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参考)《马原2018》中的不准确之处


#1

扬弃的笔记本 昨天

Thomas君按:在读书方面,我一直以来都对马克思主义者和非马克思主义者说,马克思主义的原著是很重要的,甚至读点德国古典哲学也是非常必要的,是进入一个新的认识层次的门槛。
读过原著的朋友,自然就知道原著和当下教育体制内的马列主义教科书的差别在哪里,如果还感受不到差别,说明还得多读看看。

无论是向没读过的朋友去解释这种差别,还是向读了原著却感到没差别的朋友去展示这种差别,在今天转的这篇文章都能找到很多很好的例子~

再论准确表达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

作者 余斌

转自公众号 “建国门学派”

摘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2018年版)》在准确表达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方面仍然存在不少问题。因此,本文不得不再次从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原理和科学社会主义原理三个方面分别举例阐述了该再版教材存在的一些问题,以便把真实的和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观点传播到学生们那里去,避免在马克思主义指导方面出现偏差。另外,本文还通过比较和分析指出了该教材对“马克思主义”所下定义的不足,给出了另外一个更为明确的定义。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思想政治教育;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

作者曾经撰文对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2010年版)》中存在的一些问题进行过剖析[1],该出版社再版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2018年版)》(以下简称《原理2018》)更换了修订主持人,一些问题由于原内容被删减而不存在了,另外的一些问题则继续存在着,与此同时新增加的内容中还带来了一些新的问题。因此,有必要再来谈谈准确表达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问题,以便把真实的和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观点传播到学生们那里去,避免在马克思主义指导方面出现偏差。限于篇幅,本文仍然仅举其中的少量例子,已经谈过的例子不再赘述。

准确表达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的问题

《原理2018》认为,“时间和空间是物质运动的存在形式。”(第23页)但是恩格斯的原话是,“一切存在的基本形式是空间和时间”[2]。他还批评耐格里,“仿佛时间不是实实在在的小时而是其他某种东西,仿佛空间不是实实在在的立方米而是其他某种东西!物质的这两种存在形式离开了物质当然都是无”[3]。由此可见,时间和空间是物质而不是物质运动的存在形式。

《原理2018》指出,“地球和太阳的相互作用构成地球绕太阳的运动,并引起地球上事物和现象的变化,比如昼夜交替、四季更迭等。”(第32页)但是,昼夜交替是由于地球自转,而不是由于地球绕太阳的运动;四季更迭也是由于黄赤交角不等于零引起的,与地球绕太阳的运动只有间接关系。不能因为事物之间存在某种相互作用,就认为它是导致事物相关变化的原因。普遍联系不是胡乱联系。

《原理2018》提出,“新事物是指合乎历史前进方向、具有远大前途的东西,旧事物是指丧失历史必然性、日趋灭亡的东西。”(第32页)但是,毒品在历史上也曾经是新事物,但它从来就不是合乎历史前进方向、具有远大前途的东西。《共产党宣言》指出:“生产的不断变革,一切社会状况不停的动荡,永远的不安定和变动,这就是资产阶级时代不同于过去一切时代的地方。一切固定的僵化的关系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素被尊崇的观念和见解都被消除了,一切新形成的关系等不到固定下来就陈旧了。”[4]因此,即便从社会关系来看,新事物也会很快就变得陈旧,谈不上远大前途。

《原理2018》提出,“对辩证思维而言,重要的是从抽象上升到具体。……例如,马克思的《资本论》就是以商品——资本主义经济关系的抽象而普遍的规定作为逻辑起点,以从抽象到具体作为叙述方法的。”(第47页)但是,马克思明确指出:“在形式上,叙述方法必须与研究方法不同。研究必须充分地占有材料,分析它的各种发展形式,探寻这些形式的内在联系。只有这项工作完成以后,现实的运动才能适当地叙述出来。这点一旦做到,材料的生命一旦观念地反映出来,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就好像是一个先验的结构了。”[5]试问,对辩证思维而言,是从具体到抽象的研究方法重要,还是从抽象到具体的叙述方法重要?

