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福建泉港碳九泄漏事件的左翼(原创/转发)评论集合


#1

2018年11月8日 激流网

6.97吨碳九泄露,危害会有多大?

11月4日凌晨,福建泉州码头的一艘石化产品运输船发生泄漏,6.97吨碳九产品漏入近海,造成水体污染,也引起了不少关注,有不少当地居民在社交平台上求助。

20181108012931_55265

什么是碳九?

在石油化工中,“碳九”是在石油提炼时获得的一系列含碳数量在9左右的碳氢化合物。它们的沸点相似,难以进一步分离,所以往往就这样混在一起使用。

石油最主要的用途是提炼汽油和柴油,一般而言,汽油成分的含碳量多在5-8之间,而柴油中分子的含碳量则是在10-12居多,所以碳九实际上是沸点夹在汽油和柴油之间的一类物质。如果将其添加在汽油中,燃烧不充分容易产生积炭,反之如果添加到柴油中,又会出现动力不足的情况,所以其用途相对有些尴尬。尽管有些燃油机可以使用碳九,但毕竟远不及汽油机和柴油机那么普及,所以只有寻找其他的一些用途。

但是碳九在加工中有一个重要环节:重整。刚刚从石油中裂解出来的碳九主要是脂肪烃,也就是一些没有苯环的物质。经过重整之后,这些脂肪烃发生芳构化反应,从而得到很多芳烃物质,其中包括异丙苯、甲乙苯、三甲苯等物质。

换句话说,碳九其实有两种,一种为裂解碳九,另一种则是重整碳九,两类物质的成分有很大区别,对环境的危害也不同。目前的公开报道没有明确结论,但到底泄露的是哪一种,是这次污染问题的关键。

如果是裂解碳九,那么长期健康风险不大,经济损失很大

从目前状态判断,本次泄露事件中的碳九是裂解碳九的可能性较大。它是没有经过芳构化重整的原料,其状态与气味均与汽油非常相似。

一旦出现泄露,和汽油或柴油一样,密度较小的裂解碳九也会迅速铺满水面,给清理工作造成很大麻烦。而在事发地,有很多养殖户承包的渔场,因此这些碳九很容易造成水产缺氧从而导致死亡,带来很大的经济损失。

此次泄露的总量还不算大。中国新闻网的报道称,“泉港区已出动船舶100多艘次、人员600多人次,调集近600袋油毡进行吸附回收,碳九泄漏海域清理工作已基本完成。”这个清理指的就是尽可能回收泄露出来的碳九。但这只能算作“基本”完成,剩下残留的少量碳九没有很好的处理办法,只能等待自然降解。所以,要等到此事的后遗症完全消去,尚需一些时日。

首先,碳九的沸点只略高于汽油,挥发性较大,而在清理过程中,存于犄角旮旯中的碳九很难被清除,它们只有靠挥发逸散,由此带来的空气污染也将是持续过程,周边的居民可能会在长达一周的时间里都能闻到明显的气味。

其次,碳九是一种良溶剂,而渔民所用的一些浮子、泡沫乃至渔网,都是由有机物构成,经过浸泡之后,这些设备都会发生腐蚀,而腐蚀之后得到的副产物,也可能会对海洋造成污染。

20181108013043_84061

鱼排上的泡沫浮材被腐蚀 | 中新网陈龙山

最后最关键一点就是对海产品的影响。裂解碳九的毒性相对不大,也没有已知致癌风险,但它毕竟还是污染物。无论是鱼虾还是蟹贝,经过此次污染之后,都会吸收一些有毒有害的成分。而这些物质又不是一般水产养殖会监控的物质,换句话说,如果没有应急预案,它们也许会顺利地通过检测,流入到餐桌上。所以,如何监控受污染区域的水产品品质,将是当地相关部门接下来最重要的难题。倘若无法给出公开透明可信的监控,必将连累更大范围内的海产品。

如果是重整碳九,麻烦可就多了

重整碳九中的芳香烃含量较高,它们的气味较为特殊,有一股令人不悦的芳香味,与汽油明显不同。

芳烃物质的活泼性相对更高,毒性也更高。例如异丙苯作为典型的碳九芳烃,它的分解方式就比脂肪烃更复杂。化工产业中,异丙苯是生产丙酮和苯酚的主要原料,其原因则是它很容易就和过氧化氢发生反应,然后再断裂成自由基。实际上,在有光照的前提下,大多数芳香烃都会很容易发生一些自由基反应,由此形成的副产物异常复杂,而在海洋这样富含氯元素的环境,必然的结果便是会形成一些含氯的芳烃。很多人闻之色变的二噁英,在自然界中其实并不是很难形成,有了苯环和氯,再加上一点阳光或温度,那么得到二噁英只是迟早的事。

20181108013123_21063

异丙苯的球棍模型 | Wikimedia Commons

所以,如果此次污染的元凶是重整芳烃,那么对于当地居民而言,可能将要面对更严峻的后果,处理的难度也会急剧增大。除了以上提到的裂解碳九的各种风险之外,还必须面对更长期的污染。

