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哲学吧关于终止与“莱茵学社”合作关系的声明

公告
左圈
贴吧相关

#1

鉴于当前发生的状况和长期以来马克思主义哲学吧和“莱茵学社”在诸问题上的实质上的分歧,我们认为,再继续保持马克思主义哲学吧与“莱茵学社”的合作关系已经不适宜了。

关于这一不再合作的声明已于11月7号告知莱茵方负责人米宁。

今后马克思主义哲学吧与莱茵方不再进行任何合作,我们保留本团体及个人创作的一切文字的著作者权利,不再授予莱茵以任何形式进行发表。同样的,我们也不会再从莱茵那里转载任何文章。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各走各的路,谁也别碍谁,这是对双方都有利的。

我们希望莱茵方放聪明点,关于此事,选一条对自己有利的处置方式。如莱茵方希望借此造势,无中生有、造谣污蔑本吧,那本吧将予以一切手段的全面还击。

希望大家站稳立场,辨明真假马克思主义,辨明正道和投机,走好我们的路。


马克思主义哲学吧


揭露菜田社嘴脸专辑:

答观众:本吧为什么要撤销与“莱茵”(菜田社)的“合作”?
谈谈路线问题——论与菜田社决裂的必要性
菜田学社的“调和主义实干论”是个什么玩意?
驳“内斗论”
“风评”是个什么东西?——答“文明人士15”的一条建议
驳“东京八十万水军教头”的“哲学的贫困”
菜田血塞又一篇自供“高论”
论左圈攻击本吧的一般套路——以“的吗西亚”的表演为例


习近平:内外受敌的“强人”
“风评”是个什么东西?——答“文明人士15”的一条建议
马列之声EBOOK小组招新贴 兼求书帖
理论学习答疑专贴
关于法西斯主义的几个问题
红岩烈士振聋发聩的八条意见
马列之声EBOOK小组招新贴 兼求书帖
马列之声EBOOK小组招新贴 兼求书帖
10分钟带你入门:新人百科
#2

支持决定!但是希望知道详细信息,之前策划组讽刺莱茵学社有利用左翼热情写书盈利的嫌疑的时候,就已经嗅到不对了!


#3

此次的决裂是因为他们的对与托派等派别暧昧的态度吗?


#5

支持!


#6

很遗憾,希望能给出详实的理由


#7

马哲学小吧已在贴吧告知:已经有同志在着手准备对本事件的简要解释了。
我们莫急,静待马哲学吧官方消息。


#8

转下莱茵学社的通告
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1MjYyMjUzOQ==&mid=2247483938&idx=1&sn=697fa335eca0fff202bcd4305d2256a9&chksm=e9e1a186de96289062b1972c977a974e86bc9cdda87fe7a3a26611695ecd571c78e60eafd2c0&mpshare=1&scene=23&srcid=1107MEpLs8QWAELTwmd4keBD#rd

莱茵学社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吧·马列之声

单宣布与我方断绝合作关系的公告

今日下午,马列之声宣布与学社单方面断交。在此之前,马列之声一直是我们最好的合作单位,很多同志都是首先在马哲学吧接触到共产主义思想,才开始踏入革命道路。面对今天的公告,我们感到十分遗憾。
然而在遗憾之余,我们完全不接受任何无端指控。

1.关于分清真假马克思主义
马列之声指责学社为假马克思主义,这是毫无事实和依据的。学社全体社员为宣传和实践马克思主义付出了很多宝贵的个人时间和心血。有些甚至因为声援遭到了军警宪特的迫害。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下,学社的宣传事业日益壮大,线下工作也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在这种大背景下,相信我们的工作成果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2.关于“调和主义”的帽子
马列之声指责我们袒护西马和托派,这种指责更加的令人发笑;所谓托派,也只是在共产主义建设的问题上与其他派别有不同意见,至于西马,我们一向是取其精华,弃其糟粕,如果我们的这种态度也能被称为“袒护”,“调和主义”,那我们确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最关键的是,学社章程明文规定禁止任何形式的宗派主义,我们不会在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上浪费时间。

3.关于学社的“左派权谋”
马列之声指责学社“擅长左派权谋”,“挖别的团队的墙角”。这种言论我们不清楚来源,但我们只清楚一件事:这是对学社彻头彻尾的诽谤。
学社章程明文规定禁止任何形式的宗派主义,我们要光明正大,不要阴谋诡计。学社对其他左派团体的成员和劳动成果都是充满尊重的。希望马列之声不要听取毫无依据的谎言,理性地看待我们学社的问题。

最后,我们希望马列之声能够早日对今天的行为作出合理的解释,也欢迎马列之声与我们恢复合作关系。左派组织之间的路不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没人可以在反动势力的步步紧逼下独走阳关道;我们的道路都是相通的,目的是一致的;我们要团结和革命,不要分裂和退缩。任何时候,只要马列之声愿意恢复与我们中断的合作,我们都将一如既往地欢迎这种合作。我们真诚地希望马列之声能够合理地看待这件事,理性地解决这件事,妥善地处理这件事。

致以同志的敬礼。

好了,这下连简要解释都可以不用了。就这还不调和主义啊?


#9

西马也有“精华”,托派也“不过是”……

不冤啊,不冤。


#10

这篇声明就像傻逼一样的,傻逼们先把自己圈养的托派和西马狗们放出来溜溜吧,把菜田长期以来有组织的对于本吧的造谣和攻击都放出来看看吧。一面高喊团结,一面替西马托派张目,排挤其他团体,是骡是马,还不清楚?

找谁合作也别找菜田这种流氓地痞组织,专门玩弄两面三刀手法,背后捅你刀子。傻逼们看不惯就早点承认嘛,就早点结束关系嘛。你这样像个弱智一样,碍于所谓“破社”影响,又舍不得破裂后再也不能从我们这里替你们榨取“剩余价值”,所以只好当面吹嘘一通,背后继续组织人马鼓捣破键盘“批判”你。简直是精分的可笑。

