为更美好的生活而奋斗。希共自成立之日起就坚持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原则,并在许多方面表达了其国际主义的团结立场。
我们向世界上每个国家的战斗中的男女致敬。我们缅怀离开我们的同志,例如古巴革命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他已经离开我们两个年头了。
同志们
我们已经进入了新的世纪,我们的象征,锤子和镰刀,我们的原则,马克思列宁主义, 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我们的当代纲领,还有那在风中高高飘扬的红旗无不在高呼: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关键时代。形形色色的人告诉我们,并不断重复着“腐朽世界可以续命,武装斗争基本过时。”然而,不以人的意志为迁移的阶级斗争的历史却驳斥了他们。红色的康乃馨,口号,旗帜和举起的拳头反驳了他们,就像今天 年轻人唱的歌曲“不接受不公正”(who do not accept injustice)一样。希共一百年的历史驳斥了他们。成千上万的知名及无名的人用他们的斗争逐页书写了这波澜壮阔的历史。
我们向那些谦虚地说自己没做什么的人致敬。我们感谢他们中的每一个人,他们在这100年里都表现的很正直。他们中所有的人就像迪米特里斯·查齐斯(Dimitris Chatzis)在他的小说《穆尔加纳》(Mourgana)中所写的那样:
“他们相信自己的正义事业,为此他们打得很好。
他们意识到自己的责任,为此他们严格遵守组织纪律,并在必要时牺牲。
通过有纪律的和谐生活,心灵是和平的,精神是平衡的。
他们热爱自己的祖国,热爱自己的家乡,渴望胜利。
他们脚踏实地,并且很幸福。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歌唱这么多的事物。
他们热爱生命,爱生命的果实,热爱和平。
他们冷静而体贴。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很容易被感动,摘下帽子并哭泣。
他们都是这样。
他们打得很好,唱得很多,哭得很容易。”
在这个困难时期,希共要让太阳再次升起,让工人站起来。在过去,我们明白仅仅唱“帮忙把太阳举得高一点”是不够的,我们不得不把太阳举到肩膀上。
我们不得不写下新的歌曲,而这是由成千上万的年轻的共产党人完成的。他们从第一代老共产党人那里接过并紧握接力棒,从希腊民族解放阵线(EAM)和希腊人民解放军(ELAS)的战士们,希腊民主军的战士们,从所有忍受stone years(不知其意),独裁统治,阶级斗争的一切转折的人手里接过接力棒。我们紧紧地握着这个接力棒,它没有从我们手里掉下来。
正因如此,当红旗从克里姆林宫顶被取下来时,我们高喊:“同志们,把旗高高举起,现在要在斗争的人民中寻找希望。”
我们逆势而动,对那些警笛闭上了耳朵。我们惹怒了一些希望“轻轻的,轻轻的……”的朋友和同志,他们让我们在酒里加点水。(译者注:应指那些机会主义者希望做出让步,并称之为审时度势。“酒”比“水”要烈,其中深意,联系下一段可略知一二)
我们没有这样做。这已经得到证明,我们不这样做是非常正确的。因为我们知道,最终杯子里会全是水,模糊而又危险。
我们没有这样做,因为我们党有百年的经验。 我们没有任何犯错误的奢侈,这只会让运动倒退,这将阻碍它重新集结,反击,向前进和瞄准剥削者野蛮力量的能力。与潮流背道而驰,我们用最简单,最本质上的方法赢得了新斗争者的支持,同时大量的口号也在街头斗争中诞生:
“Worker without you no cog can turn, you can do without the bosses.”(译者注:保留原貌,未予译出)
有了这个口号,我们每天都在向现如今的工人,失业者和辛劳者的心灵说话。
今天,当希共的每一句话都得到生活本身的证实时,我们感到自豪。因为在困难时期, 我们没有退却。因为我们遵循了成千上万的斗争者的同样的人生立场。
我们感到自豪,因为我们没有签署任何恢复剥削制度的声明。
我们感到自豪,因为我们坚持了列宁的教导:“即使不愉快,我们也必须一次又一次地说真话。”(译者注:水平有限,不明出处,疑出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11卷第328—332页《决不要撒谎!我们的力量在于说真话!》,望知者告知)。
我们对许多事实说了许多不愉快的话……
朋友们
同志们
我们继续谈论许多真相。
我们揭示并指出,资产阶级议会民主是行使资本主义权力的一种形式。它不能掩盖它的性质和内容,即它实际上是资本的专政,垄断组织的专政。