此次的污染区域主要不是生活饮用水,因此问题集中在水产品上。如果经过最终核实,污染物只是裂解碳九,那么周边居民不必太过惊慌,等过几天之后,生活照旧,依法索赔水产养殖的损失即可。但是如果原料是重整碳九,那么还应当要求当地的相关部门或机构对水质进行检测,尤其是测定氯代芳烃类的物质是否存在超标。如果没有持续的相关检测跟进以及有效的防护与经济补偿,那么可能引发真正的居民人身安全危机。

20181108013226_48610

↑碳九泄露后,福建两盐场停止纳潮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炼油原料在输送时,泄露是高发事故。除了油品本身具有腐蚀性,容易将连接处的密封件溶解之外(即便是法兰片之间耐腐蚀的聚四氟乙烯垫,在烃类的长期浸泡下也会出现溶胀导致机械性能下降),更大的隐患还在于从业人员对于生产责任的漠视态度,故而,此事的根源还在于人祸,值得警惕。

作者:孙亚飞。来源:果壳。责任编辑:邱铭珊

被消失的“福建泉港碳九泄漏”事件

01

化学品泄漏,6.97吨碳九,福建泉港。

这三个关键词,牵动了无数人的心。

这几天,它们多次上了热搜,又多次被撤下。直到今天才有媒体开始报道,“泉港各项大气指标已恢复正常,并持续改善向好。”

20181108074239_54088

11月4号凌晨,一艘福建东港石油化工公司的碳九装船在码头装卸作业时,因为软管老化破损,导致6.97吨碳九泄漏。

整个泉港区域开始弥漫出刺鼻的恶臭味,鱼排因为遇油而下沉,鱼排四周的泡沫腐烂发黑,鱼虾水产大量死亡。

20181108074329_97139

碳九是什么?对人体有什么危害?

碳九属于易燃危险品,对水体、土壤和大气可造成污染;

具有麻醉和刺激作用,吸入、接触高浓度本品蒸汽有麻醉和刺激作用,会引起眼鼻喉和肺刺激,头痛、头晕等中枢神经和上呼吸道刺激症状,长期反复接触可致皮肤脱脂;

同时食用被碳九污染过的动植物海产品,还有中毒、致癌等风险。

微博上一篇来自泉港当地居民的文章《11月4日,泉港碳九泄漏,事情重大,恳请重视》,是这么描述当时的场景的:

“恶臭味无孔不入,瞬间让整个房间里都充满了味道……出去以后,整个楼道乃至这个楼梯间,恶臭扑鼻,快要把我熏晕。老公抓着我的手,说走快点,太臭了。

下楼后,恶臭味持续,我们来到马路见,看到整个空气中都是灰蓝色的烟,有些恐怖……然而,一路走,一路有味道,还到处都是奇怪的烟,让我有些怀疑是不是泉港集体着火了,还烧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整个泉港恶臭无比,气味熏人,空气里还弥漫着灰蓝色的烟。

直到这位网友的父亲从渔场打了电话来,告诉她是碳九泄漏了,她才明白自己闻到的味道,原来不是什么东西烧起来了,而是化学品的气味。

20181108074349_61399

02

肖厝村以海为生,眼见自己的鱼排被毁,水产死的死、逃的逃,很多渔农因为心疼自己的家产,亲自下海去挽救。

照理来说,发生了化学品泄漏这么大的事情,普通居民本不应该被批准进入事发地的。

但当地的居民说,4号当天没有看到上头派人来封锁现场,更没有人来处理受污染的海域。

渔民们在毫无防护的措施下,赤手伸进海水里捞油污、铺吸油垫。

到了5号,几个老人就被送进了医院,“手指肿胀、抽筋、头晕、呕吐”,到了6号,送去医院的患者越来越多。

还有渔民晕倒后跌入海里,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疑似双肺感染。

而根据泉港区环保局4号的通报:

20181108074408_70030

“碳九泄漏海域清理工作已基本完成。”

我们来看看是怎么清理的:

根据专家的说法,利用吸油垫清理油污是非常常见的处理方式,但必须经过专业人士和专业设备处理。

但从当地居民拍摄的这张照片上看来,消防军官似乎没有佩戴任何安全护具。

紧接着,就有消防官兵撑不住了。

20181108074446_58453

今天,泉港区环保局再次通报:

“11月5日凌晨3: 00以来,泉港城区空气自动监测站各项大气指标已恢复正常,并持续改善向好。”

但当地的居民们反映,空气依然刺鼻,海面上依然漂浮着油污。

20181108074509_90257

那这个所谓正常的检测指标怎么来的呢?