既然你们菜田的人不愿结束你们的花招,那就让我们先来结束嘛。和傻逼我们是呆不下去的,何况是一个天天在背后骂你的傻逼。

对于菜田长期以来对反马克思主义哲学吧势力的纵容和培植,小傻逼们的“声明”可是一个字都不敢提呢 笑死


#11

莱茵这篇声明水平也太差了


#12

某社的声明真的是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未免也太敷衍了吧,如果真想解释什么,我们倒是很愿意听听,只是这篇声明……
“所谓托派,也只是在共产主义建设的问题上与其他派别有不同意见”
哎呀呀,看样子当年把托先知驱逐,斯大林真的是犯了相当大的错误呢,毕竟这样一来,苏联就损失了一个“建设共产主义”的大将呢,“所谓托派”,何为所谓呢,还是说其实托派不存在,是我们捏造出来的一个假想敌?用来转移矛盾的?这种调和的论调,难道不是抹杀了对与错,用“每个人都有不同观点”这样看似和善的话语来转移矛盾吗,说得简单一些,没关系,让托派和西马去宣传吧,没什么大不了的,让他们尽情地高喊“马恩列托”吧!让西马斥责“列宁和斯大林还有毛泽东都是暴君”吧!
说这种指责令人发笑?
抱歉,我实在不知道哪里好笑了,那些想把马克思和孔家儒道结合起来的人,也声称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看样子某社也可以借用一下孔家店的名号嘛
这种所谓的“非宗派”原则,事实上不就是宗派原则吗,从头到尾不都是在向着西马和托派讲话吗。
亦或是……其实某社就是托派和西马?


#13

哎唷 您还遗憾呢 你既不了解菜田,也不了解我们,看到两派解除关系了,就只好无关痛痒地咩一句“真遗憾”。你遗谁的憾呢

从此以后,菜田社的那群上蹿下跳叫嚣”超派别“分子们没了我们的支持,不能拿别人的平台当垫背当靠山了,自然遗憾啊。投机把戏玩不成了,不遗憾不行啊

菜田社是没有头脑的,它没有它的灵魂,没有他们的主张,没有他们的思想,他们的一切东西、一切词句都是靠剽窃、抄袭加拼凑、修改其他各派尤其是马克思主义的东西杂拌而成的。是挂在他们那干枯的尸体上的用以过街示众、吸引投机者的可笑招摇物。他们就把这通叫嚣什么”只要反政府就可以联合“的废物打扮成”马克思主义“的模样。菜田社不就是靠从这里,从那里,从四处搜罗几个自诩”非派别“”超派别“的左圈混子,把各派淘汰的垃圾当作宝贝,绞尽他们那个官僚管理层的可怜的脑汁,把垃圾们堆放在一起,最后胡乱拼凑出来的”垃圾人渣大展览“吗?菜田社不就是靠玩弄拉拢+拍马屁加排挤+勾结的小学生把戏发展起来的吗?

可怜的小学生们正在寄生在马化腾的服务器上,在自己的”超派别“的小圈子里自嗨呢,就是这样一群蠢驴,还有脸自称”真正的共产主义者“,自称”已经拯救了自己“”超越了你们“云云


驳“东京八十万水军教头”的“哲学的贫困”
#14

感觉像圈人。。话说,两人好像就能组建党小组了,但是作为党员,其中一个特征就是有组织、有领导,为的就是人多力量大。不然就是断线的风筝,自称党员还不如说自己是个研究马列毛的学者/民科。


#15

看了你的话,建议先阅读推荐书单。


#16

而且还要广泛了解社会上的热点事件,不是想让你知道的那些。


#17

我也想知道论坛要以现有的党员为基础展开活动,还是说这个论坛的骨干打算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再建立一个新的政党?


#18

论坛里对如今这个所谓的“中共”的揭露和批判已经不少了,我们也自然不可能根据某个人是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资产阶级政党的一份子来判断这个人到底能不能参与到我们的事业中来。当然,那就更谈不上以现有的特色党员为基础了。

至于“论坛的骨干打算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再建立一个新的政党”,我个人的愿望确实就是这样。如今的“中共”可以说是全面资产阶级化了,寄希望于打进这个党实施内部改造、在内部扭转它的性质在我看来实属胡扯。中国无产阶级和共产主义者在未来迟早要拥有自己独立的政党,而不是把自己的运动和组织的运转托付给自己的阶级敌人。


#19

哲学的贫困 —— 由马克思主义哲学吧近日对莱茵的行动探讨 当今 Chinese leftists 的问题

—— 引言 : 这是一篇失败的地摊文,因为我将看到 : 我所批判的, 在他们接下来的对此文的 批判 中再次出现 ( 历史给人们唯一的教训,就是人们从来没有记住这些教训 —— 恩格斯 )

对中国的 leftists 而言,最近可谓是一段暗流涌动与狂风骤雨高度统一的时期。在内部,先是有马哲吧单方面宣布了其与菜田的分裂行为,接着,菜田的组织人米宁同志又被节制。本来在新时代成长起来的 逆臣贼子 就已经天理不容,近日这两茬无疑是在雪上加霜。在这种环境下,每一个对自己未来迫切关注的无产者,每一名对人类命运有普遍关怀的身为无产阶级的战士,每一名具有社会责任的 left 青年,每一根具有

Marxism 思辨精神的苇草,都或多或少应该想到在当今低潮连 连 的 情 况 下 ,自 己 作 为 过 去 的 ,现 在 的 ,未 来 的 working class 该何去何从,我们又应该肩负怎样的历史责任?而这一切存在的存在,又能引发什么样的思考?如何以这种建立在 Marxism 上的哲思,汇聚成群众智慧,成为未来红旗方向的信标?

分裂已经成为事实,马哲吧对菜田也采取了强大的攻势,无数条 来信 回帖 成为了一道道震耳欲聋的霹雳, 直击 菜田匪帮的心脏。究其缘由,也脱离不了以 调和主义 ”“ 斯托之争 ”“ 西马 诸如此类的字眼,这类可以在中国,在世界 leftists 内千炒

万炒咋炒也炒不熟炒不厌的腐烂的回了不知道多少次锅的回锅肉,炒到现在依然稀里糊涂。我本人为了避免像之前出现的各路批斗莱茵的各路神仙先锋呢样,用如此言简意赅,短小精悍,体现超出一般中国人的逻辑思维缜密而跳跃活幺的的 诛心之论,取得了对菜田匪帮的全面胜利 就在这里尽可能多而详尽的啰嗦赘述一些东西。从一个浅尝马列的学生的身份,谈谈这 乾坤万年炒 的回锅肉。

一,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丧失

首先窃认为,根本不存在所谓派系,也不存在强加的 斯托 强烈二分,因此, 调和主义 斯托之争 问题也成了无稽之谈。马克思主义提供的不是教条,更不是信条,是方法。因此,不能把方法论之争辩地像宗教内部各教派之争呢样非要搞出一个 异端 然后处以极刑 ( 至于为什么称作 教派 ,我过后再谈 ) , 基于辩证历史唯物主义, M a r x i s m 本身是辩证发展的,是要求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马克思总结出一条社会进步的普遍真理 —— 阶级斗争,之后他为西欧工人提出了具体的适合的方法 论指导 ( 包括薛大佐所津津乐道的 英国式议会斗争 ”)