《原理2018》提出,“谬误在一定条件下能够向真理转化。……由于各种条件的限制,任何人都有可能犯错误,但吃一堑、长一智,勇于正视错误、反省错误、修正错误,终能取得对客观事物及其规律的正确认识,从而让错误逆转为正确,谬误转化为真理。”(第81页)但是,像燃素说这样的谬误,像存在上帝这样的谬误在任何条件下都不会转化为真理。只不过正如“从经济学来看的形式上的谬误背后,可能隐藏着非常真实的经济内容”[6]一样,“今天已经被认为是错误的认识也有它合乎真理的方面,因而它从前才能被认为是合乎真理的”[7]。因此,修正错误,其实是抛弃错误的形式,寻找隐藏着的真实内容的正确的一面,这不是让错误逆转为正确,也不是让谬误转化为真理,而是表明谬误抛弃的越多,找到真理的可能性越大。

《原理2018》指出,“只有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此外再也没有别的标准。”(第83页)但是,这句话只在最终极的意义上才是对的。像每年进行的高考,考生答卷上的回答是否正确并不是用实践来检验的。另外,恩格斯指出:“凡在人类历史领域中是现实的,随着时间的推移,都会成为不合理性的,就是说,注定是不合理性的,一开始就包含着不合理性;凡在人们头脑中是合乎理性的,都注定要成为现实的,不管它同现存的、表面的现实多么矛盾。”[8]这表明,实践作为检验标准是具有片面性或相对性的。经过实践检验是现实的、合理的东西,一开始就包含着不合理性;反过来,人们头脑中合理的东西,会在新的实践中成为现实的,不管它和当前的实践多么矛盾,不管它如何不被当前的实践所检验和接受。更重要的是,这段话还表明,在成为现实之前,是存在不依靠实践来判定人们头脑中的东西是否合理的办法的,也只有这样人们才会坚定还没有被实践检验的关于共产主义的真理的信念,才会去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终生。

《原理2018》在谈到马克思主义的当代价值时还提出,“要善于运用利益分析的方法,从国家间纷纭的说辞中看到国家间的利益博弈,在变幻莫测的国际风云中坚持正确的义利原则,坚定维护我国的主权和发展利益。”(第14页)问题是在马克思主义方法论中没有利益分析的方法,“大家知道,有一种心理学专门用细小的理由来解释大事情。它正确地猜测到了人们为之奋斗的一切,都同他们的利益有关,但是它由此得出了不正确的结论:只有‘细小的’利益,只有不变的利己的利益。”[9]马克思在分析国家间的博弈时也是从阶级的角度来分析的,否则也不会有国际主义的主张。普法战争时,马克思呼吁德国工人投身于抵抗法国的入侵中,但在普鲁士战胜法国后,他又反对普鲁士入侵法国,尽管这会给德国带来发展利益。

准确表达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原理的问题

《原理2018》提出,“生产方式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总和。”(第29页)但是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的序言中指出:“我要在本书研究的,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10]他还提到,“‘机械发明’,它引起‘生产方式上的改变’,并且由此引起生产关系上的改变,因而引起社会关系上的改变,‘并且归根到底’引起的‘工人的生活方式上’改变。”[11]由此可见,生产方式与生产关系,决不是包含与被包含的关系。如果把机械发明看作是生产力的变化的话,那么马克思指明了一条变化的传递路径,那就是从生产力到生产方式再到生产关系,进而传递到社会关系与工人的生活方式上。显然,如果生产方式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总和,那么生产关系的变化就会引起生产方式的变化,而这种传递路径是与马克思的观点相背离的。

《原理2018》指出,“人口的数量和质量等因素对生产发展和社会进步起加速或延缓的作用。”(第108页)显然,编写者没有注意到马克思的如下文字:“在古代国家,在希腊和罗马,采取周期性地建立殖民地形式的强迫移民是社会制度的一个固定的环节。这两个国家的整个制度都是建立在人口的一定限度上的,超过这个限度,古代文明就有毁灭的危险。为什么会这样啊?因为这些国家完全不知道在物质生产方面运用科学。为了保存自己的文明,它们就只能有为数不多的公民,否则,它们就得遭受那种把自由民变为奴隶的沉重体力劳动的折磨。……这种过剩人口对生产力的压力,迫使野蛮人从亚洲高原侵入古代世界各国。……现在,人口的过剩完全不是由于生产力的不足而造成的;相反,正是生产力的增长要求减少人口,借助于饥饿或移民来消除过剩的人口。现在,不是人口压迫生产力,而是生产力压迫人口。”[12]因此,不能简单地谈人口对生产与社会的作用,而是必须把这种作用以及反作用建立在生产力的发展水平与经济制度的基础上。