4日晚,有村民看到泉港区环保局大楼外有高压水枪喷水。

20181108074525_78520

今天环保局回应:“喷水是为降低扬尘,空气质量检测点也不止环保局大楼一处。”

孰真孰假,我们不得而知。

03

如今,泉港门头依然高挂着“长寿之乡”,媒体依然在报道着“各项大气指标现已恢复正常”,泉港依然上不了热搜第一。

在恶臭无比的环境下,孩子们戴着口罩,依然坚持上课。

只是有的孩子不同程度出现了呕吐等不良反应。

20181108074604_82611

在恶臭无比的环境下,官方依然没有公布泄漏的碳九具体是哪种,以及具体的防护措施,而村民只能依靠猜测去自救。

在恶臭无比的环境下,当地居民依然没有被疏散。

他们只能在刺鼻的气味之下,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家园被毁,看着外面的官方报道“一切已正常”。

但他们没有任何办法,那里是他们生长的地方,那里有他们一辈子的家产。

而早在这次碳九泄漏时间以前,泉港就已经被严重的工业污染所困扰。

炼油厂,火电厂,各种化工企业……曾经的长寿之乡成了癌症之乡,曾经的森林公园成了工业污染之地。

而受到影响的,可能不只是泉港人。

只要泄漏的碳九没有彻底清理干净,空气和海水都是流动的,我们吃下的海鲜,炒菜用的盐,甚至吸入的空气,都有可能是遭受过污染。

不要小瞧连带效应。

工业污染对水质空气的影响是深远而绵长的,甚至世世代代影响着生活在这片土地的每一个人。

今天我们的关注,我们的发声,既是为了泉港人民,更是为了我们自己。

不要让泉港的今天,变成我们的明天;等到人人自危时,为时已晚。

来源:题主说。责任编辑:邱铭珊


#2

官僚主义的必然,控制舆论,让场面看起来欣欣向荣,正是官僚们的拿手好戏。


#3

2018年11月9日 激流网

泉港碳九泄露后,当地官方的两份通报

昨天,《直面》一篇关于泉港碳九泄露的文章,被“火星人”带走了。

为了避免上述“遗憾”的事情再次发生,今天,我们决定谨慎点。

《直面》注意的,11月8日,当地官方有两个通报。再次强调:为避免文章被“带走”,本文不发表任何观点,只罗列两份通报的内容。供众君参考。

第一份是《东港石化碳九泄漏事件环境空气质量通报》;发布单位为福建泉港区环保局

通报称,11月5日凌晨3: 00以来,泉港城区空气自动监测站各项大气指标已恢复正常,并持续改善向好。经泉州市环境监测站应急监测,在东港石化下方向上西村点位,空气中挥发性有机物(VOCs) 含4日17时为0.429 mg/m3, 5日10时为0.0574mg/m3, 6日13时为0.1295mg/m3,7日12时为0.1343 mg/m3 ( 企业厂界标准为不超过4mg/m3)。

第二份是《关于接诊疑似接触碳九泄漏群众治疗情况的通报》;发布单位是泉港区人民政府

注意:这份通报,与环保部门的前述通报都是在8日当天。前后相差时间并不长。

通报说:11月4日以来,泉港区医院陆续接诊来自我区南埔、后龙沿海一带的52名疑似接触碳九泄漏的群众。此类患者的主诉主要为“接触刺激性气体后身体不适”,其主要症状为头晕、恶心、呕吐、咽部不适。泉港区医院立即启动应急预案,按照裂解碳九的治疗方案组成医疗小组,开通绿色通道,方便群众就医,同时增调医疗力量,并根据此类患者的症状及病情轻重程度,分类(门诊治疗或住院留观治疗)予以处理。截止11月8日17时,泉港区医院共接诊此类患者52名,其中门诊就诊42名,住院留观10名。42名门诊就诊患者,经过相关检查及对症处理后,症状改善,门诊随访。10名住院留观患者中,其中一名在事发水域溺水,出现吸入性肺炎,第一时间收住ICU(重症监护病房),经过专家组会诊后,予抗感染等治疗,目前病情平稳,已转入普通病房继续观察治疗。其余9名住院患者中,入院时均有不同程度的头晕、恶心等症状,收治后症状有了明显改善,病情好转。区卫计部门、泉港区医院将密切关注相关患者的病情变化,同时全力积极做好后续治疗。

20181109072931_82389

作者:杨柳。来源:直面传媒。责任编辑:邱铭珊


#4

2018年11月10日 激流网

追问泉港污染事件:为何四天后才公布是裂解碳九?

有村民表示,事故发生后的几天里,并没有人告诉他造成污染的物质有什么危害、该如何防护。

11月4日凌晨3点左右,肖清(化名)被一阵臭气熏醒,他以为电器着火了,赶紧起来查看。家里面没有异样,他又躺回了床上。肖清对异味习以为常。他家住肖厝村——泉州市泉港区南埔镇东北海角上的一个小渔村,不远处有座化工厂,村民说不清是村庄包围着化工厂,还是化工厂包围了村庄,“半夜闻到臭味是常事。”

但这次显然与往常不同。一小时后,父亲喊出的四个字再次把肖清从睡梦中惊醒:渔排沉了。

靠海吃海的人们有两种选择,要么正面搏击凶险的大海,捕鱼为业;要么在安全的海域里搭建网箱,花一两年时间,把两厘米长的鱼苗饲养长大。肖家有70多个网箱,和其他三户人家的网箱连接在一起组成渔排。渔排上铺有木板,人可以走上去向网箱投喂饲料;底下是泡沫,支撑渔排浮在水面上。渔排和网箱里的鱼价值两百万元左右,几乎是肖家的“全部身家”。

肖清事后才知道,这天凌晨,泉港区发生了一起碳九泄漏事件,自己的渔排遭受损坏,正是由于被碳九腐蚀。

福建省生态环境厅11月8日晚间发布的信息称,11月3日16时左右,“天桐1”号油轮靠泊东港石化公司码头;19时20分左右,开始从东港石化码头输油管道进行工业用裂解碳九的装船作业;11月4日0时51分,输油管出现跳管现象;1时13分,东港石化码头作业人员发现装船过程中发生工业用裂解碳九化学品泄漏。

事故真相逐渐浮出水面,但时至今日,仍有几个问题需要进行追问:为何事发第五天才公布泄漏危化品系裂解碳九?为何泄漏碳九多达7吨?此类事件中的受损居民该如何索赔?

