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再教育集中营普查

民族问题

#84

所以中国是社会主义阵营?你怕是不知道特色留着这身红皮对我们的宣传工作有多大影响


#85

中国现在不就是资本主义?比起反动的亚洲普鲁士警察国家,自由资本主义下工人有一定的结社出版集会游行的权利不利于宣传?

再说苏联,1953就变质了,1976后的中国和1953后的苏联不都是披着红皮的家伙?有这身红皮,反倒更难宣传了。

提高认识,别老想着特色教你的东西。


#86

这个帖子里的歪楼回复的发起者和他的观点的支持者以其实际言论表明了以下三个事实:

1.与莱茵某Q群中的某些人想的不同,进论坛的显然不见得全都是了解VOM(马列之声)的人,更何况“了解”和“认同”是两个概念。

2.如果一个人听说了马列之声论坛的存在,并且有意愿前来论坛查看情况,那么对这个人而言,进入论坛的门槛就只有技术门槛而没有思想门槛。换言之,只要找到了突破特色政权设下的网络障碍的方法,持有任何一种思想的人都可能进入论坛然后注册个账号,并且直到这些人发帖/做回复/用私聊表达他们的观点之前我们都无从知晓他们到底是怎样的人——这倒是和贴吧一样,区别就是在于百度贴吧并没有所谓的“墙”罢了。

3.马列之声论坛早就建立一年多了。这一年多以来,论坛里出现过放一个链接/一张图就一击脱离或是随便找一堆帖子堆叠名词、背书式地重复常识炫耀水平的水贴者,不懂得使用论坛内搜索和在发言之前自行翻看论坛内现有的帖子、高赞回复和做出高赞回复的人的旧有发言的伸手党(如“如何看待”之流),早在贴吧时就长期与吧务和吧内主流言论唱反调的人,因为种种原因在持续讨论时由“还算正常”开始暴露出问题的人,从贴吧或是别的什么地方跑过来的、突然跳出来说话的黑屁释放者,关注重点与帖子主题相悖或是非要在结合现实讨论如何应对多数时扯“不要忘了少数”、在讨论如何应对必然时扯“不要忘了偶然”(哪怕“少数”和“偶然”属于可遇而不可求,只在教科书式的纯粹理论上具有被考虑的意义,现实中还只能按多数和必然进行应对——比如红色资本家、现在的中国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者和亲马列的左翼革命者的家人会支持他们的革命活动)、借此强化自己的存在感的杠精,被众人批判后在没有公开明确承认自己的错误的情况下偷换概念/转移话题、自己不得不摆出一个新观点然后拿着这个观点充当自己“真正想表达的意思”还说别人统统都误解了他的转进废物(值得注意的是,当这种人拿出新的观点,并且宣称他一开始就是要表达这个观点而不是别的,别人对他的批判都是误解的时候,他们似乎忘了自己在陈述旧观点时往往不会有什么动摇、迟疑和犹豫)——等等等等诸如此类的玩意。这些人既是提醒我们不要重蹈覆辙的反面教材,其言论在论坛的存在也是对“论坛并非鱼龙混杂”“论坛都是马列之声的了解者”等观点的最佳驳斥。

当然,我上面说的都还只是已经出来说过话的货色。至于某些潜水者会不会提供更多全新类型的做法以丰富我在第三点的列举,那还有待日后讨论时的进一步发掘。

如果谁打算把“都是理解者”改为“大部分都是理解者”,那么贴吧和论坛的情况其实并没有多大区别。论坛鱼龙混杂的程度并不比贴吧浅,不过是因为包括管理员在内的一批同志的不懈努力,第三点所述的那些货色更容易得到控制罢了。


#87

看到楼上几位的争论,我倒是挺好奇一个问题:如果以后在中国大地上发生了颜色革命并且成功,自由派资本主义上台,那么中国难免会沦落至现在的俄罗斯的境地。到时面对物质条件大大下降的现状,没有在这次革命中获利的绝大部分群众会自然地怀念起那个曾经“强大”的中国,这时该如何向民众宣传“一共”和“二共”的区别呢?
说白了,如果中国真的变成了自有资本主义,我们就面临着和俄罗斯与其他前加盟国的马列主义者相同的处境。抱持“自由资本主义比现在的中特要好(虽然也好不到哪去)”观点的同志在向别人做宣传的时候希望能提及下相应的方案。


#88

所以我觉得这个论坛里相互之间的称呼由“同志”改为“朋友”比较合理


#89

这位朋友的提问有水平


#90

在贴吧,还有很多其他的、由左翼控制的网络平台其实都是如此。“同志”这个称呼,总不是能随随便便说出口的。


#91

你首先要明白我们讨论的不是“如何建立一个自由资本主义国家”而且万一革命没能建立社会主义政权而导致自由派上台,是不是不如不革命保留这个警察国家。

请问你是从哪里得来的必定物质生活下降结论?如果1989的自由派运动成功,民众生活水平就会极速下降?又是从哪里得出来的我们必定和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国内的马列主义者同样的境遇?今天各自由资本主义国家内的共产党,如希共很惨吗?

在一个真正的自由资本主义国家内,工人享有一定的权利的时候不会比在警察国家容易宣传吗?

