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外国同志聊社会主义学说和世界革命现状

原创

#21

这正是我所担心的的一个问题。所以我们更应该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传播马克思主义,帮助更多的人认清真假马列才是当务之急。


#22

中国处于转型区,但是为世界发达资本主义提供的廉价劳动力几乎是其他国家的总和。所以这位同志和我一致认为在中国的革命会深刻的影响世界,尤其是促进欧洲地区革命的发展,在这样一个技术垄断时代,单个国家像苏联那样发展已经不太可能了。


#23

在俄罗斯都有,我这么认为,如果那天真的建立起苏联了,75%是久加懦夫的党,25%是俄毛共。


#24

酒驾懦夫不是叶利钦圈养的反对派吗?集中反对者便于控制的反对党有能力执政了?


#25

目前来看中国革命的主观条件比许多国家落后,没有革命的(马列毛主义的)政党,工人阶级自发斗争也还相对幼稚,这个应该考虑。
中国的廉价劳动力数量确实庞大,不过劳动力比中国更廉价的地区也不少。其实绝大部分第三世界国家的工人阶级都比中国贫困或和中国差不多。


#26

所以俄罗斯可能性不大。。。。相较于意大利和法国来讲。


#27

历史上发生革命的都是在警察专制国家

资产阶级民主国家还没有发生社会主义革命的先例。唯一接近的,是阿连德的过渡尝试,留下了悲剧教训。


#28

我觉得首先要分清楚,现在第三世界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的科技差距越来越大,如果说在第三世界发生革命,科技难免会落后很多,再加之世界上已经没有像苏联那样卖肾援华的国际主义精神。一旦成功,被镇压的可能性会非常大。我记得左翼论坛里有这样一个统计,如果第三世界国家想迅速发展,科技达到1980的美国水准,很可能需要整个非洲作为人口基数,并且不能像苏联那样被卫国战争打断。而且还得自己摸索出完整的工业体系。这放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难以想象的。

所以有很大一部分人认为革命得在中国爆发,一个有出色教育科技水平的国家,以来能给予其他国家支援,二来方便了之后的发展,同时不同于任何一个第三世界国家,中国本身有革命历史和传统。这对任何一个革命者来讲都是巨大的鼓舞。所以相较于其他国家,这个的成功性和发展性要好得多。其次就是我上面转述的那句话。


#29

但是不要忘了中国有一个不要脸的装作资产阶级的政党,其专政能力虽不及美帝,可是现在正如我们所见他的专政能力正在提高。并且由于这40年来的资产阶级反动教育,不要说一般人,就算是工人也可能对资本主义那一套十分信赖。再加上中国缺少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先进的先锋队。这是事情的关键。在没有一个先锋队的情况下,在缺少正确革命指导的情况下,光靠人民自发的暴动与游行是无用的。其能力还不如法国的黄背心运动。同志你光从生产力水平来判断一个国家是否适合革命,这是不准确的德国和苏联的革命或许你可以参考一下。


#30

不论成败,工人阶级自发的经济斗争、工会斗争都既是破除其脑中的资产阶级生硬说教的过程,又是使工人阶级认识到自身力量所在的过程,这是发展的必然。

同时,你说没有一个先锋队,那么我要说,这个问题难道不就是我们要致力解决的吗?
我们都知道,先锋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有一个完整的形成过程。据我了解,必须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思想灌入工人中去,这样才能动员起无产阶级的先进分子,使之成为无产阶级的先锋队。
而我认为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将科学社会主义的思想灌入其中并完成初步的阶级动员,具体来说,一是自己掌握好理论知识,二是形成共产主义小组,三是到工人中去。
更具体的内容,我想弗•伊•列宁同志已经用实践告诉我们了。


#31

谢谢同志提醒。我之前光想着中国无产阶级的不成熟,可是正如你说工人自发的斗争正是无产阶级走向成熟的直接而深刻的途径。不过我们也知道如果缺少一个先锋队是没法完成无产阶级革命的。这是中国无产阶级最根本也是最致命的缺点,真如你说的这是我们急需解决的问题。


#32

我哪里写出了我是唯生产力论者了?
我只是说清楚,在当今社会,最落后的国家科技差距几乎是百年差于欧美。而他们根本不可能像苏联那样在20年内追赶英美。我们中国是唯一有可能提供庇护的。如果阁下只想搞革命,那么托洛茨基主义也许更适合你一些,不去思考怎么巩固发展革命。难道革命了资本家就倒了?革命了资本家们就不管你了?当古巴发生革命时,若不是苏联的庇护(修了的苏联很乐意看到一个倒向自己的国家),古巴根本不可能扛过革命后的10年。
苏俄的胜利也是建立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各大参战国均无力搞大规模的支援。并且还辅以世界各个左翼团体的帮助。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为辅,单个国家搞社会主义放到今天已经行不通了(说的复杂点,就是随着资本主义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差距愈来愈大,各国之间力量的差距已经非常大了,如果没有一个强大国家的支持或者良好的时机,社会主义革命也只会小规模的在世界部分资本主义不发达的地方诞生(比如印度和菲律宾),所以我们要在中国搞革命,无论是经济上还是思想上(历史因素),革命还是有条件的,相比于其他任何一个资本主义国家来讲)。当然这和不断革命论还是有点差距的。


#33

对不起,同志,我没有想很全。我是担心中国能否有这个条件成为世界革命的中心。当然这些疑惑现在想想是不应该的,我只看到了黑暗处,没有看到光明处。只想着现在中国当下的革命条件当然也是错误的。没有想到对于革命的未来,这个接受批评。看来我还差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