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内斗论”

原创

#1

近期马列之声公开声明不再和莱茵学社继续保持合作关系,从此分道扬镳。这是一件具有标志性的事件,让我们认识到在网络左翼中长期存在的分歧和斗争已经达到了一种必须进行分裂的地步了。在马列之声发布公告后不久,莱茵学社也发布了一份公告,我们也许不是很清楚双方矛盾的过程,但是从这两份公告中我们依旧可以觉察出一些端倪以及使双方达到这种近似决裂地步的主要原因。

马克思主义哲学吧的公告内容(马列之声)


鉴于当前发生的状况和长期以来马克思主义哲学吧和“莱茵学社”在诸问题上的实质上的分歧,我们认为,再继续保持马克思主义哲学吧与“莱茵学社”的合作关系已经不适宜了。

关于这一不再合作的声明已于11月7号告知莱茵方负责人米宁。

今后马克思主义哲学吧与莱茵方不再进行任何合作,我们保留本团体及个人创作的一切文字的著作者权利,不再授予莱茵以任何形式进行发表。同样的,我们也不会再从莱茵那里转载任何文章。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各走各的路,谁也别碍谁,这是对双方都有利的。

我们希望莱茵方放聪明点,关于此事,选一条对自己有利的处置方式。如莱茵方希望借此造势,无中生有、继续造谣污蔑本吧,那本吧将予以一切手段的全面还击。

希望大家站稳立场,辨明真假马克思主义,辨明正道和投机,走好我们的路。

我们先概括一下这份公告的结构和内容,马列之声首先表明了和莱茵学社在各种问题上存在“实质”上的分歧,然而并没有枚举内容。中间部分,马列之声申明了其一切作品不再对莱茵学社授予任何形式的发表权,也表达了对莱茵学社的作品的排斥态度。在后期的结尾内容中,公告表明了要分清真假马克思主义,分清正道和投机,其中示意很明显,涉及到此次事件在路线上的直接分歧。

莱茵学社随后也发布了一段公告,我们来看看他的逻辑和内容。

莱茵学社公告

今日下午,马列之声宣布与学社单方面断交。在此之前,马列之声一直是我们最好的合作单位,很多同志都是首先在马哲学吧接触到共产主义思想,才开始踏入革命道路。面对今天的公告,我们感到十分遗憾。

然而在遗憾之余,我们完全不接受任何无端指控。

1.关于分清真假马克思主义

马列之声指责学社为假马克思主义,这是毫无事实和依据的。学社全体社员为宣传和实践马克思主义付出了很多宝贵的个人时间和心血。有些甚至因为声援遭到了军警宪特的迫害。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下,学社的宣传事业日益壮大,线下工作也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在这种大背景下,相信我们的工作成果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2.关于“调和主义”的帽子

马列之声指责我们袒护西马和托派,这种指责更加的令人发笑;所谓托派,也只是在共产主义建设的问题上与其他派别有不同意见,至于西马,我们一向是取其精华,弃其糟粕,如果我们的这种态度也能被称为“袒护”,“调和主义”,那我们确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最关键的是,学社章程明文规定禁止任何形式的宗派主义,我们不会在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上浪费时间。

3.关于学社的“左派权谋”

马列之声指责学社“擅长左派权谋”,“挖别的团队的墙角”。这种言论我们不清楚来源,但我们只清楚一件事:这是对学社彻头彻尾的诽谤。

学社章程明文规定禁止任何形式的宗派主义,我们要光明正大,不要阴谋诡计。学社对其他左派团体的成员和劳动成果都是充满尊重的。希望马列之声不要听取毫无依据的谎言,理性地看待我们学社的问题。

最后,我们希望马列之声能够早日对今天的行为作出合理的解释,也欢迎马列之声与我们恢复合作关系。左派组织之间的路不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没人可以在反动势力的步步紧逼下独走阳关道;我们的道路都是相通的,目的是一致的;我们要团结和革命,不要分裂和退缩。