《原理2018》指出,“个体劳动者的私有制中没有剥削关系。”(第118页)但是,列宁曾经指出:“如果你们所说的劳动农民是这样的人,他们依靠自己的劳动,甚至不使用任何雇佣劳动收获了几百普特粮食,而现在看到,如果把这几百普特粮食囤积起来,可以不按6卢布一普特的价格出卖,而可以卖给投机商或者卖给受饥饿折磨、煎熬、家口嗷嗷待哺、能拿200卢布来买一普特粮食的城市工人,——那么,这种把几百普特粮食隐藏和囤积起来以便抬高粮价,哪怕是想用一普特粮食来换取100卢布的农民,就会变成比强盗更坏的剥削者。”[13]可见,无论哪种私有制都与剥削是密不可分的。

《原理2018》指出,“发生在18世纪70年代、以蒸汽机的发明为主要标志的科技革命,推动西欧国家相继完成了第一次产业革命,使资本主义生产迅速过渡到机器大工业,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确立奠定了物质基础。发生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以电力的发明为标志的科技革命,使电力取代蒸汽机成为新的动力,社会生产力又一次得到迅猛发展。”(第144-145页)但是,马克思明确指出:“机器的这一部分——工具机,是18世纪工业革命的起点。……17世纪末工场手工业时期发明的、一直存在到18世纪80年代初的那种蒸汽机本身,并没有引起工业革命。相反地,正是工具机的创造才使蒸汽机的革命成为必要。”[14]恩格斯所做的《资本论》第1卷提纲也重复了这一点。很显然,同样地,发生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科技革命,也不是以电力的发明使电力取代蒸汽力为标志,而是以电灯、电话、电报、电视等电器产品为标志的。

《原理2018》给货币下的定义是,“货币是在长期交换过程中形成的固定充当一般等价物的商品。”(第165页)但马克思在《资本论》中给货币下的定义却是:“作为价值尺度并因而以自身或通过代表作为流通手段来执行职能的商品,是货币。”[15]马克思的定义对货币的说明显然要清晰明确得多,还附带了说明了货币符号的存在,并且非常清晰地告诉世人,即便纸币取代黄金作为流通手段,黄金只是放在仓库里,成为货币的仍然是黄金。因此,不储备黄金而大量储备外国纸币其实是一种丧失货币主权的行为。

《原理2018》提出,“掌握了科学技术的人可以提高劳动效率,创造出更多的使用价值和价值。”(第173页)但马克思指出:“不管生产力发生了什么变化,同一劳动在同样的时间内提供的价值量总是相同的。但它在同样的时间内提供的使用价值量会是不同的:生产力提高时就多些,生产力降低时就少些。”[16]当前国内生产总值等经济指标统计的不是价值量而是价格量,不能因为价格总量增加了就以为价值总量也会增加。

《原理2018》还提出,“在生产自动化条件下……劳动的复杂程度和强度日益提高,从而成为生产力特别高的劳动,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这种劳动会创造出更多的价值和剩余价值。”(第189-190页)这是不懂得一般利润率规律的结果。其实,在生产自动化条件下,劳动的复杂程度反而下降,因为复杂的劳动技能被固化到自动化生产线上了。自动化企业用工少但利润并不少,不是因为那里的劳动是生产力特别高的劳动,而是因为那里的资本有机构成高,在利润平均化的情况下,从其他资本有机构成低的企业那里瓜分来了不少剩余价值。