这是因为,无论政治制度采取何种形式,政权始终是一个带有阶级色彩的阶级专政组织。无论是在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时期,还是在资本主义的增长阶段,政府都要加强对工人阶级的剥削和对民众阶层的压迫。在所谓的左派政府的岁月里,这也没有改变,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党100年的历史经验,使我们今天有能力形成一个稳定的思想政治阵线,反对任何形式的资本独裁,当然还有纳粹法西斯形式的独裁。我们必须揭露资产阶级及其政党并未把自己局限于这个以他们自己有限的资产阶级合法性而建立的资产阶级民主。
当他们认为有必要时,他们利用军事和政治政变,中止自己的法律,以加强国家和其他形式的暴力和镇压,限制政治和工会自由。
我们说出了激进左翼联盟的真相,它进入政府,在资产阶级政党旁有了一席之地,继续走同样的反人民道路。
我们警告说,每一个资产阶级政府,无论其口号,纲领,名称,是什么样,它们天生就是反人民的。与原来的一样,或者更糟糕。因为垄断权利会让人民变得更糟糕,因此机关,其政府也将效仿。就工人阶级的权利而言,生活本身就是证明。
显示工人阶级和人民的损失的账目被压到了谷底,因为工资和养老金都在底部,还有社会保障和劳动权利。而给人民带来的负担越多, 资本的利润就越高。
激进左翼联盟政府在四年的时间里,发布了关于人民的第三份备忘录,数百项反人民反工人的法律,血迹斑斑的盈余,以及将由尚未出生的几代人所承担的债务。而所有这些都将由工人阶级来支付,即经济危机以及巴尔干,欧洲,全球资本的对立。资本主义的平衡就是这样运作的:当工人阶级受损时,资本就会获利。
激进左翼联盟一个接一个地实施了资本家的要求,今天还在夸口说它的政府在往届政府失败的地方取得了成功。它进一步降低了人们对生活的需求水平,为了在危机中生存,人们接受了面包屑,满足于很少的情况。
事实上,最近齐普拉斯对备忘录的辩护,是对所有前几年与反工人措施作斗争,捍卫自己的权利和收益的人最大的侮辱,是其对这一制度的贡献的一部分。
它寄希望于失望,宿命论和妥协,因为它想要限制和破坏工人运动。它希望这一运动保持在制度允许的范围内,有“现实”的目标,即待在贫困的边界内,推迟任何彻底变革的斗争。
激进左翼联盟以社会民主在资产阶级政治制度中的地位,坚持其机会主义,冒进主义的核心, 表明它能比已破产的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和希腊新民主党更容易实现这一任务。
事实证明,这个政府对资本家,资产阶级,欧盟和美国更有用。主要因其有能力削弱人民的反抗,操纵激进主义,腐化斗志。
无论如何,由于这个原因,它得到了资本家的充分支持。当激进左翼联盟崩溃时,资本当然不会再支持希腊新民主党政府。
在与希腊新民主党的对抗中,一条虚假的分界线有助于他们共同努力去掩盖他们在战略问题上的共识。而最终,战略问题对人民的生活至关重要。
无论是“旧的”和“新的”政治制度之间的区别,还是“进步或停滞”的错误困境,都不能掩盖激进左翼联盟和希腊新民主党与其他资产阶级政党在谁能更有效地为垄断资本服务的问题上的竞争。
将政府关于修订宪法的建议作为“进展”是具有兴奋剂性质的,其基本目标是稳定制度和政府。无论议会由哪个政党占据多数,无论政党在政府中如何交替,都要维护资产阶级国家体制的连续性。
这是激进左翼联盟和希腊新民主党的共同目标,以便其反人民的政治路线的实施不受干扰。当然,进步并不是腐朽政治制度的美化和更新,人民已经失去了对腐朽政治制度的信任。进步是利用资本主义制度中的任何困难,破裂和不稳定,使人们能够阻止反人民工作,赢得组织反击的时间。最终的进步是加剧了人民的反对和对腐朽的资产阶级政治制度的不满,这种不满必须和希共的政治建议相结合。
不仅是在激进左翼联盟的各个“战线”和“联盟”中,激进左翼联盟还试图为那些有着活跃和好战传统的人民设置新的陷阱,并有意愿对极右派纳粹主义采取行动。
随着极右翼的崛起,民族主义不会因那些c北约的旗手而停止,因为北约本身就在培育民族主义甚至法西斯势力,以推进“分裂和统治”的政策。
极右派的崛起和民族主义不可能被那些利用一切机会粉饰美帝国主义,称特朗普 (得到了三K党的支持) “非常好” ,摆出姿势与卡斯特洛里佐的金色黎明纳粹合影的人所阻止。
无论如何,不可能是那些被欧盟评为好成绩的人。欧盟以反共产主义为官方意识形态,鼓吹反历史理论,把共产主义与纳粹主义并列。
朋友们
同志们
希共对欧盟及其他任何帝国主义联盟的言论都不是小题大做。从一开始,它就暴露了作为欧洲资本主义国家联盟的性质。北约也是如此,这种凶残的帝国主义战争和干涉机器。
今天更多的工人,民众明白,这个欧盟不会改变,不会变成亲民,亲工人。它是,而且仍然是深深的反动。就这样,希共警告其前身欧洲经济共同体,后来又警告《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这是一份备忘录。我们并没有像今天的欧洲怀疑论者那样庆祝(译者注:疑为喝倒彩)欧洲货币联盟和欧元。
