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路线问题——论与菜田社决裂的必要性

原创

#1

近日,关于莱茵学社方面和马克思主义哲学吧以及VOM方面的断交事件引起了诸多同志和“同志”的互相口诛笔伐,同时也不可避免的勾引出了许多不得不说思想上有着鲜明幼稚病的朋友,他们声称:路线的问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下怎么立刻干起来的问题,针对这种无视革命队伍内部分歧,并且选择性的忽视这种分歧在日后革命活动中可能引发的一系列雪崩式的灾难性后果,这是一种彻彻底底的幼稚病。我这里就暂时不涉及莱茵学社与VOM方面的恩恩怨怨问题,不提莱茵学社纵容甚至培植反对造谣抹黑VOM的左圈小资趣味者在先而最终必然导致如今分道扬镳结局的事情,只是单说“团结怪”们可爱的错误。

这些看似无比革命的朋友们是怎么说的呢?他们说:“都什么时代了,资本主义世界都联合起来了,为什么还要纠结内部路线问题?”“现实社会的斗争那么激烈,不赶紧去投入社会革命的实践,纠结什么路线问题?”“路线问题都是内部问题,都是可以调和的嘛,主要是一致对外”这些论调乍看起来,革命得很,一点错都没有,但其实只需要定眼一看便能发现我们这些团结怪朋友们幼稚的可笑的逻辑了。路线问题是不是重要的问题?我觉得是的,他们说不是,是因为我们这些朋友满脑子都是“实践”都是怎么样迅速的干起来而从来没有想过如果革命队伍缺乏一个统一的、科学的行动纲领所可能引发的灾难性后果。克罗齐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可我们的这些万般革命者们却把历史学到了不知道什么奇怪的地方去,他们选择性的无视了国际共运历史上曾经因为路线问题而导致的一次次重大挫折,从第一国际针对巴枯宁、魏德林、蒲鲁东的斗争到后来针对伯恩施坦、考茨基、孟什维克、托季联盟、布哈林派、张国焘、陈独秀、王明、博古等等错误路线的时候,论战和斗争又是如何的激烈的真实的存在过的?难道在当时不是什么资本主义阵营的空前强大,不是什么反革命势力正在为非作歹的时候么?如若历史上导师们对这些路线的斗争不予理睬,那考茨基以及第二国际针对帝国主义战争的无脑袒护,孟什维克在俄国革命中的左摇右摆,托季布忽视客观条件和客观规律执行错误政策、西班牙内战中的血的教训、张国焘陈独秀等人错误的路线导致的一共遭受的巨大损失,等等以上客观发生过的历史事实,又是应该被如何解决和借鉴的呢?我们这些极其革命的朋友们并不知道,因为在他们眼里是没有这段历史的。

路线问题,是革命队伍内部的根本性问题之一,正如我之前所说:

“他们对于托派理论的反革命实质与蔡特金对所谓卢列矛盾的反驳一概视而不见,空谈什么团结谈什么斯派毛派的“专制”,那我们不得不说,我们的队伍与未来的革命运动,并不想和未来的张国焘、陈独秀、考茨基、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马尔托夫、巴枯宁、王明、博古等反革命急先锋团结,而我们要结成有战斗力的队伍的首要第一步,就是将这些已经被证明错误到极致的谬误左论清除干净。

”如若不在现实的革命运动开始前对已经被证明是错误的路线进行反对,对曾经g运历史上的经验教训做出总结与反思,那么又指望该以什么统一的纲领去指导革命运动呢?难道非要等到千万人因为路线错误流干了鲜血才方知:”哦!我们内部路线上有问题的啊“这是怎么样的一种逻辑呢?这才是资产者所希望的逻辑,这才是真正不明白历史也不懂得现实的逻辑,这更是一种非要四处碰壁才知道反思的幼稚逻辑。一切路线问题,从根本上讲是方法论的问题,是认识的问题,更严重的还有阶级立场的问题,不根除各种队伍内部的谬误,革命运动在一开始就必定会被掐死在萌芽之中

究其团结派所团结的形形色色趣味者,趣味者日常以创论为生的逻辑又是如何的呢?我坚持我之前提到过的看法:

“所谓“左派”大团结,是这段时间左圈(juan)里最流行的话题,形形色色的“左”人都喜欢高举这个旗帜,企图把各派之间的矛盾加以调和而不是去正视这些矛盾的根源,到底是谁对谁错的问题。托派、社民、以及所谓“卢森堡主义”都喜欢扯团结这杆大旗,来说什么要联合起来消灭共同的敌人再说别的事。在某些人看来,马克思主义不是一种真的科学与革命的理论,而是标志自己思想与众不同鹤立鸡群的玩物,而历史上曾被广泛认可的马恩列斯毛就不被他们所喜欢了,因为太普通,太大众化,远远满足不了他们众人皆醉我独醒的高傲心气,他们不顾理论实质上的反革命(托派和社民)和后世反革命所捏造和断章取义的反对列斯毛的理论(比如“卢森堡主义”等等),对他们来说,新潮就完事了,对于这一理论是否正确是否真正革命,那根本不是他们要考虑的事,对他们而言,吹水与装逼便是一切了。不去反思与总结历史上百年社会主义运动存在的问题,一杆子把一切打死,说一切存在过的都已经腐朽不可信任,把革命的希望寄托在这样或那样的创论上,这就是团结派的思想,这就是他们扯虎皮做大旗的实质。”