为何事发第四天才公布是裂解碳九?

肖清的父亲第一反应是:救渔排。

网箱里的海水浑浊不堪,有的鱼翻起肚子浮在水面上。4日凌晨,睡梦中醒来的肖厝村村民蹚进碳九弥漫的海水里,打捞沉下的渔排。

据《新京报》我们视频报道,为了救渔排,部分渔民出现身体不适住进医院治疗。一名陈姓女子称,她丈夫上渔排去查看鲍鱼死了多少,结果被碳九的气味呛晕,掉到了海里。救上来后,他感到胸闷,一直呕吐,之后被送往泉港区医院,CT报告显示“考虑双肺感染”。

官方通报称,截至11月8日17时,泉港区医院陆续接诊来自南埔镇、后龙镇沿海一带的52名疑似接触碳九泄漏的群众。此类患者的主诉为“接触刺激性气体后身体不适”,其主要症状为头晕、恶心、呕吐、咽部不适。其中门诊就诊42名,留院观察10名。目前,9名患者症状较入院前有明显好转。

碳九是在石油提炼时获得的一系列含碳数量在9左右的碳氢化合物,它的密度较小,沸点略高于汽油,气味与汽油相似,挥发性强,可分为裂解碳九和重整碳九。两类碳九的特性有很大差异。果壳网11日8日上午发布的文章解释,裂解碳九长期健康风险不大,也没有已知致癌风险,而重整碳九的毒性更高,在海洋这样富含氯元素的环境,甚至会产生二噁英。

然而直到11月8日,也就是事故第四天,官方通报中才明确此次泄漏事件中的碳九系裂解碳九。

肖清告诉《财经》记者,事故发生后的几天里,并没有人告诉他造成污染的物质有什么危害、该如何防护,直到11月8日他才听到一位区领导在码头上说,不幸中的万幸,这次是裂解碳九,毒性不像重组碳九那么大。

公众对碳九的认识来自于此次事件。危险化学品种类繁多,如果不是常见的种类,仅仅通过一个名称,即便是化学专家也很难断定它的危害特性。

在肖清看来,如果能够及时掌握泄漏物的危害、相应的防护手段,渔民抢救渔排的行为也就不至于太莽撞,或许受到的身体损害就能少一些。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恩泽称,地方政府应该制定应急机制,协调各部门、制定具体方案和措施,同时应该及时对群众科普泄漏物质的具体成分以及其危害性。

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教授刘建国表示,危险化学品运输,从法规上看基本是完善的,余下的问题主要在技术和操作层面上,比如应急处置是否足够及时、有无预案。类似于交通事故,交通法规是完备的,问题在于发生交通事故后如何处置。但不同的地方在于,长期以来交通事故已经形成了一套成熟的处置办法,但危险化学品泄漏事故就不一样了。

刘建国说,主要问题在于相关部门是否能够及时、全面地掌握事发地点的危险化学品信息。

《财经》记者发现,危化品事故中,因信息不畅所导致的惨剧并非孤例。三年前,天津市滨海新区港务集团瑞海物流危化品堆垛发生火灾,600余名消防官兵赶赴现场救援,救援过程中发生第二次爆炸,造成人员伤亡。实际上,瑞海公司的危险品仓库内存有680.5吨氰化钠,这种物质遇水形成剧毒易燃的氰化氢气体,这也就意味着,水枪不能起到灭火作用。

刘建国建议,危险化学品管理方面可以借鉴国外经验。发达国家和地区建立有完善的数据库,管理部门能够及时掌握事发地点的情况,包括物质种类、危害特性及应急处置办法等,在此基础上,他们可以通过这个物质的性质找到应急预案,派遣相应的专业队伍进行处置。

为何泄漏量多达近7吨?

