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观众:本吧为什么要撤销与“莱茵”(菜田社)的“合作”?

公告
贴吧相关

#1

本文系“付毅行”同志所写,由本人代发论坛。

——告马克思主义哲学吧同志们、共联力量同志们和马列之声读者们一封信


今天发生了一件令我们各位虽感到震惊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就是我们马克思主义哲学吧、马列之声和共产主义者联合力量公开宣布与莱茵学社决裂。也有相当一部分同志不明白其中发生什么,甚至在一切问题都没有弄清楚的情况下就反对我们的决策,在这里,我谨代表马克思主义哲学吧为大家说明几点必要的事。

一、我们与莱茵的关系

我们马克思主义哲学吧秉承无产阶级革命大联合的原则,曾积极支持莱茵学社的活动,并且鼓励同志们积极参与莱茵学社相关杂志的投稿,1918同志、菜包(天拯)同志等人的许多精彩的文章也曾在该学社的杂志上刊登,甚至出了小册子,得到了很多反响。

我们本希望能够借助莱茵这个平台,把我们的观点与看法发表出来,供同志们参考和讨论,扩充大家的理论知识与见闻。但莱茵学社内部的部分别有用心的人却伺机攻击我们,扭曲我们的立场和路线,如他们的前核心成员“葛兰东”,死抱西方马克思主义谬论不放,攻击1918同志针对马克思主义哲学问题的正义,公开污蔑和扭曲马克思主义哲学,以求能光明正大地为同志们搬运修正主义的东西;网名为“月下之崖”的人,不分青红皂白,伙同之前被马克思主义哲学吧吧务专政过的人在其他人数较多的左派QQ群里肆意攻击马克思主义哲学吧,并使用一系列左圈分子常用的词汇和语言侮辱马克思主义哲学吧同志们,还私下勾结托派,疯狂攻击坚持列宁主义的同志们,把我们与特色当局等同起来,攻击我们对反动分子进行专政时趁机搬入资产阶级平等自由的观念,而且此人已经不是第一天歌颂过资产阶级的平等与自由了。而莱茵学社高层却对这些人施以包庇甚至是重用。这些投机分子的目的很明白,他们的反动立场与观点在我们马克思主义哲学吧里遭到吧友们自觉的揭露和批判,却在莱茵学社里大受推崇,甚至担任起某些重要的职位,他们出于小资产阶级的优越感,便特别重视自己的地位,一切原则性的东西都不顾了,能让自己满意的就行,所以他们就能肆无忌惮地攻击我们,而赞颂莱茵学社调和主义路线。

因为这些人在莱茵学社越来越占据主导地位,故我们不能再容忍这样的团队继续与我们建立合作关系了,所以我们在几个月前就取消了与莱茵学社的各种合作,这本身就是已成事实的事,莱茵高层方面也没有什么较为激进的做法。但就在今天,莱茵学社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或许他们也是受到已经占据莱茵高层地位的机会主义分子的支持,把我们版主在论坛一个小帖子楼下对莱茵学社的看法公开发表在QQ空间,还扬言要对我们进行全面彻底的批判。这是公开的挑衅行为,这是在触犯我们的底线,为此,我们决定公开声明,或者应该说重申一个已成事实的事,就是我们马克思主义哲学吧、共产主义者联合力量及马列之声正式与莱茵学社宣布断交!

二、我们的路线和莱茵路线的对立

我们马克思主义哲学吧由此至终都要求在统一的路线与原则下开展对马克思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讨论和学习,以统一的旗帜吸引一切赞同我们路线的同志们紧密团结起来,对于反对这面旗帜的人本就应实施无情的专制,也就是俗话说“自己搞自己的”,但绝非是闭门造车,我们的同志在对时事的讨论中也是表现出积极的一面,甚至还有不少独特的见解,更应该指出的一点是,我们的吧务实际对反动分子已经够仁慈的了,每次封号删帖,我们都经过严谨的讨论才进行的。

但莱茵学社的人却把我们的做法污蔑成“山头主义”,“孤立主义”,那他们是怎么做的呢?在我们看来,莱茵学社跟各高校的所谓马主义社团差不多,只着重“左”的旗号,不分析其中的阶级立场,就盲目拉人,以至于旗下社员立场参差不齐,之前的“涅瓦”、“南原”等人正是如此,他们只顾表面上的团结,鼓吹“斯托合作”、“与西马合作”,把原则视为儿戏,纵容和包庇修正主义分子,任由他们肆意用莱茵学社的名义攻击我们马克思主义哲学吧。