《原理2018》谈到资本主义国家的宏观调节的基本目标是,“实现经济快速增长、充分就业、物价稳定和国际收支平衡”(第220页)这是照搬西方经济学的术语。事实上,充分就业仍然要保持5%左右的失业率,它只是为了限制失业率过高,防止社会动荡而已,体现了一定量的失业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温床而不是痼疾。而在技术进步的条件下,物价稳定不降,就是通货膨胀。至于国际收支平衡,那时对别国讲的,美国自己不讲,因为美国正以美元霸权,用廉价印制的美元,一本万利地套取别国物资,进行掠夺。

《原理2018》提出,“大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一般都拥有丰富的专业知识和很强的管理能力,享有优厚的薪金和职务津贴、企业董事所得利润等,与企业的资本所有者的利益是高度一致的。”(第236页)但是马克思早就指出:“在资本主义生产的基础上,一种涉及管理工资的新的欺诈勾当在股份企业中发展起来,这就是:在实际的经理之外并在他们之上,出现了一批董事和监事。对这些董事和监事来说,管理和监督实际上不过是掠夺股东、发财致富的一个借口而已。”[17]

《原理2018》在政治经济学方面还存在三处硬伤:一是该教材指出,在售卖阶段,“产业资本所执行的是商品资本的职能,通过商品买卖实现商品的价值,满足人们的需要。”(第193-194页)但是,满足人们需要的是商品的职能而不是商品资本的职能。马克思明确指出:“资本价值最后再转化为它原来的货币形式,是商品资本的职能。”[18]二是该教材指出,私人资本输出包括“私人对外开展商品和服务贸易”(第224页)但是,商品和服务贸易只能算商品输出,而不能算(商品)资本输出。三是该教材指出,“对于资本输出国来讲,资本输出为其带来了巨额利润,……大大改善了国际收支状况”(第224页)。但是,来自外国的巨额利润是不能直接以纸币的形式而只能以黄金或商品的形式带回本国,从而这一利润换来的是国际贸易逆差,从账面上看是恶化了国际收支状况。这也是中美贸易摩擦的根源。

准确表达科学社会主义原理的问题

《原理2018》提到了资本主义国家宪法的四个基本原则,即私有制原则、“主权在民”原则、分权与制衡原则,人权原则。对这些原则该教材只进行了轻描淡写的批评。(第203-204页)而在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中,我们看到:“当人们谈论‘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时候,一切都讲得很冠冕堂皇,资产阶级听起来也很入耳。但是对没有任何财产的人来说,私有财产的神圣性也就自然不存在了。”[19]“马克思正好抓住了资本主义民主的这一实质,他在分析公社的经验时说:这就是容许被压迫者每隔几年决定一次究竟由压迫阶级中的什么人在议会里代表和镇压他们!”[20]“在某一国家的某个时期,王权、贵族和资产阶级为夺取统治而争斗,因而,在那里统治是分享的,那里占统治地位的思想就会是关于分权的学说,于是分权就被宣布为‘永恒的规律’。”[21]“自由这一人权不是建立在人与人相结合的基础上,而是相反,建立在人与人相分隔的基础上。这一权利就是这种分隔的权利,是狭隘的、局限于自身的个人的权利。自由这一人权的实际应用就是私有财产这一人权。”[22]

《原理2018》指出:在资本主义国家中,“为了筹集竞选经费和赢得选票,各政党一味讨好选民,作出过高的许诺,而置民众和国家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于不顾,使得政府债台高筑,各种社会矛盾不断积累和尖锐化。”(第207页)但是,资本主义国家各种社会矛盾的积累和尖锐化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决定的,不是政府的许诺和借债造成的。欧美国家国债巨大的根本原因不在于其公共福利政策,而在于资本家尤其是大资本家拒绝承担建立和维护有利于他们的资本主义制度的(全部)成本,而力图把这些成本尽可能地转嫁中下产阶级和外国政府身上去。同时,那里的政府向金融资本借债,也方便金融资本家通过政府(如税收等)直接掠夺全体民众。

有意思的是,《原理2018》又指出:资本主义国家,“通过国家的收入再分配手段,使劳动人民生活水平有所改善和提高。”(第221页)这种所谓的改善和提高,难道不是讨好选民?事实上,“在工人自己没有干预的时候,政府也‘自认无权’剥夺资本家老爷不受限制地(任意地)课处罚款的权利。”[23]工人阶级的斗争和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迫使西方国家对工人作了一些让步,随着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陷入低潮,削减工人福利就成了资产阶级的“和平红利”。2018年的一项调查表明,在美国,“36%的大学生食不果腹,36%的大学生和46%的社区大学生难以支付住宿和公共费用;过去一年中,9%的大学生和12%的社区大学生睡在避难所、非住房或流浪街头。”[24]这难道也算劳动人民生活水平有所改善和提高?

