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马列著作还能看吗

月经贴

#1

最近买了几本马列,是今年出的。。。


#2

不看这个看什么,而且原著就要看新的。


#3

我怕被特色给改过了。。。


#4

特色胆子还没有这么大,另外没其他的事,就把这帖子删了吧。


#5

好,看来我想多了。。。。


#7

这里人人敢打包票说特色党不篡改马列原著,我不清楚这是为什么


#8

人人都打包票了吗?我不知道你哪来这么大的阴阳怪气。

新版马列著作确实有一些地方与老版本不同。我记忆最深的一点是把“资产阶级法权”用别的词替换掉了。如果其他同志有更多发现,也可以指出来。
另外,看新版书还是旧版书的问题,贴吧也有讨论过,可以在吧内搜索一下。


#9

没什么大问题。可以看。

不错,整个国朝吗主义理论界确实是堕落了,今日充当了肢解和篡改马克思主义的急先锋,但从我们掌握的材料来看,这种篡改几乎没有涉及原著文字,影响可以忽略不计(虽然已有一些人抱怨一些原著文字妨碍了今天“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需要,参见炎黄党的熊文,这篇是中央编译局的人的反驳)。

有人也给出了一些材料,说明了一些可能存在的修改(可惜这人后面站到我们马列之声对立面去了),但我们认为,这种修改目前来说仍然是极为有限的,不足以动摇以其他文本共同反映出来的整个马克思主义的实质和基本观点。

不过从一些载入原著的注释和导言可见,原著之外的其他叙述已经打上了特色时代明显的烙印。因此为妥当起见,还是对照多个版本的看比较好。在本吧置顶书单里,也指明了优先使用的文集版次。而在这个过程中,既不需要神化新版本,也不必神化旧版本。与其说各个版本在词句上有什么差异,不如说在篇目选编上差异更明显。这也是我们主张多版本互相对照的原因。


#10

没人这样宣布过,我们不过是根据我们多年阅读马列经典的经验,综合各版考察后得出的结论:国朝吗主义尚未敢对原著动刀,所以那种“越旧越革命,越新越反革命”的论调,将是荒谬的。

按照这种意见,任何1976年后的出版物都不该读了,都要“批判”了,这是办不到的。我们的推荐书单就推荐了多部改开后的教科书,只要这些出版物总体上仍然坚持了革命时代的马克思主义学术传统和理论范式,那即便有一点政宣文字,又怎么样呢?我可以说,你不读这些书,你越对它们不屑一顾,你就越难从马克思主义的整个体系和整体来理解这一学说。

现在贴吧和这里的新人,不说别的,你就是老老实实把我们列的教科书读一遍,你也可以算半个马克思主义者了,也不至于闹出一些在大家看来很低级的理论笑话出来。

如果你们打算反对我们这种判断,那最好的论据是自己将各个版本找来挨字挨句对比,最后整理出一个异同表出来,以便证明这些修改不仅是大量存在的,而且起到了阉割和歪曲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作用。这样的论据没有出来前,我们更倾向于接受我们多年的阅读经验,而不是此类无依据的猜测。




菜田血塞攻击我们的熊文烂到家,但这群狗的嗅觉在一个问题上还算不错:那就是意识到了我们马克思主义哲学吧一直在进行积极的理论引导,有意识、有计划、有目的地在将一种特殊形式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学说树立为我们的唯一准绳,并力图将其灌输到我们的成员中。

说它是特殊形式的是因为它拒绝“马克思主义多元论”。是因为我们认为并非历史上所有人所有派别对马克思主义的阐发和解释都是正确的,我们坚持的实质乃其中特殊的一派的阐释。被我们奉为榜样和指针的,说的大点,是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马克思主义”的那种“马克思列宁主义”;说的小点,是从堕落的第二国际传统中分离出来的、以苏俄第三国际理论家所首先奠定和发挥的那种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

就以最典型的哲学体系来说吧,我们今天熟知的“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哲学基本问题,世界的物质性与辩证发展(存在论),意识的起源和发展(意识论)、辩证法三大规律,辩证法诸范畴(必然偶然、形式内容等)、实践与认识(认识论)、真理论,历史唯物主义中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阶级、国家、革命论,这一整套线索和理论框架,在历史上是由苏俄马克思主义者整理而出的。在政治经济学部分,科学社会主义部分,以及其他学科上,照例如此。这一体系获得了如此重大的成功,武装了教育了一代又一代的马克思主义者,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基本是这一形态的复本,直到今天其影子仍然残存在绝大多数教科书中。

看见我们不打算对新版本翻译抱有先入为主的歧视,你们或许要疑惑,或许以为我们不知道自己追随的是什么,可是你们完全错了,我们最清楚我们要捍卫和阐发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学说究竟是怎样一种形态。我们所说的马克思主义从来不是抽象的,而是有特定所指的,指的是上面这样一种特殊形态和特殊理解——这里暂且称之为经典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体系吧所以我们的全部活动,不过是围绕巩固和传播这一体系而努力罢了,我们选教科书,选我们的推荐书目,选文章,无一不以它为准绳

我们赞成这一体系不是没有理由的,它第一次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将马克思的学说加以科学、完整、全面的阐发,清晰而系统地说明了这一学说的各个构成、各个部分之间的关系,以及对它们的正确理解和运用。这一体系是20世纪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派与各色修正主义、机会主义者斗争的历史过程的高度总结和结晶。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去解释和阐发马克思主义,按自己的观点阐释自己,这乍一看起来是奇怪的。可是它却意味着按照这个学说本来面目和实质精神来理解它,不仅是理解,而且包含着按照这个学说本来面目和实质精神来领悟、运用和创作它的过程,要将散布在经典著作家无数文章中的论点和方法,梳理出来,提炼出来,使之成为一个相对完整的、内部紧密联系起来的理论体系。过去革命时代创作的那种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成果确实完成了这一任务。至少在基本原理上,已经几乎不存在任何动摇和争议的余地了。这可不是一个什么简单的事情,加上第二国际一些理论家的奠基,后来苏联马克思主义者、社会主义时代的中国学者和其他国家有志于这一事业的学者一道,花了近一个世纪,通过艰苦的理论工作和革命实践,通过斗争,才使之在各个方面终于呈现出一个相对成熟的形态。因此从某种程度上,完全可以说,马克思列宁主义经典体系是这样一个唯一正确和深刻地反映了马克思列宁学说的理论形态