可是,有人却忘记了 阶级斗争的辩证含义 ,将马克思的具体方法论上升为普遍真理,想用它来指导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实践运动,更可笑地是,他们还想用来指导还未步入资本主义社会的,中国,这个国家的尚未被社会化大工业生产锻炼的被压迫阶级斗争,这种形而上学让我想再送 4 个字 不行退学 ”(

种形而上学在薛大佐身上体现地更甚充分他甚至想用马克思曾可能有的对英国议会斗争的可能的肯定 这一特殊性代替武装斗争的普遍性,从而为他的考茨基主义辩护)

由此,为了真正地深切变革社会,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韚掵者秉持矛盾分析法,对主次矛盾做了各自具体的分析,在半殖民地半封建中国,无力的民族资产阶级妥协软弱,同时封建土地所有制大量残余和各帝国主义在中国寻找军阀割据代理统治的情况下,李德胜同志为中国韚掵者指明了中国阶级斗争的可行之法 —— 利用封建土地所有制和帝国主义对农民的压迫,与军阀割据状况,走工农武装割据道路,建立工农联盟并以其为主体,完成资产阶级不能完成的新民主主义韚掵,从而下一步完成社荟主义韚掵。《东方红》的歌声已经证明了这不是 修正 ,接下来的建设,也证明了 农业社会主义 是个筐, 社会主义真的就在这片土地上实现过。并且毛主义在今日的有着同样亚细亚社会,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形态历史的印度, 燎原成曙光。

在这里不得不补充一句,毛的实践和新时代的相比,估计大家都很清楚孰是孰非。毛教导群众千万莫忘接机都挣,而新时代以稳定,民族复兴为第一要义。接机都挣,才是韚掵的辩证发展的马克思主义方法论核心。

所以,我们再把目光投回半年前的苏联,和那对相爱相杀老冤家斯托。当时,苏联不仅有过罕见的饥荒,连年的战争破坏,

还有盘踞在社会主义祖国的虎狼高尔察克和各国傀儡军。再看西欧,工人运动屡屡受挫,苏联孤立无援,如果不先站住脚跟,巩固这个新生的唯一的社会主义政权,让难得的火苗继续燃烧,何谈之后的援助世界韚掵?斯大林此时提出 一国建成社会主义 ”, 似乎是对世界革命和革命建设辩证统一的否定割裂,但是这是历史唯物的。而且,之后的共产国际以及中国西路军可以证明斯大林主义没有否定世界革命的路线。苏联之后的建设也举世瞩目,适应了世界的形式。而当时的托洛茨基主义,窃以为左倾了一些,自己的 gm 政权都还没有建立就要去 不断革命 ,并且,在当时斯大林主义的语境里,一国不能建成社会主义似乎是一种对革命建设的割裂,相比务实的斯大林而言,显得有点不切实际。但在斯大林主义弊端暴露的今天, 官僚集团与工人阶级以及工人先锋队的脱离,以及大不同于当初的形式 信息、商贸、交通在全球不断缩小无产者的距离, 国界淡化,全世界无产者已经受了锻炼,走向联合,封建的生产关系也基本退出了历史,无力挣扎垂死的资本主义正在把整个人类世界往地狱里带 让托的生机愈发体现,第四国际的发展证明了这一点。我们还是可以看到,这仍然是基于阶级斗争基础上对不同情况做出的不同方法论,都具有辩证历史的特点,各自以各自的时空作为转移,同样坚持了列宁导师的三条指示(包括坚持无产阶级专政)。所以,窃以为,托相比于那些否定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伯考薛刁之论而言,他们

才是 第二国际不该团结的投机分子 ,对革命的阉割才是对唯物主义的阉割,而斯托本无实质二分。(有人或许会批评斯托的品行,这个稍后再谈。而斯大林对托洛茨基的驱逐,是一种无产阶级掌握国家机器后受到国家机器的影响的体现吧)。(还有人会实用主义地搬出列宁导师的某些话 指责托洛茨基 ,实证主义地寻找 一国能不能建成社会主义 ,对于这种实用主义, 我觉得本朝的大人已经在纪念鹿克思诞辰 200 周年大会上用一段马克思关于 中华共和国 的描述来重振 民族自信 时完美地表现了。只言片语,断章取义,不结合当时的历史,去给一个人说的话,去给一个人定性。何况,这还只是几句话而已, 你们就真的把它当成了颠扑不破的真理!)斯托历史所遗留的问题,不过是在历史背景下由经济政治文化等综合历史合力影响下的产物,而他们本人,一个坚持了历史唯物主义,运用了国家机器与官僚的作用,另一个坚持了辩证唯物主义,对共产主义和国际主义语境下的世界韚掵,有超出时代的理解,窃以为会在历史的辩证法中,在革命的实践、在旧国家的打碎和新国家的消亡中消亡。

二,批判和批判的武器的关系

还有一点,就是关于西马的问题,鄙人未读过西马著作, 只是浅尝理论和人物关系,所以我不会谈什么西马理论,我只想从毛泽东的认识论出发,谈谈关于 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认

以及马哲吧关于这一问题的 认识

认识在实践中发展,经过量变与质变从感性的、表面的、具体的、发展到;理性的、全面的、抽象的。主席的教导通俗易懂, 却仍然没有进入人们的脑子中,更别指望能从他们的嘴里飞出。 Vom 的人 认识到了 ”“ 西马头子葛兰东 管理 ,并借此职责菜田的 暧昧 。窃在此发问:你们知不知道他在哪个群当管理?是外围群?还是读者群?还是我们这些读者姑且都接触不到,何况你们这些根本不关事的 外人 能知道的内群?什么? 难道你们在内群?对菜田一目了然?一个 你们嘴里的吹水群 管理员的设置,与菜田立场又有什么必然联系?既然你们不在菜田内群,连基本的实践的直接认识都没有,还拿着道听途说的 全面的,抽象的认识 津津乐道什么?你们的认识不说有质的飞跃了,有量的积累吗?比如抛开单方面的宣传与小市民的含糊其辞中的恶意攻击,去看一看菜田的公众号?或者看看

《局势与任务》以及在外围群有所 旁观 之后,再做一些定性的结论。窃以为,真正读过这本书的人没理解什么叫 斗争中团结,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摸过这本书的没读过这本书,听过这本书的没摸过这本书,既然如此,在此听都没听过这本书的人,又有何资格谈 菜田对西马的态度 ?毛主席千强调万强调实践调查的作用,敢问马哲吧里几位老爷真的了解过菜田?不了解的又有几个调查过?仅仅凭吧务上层对它的宣传,这种唯心主义认识者传递的唯心主义官僚主义间接认识的一面之词

就能让吧友们获得全面的认识?在下也是佩服。我讲的这些, 或许在你们呢里也成了唯心主义认识论。但是吧友们自己看看吧里的回复,究竟谁才是唯心主义的认识者?不如让我和我的筒子们联名推举这些官僚主义者当大官你们看咋样?