《原理2018》提出,“各种资产阶级的思想理论和观念,是资产阶级在长期的反对封建专制主义和宗教神学的斗争中逐步形成和发展起来的。”(第208页)这种观点在马克思生前就过时了,如今各种资产阶级的思想理论和观念主要是在与无产阶级的思想理论和观念即马克思主义的对抗中形成和发展起来的。例如,鼓吹资本本身是能生产的西方经济学生产函数理论的提出,就是为了对抗马克思的“资本是死劳动,它像吸血鬼一样,只有吮吸活劳动才有生命,吮吸的活劳动越多,它的生命就越旺盛”的观点的。

《原理2018》指出,“列宁能够正视国情,面对一系列新情况和新问题,不拘泥于书本上已有的结论,而是‘根据经验来谈论社会主义’”(第263页)。但是,列宁在谈到“根据经验来谈论社会主义”的同时还指出:“有人在贫困饥饿的时候按照旧的资本主义的方式谈问题,他们说:如果我单独出卖粮食,就能够多赚些钱;如果我单独去弄粮食,就能比较容易地弄到。谁要这样说,谁就是选择了一条比较好走的道路,不过他绝对不会走到社会主义。停留在人们已经习惯了的资本主义关系的旧阶段上是简单容易的事情,但是我们希望走新的道路。这条道路要求我们,要求全体人民有高度的觉悟和高度的组织性,需要更多的时间,会产生许多错误。”[25]走社会主义道路正是书本上已有的结论,“根据经验来谈论社会主义”,是要把书本上已有的结论落到实处,跟是否拘泥于书本上已有的结论无关。

《原理2018》指出,马克思、恩格斯“一方面强调这些原则的正确性,另一方面又反对将这些原则当作一成不变的教条。他们在《共产党宣言》1872年德文版序言中指出,‘不管最近25年来的情况发生了多大的变化,这个《宣言》中所阐述的一般原理整个说来直到现在还是完全正确的……这些原理的实际运用,正如《宣言》中所说的,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第277页)。在这里,马克思和恩格斯明明强调的是“一般原理”完全正确,需要随时随地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的只是“原理的实际运用”。因此,需要反对的不是“将这些原则当作一成不变的教条”,而是在运用原则时的“教条主义”,就像反对没有掌握书上的定理就在考卷上胡乱答题的学生,并不是支持违背书上的定理去答题的学生。

《原理2018》指出,“不同国家试图用同样的‘一条道路’‘一种模式’发展社会主义是行不通的。发展社会主义既不能照搬苏联社会主义的模式,更不能照搬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模式。”(第285页)。事实上,资本主义也不是只有一条道路和一种模式,但无论如何,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存在本质的差别。发展社会主义,对苏联社会主义的模式存在照搬问题,而对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模式根本不存在照搬问题。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模式根本与社会主义无关,不仅不能照搬,甚至也不能随便地吸收和借鉴。

《原理2018》提出,“马克思、恩格斯生活的年代还没有社会主义社会,他们只能通过分析考察资本主义社会及其运动规律来求得预见未来社会的启示。”(第293页)。但是,那个时候不仅有共产主义移民区的实践,而且还有运营了72天的巴黎公社的实践。这些实践都可以提供预见未来社会的启示或参考。《原理2018》还提出,“恩格斯在《共产主义信条草案》中明确提出,‘财产公有’制度不是任何时候都可以实现的”(第295页)。但是,恩格斯在《现代兴起的今日尚存的共产主义移民区记述》中同样明确地指出:“共产主义,即以财产公有为基础的社会生活和活动,不仅是可能的,而且在美国的许多公社中以及在英国的一个地方已经真正实现,我们将在下面看到,它们还颇有成效。”[26]

