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先锋队的产生和作用


#1

论先锋队的产生和作用
——答保夫鲁沙同志的质疑,兼论共产党、批判“变质论”

在最近对历史的分析与讨论的文章中,我们和一些同志在先锋队问题上有了一些争论。因此,我们想在此谈一谈先锋队的问题。


1、两种倾向

我们认为,现今左派中有两种不好的倾向:

一是以为先锋队是万能的,把先锋队的最高领袖当成无所不能的神佛来供奉。这种论调各种各样左派的文章中都有体现:比如毛主席如何如何凭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如何高瞻远瞩发动文革,而群众又是如何跟不上领袖的思想而导致文革失败。领袖就如同宝殿里的神佛一般,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及。

这种观点下,好像以往的斗争不是阶级斗争,而是众神之间的神话战争。在这种小资产阶级的唯心主义世界观下,英雄人物的作用被无限放大了。他们对先锋队和基层群众长期的准备工作视而不见,好像革命只凭英雄人物就能走向胜利。

而另一种倾向,则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即忽视先锋队的领导作用过于注重、甚至崇拜群众的自发性,将失败归咎于先锋队的所谓“变质”。

在他们看来,好像历史中先锋队、尤其是高层先锋队之间的斗争毫无意义,只要让群众觉悟起来就能解决一切问题。这种观点,列宁称之为民粹主义

这两种观点不仅流行于国内的左派,在国际共运中也是相当有市场的。一些共产党持前一种观点,他们主要是被资本主义复辟国家中的共产党居多;而托洛茨基主义者则常常倾向于后一种观点。



2、什么是先锋队?

先锋队就是各个阶级中的优秀分子的集合。在当代,我们的先锋队成员就是无产阶级政党的一员。

并不只有无产阶级才有自己的先锋。各个阶级都有自己的优秀分子,都有自己的先锋。周公、孔子就是奴隶主阶级的先锋;盗跖、斯巴达克,是奴隶阶级的先锋;秦始皇、唐太宗是封建地主阶级的先锋;李自成、洪秀全是农民阶级的先锋;罗伯斯庇尔、孙中山是资产阶级的先锋;而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就是无产阶级的先锋。各个阶级的群众在残酷的阶级斗争中必然会有那么一些人,从群众中脱颖而出,受到本阶级群众的信任,自觉地站出来,引导群众的斗争。这些人就是先锋。他们组织起来,就成了先锋队。

在残酷的阶级斗争中,先锋们必然从各阶级的群众中脱颖而出、受到本阶级群众的信任,自觉地引导群众的斗争。这些人就是先锋。他们组织起来,就成了先锋队。



3、先锋队与群众的关系

无产阶级先锋队是与无产阶级群众广泛社会联系、接近、打成一片、深受其信任,并在激烈而残酷的阶级斗争中产生的,而不是自封的。

比如列宁同志,他并非天生就是无产阶级的导师。列宁在布尔什维克建党前就组织了彼得堡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和像巴布什金这样的进步工人向工人做宣传,团结工人为争取自己的利益同资产阶级斗争。无产阶级先锋队就是群众中产生的领导者

先锋队就是在这样的长期的斗争中产生的。它根植于群众,也必须根植于群众

群众是先锋队产生的源泉,也是它存在的意义。先锋队成员必须时刻与本阶级群众生活在一起。无论什么阶级的先锋队,脱离了本阶级的群众,就只有消亡。被剥削阶级的先锋队和本阶级群众共同劳动、交流意见乃至聊天打趣,实际上都是在加强先锋队和群众的联系。

那么,高层先锋和群众之间是不是有着鸿沟呢?

答案是否定的。高层先锋的每个决定都不是拍脑袋做出的,而是接受了基层先锋从群众中得到的东西(包括经验、意见、情报、报告等等),进行总结提炼,然后根据当前局势制定对应的策略,返回基层,通过基层再到达群众。基层先锋队引导群众进行具体的斗争,高层先锋队负责全局,统筹阶级整体战略。就像是一支军队,全局的战役计划由高层指挥官做出,而具体的战术行动由基层指挥官带领士兵完成。

先锋引领革命的潮流,而革命潮流的主体力量是群众,这是辩证统一的。能否发动群众,能否很好的发动群众,这是先锋队阶斗成败的关键。举例而言,中国土改和合作化运动、苏联十月革命,之所以能成功,就是因为群众被很好的发动了起来。中国无产阶级先锋队在1974年风庆轮事件中,本来可以更好的发动群众,在宣传中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可在实际宣传中,却着力于攻击走资派“造不如买,买不如租”,是洋奴哲学和当代买办。这样的宣传根本无法最大程度的发动群众——两者本来是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无产高层却归结于走资派的洋奴思想。最后风庆轮事件也不了了之,并没有对走资派造成大的伤害,使他们在经济领域进一步获得了优势。