从性质来看,自由资本主义要比警察国家的向前了一步,但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建立自由资本主义国家。

你的担忧好像万一二月革命打倒了沙皇,建立了一个自由资本主义临时政府怎么办?还是被特色的观点所左右。


关于自由资本主义和中特
#92

见人就高呼什么“同志”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现在所谓“青年左翼”们仍然以各种成分和动机复杂的投机分子,与一群对马克思主义一窍不通的混子居多。那群人根本不学马克思主义,只是拿马克思主义当噱头,当招摇过市传教时候的伪装,为自己的反政府爱好提供某种偶尔的“支撑”。菜田血塞就是如此。


#93

首先,如果清真寺真拆了很多很多的话,那就谢天谢地了,你咋不加一句“有要把清真寺拆完的迹象”?参考甘肃以及更东地区清真泛化问题;第二,如果是村子里大量人被抓取劳教(“学习”)的话,屠村戏谑般的用词显然不妥,但是如果描述真的是字面意思的屠村,怎么看都像某轮的言辞。以上是我作为一个网民的一点点小疑问。另外,我是比较倾向 马列毛 这样的叙述的,中修、走资派、中特等等。
当然,很明显,论坛里的各位都是团结在马克思主义这一旗帜下一起有机会交谈的朋友,其他观点的分歧,实属正常。我对马克思主义者的认识浅薄得很,觉得字面上基本了解并认同马克思就行,之后比如两位同志之间关于马列主义的深入交流才能进行下去。当然,话不投机半句多,也无关马克思,换成别的兴趣爱好也成立。毕竟我不是搞政治的——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敌人少少的。


#94

如果你只是单纯希望“朋友”多多,和托宝宝,西方马那些表面“左”的家伙混为一谈,请参考“菜田血塞”,希望多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少一个泛左翼人士。


#95

拆除清真寺这件事主要发生在农村,这是可以确认的,确有其事,的确,这是对泛清真化的抵制,但是,你不觉得这有些过头了吗?被随意羁押和屠村是两件事,屠村也不是戏谑性的语言,是极有可能存在的,我听某个警察说的。
总之,新疆秩序过于良好本身就是一件可怕的事。


#96

只是“其他观点的分歧”?我觉得你现在跟我们分歧不小,“屠”这种事特色干得还少吗。是不是还觉得托派西马特色派都不过是“团结在同一面旗帜下”的朋友?多了解一下论坛的立场,你这种思想很危险。


#97

所以在你眼中,马克思主义只是一种兴趣。只要打着这个旗帜,符合你兴趣的人,无论阿猫阿狗都是朋友?


#98

“不断改造(资产阶级)思想,永远革命”,身体上入了党,思想上还未跟上的情况是存在的,但这不妨碍党员之间互称同志。我说自然是信仰马列的人组织起来的共产党,不过,现在中国的理论权威是中特所谓的告别革命发展经济,体制外仍不忘学习马列的人之间,我觉得称之为兴趣志向大致相符,并无毛病。拿印度共产党来说,有马派、马列派、毛主义等,派别的划分是由于指导理论上不可调和的分歧,但终究仍是选择了共产党这个名字,他们之间的交流肯定要比与印度当权政府的交涉来得坦诚,毕竟不同阶级的话语体系不同(一个认为是利润,另一个说是剩余价值),但终究会有接触的时候。
所以我认为,能在马列之声这里一起交流的,都是潜在的同志加伙伴。当然话不投机那就拉吧,


#99

负重轮下无冤魂——这是胜利者的逻辑。八九政治风波,无论是现在的官方还是民间对流血冲突的事实都是有共识的,只不过官方并未过多纪念宣传、重提,所以被多数人淡忘了。但法轮功在造谣“天安门群众被血腥镇压”时,显然更喜欢把事件放在离群众更近的时间,不是因为他们多么喜欢编故事,而是故事内容要与听者相对应。我无意对P兄作过多地质疑,只不过希望根据现有的通讯媒介,通过其他照片、视频之类的,让论坛里的更多群众进一步认识、了解新疆。


#100

社会主义阵营属于冷战时期的话语体系,如今自称全球两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自称社会主义国家的只省五个,现在的主流说辞是“全球化”,全球化取代了帝国主义理论。宣传工作……我觉得不根据群众的实际生活来展开叙述的话,很难进行


#101

真要是政府干的龌龊的事,会给你留照片吗?新疆你又不是不知道,远离城市地区的非常多,这些偏远的村子里发生的事,基本只能靠传言了解,况且,前面我说了,什么是传言,什么是我亲历的,这你得搞清楚。


#102

我再来补充一点,去年十九大召开之前新疆政府曾经来了个“大干五十天”,也就是五十天不休息,取消机关事业单位人员的任何节假日,甚至包括十一的假期。
而十一假期期间,我曾经所在的中学高一的学生曾经放假回家后又被叫了回来,说是继续上课,然而可喜的是,这群学生进行了一定的反抗,最终取得了自己应有的假期,而同时高一的教师虽然仍要到校,由于十一期间没有了教学任务,因而也减轻了负担。


#103

镇压巴黎公社,向普鲁士卖国求荣的法国资产阶级政府是正义的吗?镇压德国十一月革命,杀戮无产阶级大众的德国资产阶级政府是正义的吗?成王败寇?——你这低级可笑的所谓政治素养恐怕还停留在几百年前的封建时代吧?

这个主流是谁的主流?是各国资产阶级政府的主流还是全世界无产阶级民众的主流?是资产阶级庸俗理论家和鼓吹者的主流还是无产阶级觉悟者和革命家的主流?你是不是接下来就要说列宁的帝国主义论是过时的,资本主义还有超帝国主义乃至以后的阶段, 永远延续了?

不好意思,本坛从来就不是几个闲得蛋疼没事干的可笑泛左翼侃大山的地方,也不接受像你这种没有一点理论素养和实践经验,热衷于“兴趣”“团结”的左圈人士的指点江山。

你不愿学习马克思主义,不愿讨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与实践,那就请你不要来污染这里的氛围。要么自己对照书单和其他精品帖好好学习讨论,要么自行离开本坛。不要再像本帖里之前那个老哥继续丢人现眼了。


新疆社会问题考察