每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必须承认,无产阶级作为一个根本上没有任何集团差别存在(这些存在往往带有无产阶级以外的性质,本质上不属于无产阶级的范畴),能代表其解放方向与根本利益的只能是统一的理论、统一的路线、统一的原则与立场,只有在具体情况下才有所差别,而这些差别本身也仅仅是形式差别,而以此为基础的无产阶级政党本来就不会承认除此以外的一切别的阶级的意识形态左右无产阶级,主动与这些无产阶级以外的因素作斗争,在未形成无产阶级政党的各共产主义小组假若是同样真正为无产阶级革命斗争服务的,就应该毫无疑问地结合成一个整体,并不断地通过斗争驱逐各方存在的非无产阶级因素真正实现无产阶级大联合,不承认这条路线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莱茵学社的人攻击污蔑这条路线是所谓“山头主义”、“孤立主义”,实际上他们已经背叛的无产阶级革命,而通过维护表面团结扼杀成员阶级立场差别的“调和主义”路线巩固他们松散的联盟,以此满足其成员披着革命色彩的小资产阶级虚荣心,在学社里,越是高层的人,虚荣心便越大,小资产阶级狂热便越高涨。

因此,他们往往把自己放在革命形势中极端重要的位置,而要完成这项工作,他们还要夸大革命形势,说什么现在已经到了革命的前夜,无产阶级必须马上行动起来,接着他们通过分散在全国各地的那么几个人想在全国各地建立所谓的“支部”,实行所谓的“革命实践”,并妄图做他们幻想中的“大革命”的领袖。

我们认为,现在虽然资产阶级的统治日益暴露,但这并非真正说明革命的前夜已经到了,因为占统治地位的资产阶级本身在各个领域依然占据着主导地位,而其中反对他们统治的不少派别实际上属于资产阶级的内部派别,目前中国最激烈的内部斗争依旧是关于资本主义道路怎么走的争论,而无产阶级往往在这场争论中无法真正表达自己的声音,反而受各种非无产阶级的声音所左右,这就证明了现今中国无产阶级的自发与松散。我们根据这种实际情况规定了自己的任务,就像当年列宁所做的一样,先用一个平台发出统一的声音号召全国马克思主义者加入我们,把理论与现实的关系真正厘清了,把理论及对理论的运用水平真正提高了,逐步把我们的声音传递给各工农群众,真正掌握群众了,才能实行进一步的革命行动。

莱茵学社把我们的路线污蔑成“经院主义”,他们觉得自己出书,在重要的社会事件发生时公开站队,用QQ公开针砭时事就以为比我们高明得哪里去了,事实上这只是出于小资产阶级的狂热罢了,依靠这种狂热所进行的运动是没有任何前途的。

三、合作期间莱茵学社所暴露的两面派的本质

在合作时期,莱茵学社以加紧合作的名义,暗地里在我们各个QQ群里培植自己的小圈子,暗地挖走部分同志加入他们的反动行列之中,以带有极具欺骗性的“实践行动”鼓动我们部分小资产阶级性未清洗完毕的同志靠近他们,依靠满足他们小资产阶级革命虚荣心来“团结”他们,造成我们流失部分同志,对于我们来说是莫大的损失。

一边对我们施以友好,一边暗地里破坏我们的组织,以上还不止一例。

像我们在上文中提到的纵容成员攻击斯大林,攻击马克思主义哲学吧也是经常性地发生,他们成员自发攻击斯大林,攻击马克思主义哲学吧、攻击共产主义者联合力量的同志们几乎成他们学社的“政治正确”了。

他们甚至毫不保留地出卖马克思主义者的原则和立场,为各种西马派、托派、自由派分子张目,“打倒特色最重要,立场不重要”这种机会主义原则——小资产阶级革命派唯一坚持的原则彻底成为他们的教条。

此现象历来已久,只是未彻底地暴露出来,足以显露这群人两面派的嘴脸。

付毅行
2018.11.07


马克思主义哲学吧关于终止与“莱茵学社”合作关系的声明
#2

我甚至都不知道这个学社……是活跃在资乎专栏里面的那个“莱茵学社”吗?我谷歌搜索只有这一个直接和他们挂钩的结果。


#3

他们的活动范围包括但不限于资乎。这些玩意主要是寄生在马化腾服务器上的网络草履虫。
下面这个确实就是我们最近宣布与之断绝关系的“莱茵学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