西马问题在马哲吧的存在,不是以对西马的批判作为存在的目的,反之,他们对待西马的手段 ( 不仅限于西马 ) 才是值得斟酌的。

在分析开始之前,不得不提醒一句以下问题通过西马问题体现出来的,仅仅是冰山一角。

就马哲吧高层而言 ( 原谅我不得不用 高层 这个词 ) 我们先从他们的学术建设上看。他们花费大量时间整理了大量材料供这些天天 吹水的群众 查阅,敦促他们读书,这是一件宣鼓工作上做的好的地方。可是我需要再次抱歉了,因为以我本人的能力,已经无法认清楚学术和另一个与之成辩证关系的事物的二分。呢就是吧内的政治建设。在我看来,后者已经渗透到了吧内学术方方面面,促成了这独特的学术氛围,并通过这种氛围使得自身得以巩固。我这不及天空之皓月的流萤之光仅仅只能照亮呢一清晰的二分 —— 官僚与群众。

第一点,众所周知,马哲吧立场站斯反托,可供接触的材料基本上是斯毛原著,托的书基本别想,除了长书单中某几本 批判托洛茨基 ,这个吧内公敌头子的原著,几乎无所寻觅。呢么问题来了。

很难想象一个反托吧,居然连批判的对象托主义都没有挂出来。就好比我们在旧社会评头品足。闹半天,根本就没一个 长脚妇供人们评品。在这个时候,就有专家跳出来啦!开始对着空气评论起来啦!好像前面真的有一个妇女一样,专家们说 这里长得不行,呢里也长得不俊! 然后旁边的看热闹群众连连称赞!嗯!专家全面高明的点评是!

这样的影响,就是群众以 官宣斯毛 为马克思主义的一切转移。因为这么低级的 批判 之后,自身 正统地位 的巩固是随之而来的,这样子,即便吧内的正统是正统斯毛,群众也只能从矛盾的特殊性 ( 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里的斯大林毛泽东主张 )

get 一个事物,一套理论。而且在官宣的作用下,群众很容易自发地将这一特殊性主观地上升为普遍性,将斯毛的主张当作普遍适用于一切的客观真理。这样子一来,栽跟头是难免的, 因为这潜在的教条主义,已经阻碍了 marxism 普遍真理为群众辩证认识认识以及它本身辩证发展的过程。

第二点,吧内有 积极的学术诱导 ,这体现在 斯毛 对事物解读的垄断 ( 上一点做过分析 ) 以及吧内对斯毛解释权的垄断上。吧务积极进行解读,对斯毛言论非常宽松。这很好,但也很片面,因为吧内对于非斯毛言论的打压,以及某些 看起来像西马的马恩原话 也会受到相似的待遇。这种诱导带有非实践性和对辩证发展的阉割,想隔绝一切相异于斯毛的言论,来诱导群众真正了解斯毛的主张。但是,如果没有论战时的批判,

没有坚持辩证发展的过程,让人们在学习的实践中批判糟粕, 怎么取其精华?怎么能建立起自己的世界观?这种诱导方式侧重于间接经验,忽视了直接经验和实践。好比说,如果有西经小鬼告诉某人 价格决定价值 ”“ 利润来自资本家的节欲 ,而他之前一直单方面接受马克思的主张 价值决定价格 ”“ 利润来自剩余价值 ,却没有接受批判的马克思主义批判的主张。他会不会陷入这种庸俗的经济学解释之中?很显然,通过非实践非批判方式建立的理论,可能会被它本身批判的对象所 推翻 。马哲吧这种像教会垄断圣经解读,两个凡是的盗版政策,是一种对 批判的武器 的侮辱,更是对 批判 的侮辱。

首先, 虽然吧规没有禁止看托洛茨基、卢森堡、普高列诺夫、葛兰西这些人的书,但是全吧上下已经形成一种自觉的 不准看 的风气,前几天我的几位筒子就饱受吧友们在空间,贴吧对他们几个的围攻之苦。以上所提的书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禁书。 因为你是马克思主义者! 这是什么逻辑?因为对异见者有异见就不能看异见者的书?就不能与一切形式的异己接触?呢么扩大一点,是不是一个 socialist 因为反对 capitalism 就不能看关于 capitalism 的书?甚至要断绝一切与它的接触?叫看一眼 capitalism 社会的人事物后也会因此有 原罪? 马克思批判安娜祺和社民,呢是不是打死他都不能让他看安娜祺和社民的书?不能与安娜祺和社民接触?呢么马克思不能做这些?他怎么了解他们和他们的理论?不了解他们又怎

么去批判他们呢? ( 这个现象的本质在前一点已经提过了 ) 对批判对象的设法阻隔,是对实践的阉割,也是对批判的阉割, 是对闭门造车的肯定。

然后,再次回到批判托的问题,前段时间我还看到吧内有人专门发 批托 的帖子。还行,手段升级了,评头品足至少还知道要把 有头有足 长脚妇 请来了。点进去一看,真是让人惊喜,无非就是一些托本人的 黑历史 ,和对他的品行的攻击,甚至还有当前很 摩登 的制作恶俗吹肥皂泡表情包的方式侮辱他这个人。批判的对象 ( 这里姑且还用 批判 两个字,而不是 人身攻击 ”) 从来都没有上升到他的主义和他的历史作用。有个别吧友还算进步了一点,知道拿出 小资产阶级韚掵狂热 这样的字眼。