据11月4日的泉港区环保局通报,此次泄漏共造成6.97吨碳九泄漏,“系其油船连接至码头的软管法兰垫片老化、破损,导致部分油品泄漏”。

法兰垫片用于管道法兰连接中,为两片法兰之间的密封件。有油品海运从业者称,软管法兰垫片老化是常见事故,但并不至于泄漏近7吨化学品。

一位油船轮机长告诉《财经》记者,即便是原油储油轮,如果其输油管的管径为80厘米,垫片厚度也不超过5毫米,而根据此次漏油事故的船型,估计管径约20厘米左右,垫片尺寸厚度应在3毫米左右,根本不可能造成数吨碳九泄漏。装油期间,必须有船员在甲板上进行观察,一旦发现异常就需要启动应急预案。他曾处理过一起大型液压设备油管中法兰垫片脱落导致的泄漏事故,从发现到处置完成几乎没有油品进到海里。而此次泄漏的碳九味道刺鼻,如果有船员正常值班,不可能没有及时发现。

11月8日晚间,官方最新发布的通报将事故原因改成了“跳管”,并进一步公布了碳九泄漏细节:11月4日凌晨0时51分,输油管出现跳管现象;凌晨1时13分,东港石化码头作业人员发现装船过程中发生工业用裂解碳九化学品泄漏。现场工作人员立即采取停泵关阀措施,并委托有资质的单位迅速到码头进行污油回收。凌晨1时23分油品停止泄漏。——泄漏从停止到发生仅维持32分钟。

上述轮机长称,跳管导致的油品泄漏量不同于垫片老化,得按泵的流量和压力来计算。轮船停靠到港口进行装油作业时,一般港方会在轮船周围布上围油栏,以防发生溢油事故发生后油污大面积扩散。如果及时发现,围油栏是可以对跳管造成的油污扩散起到作用的。

如何索赔?

每天,网箱里都有鱼在死亡。肖清不准父亲去卖鱼,“鱼被污染了,这不是害人嘛。”

泄漏事故当天,泉港区农林水局发布了一则紧急通知,要求“即日起暂缓起捕、销售和食用肖厝村海域水产品”。11月8日泉州政府通报称,省海洋与渔业监测中心于4日9时在养殖区抽取3个样品进行初检,根据检测规程需连续两周检测无裂解碳九残留物,方可解除管制。

肖清说,养鱼的周期漫长,一般要两三年,养殖行业是“高投入、低产出”,渔民需要在渔排、鱼苗、饲料上投资上百万,而每年的受益不过十几万元。现在村民最大的诉求就是尽快获得赔偿,“我们全部的家当都在里面,我们拖不起。”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11月6日起,当地政府开始给养殖户发放《养殖户基本情况摸底表》以调查损失情况,但尚未对出海捕鱼户展开损失调查。此前,涉事企业福建东港石油化工实业有限公司曾发布承诺书,表示会配合调查,并承担相关损失赔偿责任。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徐昕认为,泉港碳九泄漏事件中,企业应当履行安全生产的责任,政府相关部门负有监管责任,包括许可是否合法,许可之后是否有效监督等。从民事角度看,受害群众可以要求企业承担侵权损害赔偿。从行政法角度看,如果能够认定政府在允许该企业进入当地的许可并不合法,可以提起行政诉讼。

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法务主任王文勇称,受害群众和企业、单位等可以分别或集体提起环境私益诉讼。被告不一定只是企业,具体要根据企业或者政府在事件形成过程中的责任而定。

王文勇说,目前受害群众维护自己权益最应该做的就是尽量保留多一些的证据,为索赔、维权做好准备。具体包括污染的范围,个人身体或财产受损情况,养殖的动植物受损情况,企业或政府采取的措施、发布的公告等与事件有关的信息。

作者:俞琴。来源:财经杂志。责任编辑:邱铭珊


#5

2018年11月21日 激流网

泉港碳九泄漏事件责任方曾涉嫌向落马官员行贿

作者:王琪。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20181121020526_71898

11月4日凌晨,福建东港石油化工实业有限公司执行碳九装船的“天桐1号”船舶与码头连接软管处发生泄漏,共造成6.97吨碳九化学品泄漏。到今天为止,这个事情已经发生了整整一周的时间。

在公共舆论圈获得短暂的关注之后,大部分公众已经快要遗忘了这件事情,但是泉港人民依然在承受着不该他们承受的代价。

20181121020631_66658

20181121020658_99708

看起来,这次泄漏是一次意外,实际上并不简单。按照当地官方此前公布的事故原因,是油船连接至码头的软管法兰垫片老化、破损。从直观上来说,如果是因为撞船等事故导致的泄漏,还可以说是“意外”,设备老化、破损这种问题,如果定期检查、更换,不是应该最大程度避免的吗?

运输危险化工产品的软管部件居然到了老化、破损的程度而不被发现,足以证明日常的管理的不完善。同时,企业作为责任方,应该最了解碳九的潜在危害和预防。但是涉事的东港石化并没有将碳九对身体、环境的危害予以明确警示,让渔民无法以正确的方式及时止损。

总而言之,这场事故并不是一场意外,而是“人祸”,涉事的东港石化对此难辞其咎。

20181121020728_12492

据了解,福建东港石油化工实业有限公司目前由德和集团独资经营。公司拥有3万吨级(兼靠5万吨)泊位一座,2000吨级(兼靠3000吨)泊位两座,是年设计吞吐量95万吨的液体化工品码头。

通过天眼查可以看出,德和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为林森,注册资本1.68亿元。林森目前担任着泉州市泉港区工商联荣誉会长,在当地企业界有较高的地位。

20181121020800_96770

网上关于林森和德和集团的公开资料非常少。天眼查显示,目前林森名下有17家公司,包括福建德和集团、福建洪口水电有限公司、华源联合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等。