它仍然是反动的,尽管社会民主主义,新自由主义,极右势力都在崛起。因为它的基本目标是通过无情的国际竞争,巩固其成员国的垄断利润和竞争力。而这一目标是通过对工人阶级的残酷不断的攻势来实现的,目的是进一步降低养老金和工人的收入,使垄断群体变得更加强大。对工人阶级及其权利的不断进攻是所有欧盟国家的正常情况,无论它们是否有备忘录。而在作为欧盟引擎的德国,在法国和意大利,以及在希腊等国家,由于债务高,地位仍然非常弱势。
今天,更多的人理解希共在谈到掠夺性联盟时的含义。因为欧盟成员国之间从来没有也永远不可能有平等的关系,因为垄断企业之间的团结只与它们同意攻击人民有关。
与每一个帝国主义联盟一样,联盟内部存在着不平衡的发展,竞争,国家间的不平等关系。而欧盟主要大国法国,德国,意大利之间的竞争仍在继续,,使其未来越发不确定。
事实上,这些预测对欧洲和国际资本主义经济都不利,更深层次的资本积累危机爆发的可能性是真实存在的。
资本主义世界自2008年危机以来,没有出现非常活跃的上升,这反映在累积的国际债务,为了提高盈利能力而采取的金融把戏,相对有限的私人工业投资,特别是资本主义国家里像美国和英国这样的经济体。
帝国主义中心利用所谓的保护措施,类似于特朗普正在采取的措施,以维系他们的垄断。因此,矛盾越来越尖锐,社会问题越来越严重。
激进左翼联盟和希腊新民主党关于“平静的漫长时期”(calm long term)的资本主义增长的承诺,是个童话故事。
类似的危险还来自我国越来越多地参与美国和北约在该地区的计划和干预,而希腊新民主党和其他资产阶级两极的政党基本上同意这么做。两党之间唯一的分歧是,谁比北约更像北约,谁是粉饰美帝国主义的佼佼者。
激进左翼联盟和希腊新民主党多年来一直在告诉我们,美国是我们的朋友,该给他们“土地和水” (译者注:参见希波战争),或是像和两任美国总统打过交道的激进左翼联盟,奥巴马给我们上了民主的课,之后的特朗普打破了每一个厚颜无耻的纪录。为北约和美国的需求提供了新的基地,港口,机场,造船厂和其他设施,只是为了满足美国和北约的需要?
两党拥护北约的危险决定,包括对俄罗斯进行战争准备,更新武器计划,诸如使用新的超现代毁灭性武器,甚至有核武器,把军事支出增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二的惊人水平。两党在所谓的安全与稳定问题上玩的游戏与所参与的危险的帝国主义计划为我们的国家和人民提供的游戏一模一样。
他们争论谁将持有北约和美国的国旗,谁和美国大使有着最密切的关系:激进左翼联盟已经带他(译者注:应指美国大使)参观了各党派的所有部委,他们给了他一个“免费通行证”让他进入他们所在的每个地区。(译者注:水平有限,该段删去几句)。
虽然该地区从巴尔干,爱琴海到中东和东地中海,到处弥漫着火药的味道,但资产阶级管理层的政党正在争论谁能更好地服务于该地区资产阶级的利益。在这情况下,两党都将为希腊垄断企业捍卫份额。而在这个人人都跃跃欲试的地区,试图夺取其财富。 在这场激烈的竞争中,有美国、北约、德国、法国等欧盟国家,以及英国,俄罗斯,(省略),还有土耳其,以色列等地区大国。
朋友们
同志们
我们的人民不能等待帝国主义战争的警报响起。
他们现在必须站起来,加强反对帝国主义战争的斗争。
他们必须要求不要利用希腊作为帝国主义的跳板。
苏达基地必须关闭,所有其他外国基地也必须关闭。
希腊士兵必须回国。
我们的人民不能不切实际地指望北约会自己解体,欧盟成为人民的欧洲,他们现在必须加强与欧盟和北约脱离的斗争。
因为如果每个国家的人民真的是自己土地的主人,掌握着经济的钥匙,他们就会找到解决分歧的办法,以促进他们的共同繁荣。
希共以其全部力量,以百年历史为宝贵遗产,在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和干涉的斗争中发挥主导作用。它为工人阶级和大众阶层的利益写下了英雄的一页。在困难时刻,,它将在捍卫我国领土完整和主权权利的斗争中发挥主导作用,以粉碎任何敢于攻击希腊的外国侵略者。
然而,人民对承担巨大责任的资产阶级政府不能有任何信心,因为它把一切都交给了资本家,欧盟和北约。决不容忍或支持参与战争以推进自己的经济利益的统治阶级。
工人阶级,我们的人民,必须取得最终的胜利,建设自己的工人阶级政权,社会主义社会,这是消除帝国主义战争根源的唯一途径。只有这样,人民和他们的子女才能和平地生活,有工作,受接受高水平的教育。这是废除剥削,失业,贫穷和战争的途径。
我们和我们的孩子能生活得更好吗?
我们明确回答: 是的,我们可以。
由于我国今天拥有巨大的未利用的生产潜力,只有通过工人政权对生产资料的社会化,在各组织的生产中央规划和工人控制下,才能解放这些潜力。
由于我国拥有大量的能源矿产财富,专业的劳动力和支持工农业生产的技术手段,直接满足了大多数人的需求,即粮食,能源,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和民用住宅建设,农业生产可以支持各工业部门。
满足人民的当代需要,而不仅仅是人民的一般需求的前提,是要有一个完全不同的经济和社会组织。其方式是,矿产财富,能源,电信、运输,零售业,土地,资本主义农业企业以及自然资源的社会主义公有化,它们都必须成为社会财产。有了这些工具,劳动者的力量就能集中规划经济,推动各部门和地区的发展,在人民满意的基础上,相应地发展农业,工业生产,社会服务,以满足越来越广泛的需求。