我举几个各位很厌恶的例子,在推特,某度,某吧,某信上,经常有自由派小鬼和资本主义辩护士敌对马列主义。他们会说 马克思穷酸秀才看啥都不顺眼,一天到晚就知道批判社会 列宁梅毒佬! 斯大林毛 是杀人屠夫! 诸如此类 似是而非的事实 ,妄想通过对导师的个人性格品行,将导师人身攻击到人格全毁,形象全无。但我就这么说 : 你们用这些把他们这几 个人,这几个个体 打倒了 ,但是他们的主义呢?你打倒了他们的 Marxism 了吗?你们让他们在历史上的作用瞬间蒸发了吗?这个时候,他们便理屈词穷,不是把我屏蔽就是继续骂人狡辩。这正是他们的无力所在!永远想用否定一个人形象的方

式,来否定他的主义和他的作用,但请问你们用一套更科学的理论推翻了马列主义了吗。没有。请问他们抹杀了导师在历史上对无产阶级解放的作用了吗?也没有。所以这些人类文明长期发展中出现的最恶毒的语言,和猪哼哼有什么区别呢? ( 腐儒们攻击秦始皇残暴阴险,一看到他统一中国的事实便泄了气。 )

同样的,马哲吧的有些人用对托的人身攻击来 批判托主义? 呢么,请允许我送给你们一个牛头不对马嘴的致命三段式

‌“ 批判的对象是托主义

‌“ 马哲吧攻击的是托洛茨基这个人

‌“ 所以马哲吧对托的攻击既不成为对托主义的批判,更不成为一种叫做批判的东西,而是一种打嘴仗式的人身攻击 ”( 好吧, 其实是四段式 )

最后一点, 强有力的调控 即大范围的删帖封号,这一点其实已经是政治建设了。但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些喜欢给实干韚掵者扣 虚拟国 帽子的老爷们,居然当之无愧地把这顶自己头上的帽子让度给我们,于是乎,这顶 作为商品 的帽子, 在马哲吧这里,既实现了其价值,也实现了其 使用价值 。更好玩的是, 舞铲阶级专政 经常成为这种单方面 商品交换 的合法遮羞布和护身符。呢么,回答一个问题。

什么事无惨接机转正?

列宁早就讲过,转正和敏珠都是有阶级性的,而且是辩证统一的。在统治阶级内部敏珠,对被压迫接机转正。

骂咧之声疯狂删除关于对莱茵的一切 辩解,澄清,甚至询问 ,垄断对此事的解释权,妄图给所有人强加他们的一面之词。的确,我看到了专制,但是敏珠呢?马哲吧的老爷们有询问过吧里的筒子吗?筒子们之前了解内幕吗?了解莱茵吗?调查过吗?不说了看过,听过,摸过《局势与任务》吗?还敏珠呢? 一帮群体无意识的泛左不知道自己 gm 干什么就被老爷们带节奏一口一个支持一口一个批判 ( 其实就是恶毒的人身攻击 )

哦!不对,怎么不民主?马哲吧的官老爷们做了主,怎么能叫不敏珠呢?既然是统治阶级内部的民主,呢民主就不属于无产阶级喽。

你们的舞铲阶级专政,既没有体现无产阶级内的民主原则,也没有体现对真正的资产阶级的专政,反倒是对 异教徒无产阶级 的专政比资产阶级还要厉害。 ( 相比于异教徒,谁会更害怕异端?天主教教皇为什么害怕路德教甚于伊斯兰? ) 这只是一种统治阶级对自身利益特权的维护,而且这个统治阶级还是一群网络世界虚拟官僚而已,他们已经用实践证明了他们所谓的对 无产阶级的民主代表 。所以,究竟是专政还是专制,一目了然。 ( 欢迎各位批判我虚伪的小资民主 )

一面捍卫着 正统 ,一面连自己做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拿出 布尔乔亚 ”“ 幼稚病 ”“ 无惨接机专整 ”“ 辩证否定 这样么样的高大上

的但自己压根就不知道啥意思的学术词汇堆砌学术壁垒。你们装给谁看呢?还真以为自己掌控国家机器了?

在这一段总结之前,我们看会这一段的大标题,呢么, 一个有待明了的问题,就是关于批判与批判的武器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和马哲吧对托洛茨基的批判息息相关。

马克思主义一开始是作为一种批判而存在的,它一开始并不是一种新的思想,而是建立在批判旧有理论的基础之上扬起不合理发展起来的一套理论化科学化系统化的并公开宣称为无产阶级服务世界观。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经典著作《神圣家族,或对批判的批判所做的批判。驳布鲁诺 · 鲍威尔及其伙伴》 就是建立在对青年黑格尔派的哲学批判之上,《德意志意识形态 —— 对费尔巴哈、布 鲍威尔和施蒂纳所代表的现代德国哲学 以及各式各样先知所代表的德国社会主义的批判》和《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最经典的马哲十一条)则是建立在对路德维希 · 费尔巴哈的形而上学的唯物主义的批判之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经典著作,《 1844 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是建立在对亚当 · 斯密的《过敏财富及其性质的研究》的解读和批判上。

《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则是建立在对亚当 · 斯密、大卫 · 李 嘉图及其之前的资产阶级古典经济学进行了批判等等,总而言之,一句话,马克思主义是建立在批判上的思想体系。 ( 这一段文字引用自《局势与任务》 )

有人或许会问 : 既然是建立在批判基础上的,呢为什么能

够成为一套系统科学的理论?

首先,批判不是单纯的攻击一个对象 ( 主义 ) ,批判,肯定批判的对象的辩证作用和意义指出并扬起其不合理因素。如何分辨开合理的和不合理的因素呢?这就需要主客观进行统一,换句话说,就是毛主席实践认识论所认可,后来还在 各大会议 上反复强调的实践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因此,旧的理论,主义,作为曾经存在的社会意识,经过发展到现有的社会的客观存在的检验后,其不合理因素被扬弃,其符合现有存在的因素被吸收发展。虽然,批判的过程体现出了矛盾的尖锐 ( 这同时也是批判的原因 ) ,但是,这个矛盾始终是在对立统一中发展的。举个例子。恩格斯在《国民经济》中道 可是 , 难道说亚当 . 斯密的体系不是一个进步吗 ? 当然是进步 , 而且是一个必要的进步。为了使私有制的真实的后果能够显露出来 , 就有必要摧毁重商主义体系以及它的垄断和它对商业关系的束缚 ; 为了使当代的斗争能够成为普遍的人类的斗争 , 就有必要使所有这些地域的和国家的小算盘退居次要的地位 ; 有必要使私有制的理论抛弃纯粹经验主义的、仅仅是客观主义的研究方法, 并使它具有一种也对结果负责的更为科学的性质,从而使问题涉及全人类的范围 : 有必要通过对旧经济学中包含的不道德加以否定的尝试,并通过由此产生的伪善一这 种尝试的必然结果一一 。。。 。自由主义经济学达到的唯一肯定的进步 ,就是阐述了私有制的各种规律。这种经济学确实包含这些规律,

