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卜拉欣·凯帕喀亚的一生和斗争


#1

来源:微信公众号,红色文献翻译

(土耳其)土耳其共产主义领袖易卜拉欣·凯帕喀亚同志的一生很短暂。他只活到24岁。

1973年5月18日,他在迪亚巴克尔(Diyarbakir)的地牢里被杀害。之后,土耳其的法西斯警察残忍地把他分尸。在遇害之前,凯帕喀亚遭受了整整三个月的拷打。

凯帕喀亚的一生虽然短暂,但他在地牢里遭受拷打时开创了真正的共产党人的传统。“你可以拿走我的生命,但是得不到任何党的秘密。”直到今天,(土耳其)共产党人仍然保持着这一传统。

这意味着凯帕喀亚从未死去:因为他的灵魂仍然存活在持续着的斗争中。这个斗争是无产阶级国际斗争的一部分。

很长一个时期内,很多人认为凯末尔是一个反帝主义者,他开创了土耳其的共和制度。凯帕喀亚第一个指出了凯末尔主义的本质。“凯末尔主义字面上是民主,但在实际运作中表现的却是法西斯主义。”

因此,凯帕喀亚能够确定不仅有土耳其民族问题而且还有库尔德民族问题,并为土耳其民族问题掀开了(新的)一页。

凯帕喀亚也认为苏联已经不是共产主义(的国家),甚至也不是社会主义的。他认为苏联已经变成了社会帝国主义国家。他学习研究毛主席(的著作)。因为土耳其是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所以他能够分析土耳其的社会经济状况。最后,他认为解放土耳其的只能是人民战争。这些是(我们的)领袖易卜拉欣·凯帕喀亚同志独立得出的观点。

在与修正主义的土耳其革命工农党(Türkiye İhtilalci İşçi Köylü Partisi,简称“TİİKP”)决裂后,1972年4月27日,他建立了土耳其共产党/马列主义(Türkiye Komünist Partisi/Marksist-Leninist ,简称“TKP/ML”)。

注:土耳其革命工农党,1969年建立,原是中东第一个毛主义政党,但后来滑入修正主义的泥潭中。详细见《库尔德工人党真伪辨——詹尤克洋骗术揭秘》第二部分。

另一篇传记

易卜拉欣·凯帕喀亚是土耳其共产党/马列主义的创建者。1972年4月27日,凯帕喀亚和他的同志们建立了土共/马列。这是巴黎公社、伟大的十月革命、中国新民主义革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果实。在马列毛主义的科学指导下,土耳其和土耳其库尔德地区进入了明确的阶级斗争时期。

凯帕喀亚是国际无产阶级导师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的追随者,是土耳其革命运动的顽强军队、意识形态、政治和实践的领导者,是我国未来要建立的新民主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的缔造者。

凯帕喀亚用极大的创造力,把国际无产阶级的普遍真理-马列毛主义(MLM)运用于土耳其和土耳其库尔德斯坦地区的具体环境。他受到巴黎公社、1917年伟大的十月革命、1949年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鼓舞,是以马列毛主义组建共产党的第一个人。这个党是土耳其共产党/马列主义。土共/马列把科学的马列毛主义作为(解放)土耳其和土耳其库尔德斯坦的指南。

1973年2月,凯帕喀亚在和法西斯土耳其的军队交火之后,(受伤)被俘虏。1973年5月18日,在数月的拷打之后,凯帕喀亚被(法西斯)残忍杀害。尽管美国中情局(CIA)的专家和叛国者不断地拷打凯帕喀亚,但他并没有向敌人屈服。他战胜了自称最强大的敌人。在残酷的拷打下,凯帕喀亚不断地向科学的马列毛主义,向全世界无产者,向全世界受压迫人民,向党,向同志们喊出他不屈的信仰。凯帕喀亚象征着对马列毛主义的坚定信念,对政治-意识形态的坚定。凯帕喀亚象征着全世界身处牢狱的共产党人和革命者的不屈抗争。

凯帕喀亚是国际无产阶级导师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和毛主席的最杰出的、无畏的学生。他是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有史以来最高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最坚定的追随者。

除了和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法西斯主义、封建主义、买办资本主义以及各类反动派进行坚决的斗争外,凯帕喀亚还在理论和实践中同修正主义、托洛茨基主义、改良主义、欧洲共产主义、机会主义以及种种反马列毛主义的路线做不妥协的斗争。凯帕喀亚把马列毛主义最正确地运用到所有条件下,是任何条件下最坚定地代表。

凯末尔主义深深地影响着土耳其革命运动。凯帕喀亚第一个分析了凯末尔主义、凯末尔主义国家在政治和意识形态领域的结构,向土耳其和土耳其库尔德斯坦地区的工人阶级和受压迫者揭露了它的真面目。他通过列举具体的案例谴责了凯末尔主义。这些例子展现了凯末尔主义对他所属的种族和阶级之外的人施行的种族主义的、沙文主义的、野蛮的、种族屠杀的政策。

凯帕喀亚是第一个创造性的把马列毛主义普遍原理运用于民族问题的人。库尔德民族“有权建立自己的国家”。库尔德民族充分的民族权力多年来被统治阶级限制,在我们国家处于附属民族的地位。因为凯末尔主义在土耳其革命运动中的巨大影响,凯帕喀亚在这个问题上受到种种污蔑。我们基于科学的马列毛主义谴责这些污蔑。

凯帕喀亚是第一个采取坚定地行动反对改良主义、修正主义、现代修正主义、阶级投降理论、社会帝国主义政治-意识形态活动的人,是第一个坚定反对土耳其革命运动中统治超过五十年之久的和平主义(拒绝武装斗争)的人。凯帕喀亚是第一个以科学的方式谴责和批评他们的人。
mmexport1542516810280


#2

国际主义万岁,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