这种以生产资料社会主义公有制为基础的中央计划经济体制,是唯一能够彻底解决失业问题的经济。
取消保健,福利,教育,文化,体育方面的商业活动,开放完全免费的公共的,高质量和现代的社会服务。
保护产妇,儿童,老人。为所有工人,特别是妇女的休息时间创造先决条件。实行有利于妇女参与从基层到高层的工人政权机关的措施。
除工人和合作社农民外,学生和退休金领取者也在民选权力机构中有代表。即使在全国最高权力机关,当选的代表也不会是永久性的,而是可撤换的。这是我们的计划,我们为人民提出的建议。
这个建议是现实的,也是必要的,因为它符合最重要的工人阶级和人民的利益。因为现实主义和必要性对于生命和繁荣与科学技术的共同进步来说是最重要的。
人民和青年应该享受当代的生活,不应让年轻一代的生活比老一辈人更糟糕。因为以现实主义的名义,权利和收益正在受损,与新的战争危险交织在一起。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新世界才是现实的。
朋友们
同志们
我们已经确定了新世纪的道路,因为我们阅读,研究和评估了过去一个世纪的错误弱点与起起伏伏,纠正了我们在过去100年的这一艰难进程中犯下的不公正和错误。
我们看着我们眼睛里看到的社会主义,我们没有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扔了出来,我们谈到了社会主义的真正问题。当他们把列宁和斯大林当成“恶魔”的时候,我们阐明了为什么反革命占了上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历史性的挫折,这当然只是一个“人类的血战前行的历史。”(译者注:借鲁迅语翻译)
我们研究了所需的新计划,并在我们的方案中详尽地研究了中央科学规划的内容。
我们几十年来始终认为,资本家和他们的阶级是无用的,工人们可以成为他们生活中的科学家和管理者,我们的孩子可以成为新的社会主义世界里的农学家,工程师,新生活的建设者和伟大的音乐家。
我们展示了人民创造的“美丽城市”。
我们并没有被财阀的宫殿迷住。
我们坚持生活,我们在黑暗中高举红旗,我们肯定地说:“我们还有更多的事物要经历………”
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无论剥削制度多么无情和野蛮,都有民众起义,斯巴达克斯这样的英雄人物推动社会前进。
1871年公社的失败使资产阶级松了一口气,面对下一个1905年的革命,他们把盖庞神父(译者注:Father Gapon,又译作加邦神父或葛朋神父)放在示威者的领导地位,但他们无法阻止1917年。他们无法阻止“震撼世界的十天”。
在希腊,“文化与自由”的人把阶级斗争中需要的最聪明的人囚禁在Akronafplia的地牢里,但他们还是歌唱:“要武器,要武器,向前奋斗。”
今天,那些咆哮着“我们不能反对第三帝国”的黑色商人的后代要求希共停止谈论帝国主义与指明前进的道路。
他们要求希共变得像他们一样,成为There Is Νo Αlternative(译者注:疑为某种口号)的粉丝……多么不要脸,多么神经病啊!
他们忘记了我党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明确的目标。所以你可以看出,追求利润并不能为他们提供深入思考的空间。
因为它的目标是解放工人阶级。
社会主义不是唯意志论的。
无论如何,我们坚信资本主义制度必然会完全衰败。
我们的责任是,我们必须让它变得更加野蛮。
革命的发生并不仅仅是因为一个先锋队想要它。
然而,当先锋队存在时,革命就可以胜利。
我们正在建设这样一个党,只要时代需要,我们就能站在前线。
在新世纪前几年,许多生活艰难的人和我们并肩作战。即使在今天仍然有许多人,尽管感到失望,害怕,也不把希望寄托在希共的未来上。
我们坚信,当海洋上出现狂风暴雨时,当必须反击压迫者,保王党,剥削者,直到这个不公正的世界成为过去的时候,希共就会成为一种选择。
我们的责任是,不要浪费任何时间而不执行我们的任务,不要损耗人们给我们的力量。
这样工人阶级就能站起来。这就是我们的理由。他们的最终解放,将解放其余的人民。
一个世纪的斗争与牺牲……
正如伟大的土耳其诗人纳齐姆.希克梅特(Nazim Hikmet)所说:“我们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活力源泉……即使我们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我们也会取得胜利。”
是的, 无论我们的牺牲多么伟大,这个腐朽的世界,“这艘海盗船,我们将凿沉它,而魔鬼可能会愤怒,我们将建立自由的世界,开放而又充满希望。”
因为我们每天,每小时都在歌唱:“不要指望我们弯腰片刻,哪怕只是像暴风雨中的柏树一样。”
因为《我们非常热爱生活》(译者注:不明其意)……