虽然这些规律还没有被闸述为最后的结论,还没有被清楚地表达出来。由此可见,在涉及确定生财捷径的一切地方,就是说 , 在一切严格意义的经济学上的争论中,贸易自由的捍卫者们是正确的。当然,这里指的是与支持垄断的人争论,而不是与反对私有制的人争论,因为正如英国社会主义者早就在实践中和理论上证明的那样 D, 反对私有制的人能够从经济的观

点比较正确地解决经济问题 。。。 在批判自由主义相对重商主

义对垄断的加剧,对剥削的掩盖的同时,也指出来了其联系世界,暴露私有制不合理的作用,并指出了更高的社会形态。由此可见,批判是矛盾对立统一冲突激烈的体现的并得以发展过程,而不是一种无脑地不辩证地一顿乱喷,一阵攻击。

批判的对象就算再邪恶,他始终是辩证的,脱离不了辩证法的。

批判的过程就算再剧烈,也无法阻止辩证批判后的成果在剧烈的批判后破茧重生。

旧的世界观与方法论在批判发展中逐渐消亡,新的则在燃烧焚化旧世界观方法论的烈焰中涅槃。

所以我们再返回来看马哲吧对托洛茨基的 批判

如列宁导师所言,这种小市民式的攻击 ( 有的还上升到了道德绑架的地步,不得不为他们的道德形而上学鼓掌喝彩 ) 从来只是一种对已有事物的攻击,附带上一些庸俗的自我感慨。然而,他们的含糊其辞和对事物本质的模糊化处理既不能说明在它所在的时代时托或者斯的不合理,不合理的根本原因

和本质,对批判的世界观无法成为批判。他们在完成道德谴责后,也无法拿出自己更奏效的方法论取而代之 ( 就好比王明集团攻击毛的 山沟里的马列主义 后,自己又无法提出为人接受, 更能奏效的 非山沟的马列主义 一样 ) 。马哲吧对菜田的 (gong)(ji)” 无出其右,还带有一些米海洛夫斯基先生喜欢用的污蔑诬陷捏造自我逻辑手段。更耐人寻味的是,马哲吧不坚持前文所提到的辩证发展观,大量删帖 ( 直接放弃批判的对象 ) ,却纵容大量纯粹恶狗伤人式的攻击性帖子的存在,某几个急先锋 ( 这里就不提及他们的姓名,以防止对相同网名的筒子的误伤 ) 还会在下面无条件地 顶顶顶 ,发 捂嘴笑的表情 , 自身完美地在攻击中阉割了实事求是辩证法,发扬了唯心主义认识论 ( 在这里简单推倒一下,呢几位急先锋的回复里有 菜田和安娜祺社民的暧昧关系,虚拟国这些词 ,然而看过莱茵的书的人都知道究竟是一个什么情况,这基本就证明了他们对莱茵的无知。然而,我们都知道物质决定意识,他们既然没有对莱茵的客观存在实践过,没有在莱茵待过,但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意识呢?呢我们只好再次返回意识的本原社会存在,他们长期出于马哲吧这一群体无意识 ( 抱歉我不得不对这些韚掵者用这个词 ) 的温床,这就是他们所处的存在,而他们有着前文所提的意识,不难得出结论 他们对菜田的污蔑攻击,就是马哲吧和他们所在小圈子的真实写照! ) 的精髓,对莱茵的事实 闭门造车式地反映 。真不知道这些人对着屏幕发这些恶

俗表情时笑的是不是自己在面前手机屏幕里的投影?

可见,这个吧根本不以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为转移,而是为了这个吧本身为转移,这种亚民族主义指导纲领为这个吧的虚拟官僚为转移 ( 如果他们真的是以马克思主义为转移, 他们为什么要以删帖的方式拒绝学术和建设上的活跃讨论? 让筒子们在实践中出真知?在这里引用一句月 xin 的话 他们要是站理,他们就出来在这里和我们辩论了! 而不是像薛人呢样,说不过就单方面无视辨方然后一句 我宣布! 胜利!删帖! ) 不仅如此,这团腐物,还在以 马列教 的死尸臆想,吸引更多的活物过来,让他们也带上腐烂的恶臭。

综合以上三点,我们可以看到宗教神圣式的教义管制,本身就是一种对客观事实的否定,对人的主观能动性的否定,对认识,对辩证发展的莫大侮辱。他们以对 异端 的人身攻击代替对 异端 的批判,是对实事求是和思辨逻辑的忽视,这种行径,才是真的和粉红如出一辙,而不是某些人在某某批判菜田的文里所污蔑的 粉红化 菜田呢样的行为。

不过,本人光在嘴上说,没有事实没有真相,我甚至至今也没有拿出 似是而非的事实 呢。呢现在就好好摆摆事实。

三, g m 异化的 g m

马哲吧吧主曾说 天天嘴上挂着异化劳动,批判啥的是西马。

何谓异化?哲学上讲的普遍观点是 把自身的素质力量转

化为跟自己对立,支配自己的东西 为了解释这一现象,我们以 上帝 的存在揭示一种人类社会中的异化。

众所周知,人是有意识的高度发达的动物,可以反应客观的存在,并发挥主观能动性和创造性去认识事物,较早时期的人类文明,比如封建时代的,人类在此虽然结成了一定的生产关系来生产通过改造自然与自身的劳动,比如在封建土地所有制下劳作种地,生产劳动产品,解决了一定的温饱问题自然对人的压迫降低了,但是生产关系的出现对人加成了了全新的不同于原始公社共产主义的压迫。在这个人类社会和自然同时对人进行压迫但又同时发展出了人自身的大背景下,人们相对于奴隶社会获得了从自然和人类社会的生产关系中的解放 ( 这是建立在生产力发展的基础上的 ) 就是在这呢一个解放了人同时又继续以另一种形式继续压迫人类的物质世界, 矛盾表现出两面,我就是我之前提到的呢一对立统一。但是人是有意识的,会感受到压迫的存在,会自发自觉地根据当前的社会存在的矛盾中于人有利的一面,产生新的 在当时的存在中 完美地存在,这个存在,或许被称为 彼岸世界 ”“ 极乐净土, 同时人在呢个完美存在的世界中的存在,或许就成了 上帝 , 意识的存在或许就成了 绝对精神 ,但是归根结底,如马克思所言, 宗教是人的本质在幻想中的实现,因为人的本质不具有直接现实性。 而对宗教的批判就是对苦难尘世 —— 尘世苦难