金融客通过资料检索发现,林森在创办德和集团之前,曾经在鞍山铁塔制造总厂泉州分厂担任董事长,时间为2000年。

鞍山铁塔制造总厂泉州分厂全民所有制企业,经营范围为铁塔、紧固件、金属结构、备品备件、机械设备、冶炼铁合金炉料。从这里可以判断,林森在2000年之前,一直是全民所有制企业中的职工和干部。

而德和集团作为林森个人控股的企业,成立于2001年4月18日。刚成立时的名称为德和铁塔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其早期业务与鞍山铁塔制造总厂泉州分厂的业务相重合。此时的林森,仍然担任着国企鞍山铁塔制造总厂泉州分厂的董事长。

20181121021000_67573

在同时经营这两家企业的过程中,德和集团作为林森个人的企业,一步步发展壮大,而鞍山铁塔制造总厂泉州分厂却走向了破产倒闭。目前,鞍山铁塔制造总厂泉州分厂的经营状态显示为吊销、已注销。

20181121021041_91855

在林森的商业版图中,福建洪口水电有限公司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该公司成立于2003年,注册资本为2亿,主要负责建设、管理福建省宁德洪口水电站和其他水电站的开发与运营,原属福建宁德市蕉城区国资委。

金融客通过搜索发现,林森在获取该公司国有股权的过程中,曾经多次向当时的宁德市委书记陈少勇(后担任福建省委常委、秘书长)行贿。陈少勇在福建官场被称为“猪哥勇”(福建方言,意即好色之徒),于2010年被判处无期徒刑。

20181121021104_19888

2005 年 3 月,东港石化作为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在福建省泉州市注册成立,主要股东有福建省国资委控股的福建省石油化学工业公司、福建德和集团、鸿基石化(香港)有限公司,股权占比分别为40%、35%、25%。

2014 年,东港石化股权发生变动。福建省石化工业有限公司和鸿基石化将股份全部转让给了德和集团,德和集团获得了东港石化100%的股权。

20181121021127_80366

东港石化的 2000 吨级码头泊位工程虽于 2011 年投入使用,但一直没有完成环评工作,违法运行了七年。为了让这个项目通过审批,2016年泉州市环保局居然以“备案”代替“环评”,让这个违法项目得以通过。

旧的违法问题没有得到追究,新的违法问题不断出现。天眼查显示,2016年和2017年东港石化曾两次因为违法问题被相关部门处罚。

20181121021213_28873

发生泄露的碳九业务是东港石化今年新获批的业务,但是据当地渔民反映,自从东港石化搬来后,就可能一直存在着碳九泄露的问题,不排除东港石化一直违规进行碳九业务的可能性。

20181121021314_97682

对于这家一直违法违规的化工企业,当地政府为何如此爱护有加、一路绿灯?

据相关传闻,东港化工正在申请破产来逃避巨额赔偿,但该消息未经证实。

20181121021325_64585

2013年上海金山区也曾发生碳九泄露事件。当时,运输方违规采用塑料软管直接对接的方式装卸碳九,船上人员未认真检查,约52.48吨碳九从船体中泄漏至河道。该事件造成金山区及松江区经济损失计人民币488万余元。同时,46名居民因此导致身体不适在医院治疗。该起碳九泄漏事件后,包括货主、船老大、码头老板、船员在内的6名事故责任人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至2年不等。

此次事故的责任人,又应当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

泉州为深夜查记者道歉,对舆论监督本不该草木皆兵

作者:澎湃特约评论员 余寒。来源:澎湃新闻。责任编辑:邱铭珊

20181121023915_16122

今天,泉州市公安局就《财新周刊》女记者在泉港采访遭遇警察进入酒店房间检查一事做出回应。回应称,深夜查房属实,执法人员存在工作方法简单、执法不当行为,造成了不良影响,表示歉意。责成泉港公安分局副局长、山腰派出所所长陈宾阳向市公安局党委作深刻检讨;责令泉港公安分局山腰派出所民警陈华山停职检查。

此次风波要追溯到11月11日。当天深夜11点半,财新女记者周辰在撰写完碳九泄露的报道后,四名穿着警察制服的执法人员突然闯入,对记者身份证和房间进行检查。11月18日,一篇叙述此事经过的《泉州酒店惊魂记》手记刊发,让泉州官方再次站上风口浪尖。

在深夜对手无寸铁的女记者进行突击检查,而且没有出示证明文件,这种执法逻辑本身没有程序正义可言。所以遭致广泛批评外,还被质疑是“精准抓嫖”,构陷记者。泉州警方回应道歉,对主要责任人进行了从检讨到停职的处理,这种及时纠错的态度值得肯定。

不过,需要反思的不只是工作方法简单、执法行为不当,至少还有两点需要澄清或反思。

一则,如果倒追责任的源头,是谁泄漏了女记者的住宿信息?此前,酒店方已否认是自己泄漏,那么谁应该对此负责,应该有个说法;对女记者深夜查房,这种明确违背执法原则的指令,是如何顺利出炉并落地执行?通知警察出警的源头在哪里?