因为 “我们热爱生活”


#2

借此主题转载一下公众号“国际红色通讯”的劳动成果,在下已经得到该公众号的转载许可,许可见图。

正文部分

复制链接到浏览器,即可下载。

https://github.com/internationalrednewsletter/IRN.book/raw/master/Documents_of_19th_International_Meeting_of_Communist_and_Workers’_Parties_zh.pdf

译者序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苏东剧变,使得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遭遇了重大挫折。然而,共产主义运动并没有就此灭亡。1999年,各国共产党人在雅典举行了首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以下简称会议)。在经历了十几年的发展之后,会议已经成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一项重要活动。2017年11月2日至3日,以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为契机,第19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在圣彼得堡召开。

根据会议简报,参加此次会议的103个党都向会议提交了文件。但在会议网站“团结网”(solidnet.org)只能看到约40个党的文件,具体原因不明。除用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写成的几篇文件我们无力翻译之外,其余文件均已翻译完成。现将它们收录在这本《文件汇编》中,供读者朋友们参考。

从这些文件中我们不难看出,看似都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各党,在一系列问题上存在着不小的分歧。

会议的主要共识是:1、十月革命开辟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标志着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整个时代的开始。2、十月革命后,苏联等国的劳动人民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取得了一系列成就。3、十月革命鼓舞了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运动和殖民地、半殖民地的民族解放运动,社会主义国家也向各国人民的斗争提供了有力的支持。4、苏联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瓦解是人类历史的倒退,此后各国资产阶级加强了对工人阶级的进攻。

会议的主要分歧是:1、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垮台的原因是什么,是否与赫鲁晓夫以来的修正主义有关?2、如何看待俄、中等国的国际作用,它们是帝国主义力量,还是反帝国主义力量?3、如何看待“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种经济改革是否有害于社会主义建设?4、在反对极右势力的斗争中,共产党应当怎样保持自身的独立性?5、共产党应当集中精力于群众运动还是议会选举?