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以为我们不知道我们在追求什么,为什么而奋斗。

我说这些,是想表示,我们所要捍卫的东西并不是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某个词句,只言片语,而是捍卫对它们的这样一种唯一正确、革命和符合马克思主义学说的解释和理解。固然这些理解也是来自经典文本,可是从文本到理解再到创作,毕竟有着很大的操作空间。因此,我们看到了至今存在着的这样或那样,经典体系之外的种种“马克思主义”。这对我们一样,对于我们的敌人也一样。特色党徒如果打算借用经典著作为自己涂抹胭脂(事实在现在他们每时每刻都在这么干),完全轮不到来修改这些词句,他们只需要修改对于这些文字的特殊理解就行了。他们只需要从他们的资产阶级观点和资产阶级的利益需要出发,对它们做有时是教条、有时又是机会主义的解释就够了,或者索性宣布它们中大多数已经过时了,被实践证明了不正确,或者不适合“中国特色”就行了。

再说,今天中共完全没有任何动力再去修改原著了,支撑中国特色资本主义的各个理论要点,除了“党的领导”,其余都不来自马克思主义。修改的最大的意义,在于可以从根源上使篡改成为“事实”,这只在两种情况下才是必要的——第一,著作在群众中流传极广,影响极大,群众都希望从马克思的著作中寻求指南的时候,所以此时直接修改原著可以有效误导群众;第二,在这个国家还试图用马克思主义当作自己的指南并热衷于引用马克思的时候。可是这两种情况在今天中国是完全不具备了。马克思的书在中国老百姓那里饱受冷遇,除了砖家学者,几乎没什么人对马克思的著作有需要,一般群众根本轮不到读马克思,都直接从特色宣讲中了解马克思了。此外,今天中国不论是对内对外,除了纯粹的理论工作领域之外,无论在哪个行业,无论是日常政治运行还是重要时刻的宣讲,都已经不再引述任何马列主义的词句,而完全以当届领导人的“精神”为转移了。所以这种时候,也就不可能有直接修改原著的必要了。

因此对中共来说重要的东西,并不是这些出版于一百多年前的书中究竟讲了什么,这对这群早已背叛了马克思主义的人来说完全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共自己打算想以什么样的操作,借这些书的内容、名号,把他们自己想要的东西讲出来。因此,问题不是书如何讲述自己,而是他们想要如何讲述这些书。书自己是无法讲述自己的,一切讲述都是由人来完成的。所以,一切篡改马克思主义的尝试,实质无一不是对马克思主义阐释和理解的篡改,即用错误的、不符合这一学说的理解取代了正确的理解方式

回头望望马克思主义史上发生的各类理论斗争和路线斗争,甚至是马克思主义和反马克思主义的斗争,真正占据历史地位的论战,双方根本就不是围绕某部著作的某个词句是否被修改来进行的,而是围绕这些东西的理解来进行的。

因此,我们认为,那种大肆渲染新版翻译一定篡改了马克思主义,却又迟迟拿不出证据支撑的说法,其实是在将问题引向错误的方向。

翻译有毒论”,大点说,是从老左派圈子里传过来(这批人大概对当权派修改毛泽东的文字,特别是砍掉毛选第五卷印象深刻),并主要在对马克思主义不甚求解、喜爱革命空话的“左圈”年轻人中间找到市场的一种调子。看起来似乎很有道理,但至今他们仍然找不到足够的证据支撑这一点。

我们完全不认为使用特色修改了少数几句几处措辞的“翻译本”,对于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的学习过程来说,就是致命的;相反,那种对这些文字进行非辩证、非历史态度和非马克思列宁主义观点的理解和阐释,对它们的形象进行资产阶级式的调和与装扮的做法,才是致命的。你能说托派、西马、社会民主主义者不读马克思的“正宗文字”吗?怎么最后读成反革命了呢?

现在的砖家学者们,30-60岁居多,读过一版全集和选集(即主要在社会主义时期出版的那套)的决不在少数,他们本人甚至经常引用这些老版的著作文字,这也丝毫阻碍不了他们在背离马克思主义的路上越走越远。


马列主义 入门推荐书单(2017.07修订)
#11

上面诸位的言辞有若滔滔之江河奔流不息,在下佩服。但是有些问题是再雄辩的说辞也解决不了的。其次我要告诉提问的这位小兄弟的是:理论中的有些东西很微妙,这里的水很深。


#12

同样的“论据”又来了。既拿不出任何对于这种据说很微妙的东西的分析,也提不出任何证据来证明你们的担忧。

从自己的偏见和胆小出发,说什么“雄辩也解决不了”,那你们要怎么解决,尽情出去解决吧。


#13

你说这里的水很深,那么说明你已经探过路了;既然你已经探过路,说明你必有一番高论;而且估计正因为你有一番高论,所以你才能在此言之讲之;那么到头来,请问阁下您有什么高论吗?如果有那么大可讲出来,我洗耳恭听。

如果没有,那么就很遗憾了。


#14

原著的话当然是能看的了,毕竟中国也是参与MEGA2的。新版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也是结合mega2的最新成果出的。作为资料参考没啥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