归结于现实,要不要斗争?我敢肯定的说当然是要的,马列主义的一切现实意义都必须落在现实社会的那些反对现存的荒谬的社会条件的斗争之上,但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更要正视我们的队伍里到底哪些是真正的同志,哪些是披着伪装的趣味者,哪些是行左实右的现行反革命。没有正确的统一纲领,空谈立刻干起来甚至忽视客观的革命条件并不成熟的事实,想着要立刻一键革命,这都是完全彻彻底底的幼稚病,是一定会对革命事业百害而无一利的错误思想。


马克思主义哲学吧关于终止与“莱茵学社”合作关系的声明
#2

我不同意莱茵或者谁跟谁断交属于“革命队伍内部的分歧”。事实上,网络上的这几个qq群、小组,暂时更多起着思潮原子的作用,是理论的人格化。正是因为网络小组目前的特殊性质,才有理由说“不能空谈团结”,因为抑制、消解思想领域的斗争的倾向,其实就是抑制、消解思想扬弃地发展的倾向。这种倾向完全符合“和稀泥”的描述,一方面助长左圈习气,一方面不利于网络小组进一步地发展为地方性组织。
团结还是划清界限,必须明确团结谁、团结的是什么,划出谁、划出的是什么。

有“因为不能坐等遭受重大挫折,所以必须事先解决路线问题”的说法。

这种说法我个人是不同意的。
只有在实践中才有机会真正地对错误的思想进行清理。这是说:一方面,在【具体的】策略、路线问题上,纯粹抽象的讨论的利处是缺少意义的。据我所知,大部分网络小组的大部分成员都不是工人,没有参加过工人运动;另一方面,【关于gm和运动】的,无论是错误还是正确的思想,都只有在gm和运动本身出现的时候才能【完整地】出现,在实际意义上相互斗争、明确。现在需要问的是,我们任何一个小组有充分的工运实践吗?

如上所述,网络小组暂时还没有发展成为政治性的组织。这样的小组之间的论战,直接地是形式的论战,意义因此也是有限的。我的观点是,为了反左圈而脱离莱茵,而不是为了路线问题而脱离莱茵。


#3

真正的问题就在于,莱茵已然是和左圈分子同流合污的粪坑,在这个组织内部奉行形形色色反gm思想的人还少么?
实践中才有机会真正的对错误的思想进行清理,那么我敢问这位朋友,如果一切都是统摄于有了什么实践才有什么样的分歧,才有需要对一些错误路线的清理和矫正,那么历史又是做何种作用的呢?现实就是我此处所说的路线问题,无一例外的都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所已经证明过了的那些谬误,而至于一些更新鲜的比如伪造版卢森堡主义,他们连纲领都没有,自己不知道自己的路线是什么,只知道反列反苏,这种人自然不属于路线问题,因为他们本质上只是左圈里的小资趣味者而已,和我们本来追求的东西就不一样
不要忘了,认识的来源除了直接经验以外,间接经验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而二者绝无谁更重要的说法。我此处所说的一切路线问题,都针对现实中国网左存在的对旧有的反革命理论炒冷饭的事实,至于其他什么尚未被历史证明的路线,我认为除了理论层次的思考以外,日后的运动实践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这是毋庸置疑的


#4

变着法子给菜田主子辩护了,别以为大家看不出来呢

菜田死狗还是闭嘴吧 :hugs: 十天不谢哦


#5

喜欢高喊团结的,恰恰是那些要混入革命队伍的投机分子。


#6

托派西马不属于路线斗争属于什么?斯大林毛泽东是为了反左圈。:smirk:狗贼,说你:horse:呢。


#8

在与本吧与菜田社斗争的关头,我们谢绝任何骑墙和“理中客”的虚伪态度。对待菜田社的畜生们用不着客气,尽管痛骂。我们认为,这种痛骂和讽刺也是我们斗争手段的一部分。

请各位在这个关头认清大是大非,不要发表或者赞成任何为菜田社辩护的言论(包括间接辩护,变相辩护),例如像给二楼言论点赞的行为,就是非常不值得鼓励的。目前点赞的人,都将列入肃反名列。


#9

(帖子被作者删除,如无标记将在 24 小时后自动删除)


#10

手贱,给二楼错点赞,改不回来了。


#11

看到菜田的的声明里关于西马和托派的部分就知道这帮人没得救,有人还想团结这种组织,是打算把自己团结成反革命吗


#12

那些已经被证明是历史上错误的路线——由无数革命烈士的鲜血证明过了的路线,不要再重蹈覆辙了!
最近这些惨痛的教训已经证明了特色对现在的工人学生运动的态度是不留余力的封杀,从媒体上,现实中。打压是必然的,现在是,将来是,但是目前的情况是敌强我弱,现在就干起来不仅幼稚,更是对革命的不负责。分清我们目前的处境,特色已经彻底沦为反动势力了,不应该对特色抱有侥幸心理。我认为,现在左翼媒体把学生工人运动中的同志们的真实身份暴露在公众视野中是对他们的迫害,这样只会让特色更加严密的关注他们(别忘了现在是专制政府统治时期),《1984》和《美丽新世界》里的预言一齐出现在现在的中国,我们应该保存实力,默默的发展身边的工人兄弟们。
若我说的有误,请大家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