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就是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

共运文献

#1

社会主义就是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
作者:柏青(北京大学 清华大学大批判组)
人民日报一九七五年三月三日

十九世纪四十年代末,革命风暴席卷了欧洲大陆。无产阶级以战斗的姿态登上了历史舞台。一八四八年巴黎的无产阶级举行了六月起义。这是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两大对立阶级间的伟大战斗。马克思在《一八四八年至一八五○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这部著作中,总结了当时的革命经验,进一步阐述了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
马克思明确指出:“这种社会主义就是宣布不断革命,就是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这种专政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差别,达到消灭这些差别所由产生的一切生产关系,达到消灭和这些生产关系相适应的一切社会关系,达到改变由这些社会关系产生出来的一切观念的必然的过渡阶段。”马克思的这一英明论断,对无产阶级专政的必要性和伟大历史任务作了科学的、精辟的论述。
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是科学社会主义的核心,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马克思关于社会主义就是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的论述,不仅彻底揭穿了当时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的反动本质,把科学社会主义同一切冒牌社会主义区别开来,而且为我们提供了区分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的试金石 。一百多年来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两条路线斗争史,半个世纪以来我们党内两条路线斗争史,都证明了马克思这个论断的无比正确。
从第二国际的伯恩施坦、考茨基到当代的苏修叛徒集团,他们无一不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叛徒。尽管他们手中摇晃着社会主义旗帜,实际上他们那个反对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就是修正主义、资本主义。毛主席最近教导我们:“列宁为什么说对资产阶级专政,这个问题要搞清楚。这个问题不搞清楚,就会变修正主义。要使全国知道。”
没有无产阶级专政就没有社会主义,背叛无产阶级专政就是背叛社会主义。我们要自觉地坚持社会主义方向,就必须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始终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在这个英明论断中,马克思科学地论述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必然性,指出无产阶级专政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差别的“必然的过渡阶段”,深刻揭示了人类社会由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的普遍规律。
无产阶级专政是“必然的过渡阶段”,也就是说,它是通向共产主义的唯一道路,是不依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历史进程。社会主义社会是从资本主义社会脱胎而来的,它在各方面,在经济、道德和精神方面都还保留着资本主义的痕迹。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不仅已经被推翻的剥削阶级时刻梦想复辟,而且社会主义社会仍然存在着产生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土壤。
除了在小生产者中会产生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之外,“工人阶级一部分,党员一部分,也有这种情况。无产阶级中,机关工作人员中,都有发生资产阶级生活作风的。”社会主义历史阶段阶级斗争的客观性、长期性,决定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必然性和必要性。马克思的这个论断不仅明确指出了无产阶级专政是由资本主义走向共产主义的“必然的过渡阶段”,而且指明了无产阶级专政在政治、经济、思想各个领域中的伟大历史任务。
无产阶级革命的最终目的是“消灭一切阶级差别”,建立共产主义。消灭阶级是通过激烈的阶级斗争来实现的。因此,无产阶级必须坚持政治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也就是说,必须运用无产阶级政权,压迫国家内部的反动阶级,压迫反抗社会主义革命和敌视、破坏社会主义建设的分子,镇压一切叛国和反革命活动;防御国家外部敌人的颠覆活动和可能的侵略。
要消灭一切阶级差别,必须“消灭这些差别所由产生的一切生产关系”,在经济战线上进行社会主义革命。无产阶级在夺取政权以后,不仅要消灭资本主义的所有制,而且要对个体的小生产者实行社会主义改造。改造小生产者是一个更为艰巨的任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我们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实行了社会主义改造。但是,在经济领域内,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的斗争,并没有因为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取得基本胜利而结束。
毛主席指出“总而言之,中国属于社会主义国家。解放前跟资本主义差不多。现在还实行八级工资制,按劳分配,货币交换,这些跟旧社会没有多少差别。所不同的是所有制变更了。”我们必须十分注意解决生产关系各个方面的问题,不断解决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矛盾,批判资本主义倾向,坚持社会主义方向,把经济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
马克思的这个论断还强调要“消灭和这些生产关系相适应的一切社会关系”。所谓一切社会关系,包括经济、政治、思想、文化各方面的关系。资产阶级的私人所有制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根本内容。在资本主义社会中,一切社会关系,都是和这种生产关系相适应的。无产阶级要真正消灭阶级,不仅要推翻剥削者即地主和资本家,废除他们的所有制,废除任何生产资料的私有制,而且要消灭资产阶级法权,消灭三大差别,消灭和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相适应的一切社会关系。
当然,这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对资产阶级法权究竟采取什么态度,是由限制、缩小到消灭,还是扶植、扩大和发展?这里同样存在着两条根本对立的路线。苏联从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蜕变为社会帝国主义国家,在这方面为我们提供了重要的反面教训。刘少奇也力图用扩大三大差别,扩大资产阶级法权,作为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手段。
关于资产阶级法权,毛主席指出,这只能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加以限制。否则,搞资本主义制度很容易。毛主席关于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的思想,对于反修防修的斗争,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马克思非常重视上层建筑包括意识形态领域中的革命。他把改变由旧的生产关系基础上产生的一切观念,作为无产阶级专政的一项伟大历史任务。
经济基础的革命和上层建筑的革命是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随着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建立,旧的上层建筑必须改变。不进行上层建筑包括意识形态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就不能巩固和发展。列宁指出:“我们的任务是要战胜资本家的一切反抗,不仅是军事上和政治上的反抗,而且是最深刻、最强烈的思想上的反抗。”因此,在社会主义时期,无产阶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占领哲学、历史、教育、文学、艺术、法律等思想文化阵地,在上层建筑其中包括各个文化领域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的专政。
毛主席一贯重视抓意识形态领域的阶级斗争。毛主席领导全党和全国人民,在思想战线上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革命,巩固了无产阶级专政,大大促进了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发展。
马克思所说的“改变由这些社会关系产生出来的一切观念”,也包括革命人民自身的思想改造。社会上的阶级斗争必然要反映到人们头脑中来。剥削阶级虽然被打倒了,但并没有被彻底消灭,他们的反动思想仍然在散发臭气,毒化人们。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必须十分注意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要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搞清楚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警惕资产阶级思想和生活作风的影响侵蚀,同传统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
马克思说:“社会主义就是宣布不断革命”,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光辉思想。它是无产阶级彻底革命精神的集中表现。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重大发展。无产阶级专政,实际上是无产阶级在各个领域中向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继续进攻的过程,即把社会主义革命向纵深推进的过程。
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始终存在着前进与倒退、革新与守旧、反复辟与复辟的斗争。无产阶级专政只能靠继续革命来巩固。社会主义社会的矛盾,只能靠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和实践来解决。“我们的‘防止复辟的保证’是把革命进行到底”。社会主义革命越深入,把旧地基掘得越深,旧制度复辟就越困难。
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批林批孔运动,提供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新经验。毛主席最近关于理论问题的重要指示,对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我们要认真学习这个重要指示,提高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自觉性,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