( 宗教是它神圣的光环 ) 的批判的萌芽。因为有了尘世苦难,人

们追求一种完美理想,而上帝则是人生活中最纯粹理想真实的状态投射。上帝本身代表这么一种高度发达的人,是人们追求真实纯粹的产物,它的存在本身是为了帮助人追求这些理想。但在人类社会压迫生产关系的实践中,它被异化了。它不同于当前的存在的每一个未全面发展的人,它自由发展,神圣完美,它与人们隔绝开。它甚至成了主宰,万能神。人们只能膜拜甚至服从他,盲目地跪拜,遵从它的意志 ( 显然,根本没有这种意志,这是统治的阶级迷惑大众的手段 ) 。人本来是上帝的主人,上帝代表被压迫人类美好愿景,结果现在反被这一理想纯粹的存在异化为支配自己的神像。原本的手段变成了目的。

我们再看被吧主诟病的 异化劳动 。马克思揭示了私有制下人劳动的异化的本质现象 : 劳动本身与产品的,与社会 ( 他人关系 ) 与自我的异化,这里简明的概述为 劳动产品本为社会性的人的对象化,由人创造却不为人支配,反倒支配了人本身, 对社会性的,不同于动物的人而言,劳动成为了谋生工具而非实现自由的自我全面发展的必要过程,从身段异化为目的 , 人与人关系的对立,生产劳作的工人为不生产劳作的资本家支配,商品拜物教,权钱关系。

其实我们不难从马克思的观点中发现他的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人类的关怀,以及他打破这个异化人类的社会,实现人人的解放与自由发展的呼声。他发现了 道德沦丧,世风日下,

人心不古, 却没有把它的原因归结为 道德沦丧,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而是通过对资本主义社会全面的考察,发现了这个社会异化人的本质。在一个众人组成的社会,人们结成一定的生产关系,原本是为了劳动改造自然并同时改造自我发展自我, 但在资本主义社会,对自然的改造似乎满足了人的生存,但无政府的生产秩序已经让人的劳动对象 —— 自然 ( 物质世界 ) 千疮 百孔,而雇佣关系也让劳动者成为奴隶。这何不是一种异化? 所以马克思写出这么多书,痛斥批判资本主义,以追求人的真实与自由发展。

马克思在看到资本主义对人类的异化时,看到了这个社会最具变革力量的无产阶级,他们成为了最伟大的群体与力量,不是因为,他们受苦受难,应该被 悲悯 ,而是因为在工业社会化大生产中,他们创造了世界上前所未有的的伟大生产力,让人从自然的压迫中大大解放,并且经过如此锻炼,他们身上潜在有不同于封建小农的纪律性组织性和战斗性。他们可能最贫苦,但是他们反映着这个社会最大的最强的经济基础。他们在生产时,密切了世界的联系,让民族主义成为历史的谎言,让自身在全世界范围内联合起来,通过对压迫阶级的自下而上的斗争,推动生产关系变革,讲人类从人为的桎梏中解放出来,让全人类能真正沐浴在同一片阳光下。无产阶级肩负的不仅是解放自身的使命,还有在未来解放人类的使命。

所以,无产阶级的历史地位不是天赐的,更不是什么摇

尾乞怜求来的,而是在长期的生产韚掵实践中,向全人类证明的。无产阶级韚掵斗争作为一种手段,而非目的。真正的目的, 是解放全人类。如果仅仅解放一个无产阶级,呢么人类任然会在阶级社会的压迫与异化中丧尸本性,而如果要同时 解放 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是不可能的。并且,落后腐朽资本主义的代言人资产阶级肩负不了这个历史任务,尽管他们在这个社会剥削他人的同时依然在被异化,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应该被 悲悯 。所以,无产阶级才能肩负起推翻资产阶级统治, 并消灭自身,解放人类的任务。这也是为什么毛主席会说 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解放无产阶级 的原因。

在当前无产阶级韚掵或许既可以说是手段,也可以说是目的。但是这两者显然不同,如果在阶级被消灭的共产主义社会呼唤无产阶级韚掵,显然很不必要。所以从中我们应该认识到异化,这种同样的异化,在资本主义社会乃至在共产主义初级阶段,资产阶级法权未被废除的社会主义社会中 gmgm 者的异化。 gm 者为 gm 而去 gm 为了共产去共产,却忘记了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 人类的解放与全面发展 ( 请不要讲人类 解放和资产阶级人性论以及人文主义混为一谈 ) 。虽然这种异化当前看来是有利的。但异化毕竟是一个枷锁。

然后再回头看回来 : 如今的韚掵,本身被异化的韚掵,也在 异化韚掵者,先锋队原本是为了工人阶级韚掵而生的,马克思主义的组织,像马哲吧这样的,原本是为了韚掵者交流学习发

展理论以准备未来的斗争实践而存在的。结果现在看来,首尾颠倒了。这个这个本应以先锋队自称的组织,开始脱离群众 ( 从他们教萌新 读书,别吹水 就可以看出,看书,看原著是马克思主义者学习的重要当时,但是原著和书籍真的是韚掵者学习的唯一方式吗?虽然马哲吧并没有公开排斥读书外的其他方式 ) ,盛行官僚主义 ( 建设。决策,封号的脱离群众,吧内的一言堂 ) 教派式地 批判 ,学术管控以垄断并且阻碍学术的交流发展 ( 再次,在这里请不要把工人阶级的组织维护和对引导韚掵群众的畸形发展从而导致其异化的现象混为一谈 ) 这个吧原本是为韚掵者而生,现在却以删帖甚至对部分筒子采取先扣上帽子再加以人身攻击甚至人肉的卑劣手段来维护其对吧友的统治 ( 闻歌娱筒子一事就是个典型,君士坦丁筒子为他所做的澄清,竟被某些人以 凡是反对我们就不对 这样的 凡是 一棍子打死,本人今天把话撂这里,欢迎各位老爷用对闻歌娱筒子相同的手段来对我以证明我的话是正确的 ) 。而吧友原本应该以韚掵为任务,以吧,小组为工具,现在反而吧成为了目的, 成为了他们这群长期在马哲吧畸形学术政治环境下群体无意识群众 自觉地 维护的对象。 ( 本人曾在空间收到某位支持马哲吧筒子的 劝告 ,我拿出列宁的《国家与韚掵》以反驳他证明这个吧的专制,他看都没看直接删了我。 )

集体主义 —— 个人主义问题 : 有个马哲吧的筒子在和我争论时,说 : 算了算了大局为重,我们还是要集体主义嘛。而什么

又是集体主义呢?是以这个集体的共同利益为转移呢?还是以某几个打着 集体 幌子的人的利益为转移呢?我举个简单的例子,本国粉红最爱吹 我们是社会主义!我们不像美帝呢样个人主义!