其实,执法人员僭越程序,往往是服务于地方负面舆情管控的“大局”需要。那么在引发舆论反弹后,就要警惕甩锅一线执法人员的做法。如果只是将他们推向前台,而让真正应负责的人躲过追责,如此避重就轻的处理力度,缺少说服力,也不能真正解决问题。

二则,类似“防火防盗防记者”的案例并不新鲜,其背后是排斥媒体监督的思维在作怪。但如果真的从城市形象的大局考虑,就应该意识到,在流动的互联网信息传播环境下,资讯如此发达,一味遮丑,只会适得其反,坦诚面对问题才是正途。

事实上,碳九泄漏事件伤害扩大化,很大程度正是避重就轻的结果——官方通报最初对可能的致害后果只字未提,甚至连泄漏物的名称也未明示。这种意图大事化小的遮掩心态,导致不知情的渔民,未作任何防范措施,甚至贸然下水抢救水产品,以至于中毒入院。

在早期应对处理已经引发舆论声讨的前提下,修复政府形象的方式,本该是承认问题、及时补救,同时开诚布公地接受监督,释放知错就改的善意和诚意。

不过,从记者的遭遇看,道歉前的泉州官方,对外界监督还是持防范心态。比如记者提到,曾遭遇挂执法记录仪的人员跟踪,并被邀请与当地宣传人员见面,在记者婉拒后更是上演深夜查房的“执法”行动。可见碳九泄漏之后,当地并没有吸取足够教训,由此引发二次危机。

其实,对于负面监督,完全没必要草木皆兵。尤其是在发生公共事件后,记者的报道,很大程度上能提供第一手的信源,它能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如果像防范坏人一样防备记者、排斥监督,只会导致各种猜测和阴谋论的泛滥,反而不利于处于地方政府挽回形象。

此次风波无疑是有力警醒,对负有监督之责的媒体和记者,不能把他们当做麻烦的制造者。通过解决监督者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只会让自己陷入新的质疑和诟病。

泉州方面已经道歉,这是尊重媒体监督和公众知情权的必要纠偏。但道歉不是终点,还有必要追问,查房指令如何顺利推出?执法人员为何精确掌握女记者的入住信息?毕竟,监督者实时被监控,也是一种可怕的现实。


#6

2018年11月21日 激流网

除了闯进女记者房间抓嫖,他们还验过女记者的尿

核心提示:警察就是干这个的,哪有背锅一说?

最近,《财新周刊》的记者周辰去采访福建泉州“碳九污染事件”,半夜警察突然闯入查房。记者事后发文称,“没想到电视里酒店抓嫖的一幕会降临到我这个女记者头上。”

女记者被抓嫖,荒唐至极。但这个办法,确实在有些地方成功“对付”了好几个男记者,可以说是他们的传统套路了,并不稀奇。

几年前,另一个周姓女记者的遭遇才是一绝。2014年4月24日,也是一个姓周的女记者,遭遇的警察查房可谓是别出心裁。当晚,浙江苍南县灵溪新区派出所的警察闯入女记者的房间,自称接到举报要查毒,要求女记者现场验尿。在没有女性警官陪同的情况下,女记者被迫在几名男警察的要求下提供了尿样。

20181122023253_74367

那一次,引起轩然大波,公安道歉认错,但地方公安并没有吸取教训,再次闯入女记者的房间。泉州市公安局在舆论的压力下,做出了责成泉港公安分局副局长、山腰派出所所长陈宾阳作深刻检讨,责成山腰派出所民警陈华山停职检查的处理决定。

此消息一出,评价最多的是说警察陈华山等人背锅。记者去采访当地的环境污染问题,即便是监督,监督的是相关企业和环保局之类,但基本与公安局无关。记者采访这个行为本身,也不归公安局管,是当地宣传部门的事,公安却以深夜闯入女记者房间查房这种犯众怒的形式出现在这起备受关注的污染事件中,必然是受人指使。所以,大家认为陈华山背锅是正常的逻辑。

这几年,类似的警察背锅事件并不少。前不久,湖南耒阳一群家长因为孩子的宿舍装修污染很严重集体向当地有关方面反映,结果遭到了当地公安的暴力对待,大家开始批评警察;再往前数,是中国教育报的两名记者去黑龙江甘南县暗访该县一所学校的食堂问题,结果警察来了,把记者给打了。县委书记出面道歉之前,当地两级纪委已经对涉事警察做出了处理,当事派出所的副所长被认定“执法过程中简单粗暴、推打了当事人”,给予行政撤职并严重警告处分,所长被警告,县公安局主管副局长诫勉谈话。

2017年年初,应邀去参加公安部的一个座谈会,发言时我提出过:为什么记者去暗访教育口的问题,最后首先被处分是基层的警察?公安系统真的得好好考虑一下,如何防止一些地方政府滥用警力的问题。

环保领域出了问题,记者来了警察出面;教育口出了问题,记者来了警察出面。记者根本就不是去曝光公安系统的事,但总是公安出来“接待”记者。

以常识判断,地方的公安不会主动出来掺和这些事,必然是受人指使。所以,光处理被指派的警察,不公道,没诚意。泉州甚至福建,应该追查是谁指派当地公安深夜闯入女记者房间的,这么做是为了隐瞒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只有查清楚这些,才算是对媒体对公众有个交代。