我们认为,这些分歧实际上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机会主义的分歧。不难看出,在国际会议中,既有革命的党,也有改良主义的党,甚至有反动的党。列宁曾经指出,“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如果不同反对机会主义的斗争密切联系起来,就是空话和谎言。”我们很高兴看到,不少读者对一些文章中的机会主义观点提出了批评。

最后我们想要强调的是,尽管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并非完美,但我们仍然需要了解这一运动,从它的历史与现实、胜利与失败中学习。我们相信,只要世界上还存在资本主义制度,作为其对立面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就绝不会灭亡。

国际红色通讯

2018年12月3日

国际红色通讯现状(原文如此)

感谢各位读者的关注和支持,以及各位翻译志愿者的辛勤工作,现公布“国际红色通讯”的业务状况:
2017年全年:翻译31万字,收入7751元,支出稿费5247元,成本约合17元/千字。2018年前11个月:翻译37万字,收入4427元,支出稿费6699元,成本约合18元/千字,翻译内容涉及英、俄、法、德、阿等语种。

创办近两年以来,承蒙大家支持,依靠打赏维持至今。但是,随着业务的扩展、语种的增多,经费方面存在困难,对后续工作的扩大造成了很大障碍。所以我们恳请朋友们伸出援手,多多打赏我们。我们将努力提供更优质、更丰富的内容以飨读者。

要发展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就需要了解学习它的历史和现实、胜利和失败。我们决心继续做国际共运的搬运工。在反动压迫日益加强的今天,谨向关注共产主义运动和坚持共产主义理想的各位同志致以崇高的敬意。

(尽管在下与国际红色通讯只是普通读者与信息发布者的关系,但在下希望为现在不多地正在踏实做事的马列主义组织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3

贴的pdf链接有误,段落间请空行。


#4

那么有什么方式能够打赏呢?


#5

我很好奇希共是怎么看待毛主义的?


#6

虽然论坛本身非常反对使用微信,但是国际红通的打赏途径好像只有一个微信公众号。因此……emmmmm


这是国际红通的公众号二维码,随便哪篇文章底下都有打赏按钮的。
顺带一提,国际红通现在据说非常需要翻译人手,尤其需要小语种翻译,如果各位有谁有兴趣的话可以通过以下途径联系。


#7

(帖子被作者删除,如无标记将在 24 小时后自动删除)


#8

希共是根歪苗白的死硬派勃列日涅夫主义分子,何谈反修?苏共还是第三国际单传的亲儿子呢。

希腊又不是没有真正的共产党。


#9

那看样子我记错了,抱歉。


#10

希修一直反毛。
如果希共真的革命,那为什么一边和修党们开大会一边拒绝和真正的革命派建立联系呢。


#11

请问是否可以详细介绍一下希共修的体现呢,我在谷歌上找不到资料——


#12

和修党开大会不用多说了吧。众所周知希共在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起重要作用,这个百度都能查到。

希共加入过资产阶级政府,和右派合作,
In 1988, KKE and Greek Left (Greek EAP; the former KKE Interior), along with other left-wing parties and organisations, formed the Coalition of the Left and Progress (Synaspismos). In the June 1989 elections, Synaspismos gained 13.1 per cent of votes and joined a coalition with New Democracy to form a short-lived government amidst a political spectrum shaken by accusations of economic scandals against the previous administration of Andreas Papandreou’s Panhellenic Socialist Movement. In November of the same year, Synaspismos participated in the “Universal Government” with New Democracy and Panhellenic Socialist Movement which appointed Xenophon Zolotasas Prime Minister for three months. In 1991, KKE withdrew from Synaspismos. Some KKE members left the party and remained in Synaspismos, which evolved into a separate left-wing party that is now an alliance of Synaspismos with other leftist groups called the Coalition of the Radical Le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