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社会中的教育乱象


#1


由“cn上的幽灵”同志提供图片。
我认为这种事情可以作一个集合贴,希望大家能够踊跃分享符合该主题的信息。
如果已经有类似主题,请管理员将本主题删除。


#2

就拿主席的话来说:现在这种教育制度,我很怀疑。从小学到大学,一共十六、七年,二十多年看
不见稻、粱、菽、麦、黍、稷,看不见工人怎样做工,看不见农民怎样种田,看不见商品是怎样交换的,身体也搞坏了,真是害死人。我曾给我的孩子说:“你下乡
去跟贫下中农说,就说我爸爸说的,读了十几年书,越读越蠢。请叔叔伯伯、姐妹
兄弟做老师,向你们来学习。”其实,入学前的小孩,一岁到七岁,接触事物很多。
二岁学说话,三岁哇啦哇啦跟人吵架,再大一点就拿小工具挖土,模仿大人劳动。
这就是观察世界。小孩子已经学会了一些概念。狗,是个大概念。黑狗、黄狗是小
些的概念。他家里的那条黄狗,就是具体的。人,这个概念已经舍掉了许多东西,
舍掉了男人、女人的区别,大人、小孩的区别,中国人、外国人的区别,……只剩
下了区别于其它动物的特点。谁见过“人”?只能见到张三、李四。“房子”的概
念谁也看不见,只看到具体的房子,天津的洋楼,北京的四合院。
大学教育应当改造,上学的时间不要那么多。文科不改造不得了。不改造能出
哲学家吗?能出文学家吗?能出历史学家吗?现在的哲学家搞不了哲学,文学家写
不了小说,历史学家搞不了历史,要搞就是帝王将相。
要改造文科大学,要学生下去搞工业、农业、商业。至于工科、理科,情况不
同,他们有实习工厂,有实验室,在实习工厂做工,在实验室做实验,但也要接触
社会实际。
高中毕业后,就要先做点实际工作。单下农村还不行,还要下工厂,下商店,
下连队。这样搞他几年,然后读两年书就行了。大学如果足五年的话,在下面搞三
年。教员也要下去,一面工作,一面教。哲学、文学、历史,不可以在下面教吗?
一定要在大洋楼里教吗?
在杭州会议上的讲话,一九六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红与专、政治与业务的关系,是两个对立物的统一。一定要批判不问政治的倾
向。一方面要反对空头政治家,另一方面要反对迷失方向的实际家。一切中等技术学校和技工学校,凡是可能的,一律试办工厂或者农场,进行生
产,作到自给或者半自给。学生实行半工半读。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这些学校可
以多招些学生,但是不要国家增加经费。
一切高等工业学校可以进行生产的实验室和附属工场,除了保证教学和科学研
究的需要以外,都应当尽可能地进行生产。此外,还可以由学生和教师同当地的工
厂订立参加劳动的合同。
一切农业学校除了在自己的农场进行生产,还可以同当地的农业合作社订立参
加劳动的合同,并且派教师住到合作社去,使理论和实际结合。农业学校应当由合
作社保送一部分合于条件的人入学。
农村里的中、小学都要同当地的农业合作社订立合同,参加农、副业生产劳动。
农村学生还应当利用假期、假日或者课余时间回到本村参加生产。大学校和城市里的中等学校,在可能条件下,可以由几个学校联合设立附属工
厂或者作坊,也可以同工厂、工地或者服务行业订立参加劳动的合同。
一切有土地的大、中、小学,应当设立附属农场;没有土地而邻近郊区的学校,
可以到农业合作社参加劳动。
《工作方法(草案)》,一九五八年一月。
农业大学办在城里不是见鬼吗?农业大学要统统搬到农村去。
一九五八年八月十七日的讲话。
这些话掷地有声啊,供同志参考。


#3

文革时期的电影《决裂》就很好的讲述了资产阶级教育和无产阶级教育之间的斗争。


#4

嗯,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