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介绍】康德哲学认识论对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帮助

原创

#1

前言:

(上篇)

人们对于康德,常有两个说法:

  1. “哲学很难,康德哲学尤其如此。但康德哲学对于理性的发展有很大的作用。”
  2. “康德哲学就像一个滤池一样,哲学史进入到他这里,再流出,就得到了清洗和过滤。”

同时,康德还是德国古典哲学的奠基者,他的哲学,产生了两条岔路:一条同向黑格尔马克思的理性主义,另一条通向叔本华尼采的非理性主义。

所以,我试着用尽可能简单的叙述和理解,来和大家分享康德在认识论上的探索进程。

康德可以说是过去那种知性的形而上学的尽头,他的批判哲学,把认识的前提拿来进行一番考察,最终却暴露出了尖锐的不可调和的矛盾,也使得所有的概念“蠢蠢欲动”,他不知不觉地暗示了许多辩证法的因素。这里,哲学已经到了两扇大门面前,要么是辩证法,要么是非理性主义。理性要么继续前行,要么失守哲学王座。(其实休谟的哲学也已经把哲学推到这一步,只不过康德在理性主义的道路上,更加暴露了一些矛盾)

思维和存在在这里被清晰地划分;主观能动性和客体制约性的尖锐矛盾也被暴露出来;“头顶上的星空”和“人心中的道德法则”之间,有一处鸿沟未被架桥,而这个地方,正是历史唯物主义的诞生地,这个空白,已经被揭示出来,上述的矛盾,也有赖于对它的发现从而获得解决。

(下篇)

这次对康德的叙述的幅度有点超乎我意料,而这次的叙述(也包括之后可能会继续的对德国古典哲学家的介绍),主要目的不在于重复介绍,而在于简要地让大家从对德国古典哲学的认识中,加深(或者说开启第一次真正地理解)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

这样做的动机,是因为我看到太多人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解,停留在,理解成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甚至大部分更遭,理解成16、17世纪培根的唯物主义了。

为避免读者在阅读对康德哲学的介绍中陷入疲劳,而没有阅读到我最主要的目的,即康德带来的,对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启示,所以我直接先把启示搬到文章开头


启示:

“只有理解德国古典哲学,才能真正地理解马克思恩格斯的哲学。”

康德的哲学是充分考虑人的先天认识结构的,而不是离开人的认识结构空谈什么认识的,尽管黑格尔后来以辩证法去批判了康德这个特点,认为主客观的理性是同一个理性规律,而并非人的主观理性是一个世界,物自体的客观的规律又是另一个世界。但这种批判不是完全否定,而是扬弃,把人的认识结构,与客观对象统一在一个同一的理性之中。
而马克思是不可能忽略了这一点的,如果忽略人的特有的结构去空谈自然和社会,那不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唯物主义。比如教科书中就常在开篇就说,世界有物质和精神两个领域,然后世界是物质的,精神是派生的,物质是有规律的……这不是认识的顺序,而是教材的编辑顺序。无人的自然虽然是先在的,但人认识自然,不是直接就先认识一个先在的无人的自然的,而是从人的社会实践中发现了需要,然后去认识自然的。
直接忽略人的实践这一中介(也就是人的特殊结构,人总是从社会实践出发开始研究自然和社会的),去抽象地谈物质和精神,就会使得在要么是自然主义的倾向,要么是人本主义的倾向。即直接用自然去解释社会,用人的自然本质去解释社会,认为社会就是自然的直接影响,自然规律的俘虏;或把人的某种特质抽象化(例如情感、精神品格),而不看做是历史地变更的并且受人所在的社会(人的实践所产生的特殊结构的特定历史形态)的影响,例如常说的自私、性、物欲,它们在不同社会历史阶段是变化的。
尽管康德看来,人的先天的认识结构是固定的,还没有引进概念和范畴的运动,但他还是十分伟大地一改过去抽象地直接谈论思维和存在、精神和物质的模式,而是注重人的认识结构这个中介。我们在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唯物主义的时候,同样不能缺乏这一点。谈论“无人的”思维和存在,只会导致一些形而上学的结果,寻找绝对的思维(上帝、绝对自我、绝对精神等)或者寻找绝对的存在(绝对的思维、某种物质、抽象的原子)或者把两者统一为抽象绝对同一(像谢林那样)。同时,也要避免康德那种在静止中考察人的先天结构的倾向。例如,在分析人的本质的时候,千万不能丢弃人的存在的变化,而只是根据自然去分析一个人的固有自然、生理本质,或者人本主义地分析人的非理性、心理、意识等本质,并且视之为永远不变,永远影响外在因素且永不受外在因素影响。

康德在仔细地过滤和批判(考察)人的认识结构的时候,把每一个范畴想摆放物件那样摆出来仔细分析,已经从消极的方面暴露出,范畴和范畴之间的天然联系——他们似乎总是“正、反、合”的关系,而且总是人的理性思维总是有对立面两面,并且事物总是有种按耐不住的要向对立面转化的倾向——例如从他的二律背反的分析中可看出。
这样“被逼无奈”地消极地不小心揭示出对立统一是有非常大的好处的!因为它本打算压制事物的转化,却发现事物和范畴本身并不安分,总要对立、总有转化倾向。这就告诉我们,向对立面的转化是自否定,是事物和范畴内在的倾向,而不是人为地找一个外在的事物和他对立,而是要分析事物内部的本性,去找出事物内部自身的对立和自否定的趋势。另一方面,也不能说找到事物内部的对立之后,就人为地根据自己的喜好,认为哪个是好的就应该发扬哪个,哪个是坏的就应该消除哪个,而是要实事求是、诚实地分析事物自身的对立面的发展趋势——它自身该怎么扬弃,就怎么说出来。人为地消除自己觉得的“坏的方面”,是徒劳的,企图保存好的方面而不要坏的方面的同时又保存这个事物本身,就是蒲鲁东式的改良。例如认为资本主义可以不要经济危机、贫富差距、剥削而继续存在,是人为的天真幻想。它本身的矛盾的解决,只有让这个矛盾占优势的一方(当然是客观地分析,而不是认为地选择)去摧毁另一方,从而摧毁了这个事物本身(而不是企图保留这个事物本身的同时又不要坏的方面),进入下一个矛盾体,才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辩证法的正确理解。


由于对康德认识论普及介绍的内容有较多的插图,故这部分的内容省略。

有兴趣的可以看原文,原文地址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