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资政策酿成青年住房危机


#1

对求取自立的新世代,资本主义社会无法给予应有的安身之所

铆台 社会主义行动

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请联络cwi.china@gmail.com



根据差饷物业估价署的统计数字,香港楼价和租金连年上涨。香港已连续8年位居全球房价最难负担城市之首。一个家庭需不吃不喝20年才能买得起一套住宅。而初出茅庐的青年投身社会更是苦不堪言,除非放弃置业,否则注定难逃楼奴宿命。但租屋等於受到任由业主慢慢宰割,而且年年加租以至小屋搬更小,形同居无定所。

如今香港一屋难求局面已久,加上学债难填,置业对青年而言不再可能,即使与父母同住已成常态,亦无从保证可以长久安居。对求取自立的新世代,资本主义社会并未给予应有的安身之所,只顾要求他们无条件奉献一切心力与时间,为与日俱增的房租疲於奔命,在有如棺材的蜗居与办公室之间循环往返丶日复一日。在楼价超越疯狂境界之际,新建的住宅则渐次缩小,以至於面积不足二百呎的「纳米楼」应运而生,更出现以地台为建筑面积灌水的「奇则」。

早在2011年,曾荫权曾表示要兴建「青年宿舍」,改善年轻人的居住条件。但是直到去年5月才有第一个项目开工,而且只有80个单位。就算所有项目落成,总共也只有不到3,000个宿位,显然是杯水车薪。每个人租期不得超过5年的规定更是脱离实际。

亲资港府浪费大笔资金和土地修建大白象基建,却无意解决年轻人的住房问题。现时全港有28万宗公屋申请,可政府历年的公屋建成量却少得可怜。更何况林郑政府正打算推行公屋私有化,减少公屋供应。2016-2021五年间政府的公屋每年平均供应预计只有14400间,根本无法满足需要。再加上公屋计分制,若申请人於18岁开始申请公屋,要苦候30年才可入住公屋,使公屋轮候册已有27万户,创下18年来新高。

要想解决青年和所有人的住房问题,我们需要清晰的社会主义纲领。社会主义者主张大量兴建公屋,并取消入息审查,为所有人提供良好的居住条件。同时设立租金管制丶徵收富人税,取消大白象基建,为优质且廉价的公共设施丶服务提供资金。最重要的是,必须挑战这个一心保护大企业和富人利益的威权政府,将银行和大企业民主公营,由基层群众自己规划丶管理社会生产和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