因此,没有弄清楚群众的诉求和利益所在,没有引领革命的潮流,先锋队就自然难以发动群众。而要弄清这些,就必须坚持群众路线

没有先锋队领导,群众斗争只能是自发性的。列宁同志在《怎么办》一文中强调,“工人本来也不可能有社会民主主义(笔者注:这里指共产主义)的意识”。普通工人限于其经济基础,如果没有先锋队从外部灌输,是难以有资本主义制度是压迫无产阶级的根源这一认识的,自然也无法承担起反对资本主义政权的任务

实际上,先锋队领导是自发性斗争转向自觉性斗争的关键。先锋队不仅要调查研究社会现状,支持群众的自发斗争,更要宣传鼓动、建立广泛的社会联系,将思想反复向群众灌输,并在合适的时候发动并领导革命斗争。尤其是最后对资产阶级政权的总攻,离开先锋队是绝无可能实现的。这就是先锋队的主观能动性

所以,先锋队的任务是发动群众、组织群众、扩大群众的自觉性。崇拜自发性,不如说是崇拜不觉悟性




4、高层先锋的重要性

对无产阶级来说,政权第一而高层权力又是政权的最要害之处。换言之,高层先锋队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在无产阶级第一次武装起义建立的政权——巴黎公社中,由于高层领袖未制定出坚决的革命政策,导致革命被镇压。十月革命之后,列宁为首的布尔什维克高层吸取了这一教训,领导党严厉镇压贵族和资产阶级反动势力,俄国革命才能成功。

在斯大林同志去世后,以赫鲁晓夫为首的资产阶级高层先锋队通过政变干掉莫洛托夫为首的无产阶级高层先锋队,从而窃取了国家中央政权。无产阶级基层先锋队也被残酷的镇压清洗,无产群众群龙无首,只能以经济斗争来对抗资产阶级的进攻,最终致使资本主义复辟。而在中国,毛泽东去世后,虽然无产阶级势力处于下风,可走资派彻底将无产阶级成组织的势力打倒,也是在中央层面将江张姚王四人抓捕之后。由于失去了高层的领导,上海的百万文攻武卫民兵组织失去领导力量,最终一枪不发就被瓦解。

显然,先锋队在阶级斗争中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当先锋队被一网打尽后,就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从群众中重新产生新的先锋队,否则单凭群众就绝不可能取得或保持政权




5、铁的纪律——民主集中制

政党,原本是资产阶级的政治工具,被无产阶级拿来,经过改造,成为了无产阶级的强大的政治工具。

在这里,必须强调一下无产阶级政党的一个特性——“铁的纪律”,即民主集中制

列宁同志在《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一文中阐述了领袖、政党、阶级、群众的相互关系:“阶级通常是由政党来领导的;政党通常是由最有威信、最有影响力、被选出担任最重要职务而称为领袖的人们所组成的比较稳定的集团来主持的。”

列宁着重批判了德国独立社会民主党把政党与阶级,领袖与群众割裂开的各种现象。德国同志的结果众所周知,俄国革命胜利而德国革命失败。如果先锋队只是随着阶级状况去随波逐流,那么也就不能称之为先锋队。无产阶级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被小资产阶级的自发势力从各方面来包围无产阶级”,“千百万人的习惯势力是最可怕的势力”。

否认党性、否认党的集中制的铁的纪律是错误的。列宁对此说得很严重:“谁要是把无产阶级政党铁的纪律哪怕是削弱一点,那他事实上就是帮助资产阶级来反对无产阶级。”

就像军队一样,红军历来执行“官兵平等”政策,可是在打仗的时候,难道会容忍将战役计划下放到每一个连队,让官兵进行讨论吗?难道会容许士兵开小差、违反纪律吗?如果真的这样,那么这支军队就不可能取得胜利。毛泽东同志在《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一文中就已经详细论述了这点。政党难道不是一样的吗?