希望公安部门主动站出来,告诉大家受谁指派,公安若甘愿总这么被“心怀鬼胎”的问题部门和问题官员利用当枪使,那背锅就活该。

褚朝新

2018年11月21日


#7

2018年11月26日 激流网

闯进女记者的房间“抓嫖”,果然是有见不得人的事想瞒

20181126091346_91258

11月21日,在评论福建泉港化学品泄漏事故中当地警员闯进《财新周刊》女记者周辰的房间一事时,我写过一篇题为《除了闯进女记者房间抓嫖,他们还验过女记者的尿》的文章。

凭经验判断,但凡怕记者调查的,十有八九有猫腻,怕记者发现了什么见不得人的问题。所以,文章里曾有这么一个表达:泉州甚至福建,应该追查是谁指派当地公安深夜闯入女记者房间的,这么做是为了隐瞒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果然,最新的消息显示,企业瞒报了泄漏量。回头看,警察深夜闯进女记者的房间,极可能就是怕暴露当地有些人试图隐瞒的这事。2018年11月25日,泉州官方通报如下:

事故发生后,东港石化公司依据商检机构(第三方)装船储罐前检尺及储罐后检尺对比进行计算,得出的泄漏量为6.97吨。调查发现,东港石化公司一开始就刻意隐瞒事实、恶意串通、伪造证据、瞒报数量,性质十分恶劣

(一)订立攻守同盟。东港石化公司对外报告泄漏量为6.97吨。事发当天,东港石化公司即召开中层以上干部会议,要求对泄漏量进行严格保密、统一口径,以逃避刑事处罚。调查组进驻后,东港石化公司法人代表黄某仁再次召开会议,要求涉事人员严守泄漏量为6.97吨的底线。会后,东港石化公司副总经理雷某华再与船长黄某杰恶意串通,要求对外统一宣称事故原因为法兰垫片老化、破损,泄漏量为6.97吨

(二)精心掩盖,少报32.4吨。经过连日的深入调查发现,东港石化公司最后一次进行裂解碳九装船作业后(10月23-24日),未按照操作规程对罐区至码头的裂解碳九专用管道进行通球作业,11月3日装船前管道处于满管状态,管内物料存余量约32.4吨,没有计入泄漏量

(三)移花接木,少报29.7吨。更深入的调查发现,11月3日,东港石化公司实际往储罐(G-3005罐)装进3车(量约89吨)的裂解碳九物料,但公司在计量单上把其中的一车登记为装入G-1008号罐,又少报29.7吨泄漏量

依据商检机构的报告及调查取证结果,调查组认定,东港石化公司实际泄漏量69.1吨。尽管企业百般掩盖,也采取措施吸回了大部分油污,但泄漏事实客观存在,环境影响与社会影响已经形成

这意味着,实际泄露69.1吨,谎报只泄露了6.97吨,十倍之差。

不知道,这种瞒报对当时处置指挥会造成何种严重的误导,不知道是企业单方瞒报还是和相关官员合伙瞒报。总之,瞒报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前不久,重庆万州发生一起公交车坠江事故,官方通报车上一共是15人。这个数据,我一直有些疑虑。事情发生马上快一个月了,万州一直没有公布这15个人的名单。不公布名单,公众包括媒体也就很难核对究竟有多人在车上。最可疑的是,当地很快就通过运作让媒体都撤了。

有些人会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不会瞒报的。”面对疑虑,当地确实有人就是这么说的。福建泉州此次化学品泄漏事件告诉我们,就是现在这个年代,依然还是会有瞒报。

灾难、事故发生,地方上各种利益群体是不是会瞒报,在当下的大环境里跟是什么年代无关,跟官员近期是不是要提拔、重用或者从远城区拟调到中心城区有关,跟是不是有官员想平安退休有关,跟有关官员是不是在企业里占股份有关,跟当地最近是不是要搞什么大型面子形象工程担心影响喜庆气氛有关,还跟问题太严重或者伤亡人数太大问责要升级有关,还跟事故究竟是意外还是责任事故有关,还跟真的是刑事案件还是安全管理有漏洞有关……

活在当下,不能太过乐观,不能高估他们的道德底线,不能高估他们残存的人性,也不能高估他们守法的意识……有些人,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坏。

福建泉州瞒报事件再次提醒我们,凡不能放开让媒体自由报道的重大事故,都可能存在重大的猫腻。即便媒体无法调查出一个真相,也不要轻信那些害怕媒体在现场采访调查的人说的任何一个字。

在心里,我们可以说不!

福建泉州对污染瞒报事件目前的处置是抓了几个企业的免了几个当官的,同志们,这远远不够啊!

究竟是什么势力指使警察深夜闯到酒店房间去骚扰干扰记者、目的是什么,也该有一个更明确的交代。究竟是企业收买了警察还是有地方官员下指令,不能处分个当事警察就这么完了。不给个清楚的交代,大家完全有理由怀疑还有其他的猫腻。

不是我多疑,实在是有些人、有些群体已经干出来的事很难再让人相信他们了。

褚朝新

2018年11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