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学习答疑专贴


#1

自从一些理论造诣深厚的老吧友逐渐不怎么碰贴吧——从而减少了引导和教育新人的机会,而新来的水友们又不断进行着水贴挂人的“军备竞赛”后,马克思主义哲学吧历来浓厚的学术氛围遭到了破坏,理论水准受到影响。不少吧友已经发帖痛心地提醒了这一事实。

在左圈废物高喊“干起来”,并且以此为破旗挥舞,杂交和混合西马、托派,玩弄虚伪的超派别态度,标榜唯“调和主义独革”的时候(参见臭名昭著的伪马克思主义中学生俱乐部:菜田血塞),当一群不懂得也从来不去学习马克思主义的人疯狂攻击和贬低理论的彻底对于实践的意义的时候,我们却要公开宣布,我们是这一科学理论的统一、完整和革命性忠实捍卫者和坚定不移的继承人。

坚决地研究、阐发、捍卫和传播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原则,与一切非马克思主义派别何思潮进行殊死斗争,从而为在今天的条件下推进运动奠定坚实的思想基础——对理论的捍卫和珍爱,是我们吧的伟大传统,我们每个人应该继承这一传统。

本着对贴吧负责的原则,也是方便新人学习的考虑,我们打算开这个贴,专门用作理论学习的答疑用。




本帖规则如下:

第一,提问者必须在提问文字中,表明你对本吧正在开展的对菜田学社斗争的态度。你要是装作骑墙,不支持我们,那我们自然没有任何义务帮你。

第二,提问必须有实际内容,避免宽泛的提问,必须是你自己学习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或者疑惑,提问最好列出你在读xx时候遇到了xx。拒绝伸手贴,拒绝求资料的。

第三,提问必须与马列主义有关,你学的内容必须是马列主义的内容,西马和托废们的破烂货就不要瞎晃荡了

第四,我们会邀请本吧的“智囊团”对这些问题进行诊断,并用吧务号回复到楼中楼。吧务号以外的回复,均不代表本吧观点

第五,请提问理论问题。干起来的空话,请先滚一边。我们马克思主义者和你们这群蹲在小圈子的水友嗨粉不是一路人,我们有严密和彻底的科学理论的指导,我们用最先进的革命科学武装自己,这使得我们能够对现社会的实质,对当前局势,对其中的阶级运动,对这些关系对于我们行动的意义和它理应提出的要求,有清醒的认识和完整的理解。我们依照根据无产阶级科学考察现实得出的分析和结论来组织我们的行动。而你们什么也没有。


关于法西斯主义的几个问题
#3

中学生俱乐部可还行(滑稽)但菜田血塞天真得像一群与社会生产毫无关联的小资产阶级子女小学生。中学生还能打工呢。
言归正传,我对所谓的“补课论”有些不明白的地方。特色为自己修正和国家资本主义批的正当性外皮是“发展生产力”——我当然知道这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只谈生产不谈分配和典型的机械唯物主义论调,但在有人质疑“1949年中国生产力不够发达无法建设社会主义”时,如何指出这种说法的错误呢?


#4

这和理论学习无关吧。这已经是运用来分析一定历史问题了。你要回答这个问题,最好去研究当时中国的各阶级的状况,特别是历史究竟经过战争和革命造成了怎样一种局势,使得中国绝大多数人没有选择资本主义,而是愿意跟着中国共产党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并去过渡至社会主义。换言之,这就不再是一个纯粹理论问题,而是历史问题了。建设社会主义的主观条件是绝对具备的,因为从三十年国内战争中发展起来的、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共产党有能力办到这一点。人民也不是被“强迫”跟着共产党走的,而是当时整个国家和劳动阶级的利益决定了只有跟着共产党,才能摆脱内外剥削阶级的压迫。至于客观,虽然那时确实缺乏社会主义的物质基础,但为什么不能在无产阶级政党的领导下带领全国人民来以一条非资本主义的道路打下这一基础,并努力过渡到社会主义呢?社会主义最重要的生产力基础,简略讲其实也就是两个:工业化基础上的现代生产体系和社会化的生产运作。当时一有苏联的援助,二有大批受到新中国感召回国的专家知识分子,三有伟大的劳动人民的力量,办到这一点也是可能的。并且前30年历史表明,办到这一点还是现实的。

当然,前30年的社会主义本就不是马恩叙述的那种作为资本主义成熟替代产物的社会主义高级形态,而是一种很低级、不完善的社会主义,可它毕竟已经在1957年后迈向埋葬资本主义生产、努力以合作社、集体公社、国有经济奠定过渡到社会主义所需要的那种大生产和全民所有制的基础了。所以它是“现实的社会主义”。一旦理解了这点,那种想要借高阶段的社会主义标准来非难中国社会主义的做法,也就很荒谬了。因为社会主义根本就不可能一天建成,它必然是一个持续一段较长时间的反复斗争的过程。