极端民主制否认领袖或领袖集团的思想,来源于小资产阶级的经济基础。这是其自由、散漫不服从指挥的个人主义特性在历史观方面的体现。如果不强调先锋队的重要作用,就会滑向民粹的深渊,最终导致革命的失败




6、无产阶级革命政党的理想与现实情况

理想情况下,如果无产阶级政党的成员都是无产阶级先锋,那党就是纯粹的无产阶级先锋组织。但是,现实中并不存在这样的理想状况在很多实际斗争的情况中,无产阶级的革命政党实际上是以无产阶级为首的各个阶级的革命同盟。例如,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在1903年以前,就是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同处一党的联盟。而中国共产党则在组建之初,就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这四颗小星的共同的革命联盟。

为了工人阶级能够最终夺取并维持住自己的政权,党在一些特殊时期也会接受其他阶级的进步分子成为自己的一员,将他们拉入这个同盟。例如,在十月革命前,布尔什维克为了夺取政权,与区联派结盟。区联派整体加入布尔什维克,而区联派的绝大多数成员是小资产阶级托洛茨基主义者。在1939年的苏共十八大前夕的统计中,布尔什维克总计有190万党员;可在经历过二战的惨重伤亡之后,1952年苏共十九大前夕的统计中,这一数字却暴增到600万人——为了二战的胜利,党不得不接纳大量其他阶级的成员加入这个革命联盟。在四一二反革命事变后,中国共产党也吸纳了大量农民阶级的积极分子加入了党这个革命联盟。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谁是其主导者。值得注意的是,无产阶级并不在所有时候都是共产党的主导者。例如,在1927年的四一二事变前的中国共产党,其主导者就是以陈独秀为首的小资产阶级。在陈的压制下,党失去了一次又一次同蒋介石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右翼势力斗争胜利的机会,甚至还打算以主动交枪的妥协换取敌人的施舍。不过幸运的是,在四一二反革命事变后,党的无产阶级先锋队再次夺回了自己的主导权,这才有了地方上星罗棋布的红色革命政权。此后在第五次反围剿到长征前,无产阶级也曾一度失去过主导权,直接导致了革命濒临灭亡,但幸运的是无产阶级很快又在长征中重新夺回了主导权,保留下了这一火种。

事实上,列宁曾经着重指出,由于党的铁的纪律,“由中央全会选出的所谓‘组织局’和‘政治局’,各由五名中央委员组成。这样一来,就成为最地道的‘寡头政治’了。我们共和国的任何一个国家机关没有党中央指示,都不得决定任何一个重大的政治问题或组织问题。

而只要无产阶级能把握住这个革命联盟的主导权,就能在激烈的阶级斗争中不断锻炼自己、加强无产阶级先锋成分,清除其他阶级的政治代表。1903年,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二大上,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分道扬镳,至1912年完全成为两个政党;在苏维埃政权基本巩固后,列宁就主导了清党运动,将大量的非无产阶级成员清除出党的队伍;到三十年代,斯大林同志更是领导了大清洗运动,将大量党内的走资派予以毫不留情的清洗。中国共产党的工人党员成分尽管在建国时只有2.2%,但到七十年代已经恢复到25%左右。

但如果无产阶级无法在激烈的阶级斗争中夺回党的主导权,那么党就必然要走向资产阶级复辟。苏共二十大以后的苏联的党,以及1976年以后的中国的党,都以血的教训向我们说明了这一事实。




7、走资派的来源

走资派并非产生于党的变质,而是本来就存在于党内,存在于那些特殊时期不得不被接纳进党的人当中。党从来没有变质,而是党在特殊时期接纳入党的一些人本就不是无产阶级的先锋。

请看:

托洛茨基出身小资产阶级,他与区联派在1917年十月革命前夕才加入布尔什维克;赫鲁晓夫是一战前就有私人别墅的工人贵族,于1918年这个内战最艰难的时候被接纳入党,1923年曾经是乌克兰托派成员;刘少奇和邓小平皆家境殷实,入党都是在刚刚建党时,在党内职务迅速上升时则是在长征、抗战期间。

这里摘录一些中国走资派的言论作为证据:

(1)周恩来

“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民族主义
“我们爱我们的民族,这是我们自信心的源泉。”(民族主义
“弟之思想,在今日本未大定,且既来欧洲猎取学术,初入异邦,更不敢有所恃,有所论列。……若在吾国,则积弊既深,似非效法俄式之革命,不易收改革之效;然强邻环处,动辄受制,暴动尤贻其口实,则又以稳进之说为有力矣。执此二者,取俄取英,弟原无成见,但以为与其各走极端,莫若得其中和以导国人。至实行之时,奋进之力,则弟终以为勇宜先也。”(崇尚英式资本主义路线,反对苏联社会主义路线
用政府名义管理工厂,不利于经营管理。”(反对计划经济,利润挂帅
我们想采取资主义托拉斯的组织形式,……完全按照经济的方法来管理,经济核算,不要行政命令。”(反对计划经济,利润挂帅
“出国参观、考察,就是为了学习人家的长处。”(社会主义去学资本主义国家的剥削的长处
“我们还赶不上台湾的严家淦。我也是这两年费正清教授跟我谈了这个问题我才知道,原来我很奇怪,它的贸易额为什么这么高?一调查,清楚了。它吸收一部分外资,这部分外资当然支持它,而且你知道,台湾的劳动力很便宜。”(剥削至上

(2)刘少奇

“中国国民呵!关系国民生死国家兴亡之中国最大基础的实业汉冶萍,要停工破产了呵!其速起救护吧!”(民族主义
“第十一,工人无公德之涵养,……大的产业之组织,工人上了几千,一切生产品皆由工人手中创造出来,一切机械器具皆操之工人之手,工人为直接工作之生产者,若无一种拥护产业之公德心,则无形中之损失必属至巨。汉冶萍办事人素不注意涵养工人之公德,对于工人教育等事亦毫无设备。……汉冶萍以前所受此中损失,实不堪言。”(攻击工人没有道德,不体谅厂方
“萍矿工程组织,各部均有密切关系,如有一部分工人,出班太早,……在消极方面严加整顿,固可收一部分效果,但在积极方面设法补救,效果当必更大:一、为教育工人,去其不良习惯。二、为采用花红办法以促进工人工作之热心,赂拟如左:二、凡每工头出炭能超过额数百分之五以外,则按其所超过之数,全部赏给花红。三、凡每工头出炭如不足额数百分之五以外,则按其所少之数,全部处罚工资。此外尚须限制工人出班时刻,又近来工头全不负责,应特别严厉工头,对出产负责。(注:出班即下班)”(西方资产阶级管理学翻版

(3)朱德

“经济建设是基础。我们打仗为了什么呢?为的是生产建设。土改又为了什么呢?也是为生产建设。”(唯生产力论
“革命的终极目的就在于发展生产。”(唯生产力论
自由市场是农民的需要,开放自由市场利多弊少。”(鼓吹市场经济

(4)林彪

“资本主义是少数人发财,共产主义是大家发财,讲完了。”(庸俗化马列主义
“为省脑力勿读一号(毛)和斯(大林)。”

他们从来就没有变质。他们只不过是一直坚持自己的阶级立场,毫不动摇。他们从来就不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他们只是无产阶级曾经的同路人、盟友,后来的敌人。




结语

综上,保夫鲁沙同志认为我们的史观同样是英雄史观,认为我们只看见一小撮人的斗争的观点,明显是不成立的。

群众不比先锋觉悟高。没有组织、没有先锋领导的群众就是一盘散沙。我们决不能盲目崇拜群众的作用而堕入被列宁所批判的自发性,不能只看到群众的自发性却忽视自觉性;

同时,我们也要反对个人英雄主义,不能看不到群众,只看到先锋队。没有群众的支持,先锋队人数寥寥,根本无法在激烈的阶斗中取得任何成果。是群众在背后支持,先锋队才能办成那些看起来波澜壮阔的事迹。

群众和先锋队,必须紧密结合,才能在激烈的阶级斗争中获得胜利




先锋报
2018年11月30日


#2

对第7点有疑义。
“走资派并非产生于党的变质,而是本来就存在于党内,存在于那些特殊时期不得不被接纳进党的人当中”,诚然,楼主列举的下列人物,都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资产阶级民主派,变为社会主义时期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但是这样的现象不是绝对的。毛主席在1965年指出:“官僚主义者阶级与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是两个尖锐对立的阶级。这些人是已经变成或者正在变成吸工人血的资产阶级分子,他们怎么会认识呢?这些人是斗争对象,革命对象,社教运动决不能依靠他们,我们能依靠的,只是那些同工人没有仇恨,而又有革命精神的干部。”
资产阶级法权渗透的社会主义分配原则,必然会对分配的对象产生相应的经济影响。朝鲜的金日成在革命时期和朝鲜建国后,领导朝鲜人民取得了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伟大成果,但是在70年代开始也逐渐走资变修,应该算是一个例子。