小结

该教材指出,“马克思主义是由马克思、恩格斯创立并为后继者所不断发展的科学理论体系,是关于自然、社会和人类思维发展一般规律的学说,是关于社会主义必然代替资本主义、最终实现共产主义的学说,是关于无产阶级解放、全人类解放和每个人自由而全面发展的学说,是指引人民创造美好生活的行动指南。”(第2页)。

然而,第一,恩格斯只能算是参与创建的,否则当年会像马列主义那样把马克思主义称为马恩主义了。第二,后继者是一个含糊东西,修正主义者、民主社会主义者都可以自称为后继者。而且任何科学都会不断发展,没有必要强调后继者,反而要指明特征以限制后继者的发展不会变成背离。事实上,正如没有人会承认别人说出的自己没有说过的话代表自己的意思,除非对方能够证明这个意思的确是从自己说过的话中推导出来的,对于马克思主义来说,凡是不能从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作中推导出来的观点都不是马克思主义,更谈不上是发展的马克思主义,而只是这些观点提出者本人的主义。例如,毛泽东的矛盾论中的大部分内容就是毛泽东主义或毛泽东思想,而不是马克思主义。不能因为毛泽东在很多方面与马克思和恩格斯是一致的,就把他的所有思想都归入马克思主义,或者非要说是与马克思主义一脉相承。反而列宁被认为是独特理论贡献的地方都是源于马克思的,马列主义的说法从理论的角度看是不如马克思主义的说法确切的,只有把列宁在实践上的贡献突出出来,马列主义的说法才有意义。第三,上述三个学说单独拿出来都不足以代表马克思主义,而且后两者并不仅仅是学说,更包含实践在内。第四,同样可以说马克思主义是关于创造美好生活的学说。创造美好生活也不能代表马克思主义的特征。第五,马克思的两大重要发现——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理论,在这个定义中没有体现出来,而这是马克思主义与修正主义的主要区别之所在。同时,除了标榜科学外,上述定义没有任何核心观点,为各种错误观点冒充马克思主义打开了大门。

根据上面的分析,我们给马克思主义下的定义是:马克思主义是以马克思在恩格斯的辅助下最终发现的关于自然、社会和思维发展的一般规律,尤其是以唯物史观、唯物辩证法和剩余价值理论为指导,以组织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和以公有制的协作劳动替代私有制经济进行社会主义建设为手段,以消灭阶级和实现人类解放为目标,实现生产力高度发达和每个人都全面发展的自由人联合体的共产主义社会的科学理论体系及其实践活动。

(作者:余斌,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来源:《福建论坛》2018年第9期)

注释

[1]余斌:《准确表达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学术评论》2014年第3期。

[2]《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6页。

[3]《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00页。

[4]《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4页。

[5]《资本论》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21-22页。

[6]《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04页。

[7]《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99页。

[8]《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69页。

[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87页。

[10]《资本论》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8页。

[11]《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8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43页。

[1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8卷,人民出版社1961年版,第619页。

[13]《列宁全集》第34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418页。

[14]《资本论》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429-432页。

[15]《资本论》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152页。

[16]《资本论》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60页。

[17]《资本论》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438页。

[18]《资本论》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51页。

[1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57年版,第400页。

[20]《列宁全集》第31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84页。

[21]《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51页。

[22]《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1页。

[23]《列宁全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60页。

[24]《36%美国大学生吃不饱饭,超三成难支付住宿费》,http://www.guancha.cn/america/2018_04_19_454262.shtml

[25]《列宁全集》第34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467-468页。

[2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221页。


理论学习答疑专贴
#2

这一段我有些疑惑,在马克思之前的亚当斯密,大卫李嘉图,还有伏尔泰,卢梭,这些人对资产阶级思想理论和观念又起到了什么作用?


#3

还有生产函数理论是什么东西,可以通俗的介绍一下吗?