引用列宁在《论我国革命》中的话:

他们都自称马克思主义者,但是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却迂腐到无以复加的程度。马克思主义中有决定意义的东西,即马克思主义的革命辩证法,他们一点也不理解。马克思说在革命时刻要有极大的灵活性,就连马克思的这个直接指示他们也完全不理解 ,他们甚至没有注意到,例如,马克思在通信中(我记得是在1856年的通信中)曾表示希望能够造成一种革命局面的德国农民战争同工人运动结合起来,就是对马克思的这个直接指示,他们也象猫儿围着热粥那样绕来绕去,不敢触及。

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暴露出他们是些怯懦的改良主义者,惟恐离开资产阶级一步,更怕跟资产阶级决裂,同时又用满不在乎的空谈和大话来掩饰自己的怯懦。即使单从理论上来看,也可以明显地看出他们根本不能理解马克思主义的下述见解。他们到目前为止只看到过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民主在西欧的发展这条固定道路。因此,他们不能想象到,这条道路只有作相应的改变,也就是说,作某些修正(从世界历史的总进程来看,这种修正是微不足道的),才能当作榜样。

……

第二,他们根本不相信任何这样的看法: 世界历史发展的一般规律,不仅丝毫不排斥个别发展阶段在发展的形式或顺序上表现出特殊性,反而是以此为前提的。 他们甚至没有想到,例如,俄国是个介于文明国家和初次被这场战争最终卷入文明之列的整个东方各国即欧洲以外各国之间的国家,所以俄国能够表现出而且势必表现出某些特殊性,这些特殊性当然符合世界发展的总的路线,但却使俄国革命有别于以前西欧各国的革命,而且这些特殊性到了东方国家又会产生某些局部的新东西。

……

既然建立社会主义需要有一定的文化水平(虽然谁也说不出这个一定的“文化水平”究竟是什么样的,因为这在各个西欧国家都是不同的),我们为什么不能首先用革命手段取得达到这个一定水平的前提,然后在工农政权和苏维埃制度的基础上赶上别国人民呢?

你们说,为了建立社会主义就需要文明。好极了。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首先在我国为这种文明创造前提,如驱逐地主,驱逐俄国资本家,然后开始走向社会主义呢?你们在哪些书本上读到过,通常的历史顺序是不容许或不可能有这类改变的呢?

总结起来,无论是列宁还是当时的中国共产党,否定的都不是“社会主义需要一定生产力需要一定物质前提”,他们并非像现在一些人忽悠说的那样“完全不懂得”这些东西,相反,他们最懂为了建设社会主义需要何等顽强的斗争和艰苦工作。问题的关键在于,既然历史创造了无产阶级政党执政的条件,又创造了借助于这种专政采取一条非资本主义的、更加有利于劳动者利益的过渡道路,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它呢?


#5

谢谢策划组!看来我还要提升自己的理论水平,不然连分析重大历史问题都做不好。


#6

我还是没有搞明白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为什么是先验论,希望策划组解答一下,我的理论水平不高,最好可以通俗一点,谢谢!


#7

也许下面这两个帖子对你来说是有用的:



#8

谢谢,我这就去看!


#9

我们应当如何把唯物辩证法运用到日常的工作学习中去呢?


#10

先不说“坚持与运用唯物辩证法”“日常的工作与学习”的范围已经大到了何种地步,你问的这个问题已经远不仅是“理论学习”方面的问题了,要问还请新开一个帖子出去问。

另外我建议:就算你要自己发一个提问的主题帖,也请不要在标题里发问然后就在1楼来一个“如题”——你可以把自己在这个方面的具体的疑点难点具体地描述给我们,好让我们有机会仔细思考分析,从而有可能把详细和可操作的建议提供给你。不然的话,我直接回复你一句“主动刺激自己运用自己接触到的唯物辩证法的知识分析自己的个人生活乃至当今社会的各个方面的各种问题——比如社会热点问题和个人经历、个人前途等等——在日常生活中积极判断和思考自己的所作所为符不符合唯物辩证法的要求,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恐怕你也不会满意。

说实话,我现在看到这种一句话“如何看待”式的提问、特别是想知道的是具体做法问得却极其抽象和空泛的提问就有几分恶心,尤其是在马哲学吧看到有人这么问。


#11

你先搞清楚什么叫唯物辩证法吧。其次,辩证法不是拿来给你运用到“学习生活”而是运用到“革命”中去的。
你的问题是不读书。先按照这个单子来一遍再来提问吧: 马列主义 入门推荐书单(2017.07修订)


#12

(帖子被作者删除,如无标记将在 24 小时后自动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