莱茵学社从公告的内容和结构上,主要是在反驳几个马列之声对莱茵学社的批判观点。首先是真假马列主义的问题,这个问题很深刻,有很多内容要进行讨论。我们从几个方面可以分析一下,从政治立场来看,莱茵学社是左翼的一个团体,他的成员基础是线上的接触过马列的学生或者是社会人士(其中大部分是学生)。他们曾经发表过各种抨击资产阶级肮脏腐败的文章。但恕我直言,很多内容都是大而空洞,不科学的地方有很多,虽然有一些地方值得肯定,但这仍然掩盖不了莱茵学社在路线和办社方针上的错误和修正主义倾向。

第二个问题比较关键,即莱茵学社搞的是不是调和主义路线。我们知道,马克思主义的发展是在同“左”倾机会主义路线和右倾机会主义路线进行积极的斗争过程中实现其发展的。如果不根除队伍内部的对资产阶级调和、妥协的思想,也就不能对无产阶级的革命事业起到什么积极的作用。莱茵学社公告中表明,马克思主义者与托派的分歧只是在共产主义建设问题上有了不同意见而已,这是公告的定语。托洛茨基主义者是个什么货色呢?如果我们在现实中没接触的话,大概也只是知道这些秉持托洛茨基主义的人是喊着不断暴力革命的狂热左翼吧,然而在网络上我们看到的,一概都是他们对无产阶级革命导师斯大林的污蔑和诋毁,以及主观意志上的高呼斗争和革命,主观意志上的说团结斗争,而实际上搞无政府主义那一套。这些人能对社会主义革命起什么作用呢?我想是破坏性的作用比较大一些。因此,改造利用才是正确的观点,不能改造就应当舍弃,因为这不是内部矛盾,而是敌我矛盾。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在个人那里结出了主观意志向“前”,而实际行动落伍,并且总是肯定自己的恶果(说白了就是自私自利)。接下来对于西马的问题,莱茵的态度是采取扬弃的态度,我认为这是正确的。但是能否做到了这一点,还需要更多的考察。莱茵学社在公告中宣称自己在制度上杜绝了宗派主义,并且认为这是最关键的,应该注意到这种提法,实际上是对他前面两个问题的一种辩护还有保证性的内容。

规避了宗派主义,是否就能让托派的错误主张在社团内部避免其影响呢,我认为这是不成立的因果关系。因为既然同意了托派进来,那么他们的主张在社团内就必然有一定影响,即使没有宗派的出现,但是仍然妨碍社团的建设和道路的规划,这是不可避免的。很遗憾的是,在政治方向上,没有问题是毫无意义的,所以莱茵学社这条公告中的内容是不成立的。

第三条内容,莱茵学社公告表明其跟宗教主义(搞权谋,为保持资产阶级思想的成员做宗派式的辩护,挖其他左翼团体的成员)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并称之为彻头彻尾的诽谤。我们需要记住这一点保证。

最后,莱茵学社在公告中表达道,实际上和马列之声的分歧是内部矛盾,而不是左右矛盾的分歧。我认为这是信口雌黄的讲话,从整个公告里,没有任何的自我批评的因素在里面,针对托派问题的分析,我想已经很鲜明地暴露了他们的调和主义的问题。而且没有任何一点相关的材料佐证和发声,即对托派的改造和斗争活动。相反,一个虚无缥缈的辩护反倒占据了主导地位:我们不搞宗派主义。这个辩护是软弱无力的,它没有抓住整个事件的关键点,是内部矛盾,还是敌我矛盾。鼓吹敌我矛盾只是所谓的认识上问题,无疑是与马列主义的斗争路线相背离的。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斗争路线的成员或者宣传组织,必须要对这种调和主义路线进行彻底的批判和斗争。在一系列“线上”形成的既定事实来看,比如说小资产阶级和反马克思主义思想在他们的社团群里到处都是(不仅是他们的外部群,还有内部群),这些混乱不堪,小资产阶级色彩浓厚的现象表明,很多时候,他们思想与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思想完全是一丘之貉。


马克思主义哲学吧关于终止与“莱茵学社”合作关系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