#4

现代资产阶级经济学彻底地抛弃了劳动价值论和剩余价值论,以经济人假设为出发点,以萨伊的“三要素”论为基础,
构建了以生产函数为核心的生产理论。这种生产理论,用单纯的使用价值(效用)
生产过程掩盖了价值形成和价值增殖过程,从而掩盖了资本主义生产的本质,以达
到为资本主义制度辩护的目的。


#5

现代资产阶级经济学生产理论的基本内容按照传统的说法,就是通过生产要素
的不同组合形式,实现利润最大化,就其基本逻辑与核心内容来看,包含以下几个
层面:
(一)生产的行为主体和行为目标
在现代资产阶级经济学的生产理论中,生产者被看作是能做出统一决策的单个
经济单位,厂商的作用就在于实现土地、资本、劳动和企业家才能等生产要素的合
理组合,生产出商品和劳务。生产的目标就是实现利润最大化。
(二)生产过程的技术分析框架
现代资产阶级经济学把生产过程抽象化为数学上的生产函数,认为生产过程无
非就是以生产函数为基础的投入产出关系。在萨缪尔森看来,生产函数是指一种技
术关系,用来表明每一组具体投入品(即生产要素) 所可能生产的最大的产出
量。在每一种既定的技术条件下,都存在着一个生产函数①。按照萨缪尔森的逻
辑,可以把现代资产阶级经济学的生产函数写成如下的一般表达形式:
假定Q 代表某种产品的产量; x1,x2,……,xn 分别代表1,2,……,n 等
n 种要素的投入量,则生产函数可以写成如下形式:
Q=f(x1,x2,……,xn)


#6

从萨缪尔森的这一界定不难发现,其最大化思想,来源于亚当·斯密关于生产
的界定,即“每一种物质投入的最大组合所能得到的最大产出”① ;至于生产要
素,则来自于萨伊的生产三要素论,即土地、资本和劳动等各种要素协同活动使自
然界本来就有的各种物质适于用来满足人们的需要。
(三)生产的短期分析与长期分析
按照生产要素能否得到完全调整,现代资产阶级经济学把生产理论划分为短期
生产理论和长期生产理论,并考察了两种情形下的最优要素组合,即短期内生产要
素不完全调整下的边际收益递减规律和长期内两种生产要素相互替代下的边际技术
替代率递减规律和规模经济效应。
总的来看,现代资产阶级经济学生产理论的研究核心是使用价值的生产,把资
本主义生产过程看成是基于生产函数的投入产出关系的技术选择,每一个参与者都
按照最大化原则行事,即都是理性的“经济人”。在一系列假设和技术分析基础
上,试图证明资本主义是一种永恒的生产方式。

摘自现代政治经济学教程 丁堡俊


#8

刚刚没选定好回复对象就发到这帖子里了,现在我删了再发一遍:

我记得很清楚,我们的推荐书单里有一本《西方哲学史》,以及一本批判地介绍了资产阶级经济学的发展演变过程的《现代政治经济学教程》。

哪怕因为时间、精力或重点安排上的原因暂时没法把这两本书认真读完读懂,你问的第一个问题也不过是在如今的高中历史必修二、三及其教辅资料,甚至是维基和百度上就能查出的东西——尽管我对百度的社科内容没什么好印象,但要应对这种问题,百度都可能提醒或指出个大概了——当然我还是建议你优先选择前几种相关知识的来源,毕竟百度人文社科内容的整体质量就是不高、就是不如前几者。

至于第二个问题:


#9

复制粘贴的资料在字数允许的情况下还请一次性发完,另外,以后请先编辑好自己的回复再发出来。


#10

了解


#11

有伸手党嫌疑了。自己google一下如何?不能谷歌你百度也行啊。

要知道,本坛的人不是供你使的检索机器,你这样问题三连是违反论坛礼节的:

四、尊重别人的时间

如果你对某个方面不是很熟悉,找几本书看看再开口,无的放矢只能落个灌水王帽子。在提问题以前,先自己花些时间去搜索 和研究。很有可能同样问题以前已经问过多次,现成的答案随手可及。善用标签 查找

不要以自我为中心,别人为你寻找答案需要消耗时间和资源。对于刚来不久的新人而言,最紧要的事情是利用社区分享的资源学习,学习,再学习!


求马赫诺运动以及安拿其公社的相关批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