然而事实是什么呢?我们这些韭菜,以集体的形式贡献了自己的力量,参与到 集体的建设 ,然而这些成果真的是为集体所用了吗?还是进了某几个 代表集体的人 的腰包里?列宁在给工人们演讲时,提到过关于罚款的问题,这些罚款,作为对劳动者的弥补,应该由劳动者享有并支配,而不是雇佣奴隶主! 同样的,集体的利益,也应当让每个身在集体的人享有,而非某几个 代表集体的人!

为什么个人主义在美国这么有市场,窃以为,正是如此,集体的利益没有归集体享有。人们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只好放弃集体这个优于部分的整体,以保护自身,也好比当初俄国的民粹派,为了阻止资本主义社会化大生产中隐匿着的私有制对人们的剥削,干脆主张直接倒退回村社式小生产一样。

学过马哲的人都知道,部分与整体的关系,以及谁更有优势。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都是实现人类利益的方式,只不过前者更短视,更 不道德 看不到整体好了大家才会都好这一点,而后者,又可以因为像马哲吧内部这种 对群众不可名状的委托代理(官僚统治)而被利用成某几个人个人主义个人本位的工具,更惨的是,马哲吧群众身处于群体无意识当中,行冲锋队

之事,却仍然以为这是对的,这是为组织服务,为阶级服务!(刘修在他的大作(论宫铲员的修养中)也是这样子想把党员变成完全顺应 党组织的工具 ,这也是毛主席批判过的。)

最后,马哲吧还表现出实用主义和实证主义 。这几点,是

南某工贼在《马哲吧的泥菩萨》 里详解过的,本人不多赘述。

之前对闻歌娱筒子一事中,他们不少断章取义,罗织出一句句 闻歌娱是特色派罪证 —— 闻歌娱反 g m !闻歌娱要颠覆马哲吧!为他辩护就是反韚掵!反对我们就是不对!这种暴露出自己异化透顶的话。

对马哲讨论而言,有人一看到自由这种字眼就形而上学地喷这是小资自由!(我请问你们懂不懂马克思主义强调的的自由发展与新旧自由主义的区别?)有人代入 人性问题 , 马上有人不分青红皂白喷 人性论 (马克思从未否定人性,但坚持的是社会性与人性的统一)这种对矛盾对立统一中发展过程的阉割,我想概括为 如果无法消除矛盾的次要矛盾,呢就消灭矛盾对立统一本身 如果不利于集权,就消灭它!

包括之前提到的无惨接机转正问题(至少我已经做好了被喷小资民主的准备,但若真如此,您们这些原教旨,这年头咋连列宁导师的原话都不尊重了呢?)

哲学的贫困与畸形发展,已经不难发现。难怪,有的后现代小鬼和马克思主义者撕逼时,很多马克思主义者会 面红耳赤 。批判的武器还没有被群众掌握,何谈武器的批判?何况,

有的行为,根本连 批判 都算不上。

最后,宣布成立 马克思主义哲学吧共和国 !封禅共和国皇帝,设计百官,依次陈列,前往 圣地 特里尔对着中特刚送的鹿克思像行三跪九拜之礼,宣布 驱除菜田,恢复正统。 国策树上放弃毛泽东的群众路线,唯物主义认识论,无产阶级大民主与文化大韚掵。放弃列宁主义的民主阶级论,无产阶级利用国家机器的原则,取消布尔什维克的苏维埃组织,删除《左派幼稚病》和恩格斯的 历史给人们唯一的教训,就是人们从来没有记住这些教训 这句话。最后,彻底放弃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废马学,兴马教,单方面宣布幼稚病左 juan 菜田建立虚拟国违反了 马教 国家论,并以 正统马克思主义之名 高举舞铲阶级专政大旗向其 宣战 !带领吧内群体无意识的阉割韚掵辩证法的小鬼向 反教反 gm” 的集团菜田的最后堡垒!吹响 天佑马吧尊皇讨奸 ”heil 马哲吧!的战斗号角, 端起用特色电线网线链接的键盘,冲啊!

恶毒地攻击了马哲吧一番后,言归正传,也希望马哲吧不要再犯本人在上一段犯的,同时在前文批判的错误 —— 1 ,不要 用阉割的辩证法审视其他韚掵者和理论实践 2 ,批判该批判的。

3 ,明确韚掵的手段与目的,拒绝资本主义社会的异化。

批判的武器和武器的批判,这一对不可割裂的辩证统一,想必是众人皆知的。然而,今日,我不仅在成了气候的马哲吧看到了对它赤裸裸地割裂阉割,还在众多被赐法号 共产趣味者

上看到了。这引起了很多根本不值得去斗争的斗争,也对无产者的团结无甚益处,一盘散沙的韚掵者们!只有摆脱了哲学的贫困,让群众真正掌握了哲学武器,我们才能消灭 哲学 ,才能完成韚掵与共产主义,实现人类的解放。希望你们这群被称作

经院 之声的学阀以及未来的财阀,能够从中世纪尘封的羊皮卷中,找到 信仰得救 ,在众多你们自己整理的手稿中,找到一个教做(辩证法)的玩意。而不是仅仅像 kmt 呢样,借来了布尔什维克的组织,借不来指导韚掵的理论,哲学与武器。

这大概就是一个初学马哲的小资学生,看到左圈风气和本次事件后,想要以一己之力,呼唤出来的。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痛楚地呼告)

东京八十万水军教头

文章作者“东京八十万水军教头”先生的水平真的是渣得离谱,通篇胡言乱语、不知所云。

这篇文章最好地说明了蹲在菜田的麻花藤圆形监狱里为菜田摇旗呐喊、攻击马克思主义哲学吧的“左”人们都是怎样的一群低级货色。这篇胡拼乱凑的文字,只能告诉我们:这群人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根本就是一窍不通。

我们没有丝毫反驳的欲望,这种自言自语的烂文所配得到的全部东西,就是我们的鄙夷和唾沫。


驳“东京八十万水军教头”的“哲学的贫困”
现在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马列著作还能看吗
揭开历史之谜——马克思第一个伟大发现的历史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