#3

朝鲜建国之初性质同中共类似,其首先都是资产阶级民主民族革命,而非社会主义革命,朝鲜劳动党同样是一个类似中国共产党的联盟,而且拥有大量资产阶级、甚至是地主阶级成员。
官僚主义者并非一个实在的独立的阶级,其并没有独特的生产关系,其地位也并不处在一个生产关系内,而是广泛存在于多个生产关系中——奴隶社会、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拥有官僚主义者。显然,这并不是一个独立的阶级,没有其独特的经济基础,而是某些阶级的政治代表。


#4

感觉对周恩来的指责没有道理。
“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就是民族主义?“我们爱我们的民族”问题又在哪?“暴动尤贻其口实”怎么了,每个共产主义者都是有思想转变期的,后来周恩来就放弃这种思想了。“出国参观、考察,就是为了学习人家的长处。”是一句正确的废话,居然也能批判。
问题就是搞托拉斯吧。不过,据《毛泽东年谱》记载,1964年1月7日:

和刘少奇听取薄一波等关于一九六三年十二月召开的全国工业交通工作会议情况的汇报。毛泽东指出,要学会按照经济办法改进工业管理体制。当谈到试办托拉斯问题时,他说:目前这种按行政方法管理经济的办法,不好。要改。当谈到企业管理不好的原因时,他说:商业为什么不能按经济渠道经营管理,为什么只能按行政设置机构?打破省、地、县界嘛!就是要按经济渠道办事。

可见周恩来的说法也没超出毛泽东。


#5

中华是谁的中华?地主的?老板的?还是工人的?
民族是一个阶级么?汉族地主和外族工人,帮谁?
建国以后,周一直在用生产压制革命。
社会主义国家,去学习资本主义国家剥削的长处,不可笑么?
觉得劳动力要便宜,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社会主义国家,居然要讲利润,要压工人的工资。这里就不讲大跃进失败之后狂砍工人编制、搞大下岗的事了。


#6

中华是谁的中华?地主的?老板的?还是工人的?——所以我只好引用毛泽东:“中国也要有这样的人物,我们应该讲求富国强兵之道,才不致重蹈安南、朝鲜、印度的覆辙。……中国积弱不振,要使它富强起来,需要很长的时间。”(1910年)“三十年前我为了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而奔波。”(1948年)爱国思潮在那一代很普遍的,偏要当成一个大问题。
周是否以生产压革命,再说吧。
原语境是谈代表团出国考察科学、医学,为啥是去学习剥削?
“台湾的劳动力很便宜。”是事实判断,这也要黑。
三年困难,不砍工人编制,准备怎么过,??


#7

党不会变质?
毛主席指出“工人阶级一部分,党员一部分,也有这种情况。无产阶级中,机关工作人员中,都有发生资产阶级生活作风的。”
张春桥同志说“新的资产阶级果然一批又一批地产生出来了。他们的代表人物就是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叛徒集团。这些人的出身一般都很好,几乎都是在红旗下长大的,在组织上加入了共产党,又经过大学培养,成了所谓红色专家。但是,他们是资本主义旧土壤产生出来的新毒草,他们背叛了自己的阶级,篡夺了党和国家的权力,复辟了资本主义,成了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专政的头目,做了希特勒想做而没有做到的事。”


#8

尽管我认为周确实建国以后多次反对过无产阶级专政(50年代反冒进,六十年代对知识分子右倾、包产到户,70年代批极左、疑似大规模镇压造反派),但楼主的几个例子完全不通。
毛主席语录
“目前这种按行政方法管理经济的方法,不好,要改。比如说,企业里用了那么多的人,干什么!人是要吃饭的,要消耗的,不像孙猴子吃铁砂,拉铁屎。用那么多人,就是不按经济法则办事。”
“大批判要慎重,要确实,要调查清楚。调查清楚,批判才有力量,否则就会一风吹。引他(指刘少奇)的话不能只顾头不顾尾。批判要站得住。“托拉斯”这个名词,不能一概驳,主要驳他走资本主义道路。有些旧名词要赋予新的意义。”
这个问题上周和毛没有什么区别


#9

赫鲁晓夫出身并不好,上面已说到过。
其他历史问题留待后续历史分析文详细解释。


#10

如果认为先锋队会变质,则本阶级的群众更可能变质——先锋队是群众中的自觉的优秀分子,如果连先锋队都会变质,群众就更不可能不会变质了。
我们不否认确实有极少数先锋在斗争中逐渐变质。但是,这些人仅仅只是极少数。他们的出现无法证明整个先锋队的变质。正如恩格斯出身大资产阶级,并不可以证明整个大资产阶级就会支持共产主义。极少数先锋的变质,并不能改变整个先锋队不会变质的事实。
事实上,在复辟中起主导作用的,依然是那些特殊时期被接纳入党的其他阶级的政治代表和组织。党在实际斗争中并非单一阶级的先锋队,而是一个各阶级共同组成的联盟。上文已详细讲过,不再赘述。


#11

不好意思,张春桥说的是新生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是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集团,你追究赫鲁晓夫的出身做什么?


#12

你这个说法不就是当初走资派打倒“四人帮”以后鼓吹的那套么?


#13

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


#14

以集团来看,也同样是非无产阶级的政治代表为主,变质的人相当之少


#15

苏联30年代的时候富农子女想上学都有困难,复辟以后的统治阶级显然多数是过去的工人或者贫农。


#16

举几个典型例子来说一下吧。
赫鲁晓夫是工人贵族,一战前就有私人别墅,于1918年这个内战最艰难的时候被接纳入党,1923年曾经是乌克兰托派成员,二战期间其儿子曾经叛逃,在农业路线上有过强烈摇摆。
朱可夫是手工业小生产者,1919年才被吸收入党,二战前对备战工作有过严重失误,二战中对勒热夫负有指挥责任,46年被NKVD截获一辆满载私人战利品的火车入境,被斯大林开除撤职。57年即坚定支持赫鲁晓夫武力打压莫洛托夫。
谢列平是小资产阶级职员出身,1940年方入党,坚决反对大清洗运动。
苏斯洛夫系农民家庭出身,1931年刚从教师转任监察局时即呼吁不要将清洗分子驱逐出党。56年复出后与米高扬共同负责匈牙利事件。
米高扬系手工业小生产家庭出身,1918年即在巴库公社26烈士事件中存疑。1926年反对斯大林农业集体化政策。大清洗时期对之消极支持。56年参与匈牙利事件。
戈尔巴乔夫同系农民家庭出身,且父、祖于30年代初均为对抗集体化的流放罪犯。在农业负责人任上极力扩大农民自留地。

在赫-勃集团主要代表中,仅有勃列日涅夫与柯西金两人是工人家庭出身。但柯西金系沃兹涅先斯基和米高扬的徒弟,曾在沃兹涅先斯基事件中支持沃兹涅先斯基。后于修正主义上台后在工业领域推行利润至上路线。也就是说,仅有勃列日涅夫一人符合变质论的特征。


#17

其实吧,他的意思就是说,先锋队只有五个人,毛江张王姚……再了不起,咱们多算点吧,超不过200人——可200人实在太多了。。。真,太多了。。。咱们保险起见,还是认为只有5个吧。显而易见,5个人里面没有变质的,就这么简单。

只不过吧,果真认为先锋队就是“无产阶级的优秀分子”的话,那他就要反过来想想了——什么情况导致先锋队只有5个人哦??

悲剧……


#18

时隔不久,保夫鲁沙又被严肃地“答”了一次。:joy:

再过几年,说不定能整理出一本《<答保夫鲁沙>汇编》,也说不定会出现第一册、第…:joy:

以前看过多次“答”谁谁谁的,是一些中老年左翼人士的大作;只是青年人这么严肃地答复,我怎么感到挺欢乐的?


#19

朝鲜革命的性质是资产阶级革命不假,但朝鲜建国后也进行了社会主义革命,金日成在朝鲜建国后很长一段时间不能不将他纳入到无产阶级革命领袖的范畴。
另外,官僚主义者阶级,本身就是新生资产阶级的代名词(1965年的提法),官僚主义者阶级不等同于托洛茨基的所谓“官僚阶级”或者简单的官僚概念。官僚主义者阶级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发展史上有着重要的作用的。毛主席对陈正人1965年官僚主义作风的不满,最终到文革时期陈正人被以“特务、叛徒、里通外国分子、反党分子”进行专案审查,难道是分得开的吗。上面的原文已经讲到,“ 管理也是社教……官僚主义者阶级与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是两个尖锐对立的阶级。这些人是 已经变成或者正在变成 吸工人血的资产阶级分子”。
文革期间更多提到的“走资派”,和新生资产阶级共同作为“党内资产阶级”,也是直到文革后期才发展出来的理论。文革期间更多提到的“走资派”,在《5.16通知》的定义是:“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文化领域的各界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65年薄一波就要求下发这份蹲点报告的批语,被主席拒绝,从革命阶段的角度就可以看出,文革首先要先解决修养一类的“走资派”,才好再去解决官僚主义者阶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